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44.第944章 ,畸形之旅
    对于此次的任务,可以说具有着太多的不可控制性,只知道三合会的人在C省的活动及其的频繁,牵扯到的方方面面让各个部门高度重视,甚至有人深怕泄露军事机密,导致有些不可控制的事情发生。

     国安部的出现可以说是雪中送炭,至少他们带来了比较客观的情报,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上面的人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阿东却没有那么的乐观,如今情况到了这个地步,情报机构的不配合让他感觉无奈,估计老头子这一次死皮赖脸的让自己带队来处理这些破事,估计还是想要借助一下组织所掌握的情报。

     有些事情还是的让沈浩知道,平白无故的让组织搀和进来,估计不是什么好事情。

     沈浩在得到阿东的消息之后略微的有些诧异,他自己的分析和沈浩的差不多,不过也是很在意上面的人为什么会对此没有半点的信息呢?

     “不好说,其中国安局内部出现的问题已经逐渐的浮出水面,很多人貌似有着一些让人无法接受的目的,老头子已经铁了心的要这一次一次性将那些人给赶出去。”

     自打那位上任之后,大刀阔斧的诊治只能说是治标不治本,被人家经营了许久的地盘,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把根给挖出来,老头子在上任之后遇到了很多的瓶颈,甚至有些人阴奉阳违,差点铸成了大错,就算已经把这些人从队伍里剔除,可终究是无法将最大的根给挖出来。

     “借助组织的情报,我没有任何的话说,我们除却有自己独立的部分情报网络外,大部分还是和国安部的一些是共同的,但我只希望不要把我们独有的一些东西,也交出去。”

     “这个我明白……”阿东知道沈浩在担心什么,确切的说这也是他担心的问题,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老头子固然做事让沈浩放心,可终究不要把老头子当成能依靠的对象,这种大人物,都是将国家的利益放在最前面,而沈浩……放在前面的是整个组织的利益。

     大人物有大人物的悲剧,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日子,并非真正意义上说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有多大的胃口吃多少的饭,要是把不属于自己的责任也要抗在身上,无非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既然如此,那么你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吧,需要我配合的,到时候直接打电话给我。”

     在阿东的事情上,沈浩给予绝对的自有,他是一个完全自有的男人,可以说不选择平凡的日子也是对的。

     在组织的这么多年来,阿东一直躲在沈浩的身后,光辉并没有照射出来,现如今,也是该自己做一番属于自己的工作的时候了。

     C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是很大,并不是那种军区驻扎的要地,所以并不是满地都是特工之类的活动,很多意义而言,国安局的人并不见得非要在这种地方上活动,可是近些年来,这才有了大规模的活动。

     X在C省的活动仿似是直接消失的无影无踪,无论是怎么厉害的情报人员,都不曾找到人家的身影。

     对于阿东来说,就像是盲人摸象一样,将这个极具不可能性的任务完成,那是需要很多的支持条件的。

     “吩咐下去,各单位先别忙着行动,我想三合会的人不会蠢到到这个头上会出来行动。”到底是哪一环出了错误,阿东依旧无法知道,这一帮来自国外的灰色实力,为什么情报能渗透这个国家。

     沉默之中阿东感觉一些事情真无法说的清楚,这难道就是别人口中的爱国么?不,在呼吁爱国的时候,又是什么人在出卖这个国家呢?阿东不知道,阿东也不清楚这一切到底怎么做。

     现在的阿东只能用最为平常的一颗心看着这一切,希望能在最为复杂的情况下找出自己需要的东西。

     路灯下拉长的影子,伴随着人的移动,那条影子锲而不舍的跟随,貌似他走的路有些歪歪扭扭,更或者说像是喝醉了一样。街道不远处有猫儿的惨叫声,一声声凄惨的声音在这种情况下显得特别的渗人。

     这个人影漫无目的,在这即将要重新建造的破烂街道上走的缓慢,一步一步的,偶尔嘴里还要发出一两声特别的声音来。

     前方有一对情侣貌似在忘情的相互吻着,女孩那本来就很短的裙子此时已经被拉过了大腿,露出的肌肤在这淡黄色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渗人,男人貌似很激动,这个瘦高的青年上下其手,一切貌似是做的有模有样,甚至连呼吸的急促,都能清楚的让人听的清楚。

