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08.第908章 ,见鬼的合作
    在某些人的眼里,这不在国内的金融战场,压根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的,就算在外面打的火热,可是国内的市场依旧稳定依旧。

     仿似应征了这一点情况一样,被质监局严查的泛地产开发商被忽然放开,某个局长落马,理由是收受贿赂,不正当竞争,扰乱市场秩序。这个说辞虽然导致了很多人的怀疑,可是市长温树青通过电视讲话质问了公检法的工作不力。

     来的很忽然,甚至连一点风之前都没有放弃,一时之间矛头针对这边的人们开始找秦家房地产的麻烦了。

     借着沈浩房地产被封,那边大肆敛财,导致房价过高的飙升,以至于在恐慌当中还是有部分的人上当受骗。

     陷入了官司麻烦之中的秦家已经是不堪重负,紧张被人挂了横幅堵了门,貌似连上班的人都不敢来了。

     就算是公安出面维持治安,可是依然于事无补,被骗了血汗钱的人们,满腔怒气。

     可是秦家依旧处于更大的麻烦当中,想要回头来拯救这市场,但依旧不能有多余的钱来支援。尤其新开发的几片土地,更是凄惨,大部分的资金被调走,导致施工完全停工,一些可怜的民工们,貌似是拿不到工资的节奏。

     一片的惨淡导致了部分人心里慌张,不断的上访连市政府都无法过分的插手,原因人家还没有申请破产,所以无法将拖欠的资金打给那些建筑方。

     “怎么办?难道一直要这样继续下去么?”秦青如今也是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伴随着事态的发展,总感觉其中有一抹的不对存在。

     秦家的老头子脸色也有些凝重,欧洲市场上的事情出现到现在,可以说是雷霆之势,一发而不可收拾。可是从传回来的消息,一切和梁秋霜和沈浩没有半点的关系。

     “尚且先不管那边的事情,虽然会亏,可是欧美的市场绝对不容有失,你去吧,将那边的事情处理妥当,现阶段我们更需要钱。”

     秦青打心眼里是不愿意的,可爷爷的话说到这个份上,代表着事情已经定局。

     家里的几个长辈已经各自忙碌去了,大家都知道,秦家面临着生死考验。

     来到了琉璃,感受着公司门口堆积的人们,秦青一时之间脸色变化的有些精彩,不知为什么,忽然觉得这一切都很不甘心。

     秦家家大业大,的确还不在乎在琉璃的这些东西,毕竟一个房地产开发公司,充其量和不可能过亿,相对于几十个亿,几百个亿来说,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弃车保帅的战略方案已经形成,秦青不得不考虑大局,家里的东西才是根本,若是海外市场丢了,那么秦家将没有任何的后路可言。

     可是……这一切都是自己建造起来的,从头到尾,他是看着这个公司的发展的,而且也是自己在其中努力的工作,然后……

     面对这一切的时候,秦青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成就感,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成长如今,已经到了收获的季节了。

     “秦总,你总算来了……”

     从后门进去,一个主管满头是汗便来到了秦青的面前,一脸的焦急。

     “能有什么事情把你这么急?喝杯水,慢慢说。”

     秦青这是明知故问,公司里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知道,那他还是秦青么?不过事已至此,短时间内是不会得到解决的,原本祸水东引,让沈浩吃不饱了兜着走,可是现在没有想到成了自食恶果。

     “秦总,这……”

     老总揣着明白装糊涂,让主管愣了一下,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说了。

     “怎么?没事?”秦青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变得特别的阴沉,看了一眼这位主管,道:“难道你觉得,我是在和你开玩笑么?公司大门不开,这是做生意?”

     主管愣是把到嘴边的话给深深吞了回去,这种无理的胡扯,让他有些无言以对,公司的最大股东,以及管事人就是你,现如今公司陷入了麻烦,你必然要负全责,可是这种揣着明白装糊涂,摆明了就是要推卸责任,随即一个很不好的想法在脑海里形成。

     他要放弃这里,放弃这个公司,想要把这烂摊子给扔掉。

     主管想明白这个,当下心中冷汗直冒,看来自己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原以为是人家只是想着借助这一次的事情大肆敛财而已,可是现在看来,情况貌似不利于他们了。

     “那么秦总你忙,我去了。”

