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45.第945章 ,扫灰行动
    一个夜晚,对于省城而言发生了好多的事情,对于某些大人物而言,今天绝对不怎么好过。公安厅的厅长的公子哥被当街给杀害,某个主任的儿子又被人捅成了重伤,省局的人有些坐不住了。

     仿似一夜之间这里的治安变得很差,以至于连具体原因一时之间都调查不清楚,一个是当街,压根就找不到任何的线索可言,那个可怜的女人在某个乞丐出手的时候,貌似已经就晕了过去,而对于KTV的人而言,老板王山已经尽力了,他也落了一身的伤。

     事情的性质很恶略,这一点大家都知道,包括省局的人都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从上到下,没有一个人的脸上能表现出轻松来。刑警队更是乱成了一锅粥,用最快的方式组建了专案组,必须要将事情的始末给调查的清清楚楚。

     可是……

     对于某个高官而言,事情关乎到自己的孩子,却没有出来指责?没有对公安的办事不利产生半点的情绪,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王山躺在医院里感受着身上传来的疼痛,对于昨晚上的事情他记忆犹新,依旧能感受到那个保镖身上传来的那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这种面临死亡的痛处貌似在哪里感受过……对,就是那个眼神,绝对不会记错,貌似在那个男人身上见到过。

     自打离开了琉璃之后,王山用作为低调的方式组建着自己的势力,一点点的蚕食着市区里的一些底下生意,除却沈浩给他告诫的几样东西不能碰之外,他涉及了很多的产业。只是他尽量的还是没有和沈浩在有过联系。

     一来是没有遇到过他解决不掉的事情,仿似当初和自己抢地盘的秦家一下子变得特别的老实,乖乖的配合自己去做一些事情,二来,是没来由的对沈浩产生了由内而外的恐惧。

     这种恐惧是说不清楚的,甚至有的时候莫名的感觉,自己的心里都有些发寒,他可没有忘记当初的张狠是怎么死的。

     只手遮天的人就这么死了……不过今天貌似没有理由不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那个青年,总觉得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已经彻底的展开,随时都有可能拍下来,直接会将人给彻底的拍死。

     ……

     沈浩接到电话的时候的确有些发愣,王山的号码早就从自己的手机上消失了,他已经忘记了这个一手打造出来的势力团伙,可没有想到的是,如今在省城,他们无声无息的开花结果,貌似现在已经做大。

     “沈老大,您对于此事怎么看?”

     王山很客气,至少沈浩在皱眉之后只能配上轻笑,道:“不要紧张,最起码你没有看着人被杀掉,我想就算他们找替罪羊,也不可能找你的,等会我给你发去一个号码,一旦出事就找他,我想他会给你一点建议的。”

     事情可能没有自己想想中的那么简单,只是一切发生的太快,就算是沈浩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清楚,这一切到底算是什么。

     一个晚上,竟然有人明目张胆的动手杀人,这无疑是在打草惊蛇,或者说在挑战某些人的底线,不管是谁做这些,结局,绝对不是很好。可是沈浩现在在琉璃,短时间内他不想离开,希望腾出足够多的时间来陪陪李雨灵。

     她内心的伤痕并不是说给予一定的关怀就会消失,相反,就算皮肉伤,也会需要点时间,更何况是这种让心都碎了的伤口呢。

     他将这件事交给了阿东,阿东来到了省城是为了三合会的事情,至于这一次出现这么大的事情是不是三合会在搞鬼,这无需沈浩去插手,相比会有人比他还要急。

     能得到沈浩给予的支援,王山的感觉还是吃了一颗定心丸,挂掉电话之后眉头紧锁,感受到了莫大的悲哀。

     他准备要跳脱沈浩的手掌心,可是现在看来,他又失败了,伴随着一条短信的提示音,他这才从这种恍惚的神态之中醒悟了过来,还没来得及看,一桶电话就打了进来。

     有些不情愿的接了起来,那头带着剧烈的喘息和焦躁,用极快的语气说了一些事情。

     “什么?我们的场子被人给查封了?怎么回事?”