     这个藏在黑暗之中的人忽然露出了微笑,带着一股让人恶心的味道,貌似在看这一对情侣要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看什么看,没见过么,你这该死的老不死的。”兴致的头上,小青年注意到从不远处走来的人,衣履阑珊之中散发着一股让人刺鼻的味道,的确让人敬而远之。

     这人貌似就像是没听见他说什么一样,依旧眯着眼睛看着小青年,嘴角还流出了恶心的口水来。

     “啊,我们走吧,这疯子……”浓妆艳抹的女孩貌似有些看不下去了,拉着男孩就要走,可是还没走出几步,却发现无法拖动男孩,不由的愣了一下。

     哪里知道男孩愣在哪里,瞳孔貌似有些放大,整个人变得僵直了起来,女孩有些不解的往后缩了一步,却发现,男孩的咽喉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刀,鲜血不断的往外冒着。

     “啊……”女孩貌似有些晕血,直接眼皮一翻,晕了过去。

     ……

     市中心的繁华地带演绎着富贵子弟们的夜生活,每到这种时候总会出现一点点的不快,为了某个漂亮的女孩儿吃醋,或者说为了看上的美酒而大打出手,总而言之是无聊能惹出很大的祸端,导致这帮只有时间的男孩儿们,做出一些让人感觉无聊的事情。

     可是这就是他们的生活,他们什么都缺,唯一不缺的就是钱……

     “特么的,以为老子那么好欺负?草……今日不弄死那王八犊子,老子就跟着他姓。”

     一个面相特别英俊看样子超不过二十岁的小青年满脸的都是怒气,此时此刻要不是其他的一帮女孩子揽着,估计早就提着啤酒瓶砍人了。

     对于他们而言,这种小打小闹的确算不得什么,大不了把这KTV给砸了,到头来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最多也就是赔钱,要是扯出他们身后的老子,估计……老板也是吃不消的。

     这社会,有钱的不见得是大爷,可是有势力的,绝对是爷。

     王山在哪里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切,作为一个从沈浩身边出来的人,已经学会了如何去在错综复杂的情况下找出一点的道理来,总感觉今晚的事情充满了很多不对,可他却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个包厢里的几个公子哥是这里的常客,喜欢的是这里的一个女服务员,说实在的人家不是出来卖的。

     但是这些公子哥大把大把的钞票砸下去,估计连神仙都会为之动心,别说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在那真金白银面前,一切的坚持是那么的苍白和可笑,他记起了一个笑话。

     “特么的,你给老子出来……今日个老子和你没完。”那公子哥终究是没有忍住,刚出来就是对着对面的包厢怒吼,随即一个啤酒瓶就扔了过去。

     “哐啷!”大门口传来的声音让人感觉有些难受,王山微微的一笑,让那边的几个服务生离开。这是神仙打架,最好还是别搀和了,自己刚在省城立足,确切的说各方面都能买他一些面子,可是这些人闹事,和他有个屁的关系。

     貌似这边的包厢里的人也不是什么善茬,直接走出两个保镖,二话不说就冲了过去,用最为简介的方式给予了回应,一拳就打在了这个小青年的脸上。

     人被打到了,按照王山的想法估计这样就算了,哪知道从后面出现的那个矮个子青年脸上带着一抹的邪笑,随即……从身上掏出了一把小刀,看都没看扎在了这家伙的小腹上。

     王山的心脏骤然抽出了一下,暗道一声糟糕……

     在自己地盘上打架,这一切都没什么,开娱乐场的,就这样,一天没两个人喝醉了在这里闹,都感觉有些不正常,可要是死了人……

     “哥们,你这样做就不对了。”王山的反应很快,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他想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希望能从这家伙的手下救下人。

     “我的事情你也敢管?活腻歪了?”这个矮个子青年带着一抹的冷笑,给保镖递了一个脸色,人家就直接走了过来,一脸的不爽。王山是社会上混得,一眼就能分辨出有些人能得罪,有些人不能招惹,站在自己面前这个保镖给人的压力很大很大。

     可王山比谁都清楚,如今这里发生的一切,要是任由继续发展下去出了人命,那就惨了,别的不说,公安会让他的生意无法继续进行。

     他没有让步,坚持的看着对方,刚要开口,就感觉有个拳头落在了自己的小腹上,那股钻心的疼痛毫无预兆的袭击了身体之中的神经系统,骤然而来的感觉感觉脑袋里面发蒙。

     “给我打……”

     接下来的事情王山不知道了,在晕眩当中只能体会到落在自己身上的拳头,随即就是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