     没来由的感伤之后,他还是选择离开,毕竟到了这一步,他也无能为力,作为公司的主管,还是一个打工的,可是若要决策,他还是不够格的。

     目视着转身离开的主管,秦青的眼神之中接连变了好几次的色彩,最后还是松了一口气,便离开了。公司,或许在自己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已经算是完了。

     ……

     能处理的事情,秦青在一个下午的时候就已经彻底的处理完毕,等到傍晚的时候,财务主管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办公室,吩咐了下去,将公司的财务理清楚,上报工商,申请破产。

     财务部的这位愣了一下之后表情变了好几遍,甚至到嘴边的话就要吐出来,可是看着秦青的表情让他直接将这一切生生的给咽了下去。

     “李振啊李振,这一次怕是你要把我们秦家也要给连累了。”当一切做妥当,一切成了定局的时候,秦青轻叹,自语道。

     所谓的支援和同盟,如今成了相互提防的对象,说实在的,若是秦青现在是家里面的家主,恐怕是要退出这一次的争斗了。

     皱着眉头昨晚这一切之后,手里犹豫的拿出了电话。

     他在考虑这个事情,到底要不要打出去,而屏幕上显示的那个电话号码,当然是他最不想见到的人……沈浩。

     最后呢,他还是将电话给打了出去,那头沈浩接通,这边说话的时候他愣了一下。

     “秦青?”确定了对方的身份,沈浩还是有点不怎么相信,秦家的人这时候给自己打电话,这算是什么鬼?可是既然人家都打来了电话,要是不接着说话,貌似也不是很对。

     “我想你这时候给我打电话,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吧?”沈浩微微笑道。

     他不认为秦青打电话会有什么正事和自己说,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可是当秦青开口的时候,他忽然觉得,自己貌似这一次还真的猜错了。

     “沈浩,你我之间虽然有过不开心,可是并不能说到了无可化解的地步,现如今,我也不希望我和你之间以家族的问题而彻底的激化矛盾。”

     秦青知道自己输了,但还没有输到连本钱都没有的地步,可是……如果继续下去,那将就充满了未知数,如果秦家真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或者说遭受了打击,即将面临更为致命的连根拔除。

     树大招风,秦家更是C省最大的树,要是被人给利用了,即将不好。

     “是么?其实你这么说,还真是这么个道理,我也感觉和你们秦家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沈浩尚且还没有明白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既然人家不说,沈浩也不急,这两日下来,秦李两家可以说是损失惨重,说句不客气的话,欧洲那边的金融市场经过这么一折腾,他们即将成为罪人,到时候就算你们还想继续生存,估计也没多少人相信你们。

     此时此刻,沈浩只能等。

     “沈浩,我这边的建筑公司,我想你很有兴趣。”那头的秦青忽然说道。

     “哦?”沈浩的确不明白对方这是唱的哪出,竟然连这边的产业都要丢么?不过沈浩感觉多少有些天方夜谭,或者说自己是真太小心了?

     “我已经申请了破产,我不认为你会看不见这个消息,不过我将这里交给你,有一个要求,或许你感觉我这时候没有什么资格来和你讨价还价。”

     那头的声音很笃定,至少沈浩皱起了眉头,也是这么认为的,秦家和李家再大,现如今是作茧自缚,树大招风的被人给困死,迟早的会被人给彻底的吃掉。

     “至少想要吃下去那么大两块蛋糕,那会将让你撑着,你沈浩固然有我不知道的势力存在,但是我想某些人还是不希望你们一家做大,到时候给他们也带来威胁,这个市场,讲究的就是平衡。”

     秦青比沈浩了解这个市场,他出生的家庭决定了自己的眼界,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有的,只是利益和相互利用,在他们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情面可言,如今他和沈浩前来谈判,肯定也是准备好了一套说辞。

     他说的,恰巧还是梁秋霜担心的问题,确切的说梁秋霜对于市场的把控能力不再是以前那种小屁孩玩过家家,随着自己公司的做大,她还是从某种意义上已经彻底的明白,政府扶植你,那是要带动经济,可是在别的地方起了冲突,那就会被人家给保护起来。

     这就是典型的市场保护,所谓的市场开放,那只是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不要以为你们需要政绩,其他的地方也是需要的,当你侵犯了别人的利益,那么这就会被限制。

     好不容易上手的东西,一旦被人掠夺,这绝对不是一个好兆头。

     “可以,到时候我们详谈。”

     其实沈浩也知道,如果继续和秦李两家同时开战,对于自身的消耗也是异常的巨大,导致现在连梁秋霜都有些吃不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