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42.第942章 ,不是好兆头
    “这已经不是来头大不大的问题,随着这些年两国的外交陷入僵持之举,国内的领导人也是明确的表达了一些问题,如果对方在不正视历史的问题上做出合理的评判,那么就必然要打击他们嚣张的气焰。”

     “可C省到底有什么让他们兴师动众的?军事,不,我不认为他们回去哪里做无用功,这几年虽然我们建军的很难,可对于那边并没有什么……”

     “为了应对各种的不时之需,我想也是该和各部门打个招呼,进行配合的时候了,不管之前怎么样,可若是真出了事情,这个责任我想没人背得起,而且也没人愿意来背。”

     深夜的紧急会议讨论到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出现,偌大的办公室里,这些西装革履的情报头子们看上去有些疲惫,眼圈都有些黑。大半夜的被人从被窝里拉出来,随即来到这里连头脑都没有清醒过来,有很多人还暗中打着瞌睡。

     可是随着情报局这位老局长的话,更多的人还是急忙将那疲劳的睡意从脑海中赶走,大是大非面前,绝对是马虎不得的,一旦情报处理错误,国防部做不出合理的调度而产生的纰漏,绝对没几个人能担得起那个责任的。

     “按照凤十三传递来的消息,当时引起注意的人还有一个……天启。”

     “哦?”

     对于天启这个名字而言,情报局在坐的人中没有一个不认识的,确切的说这半年时间里,总会有很多的材料放在他们面前,里面提到更多的人,就是天启。

     国际局势以及国内局势,或大或小的事情,总能和他有些关系,可是天启这个名字仿似在这里并不怎么受欢迎,他并不是情报局的人,每每总是要搀和进来,有些越权的管了一些闲事,所产生的后果,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不能接受,而是无法接受。

     “都不清楚这家伙想搞什么,各方面都要插一手,难道真的认为有人行赏他,就能无法无天么?”国内的政客,向来都是以和气笑脸,打哈哈组成,这种强烈表示不满的情况基本上是很少见的。

     “国安部,还有……这的确让我们觉得做一些事情要看他的脸色,一个年轻人没有资格去危害我们的行动,就拿今晚的事情而言,我不认为凤十三真的暴露了。”

     这一场的会议开了很久,可能到了中午,也可能……只是情报局的人今天很难找到自己的领导,只要去找人,秘书的简单回答让所有人发愣:再开会。

     或多或少让人觉得奇怪的事情,大伙儿只能各司其职,将手头能解决的事情解决清楚,最后将一些需要配合的工作交给相关部门,这种分工明确之下的事情看上去很轻松写意,可是他们没几个人的心情是好的,都不知道这领导们到底搞什么飞机。

     直到国安部的人忽然上门,为首的那个看上去绝对超不过二十五岁的青年,带着让人捉摸不透的微笑,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他貌似并没有多大的架子,可是那平静微笑之下的气势,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情报局是国安部名义下的机构,可以说这里不是上下直属关系,但受人家的节制,如今国安部的人忽然来了,多少的让人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对不起,我们无法满足你的要求,因为我们的领导今天都在开会……”

     听到这个消息,阿东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随即心中也是一叹,多少的有些无奈。情报局的人就是这样,无论出现多大的事情,总会第一时间研究这些,他们是不会管你们发生了什么,首先分析清楚责任在谁。

     外面的人们打生打死的,他们坐在这里风吹不着太阳晒不着,这就是人家办事的效率。总觉得这样的机构对于情报的周转总是会产生一些莫名其妙的制衡,可就算自己知道,那些大领导们知道,却没人出来阻止或者给他们去指针。

     不明白的事情很多,可是事不关己只能高高挂起,阿东今天是来确定下下一步的行动,以及一些战略的部署,可是现在看来是要白跑一趟了。

     会议室的门恰巧在这个时候打开,一大票的人就围了过去,七嘴八舌的将需要回报的事情告诉了领导,那些领导们显得有些烦躁,摆了摆手,道:“除却C省传来的事情,别的事情都交给分析课去处理,都是吃什么长大的?”

