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02.第402章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这个叫罗峰的青年,还是太年轻了一些,终于将自己的爪牙露了出来,也是他自己的底牌。不管最终你们要收购秋霜制药的目的在何方,可现在秋霜制药的情况已经是最坏的了,难道还会比这更坏么?

     既然是竞争,梁秋霜自然是全力以赴,倘若用这种不光彩的手段巧取豪夺,那么只能说一声对不起。

     能站在这个位置上的女人,绝对不是被人家三言两语就能吓怕的,那是需要你用实力来证明你有资格和人家梁秋霜有正面对话的权利。

     不要以为你能随便就能掏出十个亿就能砸死人,毕竟那只是金钱,和资产无关。钱放在银行里面只能生钱,可绝对不像做企业的人一样可以创造应有的价值。

     “秋霜,你在下面干什么啊,赶紧上来帮忙。”就在这时候,帮沈浩收拾房间的刘静茹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喊道。

     若说梁秋霜是一个让男人一见就想入非非的女人,那么刘静茹往梁秋霜身边一站,那绝对是能把男人魂都能勾走的女人。

     更别说此刻的刘静茹穿着随意,上面宽松的毛衣根本就没办法把那丰满的胸口给遮掩实咯,露出大半个光洁的脖子。

     脑袋上不伦不类的套着一个塑料袋,这和她那绝美的容颜不符,脚下穿着那种小可爱的棉拖鞋,腿上穿着黑色的保暖内衣,连裙子都没有。

     可是配合上人家那魅惑的眼神,那凹凸有致,爆炸性的身材,简直就能要了人命。

     看单一的美女,或许你只能用你脑海里那点不健康的思想来评断评断,所谓美女,绝对不是你在随时随地都能看到的胭脂俗粉,这一对比,也就只能YY了,可是两个大美女往一起一站,这事情……

     一个似火一样,燃烧着热情,让人一看就移不开眼,一个似冰一样清冷,秋菊和兰草的区别,你根本分不清哪个好。

     “哦,原来有客人啊。”刘静茹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对于两个男人热忱的眼神视而不见,么得,见多了,但对于这样的人,刘静茹真心的不想理会。

     “相比您就是刘静茹刘部长吧?”罗峰忽然说道。

     刘静茹愣了一下,道:“啊,我是刘静茹,您是……”

     罗峰急忙报上自己的姓名,还想和人家刘静茹套近乎,哪知道刘静茹一句话就彻底的给拒绝了。

     “罗峰先生,现在不是上班时间,需要什么业务的话,不妨过年之后来公司相谈,秋霜,你先招呼他们吧。”

     简直就是扯淡,一副色眯眯的表情,看着让人就感觉蛋疼,何况人家刘静茹今天还不修边幅呢,这种居家的姿态那是随便男人可以看的么?当然不是,能享受这种待遇的人,可只有沈浩一个人,至于其他人,乘早滚蛋。

     进了房间,刘静茹重重的哼了一声,让沈浩和梁秋津愣了一下。

     将之前的话说了一边,沈浩轻笑道:“有什么呢,你现在可是名人,恐怕在琉璃还是很多人都认识你的。”

     “不对,那个青年不像是普通人,首先普通的家庭是养不出那么自信,或者高傲的姿态来的,眼神阴毒,给人的感觉不太对,我敢说,除非是一些大家族,从小接触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才会培养出这样的人来。”

     沈浩点了点头,并为在意,刘静茹看人的眼光是非常毒的,竟然人家这么评价,那么估计和真相差不多。

     “等秋霜进来了再问问吧。”

     刘静茹说完之后,带着一肚子的疑问开始帮忙。

     罗峰还没有从刚才惊艳之中醒来,原本听说了梁秋霜和刘静茹是不可多得的美女,委托自己的人,眼神之中是何等的狂热。

     当见到梁秋霜之后,罗峰的确是诧异了一下,心中也打着一些奇怪的念想,可是他感觉这其中有些不对劲啊,貌似……

     直到刘静茹出现,他才明白那位说的话,什么叫做不可多得,什么叫做美女。

     “罗峰先生,既然你已经挑明了问题,那么恕我直言,无论是谁,想要我秋霜制药集团,乘早打消这个目的,不然我梁秋霜虽然是个女人,至少也要让他付出相应的代价。”

     对方不仅仅是有备而来,而且对于秋霜制药公司,恐怕不是一般的清楚,仅仅只需要一眼,就能认出刘静茹,这已经说明了问题。

     梁秋霜下了逐客令,就算罗峰再怎么厚脸皮,也不可能继续待下去,黑着脸和金老板出来,重重的哼了一声。

     “罗公子,没想到这梁秋霜这么不识抬举……”金老板忽然像个奴才一样,陪着虚假的微笑,极力的讨好着罗峰,道:“太给脸不要脸了。”

     “哼,那是人家有资本,难道你就不知道,秋霜制药集团已经盘活了么?”罗峰脸色难看,眼神之中光彩流动,道:“可奇怪的是什么人到底在后面帮她们?”

