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47.第947章 ,沈峰的求救
    王山打的不仅仅是如意算盘,确切的说是为了保命,走在江湖做的就是欺行霸市,得罪人的事情,手里有人,有家伙才能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可一旦有朝一日丢掉了这些东西,那么面临的后果是极其凄惨的。

     江湖上很多大佬们没几个愿意选择隐退的,就算隐退了也是手里掌握着某种尚且没有暴露的势力来,越是见惯了死亡,就越是爱自己的生命,一旦手里没有一个硬一点的底牌,到时候会迎来大清算,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王山已然,因为这些日子过去,他自己也不清楚曾经得罪过谁,他也无法记得清楚和谁角逐过,可是一旦自己一无所有,说不上自己出门只需要三百米。

     或者,当初张狠的人就等着自己,那些人不见得有多仇恨沈浩,可是对他……就是个叛徒。属于那种人神共愤的角色。只是在一行里面,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是老大,谁才有说话的权利。

     这人有些不确定的看着眼前这个长相并没有多少特点的王山,不知道在想什么。沉思片刻之后还是拿出了手机,给阿东打了过去。

     阿东在人家表明心意之后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即一笑,道:“满足他的要求,你们可以乔装打扮,先控制那些渠道,千千万万给我保证不要让其他的东西进来。”

     有些东西估计阿东想不到,或者说这个王山手里肯定掌握着让三合会想要的东西,这才闹出了事情让警察来帮忙处理,随即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据他们的地盘,想要从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在节骨眼上,阿东自然不会让他成功……

     有阿东在省城,配合上王山这梦葫芦一样的性格,沈浩不认为会出现什么太大的乱子,他一支烟盯着手机,等候着温树云给自己通一口气,貌似这一次的事情真和他没有多少的关系,或者说这个女人秘密的又在秘密的进行着某种任务,始终都没有等到。

     梁秋霜善解人意的为他披上了外套,带着淡淡的笑意说道:“天凉了,别穿着T恤坐在这里吹海风,对身体是没啥好处的。”

     “嘿嘿……你看我这身体壮成了牛,就算把你和静茹捆绑在一起,我也能一并拿下。”

     面对着火爆的身材,睡衣里若隐若现的美景,偶尔从活动的时候露出的沟壑,谈笑之间没有展开的那一抹的担忧,散发着成熟女人特有冰冷的妩媚,总会让沈浩心猿意马的想到一些不健康的想法。

     “没个正经的,大半夜的你就想这些破事……哎,那烦人的东西又来了。”脸色微红,用嗔怪的眼神等着沈浩,用一种极度哀怨的语气说道。沈浩闻言愣了一下,心里微微的有些发炸,怎么在这种时候……折腾出这种幺蛾子呢。

     梁秋霜对于沈浩的抱怨就是孩子的事情,他们生活在一起的时间很久,只是这迟迟没有动静的肚皮让她无法成为一个母亲,这不是一个人的事情,毕竟她可是好几次的去医院做了确定,绝对是没有半点的身体毛病。

     她要的是一个结果,绝对的结果,可是就是得不到。

     “这个……干吗想那么多,再说家里马上就要两个了,你这不是白担心嘛。”沈浩实在没有办法去劝解梁秋霜,这事情你说要是自己的不对,貌似也不是,只要有时间两个人还是躲在房间里干点羞羞的事情的,要说身体有问题,沈浩敢保证郑洁和苏娅都不是怀了隔壁老王的。

     可这些事情怎么解释?貌似怎么解释都解释不通,相依相偎的两个人或许在这个事情上有些小小的哀怨,可这病不能影响到两个人的正常夫妻感情,沈浩也是明确的表示了自己还是会努力的……

     月光静的如水,梁秋霜微微的闭着眼睛貌似很享受,沈浩是一动不动,任由她将脸颊埋在怀里,听着她那很平稳的呼吸。或许是真来了大姨妈,她压根就不怕身边这禽兽能把她怎么着。和沈浩生活这么久以来,她已经彻底的感受到沈浩固然混蛋,可是对于自己的爱,那是连一点的水分都不参。就像是这混蛋为了让自己舒服,身体挺的笔直,比起风雨暴雪之中的松树,还要让人感觉舒服和安心,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有些事情其实真没那么急,我也知道你说的话也对,可有些事情就是那么的奇怪,自己不生孩子,就算有孩子叫自己妈妈,也无法理解小洁和苏娅她们两个的感受,你不觉得小洁自打生了孩子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么?她的心总是放在小家伙的身上,仿似越发的与世无争了。”

