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06.第906章 ,开始了
    “有啥不能做人的?”沈浩不以为意,事情都做了,还怕什么?反正都是自己人,有不是你们一个人今天和自己大白天的那个啥,三个人呢,每个人稍微的平分那么一点点,谁都不会感觉别扭的……

     “哼,还是那么的禽兽,算了,我也不和你鬼扯了,休息去了。”

     雨露恩泽之后的女人越发的诱人,白里透红的肌肤,以及周身散发着一股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足够让人感觉迷糊之中的美感来。

     直到柳琪逃跑,楚香绫这才红着脸抬起了头来,有些怪异的看着沈浩,欲言又止。

     “你这鬼丫头。”沈浩看着这时候的楚香绫,轻轻的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啊,老公你坏死了,我又什么都没干,干嘛打我啊?”楚香绫露出了温暖的微笑。

     沈浩轻轻的哼了一声,道:“你还说,我看静茹别的女人没教会,发而是把你给彻底的带上路了,你刚才可是咬死我了……”

     刚才被楚香绫靠着的胸膛,留下了深深的两排牙印,这妮子刚才估计是没敢抬头,真是羞坏了,就在沈浩的身上果断的报复呢,这等艳福,那绝对不是一般人能享,有的时候,你就必须要付出一点代价来。

     楚香绫痴痴的笑了,很深情的看着沈浩,问道:“老公你不许生气哦。”

     沈浩再一次的拍了她一下,道:“要是老公能和你这小妖精生气,估计这全天下的女人,老子都能抽她了。”

     楚香绫主动的亲了一下沈浩,道:“老公,只要你喜欢就好,香菱怎么都能行的。”

     两个人在这里腻歪了一会,最终还是各自穿衣出去,大清早的还没吃饭呢,经过这么厉害的体力活动,沈浩感觉是真的累了,匆匆的去找了点吃的,填饱了肚子,梁秋霜给沈浩手机打来了电话,让他去一趟。

     沈浩到达的时候,卡迪斯已经走了,梁秋霜的脸色沉重,道:“老公,恐怕没时间让我们准备了,必须要提前开始这一切了。”

     “恩?”沈浩愣了一下。

     梁秋霜慢慢解释,沈浩算是明白了,就在刚才前几分钟,有人终于站出来主动的出击了,谴责他们房地产开发弄出的事情,所有的后果都要房地产开发商来担责任,这个显而易见的陷阱,就是某些人可以搞出来的事情。

     沈浩眉头微微的一皱,感觉这些事情貌似哪里见过呢,随着梁秋霜的提醒,他狠狠的拍了下自己的脑门,道:“特么的,这不就是老子这么对付穆天生的么?”

     梁秋霜笑着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不过这一次貌似有人站在你的对面了。”

     质监局的人肯定在这里面起了很大的一个作用,搞建筑的人都知道,建筑上面的质量问题,一般都不是什么问题,现如今的结构和图纸都是死的,偷工减料都没地方弄,总不可能像若干年以前那样,还有人敢冒天下大不为,弄竹子当成是钢筋来用吧?

     反正沈浩是不相信,到底是什么样的质量问题,会让人当成了把柄来整人,除非就是那些人真的要用手里的权利呗。

     “该出手的时候,那就别手软,各方面下手吧,其实这事情我一直想着给你们争取点时间的,可是我现在时间也很紧,要是这边出现什么漏子,恐怕会发生意外。”

     三合会那边的几个所谓的专家必须要解决掉,C13一定不能让他们生产出来,比起经济,稳定才是最为重要的。

     沙漠那边已经给自己发来了一定的文件,代表着战后重建工作沈浩是绝对的有资格参与,一旦恐怖主义真的壮大,代表着的,那边的战火必须还会蔓延,这是一个机会,也是给自己留一条路的机会,更是不能放弃的一个机会。

     听着沈浩的话,梁秋霜点了点头,终究还是将电话打了出去。

     ……

     李振一直没有动作,那是因为他在等秦家的人出手,不见兔子不撒鹰,秦老头的狡猾的老狐狸绝对不是浪得虚名,至少李振不认为这只是一个没用的噱头。

     他能安稳的坐着,自然还是有一定的理由的,如今虽然说秋霜制药的一些资金被所利用的关系给冻结了,可要是没下一步的动作,说不上梁秋霜自然会找到解决的法门,到时候他们说不上会功亏一篑。

     只有双方合作,才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也只有双方面都将自己的那点小九九给收起来,才能将沈浩给彻底的拖垮,凭借一个人,自然是可以,但取得的成果之后,自然是付出惨重的代价。

     今天早晨的时候,他终于火上浇油的开始了一波,建筑公司那边的事情还是闹了起来,秦家的那个老狐狸也果断的出击,自己这边的房价开始疯狂的上调起来。

     打的幌子,自然是房子精确啊。

     这是要逼疯那些已经失去了房子,尚且还没拿到自己赔偿的一部分的节奏。他们只是普通人,一旦丢了自己的地盘,没了住处,这还了得?

