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43.第943章 ,强颜欢笑
    生活了数年的地方,说走就走的时候依旧还是回头,看着那熟悉的场景,或许还是有很多失落,吴瑶带走的只是一些衣服,以及早就打包好了的书籍,这些东西通过邮寄的方式交给了快递公司,她反而是孑然一身的跟着沈浩,去了飞机场。

     一路上她沉默寡言,没有说一句的话,温顺的像个羔羊一样,揽着沈浩的手臂站在了左边,或许是那一副大大的太阳眼镜将她的眼神给遮掩住了,或者说她也不希望让沈浩看见那一抹的失落和伤感。

     人来人往,去琉璃的飞机只需要半个小时,到达了市区之后沈浩也是眯着眼睛。远处的高楼还在不停歇的建设中,那种敲击的乒乒乓乓的声音,以及人来人往的忙碌,沈浩多少的有些成就感。

     或许这里发展的如此迅速,是政府给给予了大肆的支援,以及他们所重视的企业也很争气,可是在建设上面,沈浩是一个绝对的参与者。

     “回家了,这往后要老死在这里。”吴瑶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的微笑,也看着平地而起的大楼。

     “要做的事情还很多,至少家里有了你,会更热闹。”

     “少贫嘴了,我认识你绝对不是一两天的事情……”

     沈浩苦笑着跟上了她的步伐,这种难言的责备,对于他来说,感觉倒也正常,现在人都来了,自己受点委屈,一切也在情理当中。

     家里的气氛依旧有些沉闷,沈浩和吴瑶到达之后,虽然大家都在笑,可眼神之中的忧郁多少的还是难以遮掩,沈浩也只能当做没看见,可很多事情必须要去做。

     苏娅的小腹已经高高的隆起,貌似她已经适应了即将成为妈妈的角色,这些日子她喜欢和郑洁走在一起,通过这个大眼睛的女人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类似于母性的光辉,总会让人变得多愁善感。

     或许沈浩还没觉得那个小生命的调皮程度,可在苏娅以及楚香绫的叙述之下,已然感受到了清楚地胎动。

     “又要做爸爸了,呵呵……”沈浩很开心,虽然不至于像是一个傻子一样,但面对着能感受到的,总是有那么由衷的幸福,或者说连沈老爹和老妈眼神之中都会流露出很多的笑意来。

     这个家一直不是很平静,各方面的东西压在了身上总能体会到什么叫心惊胆战,好在沈老爹和老妈也是开明的人,对于儿子在外面做的事情他们无需知道什么,只能语重心长的告诉他一切小心。

     梁秋霜姗姗来迟,有些眉头紧锁,看了一眼沈浩后有些淡淡的责备,沈浩心领神会,却没有解释任何的东西。事情自然和李雨灵有关系,那妮子在沈浩到来之后一直就不曾出现,沈浩不是不担心,只是现在不是时候。

     欲言又止的女人明白了沈浩的意思,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会照顾这里,给予吴瑶一定的关怀。

     吴瑶反而先开口了,道:“老公,一起去看看雨灵吧,此时她的心里真的很难受,我知道现在我去了也没有什么用,可是作为一家人,有些事情必须要一起担当。”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随后都微微的笑了,沈浩拉起了她,就往外走。

     他的内心其实已经很想过去了,可是一切都没准备好,或者说找到一个理由来说服自己这一切做的本来都没错,可是心中千万个理由都是对的,可逃脱不了作为一个丈夫所给她带来的伤害,大是大非面前的选择和小家庭之间的矛盾,按照所谓的道德层次说是前者为重,可是这个世界上真能做到那么伟大的,估计真没有几个。

     李雨灵瘦了很多,那原本火爆的身材此刻看上去有些摇摇欲坠,脸上挂着强颜欢笑的神采,掩饰着眼神中那暗淡的伤感,原本的没心没肺,反而成为了最为无助的悲哀,她看上去正常,只是这一切怎么可能瞒得过朝夕相处的家人呢。

     简单的生活下本意却是对于这个社会的逃避,人心的险恶会让一些人感觉到莫大的伤害,对于李雨灵来说,那个家庭是如此的遥远,可是当一切不复存在的时候,心中的失落会让她回忆起一些早就过去的事情。

     没有责备,只是人之常情。

     “雨灵妹子,你瘦了好多哦。”吴瑶上前拉住了她的手道:“我知道这一切很难受。”

