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50.第950章 ,坐监
    一种淡淡的冷笑,以及刚才那个类似于太子爷一样的囚犯,两个人用很奇怪的眼光看着沈浩,玩味的表情之中带着一些冷意。沈浩说动手就动手,而且刚才对于这个太子爷下手很重。

     慢悠悠的从地上爬起来,嘴里不断的叫嚣,骂骂咧咧的给人的感觉很不舒服,要不是沈浩真怕这些狱警一个不好开了火自己在此玩完,估摸着真会冲上去继续教对方做人。

     监狱一向是人类罪恶和最先进文明的诞生地,伴随着很多疯子和另类的东西都会在此产生,虽说这里是人重生的地方,或者说也是人类要忏悔的地方,可是那些做过的错事,真的会因为你的猛然间醒悟而消失么?

     不,事实永远是事实,做过的事情就是做过,不会因为某些主观能动性彻底的消失,他是人类对于道德和底线蹭做出过无法弥补事情的一种惩罚。

     这里有穷凶极恶的人,或者说因为某些偏激和冷漠的性格促就了他们来到这里,更有一些带着人类无法理解的病态而被关了起来。

     有一门学科叫犯罪心理学,对于警察来说,是必不可少的,或许人类在无数年的进化里面,一直都有这方面的研究,希望通过最为本源的东西去掌控这一切。

     沈浩被限定了,当成了重罪犯人给看管起来,按照那位监狱长的话,就是“我在这里一天,你就别想出去。”

     “我只希望你能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不是一个喜欢惹麻烦的人,但也不是一个害怕麻烦的人。”面对着这两个说不上的人,沈浩的内心清楚,恐怕要是普通人,可能会死在牢里,不过沈浩感觉还是有必要在这里待上一些时间,最起码也要弄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

     沈浩曾坐过牢,而且还是外国的军方大牢,对于国内的监狱体质他尚且还不知道,也只对于这东西的理解停留在阳光下最黑暗的地方,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几乎是和外界断绝联系的,一般在这里死个把人都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监狱长就是这个地方的土皇帝,不敢说是只手遮天,可是对于犯人而言,一般有着绝对的方式和方法,让他们死的不明不白。沈浩也毫不怀疑对方将这些手段用在自己的身上。

     电话和一些东西都被人给收走了,在监狱门口闹事,问题很严重。

     “哥们,帮忙给我给以前的老监狱长打个电话,就说帮忙通知一下赵国栋,我遇到了一些麻烦。”在这里,认识他的狱警们都欲言又止,貌似都很想帮他一把却不敢说话,这位新上任的监狱长具体什么来路他们尚且不清楚,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是对于那个年轻的犯人,他们还是知道一些什么的。

     听说是某个富翁的儿子,犯了很大的事情,只不过人家老子通过某种手段干预了司法的公正,然后买通了某些人,让在监狱里减刑什么的。

     这些事情容不得他们操心,既然是监狱长的事情,他们也不敢说三道四,一旦出点事情,他们头上的帽子恐怕也会被人给摘掉,就连这一身的皮,也会被人给拔下来。

     只是普通的民众,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拿着鸡毛当令箭的。

     “沈浩,估计你这一次遇到了事了,但你的忙我会替你做了。”狱警看了他一眼,用两个人能听到的话说到。

     屋子里依旧是那两个人,监狱长的脸色阴沉,道:“你这一次有些过了,就算怎么着也不能在我这里打人。”

     “怎么着,难道在你这里,你还害怕别人?切……就一个渣滓的哥哥,小虾米一样的东西,能折腾什么浪花?这人是你处理,还是我处理?”年轻人固然张狂,可这样做是有原因的。在这里,他可以无法无天,甚至还能得到一定的人身自由,可是一旦被外界知道了,监狱长脱不了干系,甚至连他老爹都会拖下水。

     看样子是沈浩不能离开了,只是具体怎么做,还得两个人都要点头了算。

     “我这边不能过分的来,毕竟监狱里闹事会牵扯上一些必要的程序,一旦上面的人追查,我也不会有好果子吃,你手脚麻利点,我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监狱长吩咐道。

     想要弄死一个人,是有很多种方法的,或者说让一个人死的不明不白的,那也可以用很多种方式,小青年冷笑着回到了监狱,一路所过之处,所有的狱警都微笑着和他打招呼。他神态有些骄傲,知道这里很多的人都收了他老爹的钱,必须要给他点面子,所以他在这里吃的很开。

