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48.第948章 ,太子爷级别的囚犯
    看着沈浩无动于衷的表情,这位狱警明显有些恼火,只是刚才人家怎么着都塞钱了,面对厚厚一叠钱,要说刚才没动心,那是自欺欺人的说法,可有些钱能拿,有些钱是碰不得的,这个道理他还是知道。

     他要是真不知道昨天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那才叫不可能。可其中呢有些小猫腻,这就不能对外人道栽。

     “这位狱警大哥,我也没有其他的意思,为难的话就别给我说,我就问问监狱长什么时候回来。”说话间沈浩还是带上了淡淡的微笑,凑到了这人的身边,将那一叠钱塞进了他的口袋里。

     貌似沈浩还是很上道的,这笔钱拿着的确还是有些烫手,可是不拿心里不爽,要知道刚才在换回去的时候,他的心里可沈浩还真把自己给骂了好几遍,如今人家送回来了,要是在继续下去装清高,估计也只能说是他自己犯贱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机会绝对不会有第三次。

     “看你也不是个闹事的人,咱好歹也给你这个面子,就实话告诉你吧,其实监狱长就在上面,只是他今日个是不想见任何人,这次的事情本来就是……”说到这里狱警不说话了,微微的皱了下眉头,看了沈浩一眼。

     沈浩笑着点头,转身离开。和一个狱警去讨论这些,计较得失,貌似真没什么意思,他这般的眼神看待自己,充其量不过是上头的人貌似是有啥动静,这才导致了他们的态度,本来就是靠着脸色活人的人,在外面难得耀武扬威的给别人点脸色,就让他们去找那个自尊心吧,何必要点破呢。

     可这个监狱长为什么会躲避着自己不见人呢?感觉也没有理由才对,貌似自己也没做啥事情得罪于人,他也不会蠢的认为这监狱长这样做只是一时的犯二。

     沈浩不动声色的上了二楼,敲响了监狱长的办公室的大门,可是敲了好大一会,愣是没什么人来开门,就连沈浩都有些疑惑,心里暗问自己,是不是那个狱警刚才晃点自己?又感觉这压根就没啥理由,这种小恩小惠的利益,压根也和他没什么关系。

     “别敲了,没看见里面没人么?”就在此时,一个人拉开了监狱长的办公室门,愣愣的看着沈浩,眼神之中还满是睡衣,很是不爽。

     “恩?”沈浩没想到从里面出来的是一个罪犯?大约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头发被剃成了秃瓢,显得脑袋有些尖,可是一个大男孩,长着一张女孩子一样的脸蛋,嬉皮能肉的,真感觉……那监狱长其实有些喜欢龙阳之好?

     沈浩的内心忽然泛起了这么一个想法,着实是把自己给狠狠的恶心了一把,古怪的看着这站在门口的人。

     “看什么看?难道没听见老子说话么?滚蛋。”这家伙一看沈浩不是穿警服的,而且貌似还是个不认识的土鳖系列,貌似还是刚才打扰了他的睡觉,很不开心,当下就很不耐烦的骂道。

     “这是你的住地?”沈浩问道。

     这家伙一愣,道:“不是啊……嘿,你这人真是瞎了眼,还是说不是字啊,你好好的看看,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监狱长办公室。”

     他几乎要从房子里出来,拉着沈浩站在那门口下,好好的看着头顶那三个字的,可是沈浩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感觉这家伙就是个喜欢冲动的白痴。

     不过看他的身份应该是一个囚犯,可是出现在了监狱长的办公室里,这多少的还是引起了沈浩的警觉。

     “我是来找监狱长的,既然你也知道这里是监狱长办公室,那么不妨让让门,可以?”沈浩表面上貌似是在征求对方的同意,可是人却已经不着痕迹的让开了眼前的人,从他的身边绕了过去,径自走了进去。

     刚才这位囚犯都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明明自己双臂已经把门给挡住了,他……怎么会不声不响的就能从自己的身边走过呢?

     “喂喂喂……你给老子站住,特么的,说你呢,让你站住,没听见么?”

