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51.第951章 ,你要杀我
    “彪哥,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大家现在都在一条穿上,我骗你有好处?再说,你已经出不去了,有些事情就算做了,最多也就那样,可是……兄弟我有没有那个能耐,你还是知道的。”

     彪哥的眼神微微的沉了一下,看了一眼这个青年,脑海里闪过了之前的事情,二十年来,终于见到了一个女人,而且是那种就算当初在社会上,有自由的时候也未必能碰的上的女人。那美好的酮体,柔软的身躯,漂亮的脸蛋,让他的****直接倾泻而出,他感受到了人一辈子都不曾奢想的幸福。

     可他绝对不是傻子,以前只是为了照顾一下这家伙,所以给了自己这个机会,所以在沈峰的事情上他可以选择装聋作哑,可是今日个,这事情绝对有些不对,最起码小五子给自己给的这个希望,对于他来说那就是绝对的奢望。

     “那要让我付出什么样得代价,看我龙彪能否付得起,当然,对于自由来说,我还是珍惜我这条命的。”在这上面他选择了妥协,声音很凝重。

     “彪哥,那么我可就说了,这事情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的,一旦知道了,你就必须要去做,要是不做……”

     “你威胁我?”龙彪有些恼火的看着青年。

     “彪哥,你这是什么话,我怎么敢威胁你呢?只是这事情的确牵连的有些大,你也知道,就算我也未必能把你彪哥怎么着,主要是……上面。”小五子微微笑着,指了指头顶。

     他们头顶的,就是天,当然不算那黑漆漆的顶棚,可是对于他们来说这里的天,就是监狱长。龙彪的表情瞬间变得凝重了起来,事情果然没有那么简单,关于监狱长的事情,估计绝对不会小。

     他的眼神微微的变得有些挣扎了起来,清楚的很,要是这事情成了,自然有出去的了,因为自己的命运,就在人家的手里。

     可是一旦事情暴露,这些人会把事情给推得一干二净,必然也需要一个出来顶岗的人,而自己绝对会成为被抛出去的棋子。这事情其中充斥的危险性就是一场豪赌,输赢就是生与死,自由和死亡的徘徊。

     这一点都容不得他开玩笑,必须要考虑的清清楚楚。小五子很聪明的没有打扰龙彪的思考,那边的一帮囚犯们抽完了烟,三三两两的走了过来,汗味充斥着这房间,配合着温度,特别的恶心,可是貌似这里的人都习惯了这些,还有些人贪婪的吸了一口,美滋滋的继续对着小五子吹牛打屁。

     他的脸上堆着有些张狂的微笑,像是个土皇帝一样背靠在墙上,有几个很有眼光的人为他捶腿,那小日子貌似过的很是自在。

     人分三六九等,在这里,就是完全的一个等级社会,和老大关系好的,才能活的稍微的像个人,一旦和老大关系交恶,不但活的不像人,甚至还要付出自己的身体,一帮大老爷们之间……还要做一些娘们才会做的事情,这想起来就会让人头皮发麻,可是貌似有些人已经开始变得让人恶心了,小五子对此已经习惯。

     “好,我答应你……安排吧。”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龙彪终于下定了决心,纵然爱惜自己的生命,可终究……活的太窝囊了些,或许是那个漂亮的女人唤醒了他内心深处的那点欲望,在这暗无天日的空间里,活的的确太过于麻木“不过我还是有个条件,我知道你在外面肯定有着不俗的关系网络,我要一笔钱,你理解我这么做是为什么。”

     与这个世界脱节的太久,导致他都忘记了出去之后能如何的活下去,这一笔钱是他出去的资本,能在这个社会上立足的前提保障,不得不提。

     小五子基本上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道:“彪哥,你应该知道,我什么都缺,唯一不缺的就是钱。”

     彪哥对于这个答案很满意,纵然尚且还不知道人家让自己要干嘛,可是对于某些事情的报仇,他还是很满意的。

     ……

     黑暗的空间很安静,少了外界的干扰让沈浩能想明白很多的事情,当然,所说的明白一些事情,绝对不是指这里的那些破事,对于沈浩来说,这里的那点破事,尚且还构不成让自己陷入麻烦的节奏之中去。

     他在考虑关于冥王和三合会之间的关系,以及三合会到底在这里到底想干什么?

     沈浩无需去追根刨底,但依然明了,他们不是冲自己来的。如果说他们还要控制现在的李家来对付自己,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在李家李振还活着的时候,他们配合上杀自己都不能成功,而如今李家的大势已去,基本上成了空壳子,还有什么资格?