     很多人按耐不住自己的愤怒,开始了好不理智的上访,估计今天的市政府都快被人潮给淹没了,他们所面临的问题,肯定还是很严重的。

     李振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微微的一笑,这老狐狸就是老狐狸,下手的时候果然是快准狠,直接要把人往死里的打。现在沈浩所成立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基本上是琉璃一手遮天的,房价都是人家说了算的,到处打压之际,秦家在琉璃的市场差不多都丢了个干净,这是要狠狠赚一笔的节奏啊。

     “也是该准备准备的时候了,让我们的人准备,一旦组织的人有所动静的时候,就立刻行动起来,绝对要给对方致命一击,当然,若是有可能还是给我抓活的,实在不行,就给我做了。”

     “我明白了。”李振终究还是也忍耐不了了,下手了。

     城市之中弥漫着一股让人问着不舒服的味道,貌似是火药味,可貌似是一场金融风暴的节奏。

     房子毫无预兆的开始上涨了,对于某些尚且还在犹豫的人中是特别的不开心,这一次他们损失的很大,当然,有些聪明人感觉这还是一场闹剧,那么多的楼盘牵扯上什么质量问题,简直是和一年前的事件一模一样,而作为对手的秦家的房子忽然上涨?

     说穿了就是丑陋的商业手段罢了,不过貌似双方打起来了,这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有个屁关系,反正自己的房子有了,怕个吊啊。

     几家喜来几家忧,更多的人当然还是选择了隔岸观火,面对这样的时候,只能说是自家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吃多了撑着,才可以去管别人的闲事。

     这一切,只是一个开始,而在欧美的一些国家,忽然之间的股票崩盘导致大部分的股民都有些恐慌。

     这来的毫无预兆,某些公司原本股市很好,明明还是上涨的趋势,只是忽然之间有大片的股票就被抛了进来,一时之间让股票跌的到了一个低谷。

     业内人士都不清楚这是怎么个情况,可是股民们自然是怕自己的手里的东西贬值,也是不要命的就将自己手里持有的部分股票给丢了出去,顿时,一篇惨绿,导致了某几个股票都给跌停了。

     这也只是一个开始。

     秦家和李振两个老头子在电话两头刚打开了香槟,听说只是为了庆祝一下,可是门被忽然的打开,一个疯疯张张的人就冲了进来,满头是汗……嘴里大声的嚷嚷着,道:“慌什么,难道你爹死了?”

     “李老,集团在欧美的股票崩了盘,一发而不可收拾。”

     “恩?”李振微微的愣了一下,道:“怎么回事?”

     “很诡异,不知道市场上怎么忽然出现了那么多的股份,我联系了很多的股东,他们也感觉莫名其妙的。”

     “有多少?”李振沉声问道。事情貌似也开始逐渐的严重了起来,要是这时候他还能问对方是不是死爹了,估计他可以去死了。

     欧美市场的拓展是李家最大的本钱,可以说自打国内的市场达到饱和,各个方面限制了他们的发展之后,这些东西就是他们几家能跳出这个圈子的一个契机,现在竟然出了问题?

     “大概只有百分之五左右,但是已经让那边的股票动荡了起来,我猜测明天会有更大一笔的股票会进来,这是人为的开始操作……”

     “人为的操作……”李振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这怎么可能,如果说有人要针对他,自然是沈浩首当其冲了,可是沈浩现在都被自己压成了狗,手里压根就没几块钱来和自己挣扎,可是……事情有些不对头。

     “无论用什么方法,你给我查出来,同时给我解决好明天的事情,至少不能让股票继续跌下去,那时候我们会损失惨重。”

     李振压根就不懂金融是个什么玩意,可是他绝对知道股票跌的太狂暴那是什么意思,一旦跌破了他们的门槛价格,代表这他就要破产,这时候若是还不拿出钱来救市,怎么可能。

     “是……,不过我们需要动用很大一笔资金。”这人摸着脑门子上的冷汗,说道。

     “恩?要多少?”李振微微的愣了一下,有些不悦起来。

     和他们要钱,绝对不亚于在他们身上割肉啊,都是从生死之中搏杀来的,拿钱都是从死人堆里拔出来的,绝对是很珍惜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