     反应过来的人急忙往里面追去,不断的叫喊着,命令沈浩站住给自己一个解释,哪知道沈浩头也不会的就走了进去。

     这办公室到没什么改变,不过程设上面都是新的,而且比起以前的东西而言,貌似都是实木制作的东西,沈浩虽然不知道这家具到底实木和普通木料制成的东西有什么区别,可这两种东西所展现出来的感觉那是不一样的。

     茶色沉香,书香满屋,以及若明若暗的光线在这屋子里形成了一股奇特的味道来,沈浩觉得自己走错了地方,这里压根就不是什么监狱里应该有的地方,而是走到了某个饱读诗书的学着的家里。

     不得不承认,貌似这个新上任的监狱长比起之前的那位很有品位。

     正如楼下那位狱警所说的,监狱长压根就坐在这里,一直都没有离开,只是他装的深沉,貌似沈浩在外面怎么敲门,人家愣是没有给半点的回应。

     “你是谁?”书桌的后面坐着一个个头瘦高的中年人,看上去应该有四十岁的样子,此时透过厚厚的眼镜,用一种极度愤怒的目光看着沈浩,仿似要喷出火来一样。

     人五人六的一个衣冠禽兽啊。沈浩貌似是不了解两个人之间的真实关系,可是……这稍微的做个对比,貌似就有些事情呼之欲出啊,不是要多想,而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貌似真特么是基情四射的节奏。

     “你就是新上任的监狱长吧?至于我是是……说来你也肯定不知道,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今日来见你,无非就是想问问关于沈峰的事情。”

     知道这种大人物的癖好,总是喜欢将官位摆得十足,然后很牛叉的躲在那桌子后面故作高深,打着官腔然后和你玩推卸责任的小手段,沈浩很反感这些,说穿了这帮人就是指负责吃人饭,拉****的混蛋而已。

     与其和他们废话,还不如直接进入主题,直接的说来意,也让对方清楚,自己也知道一些事情。

     “我去,我当时谁呢,感情就是为了昨天那个废物的家人,现在给老子出去,特么的,真是找死?”监狱长尚且还没说话,跟在沈浩后面的那位囚犯反而骂骂咧咧的,差点出手就要推人了,可是就在他接触到沈浩的瞬间,沈浩轻微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站立的角度,这家伙就差点栽倒在了地上。

     “特么的……”

     沈浩转头用冷冰冰的目光看了对方一眼,强自压着内心深处的怒气,依旧保持着平静看着那位监狱长。

     这家伙只说了一句,在沈浩表明了身份之后,人家立刻就三缄其口了,貌似这混球胆量不小,可貌似也没有到胆大包天的地步?主要是当事人的亲属找了上来,要是其他的,他还可能有些办法解决的。

     “那你的意思呢?”沈浩看着依旧不说话的人,微微的笑着,只是眼神深处,哪里有半点的笑意,貌似更多的只有冰冷。

     “怎么,难道对于这里发生的事情,还需要对你做个交代么?我们自然有自己的规章制度,监狱里发生的事情,自然有我们自己处理。”

     那边很有威严气势的声音传了过来,貌似在解释,可是这解释和没解释又有什么区别呢?沈浩感觉这人貌似真把自己当成了三岁无知的孩童,这种话就像是忽悠一个白痴一样那么的让人恶心,以为只有一个糖果,就能将所有的疑问给堵回去一样。

     “问题我是他的家属,貌似我也有知情权,监狱长,我不想把事情给闹大,我只想得到我要的结果,而不是和你来说这些没用的,如果……我说如果你感觉我没有资格来追查这些,那么不妨我找几个有资格来追查此事的人来和你谈,当然,如果你不介意这很麻烦。”

     虽然耐着性子和人家说这话,也没有想着和人家过分的交恶,在号子里呆着的人,偶尔发生点人身伤害什么的,只要不过分,都能接受,或者说在这里的人,都不是什么善良之辈,线稿用那种管理普通人的手段去管理他们,这简直就是不合实际的,可是听着这种很白痴一样的说辞,沈浩还是有些恼火。

     “你……”这监狱长表情微微的变了,两只眼睛眯在了一起,貌似有些金光再闪动。

     “强龙不压地头蛇,你是这里的地头蛇,我也没有心思和你交恶,我都说了,也不想继续重复我的目的。”监狱长给沈浩的感觉的确很不爽,甚至感受着他身上传来的那种阴冷的错觉,沈浩都不觉得,这一个普通的男人,到底为了什么而做出这样的事情,而且还有眼前这位公子哥一样的犯人,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真的只是那种关系么?就算这个地方的病态会让管理者也会沾染上那种恶习?沈浩不愿意去相信这些,总认为,就算他是这里的监狱长,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貌似也没那种胆大包天的胆量去做这一切吧。

     “妈的,可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都不知道咋搞的,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多了去了,还没见过一样蠢的货,难道看不出来么,老子才是这个监狱里的老大,今日个老子算是记住了,别等那个叫沈峰的小子在进来,下次绝对不是断掉几根肋骨那么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