     “你好,我是国安局的,前来听候你的调遣。”阿东没有忘记来此的目的,不管人家怎么说,至少自己还的完成自己的任务,只是听到了C省,为什么哪里会成为情报局的焦点?一切让阿东有些难以置信。

     “哦,你的领导是谁?”情报局这位头头看了一眼阿东,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

     “我是直属国安局的机动人员,算不上是哪个单位的隶属,为了能尽快的完成任务,起到可以应对一切可能发生,我们部门是去年组建的。”

     看来他那位丈人爷爷对于阿东的能力挺信任,不但赋予了他绝对的权利,甚至可以说为了配合他的行动给了绝对的自由,这听上去是和规矩有些不符,但是有些事情并不一定非要按照套路来走。

     安东就是一个意外的人,至少从某种意义而言,所做的一切都能解释他现在的能力,这位情报局的大号人物还是点了点头,道:“既然你是国安局的,那么我就直言不讳,现在C省出现了不可捉摸的情况,我需要有能战斗的人员去应对一下,我想……”

     “我知道了。”对方的话语里面透露着一些的不确定性,听上去像是在愚昧人的一样,阿东已经习惯了对方这种说法,再者,他并不清楚自己真正的身份,是组织的成员。

     阿东来的快,去的同样也快,一票人在阿东的离开之后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这种,甚至很多人压根就不明白人家来此的真实目的。

     面对着阳光,阿东上了军用吉普车,招呼了一下开车的军人,道:“通知一下军部,告诉他们我们此行的目的,能尽快的赶过去,我想那边会有很大的事情发生。”

     离开情报局的阿东脸色其实已经变了一些,对于情报局的工作效率,他的确很不满,只是简单的吩咐并没有告诉他具体的事情,明知道前路极有可能有危险,但却不能直言,这种行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可他不是这个体系之中的人,还好他也能控制自己的情绪,理智的没有当场发飙,要不然的话,他至少有很多种理由可以帅条子不干了。

     “头儿,上面的话让我们可以便宜行事,但是我看来他们应付我们的可能性更大。”

     这个队伍是阿东一手戴起来的,半年的磨合期让这帮军人们并没有染上多少的官僚体系,做事情尚且还是能信任的,其中不乏有些见识的人。

     “不需要管他们,指望一群只会窝里斗的人去做一些事情,绝对是不理智的,他们会用我们的牺牲奠定爬上去的一马平川,甚至出现问题,会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但别忘了这一次我们还是有依仗的。”

     队员们知道这位长官的能力,就算不是从军方出来的人,可行事风格绝对有那股子的狠劲,却没有军方那种热血的感觉,做事的理智以及对于大事情上的算无疑是,绝对是能信任的,估计这里的人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而卖命,可跟着这样一个长官,多少的心里还是吃了好几颗定心丸。

     浩浩荡荡的队伍杀向了C省,至于具体,尚且不是很清楚。

     ……

     补了一觉的沈浩神清气爽,大清早的吴瑶开始做那些动作,单薄的衣服下面是玲珑有致的身躯,过度的体力让她显得有些吃力,香汗淋漓的湿透了衣衫,贴着身子更能将美好的东西给展露无疑,这个女人本来魅力十足,安静之中带着一股子让人无法忽视的韧劲,倔强的让人感觉有些心疼。

     这些动作,呼吸法门沈浩第一次接触到的时候都有些吃力,一口气做完之后会让全身骨头像是散了架一样的难受。

     “今天的东西下来了,看来我是能安心的跟着你走了。”沈浩从床上爬起来洗了一把脸,她终于勉强的做完了一切,剧烈呼吸之下还是能保持着那个频率,看的沈浩是心疼之中带着一丝的佩服。

     “是不是有些后悔了?”沈浩笑了笑,问道。

     吴瑶淡淡的笑了一下,道:“谈不上什么后悔不后悔的,人终究是要离开的,有的时候做个选择的确会很难受,可是拖泥带水的矛盾,对自己绝对没任何的好处。”

     她的话很平淡,平淡的眼神之中有些许的哀怨,这几年就是这样过来的,学校和寝室,从来没有多余的想法,可是现在她必须要考虑一下自己。或许这样做是有些自私,可人要是连自己都不考虑,估计活的也未免真的有些自私了。

     所谓的大公无私,那是圣人们做的,自己只是社会上芸芸众生之中的一个小人物,说难听点,就那么一个讲师的位置,估计也有几十号的人盯着呢,离开了那个岗位,不会产生多少的涟漪。

     可是她却知道,自己离开了沈浩,心里会空,所谓坚持下来的有些倔强,只不过是表面上没有表情的一种默然,更多的时候,什么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