     那头的回答让王山直接拔掉了所有的仪器,也不顾身上的伤痛,直接跳了下来,快速的出门,迎面走来一个例行查房的小护士被撞的东倒西歪的,王山只是擦身而过,甚至连一个解释都没有。

     “简直是狗屁,涉嫌黄赌毒,老子特么何时做过那样的生意,草……谁特么玩老子?”自己经营的一些娱乐场所今天一天下来就被公安给查封了,虽然说他已经心里清楚昨晚发生那样的事情自己是难逃干系的,被传讯问话,或者说昨晚发生事情的场子被停业整栋都是在清理范围之中,可是……怎么可能是所有。

     王山几乎是冲出了医院门口的,一身的病号服尤其显得扎眼,只是在他刚出门的瞬间,一辆警车就停在了他的面前,从里面冲出两个警察,二话不说,就把他给塞了进去。

     “你们这是干什么?”王山的心里有些惊怒,可依旧很淡定的说道。

     一个相对老一点的警察哼了一声,问道:“王山?”

     看着王山点了点头,他道:“那就对了,昨晚在你的地方上发生了命案,你说现在我们这是干什么?我想你怎么着也回去给我们一个交代吧?”

     他真把王山当傻子了,这种鬼扯的说法糊弄糊弄没进过警局,或者说刚出道的小混混勉强还能过关,可王山是老油条,就算不懂什么劳资的法律,也明白这架势压根就不是什么配合调查,是控制他的意思。

     “哥们,我想我是谁你应该清楚,我和省局的几位领导都有不错的情面,就算这一次要动我,至少也给我个理由,你说对不?”

     事已至此,王山觉得已经没有和对方继续打哈哈的必要,自己已经受到了限制,估计情况要比他想象中还要糟糕,昨晚的那一切,不仅仅只是一场意外,很有可能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可是王山不认为自己和某些人交恶。

     “哈哈……我说王山啊王山,你也算是一号人物了,可是怎么就连这些事情都看不穿呢?昨晚在你哪里发生的事情,甭说你和我们局长关系不错,就算是********,又能如何?谁能明目张胆的和你同流合污。”

     伴随着警察的话,王山的脸色越来越黑,甚至有些难看。警察这是明着拒绝了告诉自己有用的消息,可这又是几个意思?一时之间他也失了主意。

     ……

     阿东接到了一个很陌生的电话,可当对方报上沈浩的名字之后他还是皱了皱眉,心想一个区区混社会的手底下稍微有两个人的,难道还真的成了什么大人物了?

     不过随着那头说出来的事情,阿东还是上了心,急忙召集了带来的人,展开了行动。就算有些穷凶极恶的人出手杀人,也未必能做的这么干净利落,甚至连一点的线索都没有留下,阿东判断,这些人是专家。

     杀人的专家……恰巧自己也是。不过阿东自问若不是组织的情报机构支持,大街上杀人能无声无息的逃掉,而且连一点的尾巴都不会留下,绝对是不可能的。

     “想要调查清楚这件事,就必须要把案子给我破了,别指望公安的人能帮我们,他们是要找人来把事情给平息下去,真正的凶手恐怕还在逍遥法外。”

     阿东的判断极其简单,隐隐约约察觉到貌似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手下人快速的行动了起来,配合各方面的情报,逐步的明朗了起来,那两个人,压根就不是什么乞丐和富二代,是有预谋的进行刺杀行动,尤其在KTV出现的三个人,其中那个年轻人竟然和情报局的档案对上了号,三合会的J。

     “三合会的人,为什么这个时候会对不相干的人出手呢?”当安东接到了这个消息之后,感觉到了麻烦。

     “因为三合会的人要控制在省城所有的情报机构,他们准备的事情差不多了,想要给我们制造点麻烦。”

     门口忽然出现了一抹的倩影,带着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孤独,以及阿东有些不理解的犹豫,脸色显得有些憔悴,可是这也难以掩饰她的风姿卓越。

     “天煞……”看到来人,阿东愣了一下,道:“你是何时来的……”

     “你先别忙着动,我想某些人比你更坐不住,当初贪图了那么一点的小便宜,做出了点出格的事情,如今恐怕他们怕是坐不住了”天煞径自推开门走了进来,环顾了一圈这个临时的办公室,微微的点了点头,道:“不错,看来找个好媳妇,这小日子过的也蛮滋润的,不像我们这样的,还要满世界的跑。”

     阿东的脸有些黑,现在都不明白这女人跑来是挖苦自己的,还是说……

     “行了,别用那么一张死人脸看着我,我也是刚到,昨天我受到了消息,说很多三合会的人往这边聚集,貌似有事情要发生,对于你们这几个混蛋办事的不信任,我也只能跑一趟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

     “具体我不知道,不过你认为三合会字母队的人毫无预兆的出现这么多,会是简单的事情?”天煞耻笑了一声,道:“温柔乡享受的傻了吧?先考虑面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