     “那个臭婆娘,你把老子折腾进来,老子很快就会出去,一定把你给嫩死。”青年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的狞笑,依稀记得一年多前,那该死的女人不顺从自己,于是在喝了点酒之后,就用了点强硬的手段,得到了某个女人,最后……这女人就像是个疯子一样,连告了自己一年多,整整的一年多时间里,老爹可是煞费苦心,花钱如水,各方面的手段都用了,奈何最后还是迫于压力,将自己给弄进来。

     他甚至回忆起来有些后悔,如果他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的话,直接将那个女人给做了,就不会有这样乱七八糟的事情了,也不会带来这么大的麻烦。一想到坐监,就有一股莫名的恐惧,可是真正的来了,这一切都变得那么简单。

     在监狱里,最好的货币不是钱,而是香烟,而他压根就不缺那玩意,很快就被这些人给接纳,随即……他只需要让监狱里的人折腾进来一个女人,只是为了解决最为简单的生理需要,什么老大,什么老油条,不管你在这里住了多久,他们还不得看自己的脸色行事?

     这种感觉很爽,就像是控制了千军万马一样驰骋于疆场,看谁不顺眼,直接碾压,压根就不会出现半点的问题。

     那个该死的沈峰就是个沉默的鬼,自打自己进来之后,就一直用那种目光看着自己,他么到底算是个什么东西?试问爷在这一亩三分地上,还需要看别人的脸色行事么?不,绝对不需要,既然你不臣服,我打到你诚服为止,实在不行,老子让你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他怕什么?自家的老子怕自己受罪,竟然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这位不知道从哪来的人当上了监狱长,可以说他是名义上的监狱长,而自己才是这监狱里的真正老大。

     “彪哥,小弟今日个有件事情和你商量商量。”小青年一进去,所有的囚犯们就围了过来,就像是哈巴狗一样的围着他转,他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包中华香烟,随手一扔,直接道:“大伙儿拿去分分,我和彪哥有事情要说。”

     彪哥快五十岁了,他是监狱里的老人加油条,具体是因为什么进来的没几个人能知道他的底,估计是因为人家真关的久了,所以秘密就没人知道了。别看他如今这年纪老大不小了,可是一身的肌肉,以及那气势,绝对不会让别人感觉是个善茬。

     小青年可是知道的,这彪哥是个狠茬子,就在前些日子,他可是亲眼看见人家差点把人给嫩死,可是狱警们就算看见了,当做没看见,直到人被打的昏迷,最后这才算是停手。

     他才是监狱的霸王,是个厉害的角色。不过青年还是有办法将他能控制在手里,当然,你也别想用几根香烟就能让人家乖乖听你的话,可是彪哥还是个男人,在监狱里憋得久了,右手压根就不能解决生理需要,一味的屁股还是折腾的人心里有些扭曲,这种人,估计能给头母猪,人家能当西施来对待。

     何况,这青年折腾进来了一个女人,而且还是算得上漂亮的女人……对于人类永恒进化的基本,差不多没几个人是能拒绝的了的,彪哥最终还是折在了青年的手里。

     “小五子,你有什么话就明说,那沈峰的事情就此为止了,人家也是我的哥们,虽然说你有恩与我,可我不能说什么事情都能顺着你。”彪哥的眼神之中带着一抹的寒光,对于处理沈峰的事情上,貌似他真有些意见,可事情已经发生,要是喋喋不休下去,也没啥意思。

     “嘿嘿……彪哥啊,估计你这辈子是从这里出不去了,兄弟我不是泼你冷水,这往后就算你如何表现,这上面的人都可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不过今天兄弟我还是给你找个机会,让他们看得见,听的着的。”

     “小五子,你又耍什么花头?”青年虽然比较狡猾,虽然懂得怎么去利用他人,可是这家伙很聪明,至少他开出来的条件,一般没几个人能拒绝,出去……代表着的是自由,对于一个身陷囚笼的人而言,那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虽然说他也已经不在乎这些,确切的说已经对此事没有任何的想法,可是当听到这个希望的时候,眼睛之中的冷漠,依旧还是带上了点其他的色彩来。

     小五子微微的笑着,借着微微有些昏暗的光线,他将彪哥的表情看在了眼里,这天下,有一种人比狗还要贱,不过你要让一条狗很听话,那最好的办法就是手里有骨头,让一条疯狗听话,那就必须要有足够的骨头,人家缺什么,你给什么,那么人家会为你卖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