     三合会的人肯定不是蠢蛋,用这种镦了的刀来杀他,明显是不够的。

     沈浩想了很多,以及明了了自己接下来做的一些事情的目的,上层对于C13貌似已经彻底的重视起来,但是很多问题依旧存在,至少尚且还没有扫清眼前的障碍,可这非一朝一夕就能办到的,只能说是在行动之中一点点的挖掘出来,所谓遇水架桥,逢山开路吧。

     外面的走廊里传来了清楚的脚步声,听着声音还不少,不过沈浩尚且还没有放在心里。自己就算在这里闹了事又怎么样?就算现在将自己关起来又能怎么着?在法院还没有认定自己有罪之前,他们是不会拿自己怎么着,除非他们真的是活腻了。

     这种想法固然听上去有些小幼稚,可是沈浩却这么坚持的认为,毕竟,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固执一点,会为自己带来点好处。

     他们是冲着自己来的,当那沉重的门被打开之后,狱警在外面喊道:“进去!”

     一个连手铐都没带的男人就被推了进来,这人有些很不爽的骂道:“草……这特么一帮恶心的犊子。”这人骂骂咧咧的,压根就没有看原本已经在这间已经有的人,狠狠的踢了两脚铁门,最后显得有些颓废的席地而坐。

     终于,他将目光放在了沈浩的脸上,而沈浩只是对他微微的一笑,他说道:“龙彪,怎么称呼?”

     “沈浩!”简单的回答了一句,沈浩依旧是无动于衷。对于忽然出现的这位,沈浩并不会过分的在意,他一眼就看出来这个人应该是个老油条子,那一脸的默然已经从眼神之中透露出的是一股子死回之色,只是在看着沈浩的瞬间,貌似又透露着其他的信息。

     沈浩觉得这一切和自己应该是没有啥关系的,就算对自己想要怎么着,也不肯能成功的。

     “哦?怎么进来的……嘿嘿。”光头上连一根毛都没有,一手摸了一下,就往沈浩的身边凑了一下,顺手就递给了沈浩一根烟,沈浩没接,反而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这也许是狱警看在沈浩的面子上没有收掉的东西,递给了他一根,道:“抽我的,算是认识了。”

     这人当然是龙彪了,不过他还是有些吃不准沈浩为什么会这时候给他烟。

     他看到了沈浩的时候,有些皱眉,甚至他感觉这个眼前的青年给人的感觉有些奇怪。他在监狱里时间太久了,清楚每一个进来的人是什么表情,其中有狠茬子,有钱有势的,还有一些绝望的,可是绝对没有这么平静的。

     沈浩很平静,尤其那眸子,深的像是一滩水一样,直接将人给彻底的看穿。龙彪活了几十年的人了,打交道的人都不是善茬子,可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自己的心神都不安。

     沈浩若无其事的点上了一支烟,随后淡淡的笑了笑,道:“朋友,你被人忽悠了,最起码没人能保证在杀了我之后,你一定能出去,虽然我不知道那个青年给你许诺了什么,但我敢说,他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沈浩的话就像是晴天霹雳一样,轰在了龙彪的脑门子上,让他一时之间愣在当场,纵然他本来就是心理素质极强的人,可是……却没有那种被人一眼被人看透彻还能保持平静的本事。

     “怎么,难道你感觉我在骗你么?呵呵……”沈浩轻轻的一笑,道:“你们不要以为稍微有点能力就可以说控制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出现过那样的人,就算是古时候的皇帝,也未必是一个人说了算。”

     “你是怎么知道的?”他的脸色沉了下来,猛然间抬头看着沈浩,问道。

     沈浩指了指他的腰间,嘿嘿一笑,道:“那里藏着一把匕首,唔……我估计那还是我的东西,你是不是很喜欢那个感觉呢?或者说,上面味道是不是很好闻?”

     沈浩的笑容有些冷,带着些许的嘲讽,对于一个杀手而言,一个差不多全身光溜溜的囚犯,身上藏个兵器,绝对是能一眼看的出来的,况且这家伙的演技太差了,他自打进来的第一任务就是观察自己,目光躲躲闪闪的散发着狠意,那不就是来杀自己的。

     “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一个厉害的角色,啧啧,我不得不承认……你的眼光和智慧都没的说,可是现在,你选择怎么办?你知道我是来杀你的,那么你就应该知道,是谁要杀你的吧?”

     沈浩不否认的点了点头,道:“我知道。”

     就算如此,沈浩依旧还是把背给了对方,自己已经给了忠告,至于听不听,还是人家的事情,有些路不是别人给你的,而是自己选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