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08.第408章 ,强硬至极
    “难道你还要让我重复一遍么?”

     他们貌似不管你沈浩是不是这家的主人,现在李家的家主就在里面,恐怕人家就算是要用强,也不会妥协。

     “呵呵,你要是不嫌费事,那就重复一遍,我没什么意见。”沈浩无视了这保镖冷漠的目光,抬脚就要往里面走,道:“还有一件事情你们给我记住,不管你们是什么人,山闯民宅罪名不轻,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也没有那个权力。”

     “站住!”

     貌似人家真把沈浩的话当屁放了,不但听不进去,而且还要出手拦路,可惜,他们面对的是沈浩,只是微微的侧身,快速的跨出一步,就将两个人给甩开。

     绣花枕头而已,中看不中用,这世道不是谁块头大就能打?恐怕只能唬唬人,然而并没有暖用的。

     “你不能进去……”

     他们根本没看清楚沈浩是怎么进去的,可是一旦让沈浩进去,那就是他们的失职。

     “哼!”人刚跨进家门,屋子里就传来了一声冷哼,沈浩抬头看了过去,沙发上坐着一个衣冠整洁的中年人,很是富态,他的目光看了过来,眼神有些冰冷。

     面前坐着的是李雨灵和沈婷,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此刻的李雨灵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的那叫个伤心啊。

     沈浩的心里当时就不乐呵了,不管你是谁,至少不应该让自己的女人哭啊?

     “这位,不管你处于什么目的,在李某人解决家事的时候,不应该搀和进来。”坐在那里的人冷声说道。

     沈浩直接无视了那警告的目光,带着灿烂的微笑看了他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在李雨灵的身上,道:“如果感觉累了,进屋休息去吧,我来处理。”

     被人无视的感觉很不爽,至少这中年人的脸上有些挂不住,纵然没有破口大骂,可从那剧烈起伏的胸膛看来,人家是极力的压制着。

     还真别说,李雨灵愣愣的看了沈浩一眼,随即暗淡的点了点头。

     “你给我站住,难道你连我这个爹都不认了么?”中年人很恼火,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如今不听自己的话也就罢了,被一个年轻人呼来喝去的,这脸可丢的很大。

     “对不起,这是我家,家里所有人都听我的。”沈浩的声音很平淡,坐在了沈婷的旁边,道:“也没你啥事了,去陪你雨灵姐吧。”

     男人之间的对话,最好不要有女人,而且绝对不能有李雨灵在场。

     两个女孩都进了屋,李雨灵的父亲也没有阻拦,他的目光冷峻,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沈浩,想要从他的身上看出点什么来。

     这个年轻人给他的感觉很奇怪,能从自己两个保镖的身边进来,而且坐在这里没有一点怯场的味道,甚至在对于李雨灵的事情上,看来是占据主导了。

     但人家也是厉害人物,一眼就看出自己的闺女还是原装版的,现在就算多么的不爽,还的稍微的压压。

     “我叫李正,李雨灵的父亲,这些日子以来多谢你对小女的照顾。”人家反而放低了姿态,对着沈浩轻笑道:“今天来此的目的,相比你也猜得出来。”

     “是能猜得出来,可未必能答应你啊。”伸手不打笑脸人,可沈浩在关于李雨灵的事情上,那是不会让步的,道:“当然,如果李雨灵要跟你回去,我是无话可说的。”

     李正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犹豫了一下后从身上掏出了一张支票,放在了桌子上。

     沈浩笑而不语,也无动于衷,对于这样的狗血桥段,听得多了,也见得多了,这不就是人家有钱人最常用的手段么?

     呵呵……有钱能使鬼推磨。

     “这是一张支票,当然,我不能免费让你养着我的女儿,这上面没有数字,我想你应该接受的。”李正淡淡的一笑。

     哪知道沈浩哈哈一笑,也从身上掏出了一张支票,放在了茶几上,笑道:“这也是一张空头支票,请在上面填个数字。”

     随即,人家往前一推。

     “你……”李正被一下子呛的有些反应不过来,怒声说道:“你这是在侮辱我?”

     沈浩“恩”了一声,带着诧异的语气问道:“那么李先生,你刚才那是在侮辱我么?”

