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49.第949章 ,二世祖与白痴
    气势沈浩一直不想问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身份,也不知道和这位监狱长之间是否真有那么一层的关系,对于沈浩来说,貌似都不是很重要。无论这位青年的来头很大,或者说这位监狱长真喜欢那个调调,这一切沈浩都不关心。

     这一亩三分地上的土皇帝,的确有着只手遮天的能耐,或者说……你想在属于自己的地盘上干什么就干什么,别人不说什么,那么自己也说不来什么,可是现在,貌似真有些针对自己了。

     “监狱长,看来他的意思是代表了你的意思咯?”沈浩对着一言不发的监狱长发难。

     监狱长明显的表情有些不自在,或许来说他被沈浩撞破办公室里有犯人的事情本身就有些不舒服,更多的还是有一种更大的恼火情绪在里面,所以自然对于这个青年的身份压根就不提,可是这混蛋貌似非要表示一下自己的存在感,不断的喋喋不休,说着不三不四,不上线到的话,让监狱长真的很难做人,当沈浩针对性的语气问他的时候,他显得有些不舒服。

     “当然是他的意思。”那青年很二的耻笑了一声,道:“王叔,你说是不是?”

     “你就当是我的意思。”貌似这位监狱长是护短的,或许是这位监狱长从某种意义上要看着青年的脸色行事,所以在这为难的时候终究是摆明了立场,他尚且还没来得及查一下沈峰的情况,不过貌似还是知道是贩毒进来的,这种罪,不小。

     而且在他的认知里面,一个犯人的家属,是没资格来质问自己的,或许自己做的有错,可是在监狱里拉帮结派,打架斗殴的事情失常发生,就像是军队一样,这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死亡指标,作为一个监狱长,你真要是惹毛了人家,人家绝对是有能力让你从这个世界上莫名其妙的消失,而且没人问你是为什么。

     这就是他们被赋予的权利,而且是相当恐怖的权利。

     罪犯是没有多少人权可言的,这一点无论是那个国家都没有什么公平性,所谓的人权在这样的地方是捉襟见肘的,少挨点揍,或许在这里就已经很公平了,有一个事实摆在眼前,就是囚犯不见得怕狱警,可绝对怕监狱里面的老大。

     这些社会关系复杂的人,都是凶神恶煞的主,得罪了这里的人,基本上出来都没地方混,而这个小屁孩模样的家伙,貌似在沈浩面前扮演者这个角色。

     沈浩微微的笑着,其实话谈到这个份上,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话不投机半句多,既然谈不到一起去,看来是用其他的方式解决了,或许别人很难再这里找到公平,可是沈浩绝对能。

     “么得,还真把这里当成你家的厨房门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么?”看着沈浩大步流星,以及离开前他所流露出的笑容,让屋子里的两个人都变了脸色。

     他们可是知道的,无论是沈浩看到的这一幕,还是说刚才自己所说的话,要是被沈浩给捅开了,估计监狱长的好日子都不怎么好过。在微微变色的监狱长的眼神下,那个小青年明白自己该干什么,最好把他刚才身上的通讯设备给抢过来,或者让沈浩害怕而闭上嘴。

     这家伙直接出手,一脚就往沈浩的腰间踹了过去。沈浩不动声色的躲开,微微的皱眉,看了两个人一眼,道:“你们确定要在这里和我动手?”

     监狱长没有说话,只是表情在变,接连好几次,沈浩貌似都能躲开小青年的攻击,而且这种不着痕迹的平淡,还有那一抹吃定了你们的表情,总让人有些拿捏不稳,毕竟好歹也是个官员,作为官员的人,最怕的自然就是丑闻,要是这一切真的被传开了,貌似对于监狱长而言,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

     “嘿,老子今日个就和你动手了,你怎么着?”小青年不依不饶的,一脸的痞气当中带着些许的狰狞,单手摸着那光秃秃的头,给人的感觉很怪异,一步一步的往沈浩这边靠来。

     沈浩感觉这就是个麻烦,在监狱里动手,自己绝对是占不到任何的便宜的,这里可是重点看护地方,你只要敢动手,人家就肯定不会让你活着出去。

     那边的监狱长嘴角似笑非笑的看着沈浩,眼神之中有些玩味,摆明了这就是一个陷阱,要是自己不还手,那就被这个青年揍,可以一还手,必然是给你个劫狱的罪名,让你吃不饱兜着走,人家貌似是吃定了沈浩,而且这怎么看沈浩都不会占便宜。

