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41.第441章 ,成心要气死人
    事已至此,算是有了一个比较完美的结局,老七和温树云是暗中松了一口气,心里也是暗暗的后怕。

     对于罗静怡忽然的决定,除了一些比较佩服之外,还有所感慨。

     一个女孩,被家族给遗弃的女孩,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对于罗家是仁至义尽了。

     沈浩很洒脱的走了,来得快,去得也快,毕竟这里是城市,固然此时已经到了凌晨三点,可是还有一些酒鬼们在那边围观。

     对于他们而言,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一场战斗,类似于单挑之类的打架群殴。

     温树云转头看了一眼老七,道:“至于你那两个兄弟,就看你怎么解决了……”

     老七哼了一声,道:“我实话告诉你,这次的事情和我没啥关系,你爱咋咋地,就是别把我拖下水。”

     能不拖下水么?貌似自始至终你就参与了进来,不过罗峰坐在地上目光呆滞,旁边是罗静怡那细声细语的规劝。

     “静怡,跟我回去吧,哥哥知道错了。”罗峰忽然流下了眼泪,抓着妹妹的手道:“我没有做好一个哥哥的责任……”

     罗静怡的面色有些消沉,可是笑的很灿烂,道:“哥哥,这有什么呢?当年只有你一个人疼我,连父母都不管我的时候,是你经常来那个院子看我的,哪里是人间地狱,可是你为我做了那么多,今天,就让静怡帮你做点什么。”

     罗峰的表情有些古怪了,看着年纪还不满二十岁的妹妹,内心里一时之间不知道是怎么样一个滋味。

     罗家是很大的家族,至少在京城那鱼龙混杂的地方,没有人敢说,罗家的人随便什么人像欺负就欺负。

     那是找死的节奏,罗家人一怒,足够让你丢了饭碗丢了命,从此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就是如此强势的家族,今天被人骑在头上,任由人家拉屎撒尿。

     罗峰有些难受,可说出来,又有何用。

     “这位姐姐……你应该和那个人很熟悉吧?”罗静怡安抚了哥哥,身子有些摇摇欲坠的来到了温树云的身边,带着有些让人心疼的微笑,倔强的站在了温树云的身边。

     “回去吧,这里是一个是非之地,不是你应该参与的……”

     哪知道罗静怡却摇了摇头,道:“我对于罗家而言已经没有一点用了,住的地方就是一座监狱,我是罗家的人,罗家的人自打出生开始,就不是弱者,我既然说出口的话,那么就不能再反悔了。”

     温树云眉头一皱,欲言又止,张着嘴巴看了那边的龙九一眼。

     龙九发出了一声轻叹,目光躲避着没有看温树云,很显然这一次的事情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他只是想将当年留下的那点遗憾清除,并不是说为了什么人而出头。

     龙九,在面对亲情的时候是冷漠的,可是温树云也知道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你也别看我,我爱莫能助。”求助于老七,人家也很果断。

     “嘿嘿……哈哈……”

     原本被沈浩打的有些半死不活的龙八忽然从地上站了起来,脸色狰狞,疯狂的发出了小声,这让所有人的眉头皱了起来。

     “沈浩……”他的声音带着刻骨铭心的仇恨,万万没有想到,再一次的摆在了沈浩的手里。

     大多数人只是看着,只有罗静怡却走了过去,仔细的看着他,最后嘴角挂上了一抹笑容。

     “混蛋,就算我龙八败了,也不是你这种人可怜我的。”他咆哮着,声音怨毒的让人难受。

     罗静怡却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没人可怜你,我也没有可怜你,只是在我清醒的时候告诉你,其实,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的梦寐,就让他随风而散吧。”

     “你……”

     不知道为什么,龙八的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了,看着罗静怡那认真的表情,半响都没说出话来。

     罗静怡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和他有着直接的关系,对于龙八而言,罗静怡只不过是自己玩过的一个女人而已,无论她是什么身份,也不管将来是什么身份,现如今她已经被自己给丢弃了。

     可是这话貌似戳中了内心那无法看得见的柔软处一样,她要放下这一切,而且,不在有任何的关联。

     这怎么可能……龙八那种高高在上,感觉将别人玩弄于鼓掌之上的自信心骤然受到了打击。

     “我走了,保重。”罗静怡对着老八鞠躬,随后站在了温树云的身后。

     “你真的决定要这么干?其实,他只是因为你的诚心,并没有真的让你成为他的人质。”温树云有些认真的问道。

     罗静怡摇头,轻声说道:“其实我也知道,像他那种人,根本不在乎什么威胁不威胁的,可是我没有任何东西给他表示我的谢意,那话也是我说的,一旦我连这点保证都做不到,是不死愧对了我的姓氏?”