     李正对着沈浩怒目而视,慢慢的,在沈浩那淡淡的微笑之下,怒气消失了,变得极其的阴寒,让人感觉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冷意。

     沈浩依旧笑着,没有任何的退避。

     “怎么,李先生您这是生什么气啊?”沈浩淡淡的笑着,道:“坐下吧,最起码我沈浩不是那种咄咄相逼的人,有很多事情呢,其实坐下来是能说的。”

     李正从表面上是看不出任何的不适来,这种喜怒不形于色的老狐狸可不是随便人想看穿就能看穿的。

     “沈浩……这是一个好名字。”李正忽然说道:“只是我怕,这个名字落在你的身上有些……”

     “这是我爹妈起的。”沈浩依旧笑着,道:“你也别担心,这名字我准备用一辈子呢,我还没活够呢。”

     沈浩的话让李正微笑了起来,笑的很寒冷。

     三言两语就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虽然摸不清沈浩的深浅,至少证明沈浩是一个聪明人,而且还是一个很强势的聪明人。

     这样的人,要么很有本事,要么就是不知天高地厚没吃过亏。

     可是无论是前者后者,对于李正而言,都不能容忍,李家存在世间这么多年,在C省也算是数当上号的人,从来没有人敢当着李家人面这般放肆的。

     李正这些年韬光养晦,沉浮已经修炼到家,喜怒不形于色,很难让人看明白人家在想什么,可是一旦触怒于人家,那么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年轻人,你很自傲,可有很很多事情由不得你,今天我必须要带走雨灵,她是我的女儿,李家的人,生也是,死也是,一个外人,还容不得说三道四的。”

     话到了这个份上,基本上已经撕破了脸皮,人家李正绝对不是泥捏的人,随便什么人想骑在头上拉屎撒尿的。

     沈浩翘着二郎腿,道:“李雨灵的确是李家的人,可是自打进了这个家门之后,那可不是随便什么人想说把人拉走就拉走的,这里,绝对公平。”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越来越感觉沉重了些,彼此之间都没有做出让步,这算是挑战彼此之间的底线。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酒逢知己千杯少。事已至此,恐怕只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时候了。

     “呵呵……那么我要是今天非要把人带走呢,不知道你有什么办法拦住我呢?”

     沈浩咧嘴一笑,道:“你不妨试试看。”

     看着沈浩有恃无恐的样子,李正显然心里有些没底,他见识过很多年轻人,但绝对没有遇到过沈浩这样的,三言两语就将自己往自己的节奏里面带。

     “爸,我无论如何都不想和你回去。”就在这时候,李雨灵梨花带雨的出来了,小脸蛋上还残留着没有擦拭掉的泪水,道:“自打我离开那个家的时候,我就没有把自己再当李家人,也许李家,是你们的李家,可是对于我们姐妹而言,是李家么?”

     “那个家,太冷漠了,你们为了自己,可以牺牲掉一切,包括女儿的终身幸福,难道一个被养了二十多年的宠物,你们都没有一点点的感情么?”

     “胡闹,我们李家怎么能出你这样一个不知……”

     李正被李雨灵三言两语挤的有些脸色挂不住。作为一个大家族,利益纠纷自然不用说,每个人都有着不小的野心,李正自然也有,牺牲女儿的终身幸福,并不是他李正的意思,而是他家老爷子这样认为的。

     如今被女儿这么质问,一下子变得怒气滔天,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甩手就要给李雨灵甩巴掌。

     沈浩哼了一声,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了两个人中间,一把抓住了李正的手。

     “沈浩,对不起……”李雨灵忽然小声的说道:“你放开我父亲吧,让他打就是了,这一巴掌,他应该打。”

     李雨灵毕竟是接受过传统教育的人,忤逆自己的父亲怎么说都不对,可是她也知道,事已至此若还是唯唯诺诺的不反抗,往后自己就会被沦为人偶。

     如今的一切她很喜欢,一个简单的家,有着自己心仪的男人,还有梦寐以求的事业,那是自己汗水和才华换来的,这样的生活在以前都不敢想象。

     有了,就应该珍惜,而李雨灵也知道,要是沈浩真的不乐意,李正真不能拿她怎么样。

     李正被气的脸色发青,沈浩还是如愿的放开了他的手,他看出来了李雨灵的选择,那是一种绝望的最后希望。

     如果李正这一巴掌打下去,恐怕两个人的父女关系从此断绝了,这不是沈浩乐意看到的,可是人家咄咄逼人的打上门来,早就注定了这个结果。

     “混账东西,你以为你这样给我示威,我就不敢打你么。”

     李正怒气滔天,大声质问着。

     李雨灵却惨笑着,仔细的看着父亲。

     巴掌再一次的抬了起来,沈浩和沈婷都有些不忍直视,齐齐的撇过了眼,可是李正看不见的是,沈浩的拳头已经攥的很紧了。

     这辈子第一次感觉很无能,不是说能力不够,而是败给了亲情,如果自己在强硬一点,绝对能当下的。

     “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李雨灵并没有任何的改变,只是半张脸上有着一块很大的紫红色,清晰的巴掌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