     内心之中怒气滔天,这两个恶心的人竟然会给自己下套,这种无耻的行为不亚于草菅人命,将一个好端端的人逼良为娼,沈浩在皱眉之中果断出手,一拳砸在了阴面走来的青年脸上。

     对于他来说,过不去的死结就用最为直接和蛮狠的暴力给撕得粉碎,至于接下来的事情,不管是谁都要先来承受自己的怒火,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他绝对不是软柿子随便他人拿捏,在掂量别人的时候首先付出你的代价。

     无论这小青年如何的张狂,终究不过是一个狐藉虎威的货色,若论真本事,的确没有,只需要一拳,直接正准面门,那剧烈的疼痛让他的鼻子都有些酸,在被打准的瞬间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鼻子产生的酸痛,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沈浩膝盖快速的顶了上去。

     那是撕心裂肺的疼痛,仿似连自己的肠子都要扯断了一样难受,这青年嘴里发出了呜呜的叫声,仿似是在哭泣一样。

     后面的监狱长愣了一下,干练的出手猛烈的厉害,压根就没有想到三秒钟的时间不到,这个厉害之际的纨绔子弟就被人给打倒在地。

     “你真是找死……”事情竟然往最坏的方向上发展,无论出于什么目的,在监狱里闹事,绝对是不会吃到任何的好果子的,无论你是什么人,有什么样的背景,在这里撒野,就像是你提着一把枪跑去军队里撒欢一样。

     关公面前耍大刀不仅仅是丢恩显眼,很有可能为此而送命。

     说完他便按响了桌子上的警报器,顿时整个监狱里警铃大作,让不明所以的狱警们吃了一惊之后反应过来,感觉是出事了,是那个重刑犯要逃狱?

     很多狱警直接拿了枪,伴随着通话器里的回报,大家很快就确定了是这里的办公室里。于是一帮人不由分说的就冲了进来,伴随着暴力的撞击门,那监狱长道:“我无心针对你,可是不介意将你顺手给处理了,你得罪的人,貌似不是你得罪的起的人。”

     沈浩很坦然的咧嘴一笑,道:“那么请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我会一分不少的讨回来的。”

     监狱长露出的丑恶嘴脸让人感觉他也是个白痴,无缘无故的引火上身就是一种很白痴的做法,可是沈浩还的承认,今天他是真的被折腾怒了。

     无论是不成才的弟弟沈峰,还是说这般草菅人命,拿着鸡毛当令箭的监狱长,以及这个张狂的少年。

     “那也得等你有名出去了再说。”

     在监狱里,监狱长向来是不会爬任何人的,就算是你特别的牛的那种亡命徒,在脚镣手铐的先定下,比起病猫也好不到那里去,今天无论你沈浩是什么身份,恐怕是很难逃脱罪责的。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沈浩的脑袋,沈浩压根就没有动,他从来都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会做出这么疯狂的行为,越过警察这条坎儿,直接来到监狱和监狱长发生矛盾,今天要是能离开监狱那才叫个有鬼。

     不过……这狱警之中还是有人是认识沈浩的,当看见沈浩和监狱长之间的争锋相对的时候,没来由的感觉冷汗直冒,那种从骨子里透露出的一阵寒冷的确让他感觉有些不自觉来。

     在整个琉璃,沈浩类似于土皇帝级别的人,要说以前不认识尚且还能有情可原,可是打了好几次的交到,还说不知道人家是什么人,那么他们往后还敢说是琉璃人么?

     别说这个市区的监狱长公安部门要给沈浩面子,恐怕就是市长********都会对沈浩另眼相看,就凭着沈浩在政界的影响力,至少监狱长绝对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你能来这里做监狱长,的确是有些门路,可是……

     大部分的人在对准了沈浩的时候并没有说话,他们只是例行职责,好在沈浩也没有反抗什么,只要沈浩保持不动的站立姿势,那么接下来局长发话就是了。

     县官不如现管,沈浩不管是否是能力通天,可是在这一亩三分地上,监狱长才是他们的头儿,他们知道,真的要是得罪了监狱长,他们绝对是吃不饱了兜着走的。

     “你很厉害,可惜你撒野找错了地方。”一直处于被动沉默的监狱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表情阴寒的快滴出水来,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这位青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主要的是监狱里所有人都看淡到了眼前这一幕,对于“吃独食”这类型的事情在这里很常见,但他很明目张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