     他可是将所有的情况都掌握了,包括在哈市发生的一些事情,都汇聚在了罗峰的手里,而且那边的几家医院也开始暗中和秋霜制药集团暗通曲款了,至于到底为什么,他调查不清,对方口风很紧。

     这是其一,至于第二点就是本市的一些问题,那就是军方的几家医院,都拒绝了药辞集团的业务要求。

     当然,人家也没有表明是为什么,也没有告诉任何人说要和秋霜制药合作,可这种猫腻所产生的问题,让人感觉就奇怪了。

     “罗公子,其实你的担心是多余的,秋霜制药集团就是一个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既然她们不愿意把公司卖给你,那么何不真的成立一家医药公司呢?我就不相信,按照罗家的势力,还整不跨她一个小小的……”

     “那是罗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插嘴。”罗峰的声音有些冷,道:“金老板,最好将今天的事情忘掉,不然引火自焚了别怪我没提醒你。”

     “啊,这个是自然,是自然……”感受着从罗峰身上传来的压力,金胖子额头见汗,急忙赔上了微笑,卑躬屈膝的,可怜的不要不要的。

     “放心好了,如果我们真有那个想法,我们工厂的建设都还要麻烦你呢。”罗峰吓了他一跳,随即给了点基本上没有的好处。

     金老板像是受宠若惊了一样,差点宣誓效忠人家了,一副奴才的样子表现的淋漓尽致,就连罗峰的内心都感觉有些恶心了。

     不过这种市侩的人还是有大用的,最起码一些肮脏的事情很有可能需要他来做。

     只是罗峰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把这一盘死局给揭开,现在的秋霜制药集团不再是什么秋后的蚂蚱,而是隆冬之后的春天,一切星星向蓉,说不上,将会一发不可收拾,从此脱离了小小的一个琉璃。

     “真特么该死。”青年的嘴角含着冷笑,要是此次没办法再琉璃立足,那么就很难拿下足够的资质,来年偌大的一块蛋糕,恐怕他们是没办法分了。

     这对于罗峰以及他身后的人而言,恐怕不是一件好消息。

     当他们离开之后,梁秋霜陷入了沉思。

     自打穆天生抛出了重磅炸弹,想要投资秋霜制药集团外,在接下来的一些时间里,陆陆续续的有其他省份的公司开始进驻琉璃了。

     这对于琉璃是一件好事情,城市的发展是膨胀的,但是少了一些基本工厂以及职位的供应的话,会让城市产生劳力的滞留问题,说穿了那些经济问题都是假的。

     可是如今那么多的公司来了,将会解决这个问题,那样的话,会让这个城市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当然,这些问题不是她一个做公司的商人去考虑的,可是事情太过于反常了些。

     毕竟琉璃不是什么重工业城市,也不是生产矿物的地方,这样反常,以至于连一些全国十强的企业进入,这多少有些匪夷所思了。

     这样的问题带来很多希望,同时也会带来很大的压力,国内做药物的公司不只是一家两家,如今秋霜制药集团情况还不怎么明朗,往后所面临的问题还极其严重。

     梁秋霜感觉要有很大的事情会发生,这将是一件彻底轰动国内,重新划分财团的机会,而且这个消息还没有释放出来,只有少数人提前得到了消息。

     随即苦笑了一声,或许在外人的眼里,梁秋霜是一家公司的老总,摆在明面上的成功人士,可是谁又能知道,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比起那些真正的财团,投资公司而言,根本就不值得一提,说穿了人家根本不鸟自己。

     或许是自己当年天真了吧,但是那又怎么样呢?貌似过分的钱财她并不图,现在能把秋霜制药处理的妥妥当当的,那就已经很让她开心了。

     回到屋子里帮忙处理事情的时候,梁秋霜已经把所有的事情放下,沈浩却对她淡淡的一笑。

     不知道为什么,梁秋霜忽然愣了一下,感觉沈浩这微笑别有深意啊,貌似给自己传达了某种特别的信息。

     例如像是欣赏,或是一种放心。

     这让她感觉蛋疼,你一个连生意都不会做的人,能明白个啥啊?

     “我说你白担心了吧?”沈浩对着刘静茹嘿嘿坏笑道:“要是能难为了咱家梁总,那可真是大事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那些小杂碎,跳梁小丑,肯定能解决的。”

     “切,德行!”刘静茹白了他一眼,不过掩嘴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