     温树云没有再多说,转身就要走,罗静怡跟在她的身后。

     事情暂且告一段落,温树云也知道,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将会在那些所谓的“贵族圈”里成为笑柄,老八败了,而且,罗家竟然是一个女孩子保全了脸面。

     或许这种仇恨不是死结,但是类似于沈浩还是在罗家人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这一巴掌还是血淋漓的,会成为罗家难以忘怀的耻辱。

     但在温树云看来,这是自取其辱,如果罗家老爷子不那么自负,其实事情不会发生到哪一步的。

     房间里显得有些冷,温树云看着罗静怡那单薄的身体微微的有些皱眉,对于罗静怡这些年发生的事情,她有所耳闻,本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是没有想到,自己还是会和这位姑娘有一天会发生这样的交集。

     温树云感觉这就是自己造的孽啊,一个被人欺负的连神智偶尔清醒,偶尔迷糊的可怜女孩,看上去那么的安静。

     自大进门之后,她就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屋子那边挂着的一幅画,像是出神,又或者在想什么。

     “怎么,你喜欢那幅画?”

     这是温树云拖朋友从国外买来的高仿,虽然说价格很高,但是她其实也就是个土包子,有什么鉴赏能力。

     “好混乱哦。”罗静怡露出了温柔的微笑,道:“温姐姐,为什么我看着它的时候会心里平和呢?”

     “先喝一杯茶吧。”温树云将茶水放在了她的手里,道:“你是自己给自己施加的压力太大了,有的时候是因为放不下而已。”

     “恩,可能我这几年错过了很多美丽的风景,可是有些事情我必须经历过了才知道应不应该。”

     话说的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可是温树云却只能笑了笑。

     这几年的心结差点把这个女孩逼疯,但是能从那种状态之中走出来,往后她将会比任何人都要豁达,自此以后她可能会有所快乐的。

     甚至温树云觉得,能离开罗家那个冰冰凉凉的家族,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情。

     “夜深了,还是早点休息吧。”温树云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去洗洗吧。”

     罗静怡摇了摇头,道:“姐姐你自己去休息吧,其实我很少睡觉的。”

     温树云看着女孩的面孔,到嘴边的话吞了下去,能把一个正常的人逼到这个份上,也只能说是造孽了。或许说事情的始末都是老八一手造成的,可是作为她的亲人,恐怕也有着难以推卸的责任。

     一个巴掌拍不响,孤掌难鸣,如果事情发生之后,身边的人给予关怀,事情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的。

     带着些许心酸和不忍,温树云拖着疲惫的身体去了卧室,留下罗静怡那个女孩孤单的坐在客厅里,面对着一幅画发呆。

     这一夜,后半夜还是很平静的,至少温树云是这么认为的,当风暴过后,那种无牵无挂的感觉没来由的会让人感觉轻松。

     八点钟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温树云感觉有些头晕,毕竟睡眠不足之后,大脑明显是有些短路,甚至连房间里有人这个事实都给忘了,直到出去的时候看见了罗静怡。

     她愣了一下,随即心里感觉有些麻烦,这个女孩太安静了,一声不发的坐着,甚至自己临睡前看见是什么姿态,如今就是什么姿势。

     一点都没有动过。

     她做好了早餐,让罗静怡来吃,这女孩吃的很少很少,半碗没有什么米粒的稀饭小口吃了十多分钟,之后就饱了。

     温树云每天都要出去,甚至还有时候是好几天不着家的,听说罗静怡的生活是有专门人照顾的,出生于大家族的女孩子十指不沾阳春水,连饭都不做,那么……

     要是饿死了,这岂不是更大的罪过?温树云想了想,最终决定还是把人送到沈浩那边去,反正是你闯的货,难道你能想到罗家人找你麻烦,就没想过会有这样的惩罚?

     当说出这个想法之后,罗静怡没有反对,轻轻的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应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