     沈浩尚且还没有想出如何做这个开场白,吴瑶却直接开门见山。就算李雨灵不断的在掩饰,不断的粉饰着这一切,可被人点破了内心之中的秘密,总有些慌乱的悲哀。

     “我知道你现在很矛盾,可有的时候并不是说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面临的就是一些痛苦,我知道你是一个开朗的人,但终究还是让悲伤打败了你白纸一样的心,看开一点,或许你能原谅一切。”

     智慧的女人用不着痕迹的言语表达了自己的善意,通过某种特定的手段让内心彼此相互依托,吴瑶无需去告诉李雨灵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但那种对于内心的煎熬,她感同身受,就像她是如何的爱沈浩,却在误会之中受了那么大的伤害,一切却要一个人承担,以至于才有了今天。

     风雨之后的彩虹美丽无比,只是暴风雨之中的煎熬又有几个人才能真正的抗的下来。

     李雨灵的眼角湿润了起来,仿似莫大的悲哀再也压抑不住了,她无声的抽搐,就像是一只无助的小猫。她的心情并不因为那几句简单的大道理而彻底的放松了下来,可是她依旧能感受到吴瑶的内心和她是何等的相似。

     “或许我这时候说什么,在你眼里未必能原谅我。”沈浩沉声说着,缓步走了过去,很是认真的拉住了李雨灵的手,道:“可是无论我做了什么,都是迫不得已,这一生没什么人可以陪你走到最后,但有我,有秋霜他们。”

     家人,这个神圣的词汇出现在了李雨灵的脑海之中,虽然感受到的是漫无目的而遥远,可是他却真实的存在于自己的身边,平日里的笑哈哈或许无法真实的感受到,但是痛苦的情绪之下,总会能体会到她们心中对于自己的担心。

     李雨灵心中的阴霾一点点的花开这,其实她也知道自己真的无法去面对这一切,一切都无法改变,这事实总是那么的残酷。

     “老公,我……我只是感觉很难受而已,没有其他的意思,我知道是他们不对,可是,我就是……”内心之中有好多的话要说,难言的痛和悲哀想要释放,可是觉得又没有什么理由。

     “我知道,我理解的……”

     吴瑶看着李雨灵躲在沈浩的怀里显得很是疲惫,无声的从这个房子里退了出去,将空间和时间都留给了他们。曾几何时自己软弱的时候,也是多么的希望沈浩能在自己的身边,曾几何时也是那么单纯的认为,和他在一起,简单就好。

     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一个爱的人,以及一个健康快乐活泼的孩子,为了柴米油盐酱醋茶吵一吵嘴,为了一点的破事对他吹胡子瞪眼,可这一切……

     微微的一笑看了一眼这大气磅礴的别墅,心中也不知道则生活到底和自己理想中到底有什么差距,是应该这样,还是说这一切需要改变?貌似真的再一次失去了沈浩,她不知道该如何生活下去,找不到自己活下去的理由。简单的人呢有简单的活法,或者说自己接受这一切的时候,就已经给自己下定了决心吧,犹豫不决的人,才是失去最多的人。

     屋子里的女人们貌似都有些小心事,看着吴瑶进来之后都是微微的愣了一下。

     “瑶姐,他们……”苏娅很担心,率先问道。

     吴瑶优雅的笑着,道:“不要太担心,雨灵毕竟是我们的家人,那边也是,至少我也知道老公还是做了一些东西的。”

     她没有说,自己这几年下来的存款可是被沈浩拿走了,具体干了什么她不知道,可她还是心中有些想法,现在心中已然明白这一切是因为什么。

     做了就好,无需注重那么多的对错。

     “小瑶,你现在明白家里发生了什么,不过我想我们共同面对。”梁秋霜认真的说道。

     吴瑶在怔了一下之后微微的笑道:“好的,秋霜姐。”

     这个家能接受容纳自己,这在她的理解范围之内,只是到底占据了什么样的身份去面对这一切,或许她还没有准备好,只是当梁秋霜能用这种方式说话的时候,她还是感觉自己站在了平等的位置上,这些年对于沈浩也有伤害。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至少对别人造成伤害的同时,也为自己带来了不小的伤感,事到如今,追究起来貌似也没有太大的意义,与其那样,还不如坦然面对这一切吧。

     ……

     再一次踏上了C省,阿东觉得有些恍惚,这一次来的不是他一个人,身后的国安部人员在下了飞机之后开始四下里忙碌,准备着接下来的行动,对于三合会的一些事情必须要做出一定的行动,这是上面的意思,具体的思想估计还是想要打草惊蛇一下,对方毕竟太过于大胆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