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07.第407章 ,李家来人了
    听着卫生间里哗啦啦的流水声,沈浩真是欲哭无泪啊,这算是报复么?

     未免也太过于……

     悲剧的沈浩只能憋着,在床上一脸幽怨的看着卫生间的方向,叹气,再叹气。

     “哟,解决了?”郑洁从卫生间里出来,看着沈浩那副要死的架势,笑的花枝招展。

     出浴的美人,头发湿漉漉的,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让人心悸的色泽来,那大浴巾,貌似没有啥用,裹在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上,根本就遮不住多少的春光。

     好吧,最起码把最为重要的部位给遮住了,可特么这也未免太诱人了些。

     漂亮的女人最怕的就是洗澡,一旦那张漂亮的脸蛋沾上水的话,估计就会暴露本性来,粗糙的本质就完全展露出来了。

     貌似郑洁这妞儿根本就无需担心这样,她化妆不化妆貌似都一个样,当然,平日里还是会化那么一点点,给人的感觉就是井上天花而已。

     “解决个屁,有你这么坑你家男人的么?”

     沈浩别提心里有多窝火了,从来是自己欺负别人的,何时轮到你来欺负人?

     “哪能咋地?不服你来啊,闯红灯试试看。”

     沈浩大汗,什么闯红灯?这不是找死的节奏么?男人有些忌讳这玩意,可是对于女性的伤害是很大的,在特殊时期,如果不顾的话,很容易让女人生病。

     就算沈浩被折腾的不要不要的,可是自己都不爱护人家郑洁,谁来爱护她?

     眼不见心不烦,沈浩只能别过目光,来个视而不见,闭上了眼睛,开始默念静心咒,貌似,并没有暖用……

     郑洁眼睛里带着笑意,坐在了床边缘,仔细上下的打量这沈浩,最后咯咯的轻笑,还是把有些湿漉漉的头靠在了沈浩的胸口上。

     这一刻,没有多余的想法,只是想安静的靠靠。

     内心里也不知道想什么呢,可是靠着沈浩的胸膛时,没来由的很安心,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你这个混蛋,其实人家今天亲戚刚走,虽然过年呢,但今天不适合串门。”郑洁的声音幽幽,传进了沈浩的耳朵。

     “啊?”沈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貌似真被耍了,而且耍的是没有一点的还手余地啊。

     “人家只是想和你安静的呆一会,可是我还是高估你咯,原来你和其他男人也没啥区别,也是个下半身思考事情的动物……”

     “你才是动物。”沈浩不乐呵了。

     “我是动物啊,行,你不是动物,是植物,行了吧?”郑洁咯咯的笑着,手很不老实的在沈浩的身上摸索着。

     男女之间的那点事情,就像是自杀式的攻击一样,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郑洁妞儿连自己的全部都交给了沈浩,先不管内心之中明白不明白什么叫爱情,但至少明白,时间长了不见沈浩,心里会想他。

     有的时候看见沈浩这强壮的身体,难免的会让她激动起来。

     人家美女是个学医的,咳咳……不就是异性相吸嘛!

     “那就陪你坐一会吧。”沈浩有些爱怜的抚摸着那柔顺的长发,声音温柔的道:“工作很累?”

     “还好……不过呢,这会不能休息了。”

     郑洁直接就扑了过去,随即……

     干柴烈火,天罡地雷,满屋子的少儿不宜……

     郑洁就是厉害,她纯洁的大眼睛背后,有着一颗让所有人都受不了的骚动的心,就算沈浩这般强壮,也架不住两盒套套的数目啊。

     沈浩丢脸了,再一次的投降。

     “真是的……人家还没过瘾呢。”

     已经是气喘吁吁,郑洁那纯洁的让人羞愧的眼神看着沈浩,让沈浩没来由的心虚。尼玛,这都多少次了?还没过瘾?

     头皮都有些发炸,还能怎么着?沈浩只能装作没听见呗。

     “哼,如果不行,我下次整个狐狸尾巴,至少我不说停,它就不会停。”郑洁幽怨的抱怨了一声。

     其实她还哪里来的力气,全身的力气早就被抽干了,只是旷的时间久了,难免的有些欲求……不满嘛,再者,欺负沈浩也是人家郑洁的人生乐趣之一,绝对不能停的。

     “你……”沈浩还能说啥呢?这样都不行,估计自己往后真要变超人了,但是现在,连动一下都感觉费事。

     房间里很安静,虽然郑洁一直欺负沈浩,可是当这种宁静的气氛充斥了房间后,她总喜欢靠着沈浩的胸膛,慢慢的去感受他的心跳。

     “妞儿,今年准备买套房,到时候搬出来吧。”沈浩说道。

     “等买了再说,八字不见一撇的事情最好先别说出来。”郑洁懒洋洋的说道。

     沈浩有些郁闷的翻了翻白眼,道:“这不就是提前给你打个招呼么,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反正姐我是孤家寡人一个,住在哪里都一样,不过丑话说前面,我可不管你有几个女人,只要我想要的时候你不给我,那我就找别人去……”