     论身世,貌似郑洁一直都活在一种高调坚持的自卑当中,可是如今她貌似对于那一切都可以视若无睹,一切都能变得无所谓,安静的做一个妈妈,然后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每天脸上都挂上了微笑。

     天在不知不觉之中亮了,沈浩打算抱着已经沉沉睡去的梁秋霜回屋补个觉,就在此时电话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老爹打来的,当下愣了一下之后,将梁秋霜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便过去了。

     老爹一般是不会找他的,除非发生很重要的事情。

     老爹早早的坐在沙发上为自己点上了一支烟,使劲的吧嗒着,看着沈浩进来,示意他坐下说。沈浩坐下,给沈老爹倒了一杯水。

     “二小子来电话了,不……是监狱那边来了电话,说出了状况,你有时间过去看看吧。”

     沈浩愣了一下,暗道自己不是给监狱那边打过招呼了么?那位赵国栋的同学,怎么……

     “到底是怎么回事?”沈浩愣了一下问道。

     “具体情况我是不知道,听说二小子人现在在医院,而且貌似事情闹得很大,估计是上面的人派人来调查,让监狱方面调查清楚,对于涉嫌的几个人要严肃处理,那位监狱长估计是兜不住了,这才打电话来将事情的原委说一下。”

     无缘无故的电话让沈浩的眉头皱了起来,虽然说沈峰的德行不咋好,可上一次沈浩见到沈峰的时候,依旧能从他身上感受到那种改变来,他应该清楚自己的处境才对,怎么可能闹这么大的事情?而且有那位监狱长的照顾,不会出现什么漏子的……可事情在这个阶段上发生,就感觉有些不大对头。

     “你也别担心了,这事情我亲自跑一趟就是了。”沈浩点了点头,道:“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我觉得事情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的严重。”

     为了宽慰老人,沈浩自然会建一些好听的话来说,至于具体出了什么事情,那边没交代,肯定是不好说了。

     沈浩给家里交代了一声,早饭都没吃就出了门。监狱依旧是那个监狱,压根就没有半点的改变,只是沈浩到了之后就没见到那个监狱长,负责的人说是出去了,貌似是有事情要做。不过看着那个不耐烦的狱警敷衍的样子,就感觉事情里面有些小猫腻了。

     “哥们,咱好歹也算是监狱长得朋友,你这样……”

     “那个监狱长的朋友?我怎么就没听说过?再说我们监狱长刚上任三天,而且他也没说有朋友要过来啊?”人家貌似是真不买沈浩啥面子。

     也是,这里本来就关押着一些不怎么安分的人,要是连看大门的人都不稍微的凶恶点,还怎么能镇得住里面那帮不要命的人呢?沈浩轻轻的一笑,不着痕迹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递了过去,这狱警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随手摸了一下厚度,这才满意的笑了笑,道:“怎么回事?”

     “我向你打问个人,叫沈峰的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峰?”狱警摸了一下脑袋,想了好久这才拍了一下脑门,道:“你说的是一把三四啊,那家伙不长眼,估计要加刑了。”

     “恩?怎么回事?”

     沈浩闻言着实的愣了一下,虽然说沈峰的事情上自己并没有怎么插手,可还是明着暗着影响了一下其中的事情,别的不说,至少各方面的人脉以及复杂的关系背景上,站着不说话,人家也会买自己这个人情。

     忽然沈浩意识到,貌似换了个监狱长啊,再加上貌似人家监狱里没名字,只有代号啊。

     “哥们能否给我说一下?”沈浩微笑着问道。

     “这个你可别问我,有些事情呐不是我们应该知道的,再说那个叫沈峰的人是你什么人?”这警察表情变得古怪起来,甚至可以说……带着些许的古怪。

     沈浩没有隐瞒,道:“那是我弟弟。”

     “哦……啊!”狱警愣了一下之后表情立刻变得难看,急忙将已经装进口袋里的那叠钞票逃了出来,随手就递给了他,道:“你特么这不是害死老子么,别出去说是老子放你进来的……现在赶紧走,快点,快点,别磨蹭。”

     这反应让沈浩有些始料未及,还有送出厚厚的钞票没人收的?这说出去都没人信的事情,可特么就眼真真的发生在自己的面前,要多不让人相信,就不让人相信。而且沈浩还感觉到,貌似这狱警是知道一些什么的,沈浩又不是傻子,总不认为换了监狱长,直接连狱警都换了吧。

     不难理解这些人的反应,这新上任的狱警毕竟是要烧三把火的,这是人家的地盘,那就是人家说了算,谁也不能影响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