     沈浩有种疯了的感觉。

     “还有,我感觉你的医术很好啊,到时候教教我,这临床医学学起来没啥,但天天和半死不活的人打交道,我这大脑都感觉一天晕了。”

     郑洁自打研究了沈浩给她的知识后,内心里有一种错觉,貌似那个结论不是单一的,只要顺着那个方向不断的摸索下去,可以推导出好几处的病例来,这些东西是没办法考证的,中医不似西医,只要有正确的理论知识来指导,就能一定做出来。

     中医研究的天时地利的,人体五行,复杂的厉害,在人体上做实验,这不是很好。

     “想学就教你呗,反正我那东西放着也是放着。”

     曾经答应老头子找个这方面的人才,继承人家的衣钵,现在倒好了,就当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

     次日清晨,沈浩起来的时候感觉腿软,郑洁下床后差点栽倒,有些狼狈,可是妞儿还是很倔强的撑起了身体,道:“沈浩,我可等着专门的房间呢,女人家的青春是很有限的。”

     说完,甩起了包包,果断的上班去了。

     沈浩真是拿这妞儿没一点的办法,向来不腻歪,该享受的享受,享受完了,翻脸不认人,你说人家冷漠吧,貌似也不是,你说人家热情吧,可貌似理智的过头了,总而言之……沈浩感觉啊,这就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

     当从宾馆里退了房出来,沈浩打算去公司上班的,毕竟今天已经是大年初八了,所有的假期基本上说是完毕了,自己好歹也是办公室里面的一把手,不管有没有事情,总不能当甩手掌柜吧?

     可人还没来到公司门口呢,就接到了沈婷的电话,那头语气显得有些恼火,道:“老哥,家里出事了,有人闹事。”

     “恩?”沈浩怔了一下,道:“难道你不能把人给赶出去?”

     “我赶个屁,人家一上手就是雨灵姐的家人,难道还真要让我打啊?”

     沈浩的眉头紧锁了起来,微微的思考一下,道:“那你等着,我这就来。”

     自打李雨灵成为家里的一员之后,相处的自然没话说,以前是一个拖油瓶,而现在可是人家沈浩的女人。李家的人,说穿了还是你沈浩的丈人之类的,如今杀上门来,多少的有些难以处理。

     至于人家忽然到来,具体什么事情沈浩还是能猜测出几分的。

     李雨灵逃家这么久,时至今日人家才杀上门来,多少的感觉有些奇怪啊。

     对于所谓的家族,沈浩见识的很多,虽然现在社会提倡什么男女平等,可是在这些利益家族面前,这充数放屁,除非女人是特别有才的,能做出对家族绝对的利益事情来,这样才能改变命运。

     一旦你是平庸之辈,那就对不起了,作为女人,下场只能是联姻的牺牲品。

     李雨灵古灵精怪,傻白甜,对于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根本是不在乎的,奈何她出身在那样的家庭,就免不了那种悲催的下场。

     不过妞儿还是很大胆,为了反抗家里人的摆布,只身就逃了出来。

     这听上去有些匪夷所思,可能感受到妞儿当时的绝望,要不然的话,身无分文的一股美女流落在大街上,多少会有些意外发生的。

     沈浩没有让那边多等,车子拐进了小区,那边的停车地方停着三辆高档轿车,价值不菲,最让人感觉蛋疼的是,连出入小区的门都给堵上了。

     嚣张,特么不是一般的嚣张。

     李家,自然是省城的李家了,在C省那也是只手遮天的人物,家族里面鱼龙混杂不说,而且还势力庞大。

     秦家沈浩是有所接触,现在看看这李家,到底有什么底牌。

     上了楼,门口站着两个黑衣大汉,面露横肉,凶神恶煞的,沈浩刚要往里面走,人家很果断的横在了沈浩的面前。

     “恩?”沈浩不满的皱了一下眉头,道:“怎么,你们这是……”

     “不管你是什么人,请你离开。”一个黑衣大汉冷漠的说道。

     “呵呵……这个恐怕不行,我是这间屋子的主人。”沈浩指了指房间,道:“还有,这话应该是我说的才对。”

     气氛,貌似一下子变得有些紧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