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46.第946章 ,字母队的行动
    对于天煞的冷嘲热讽,阿东习以为常,别说自己了,就是那位很牛逼的天启,都要绕着这个女人走。他们都是比较强势的人,不是说谁不服谁,只是在很多意见不合,而且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上保持着不愿沟通的态度,导致他们的矛盾很大。

     这对类似于冤家的人,总是让人有些欲哭无泪。可是天煞毫无预兆的出现在这里,代表着事情恐怕已经很麻烦,甚至可以说,到了他阿东一个人没办法处理的地步了。

     “你到底清楚多少。”阿东问道。

     天煞漫不经心的将手里的烟蒂插进了旁边的烟灰缸里,表情在平静之中带着一抹的凝重,最后吐出一口气来,道:“我知道的不是很多,但是死了的那两个人是咎由自取,估计是被人灭了口,但我想有一件事情你比我还要清楚。”

     “什么?”

     “国防部到底有什么大行动,别告诉我,你们只是单纯的来这个地方为了那狗屁可笑的理由。”天煞的语气显得有些咄咄逼人,注视着阿东让他有些发虚,这天下有两个人让阿东感觉无力,一个自然是沈浩,而另一个就是这个天煞。

     不要因为女人就能轻视她,也不要因为人家是搞情报的就无视了她的手段,相反,她的可怕一向建立在她绝对强大的分析能力和胆大包天的手段之中。

     有的时候她可以让一个人死的无声无息,压根就没有必要动手,而更多的时候,她可以挖出你八辈祖宗的相信情报来,面对这样一个女人,最好,还是别惹毛人家,那样只是自掘坟墓。

     “这个……我的确不是单纯的为了凤十三提供的情报而来,而且……有些事情不能说。”

     “你没必要说,因为我也没什么兴趣去知道,不过阿东,我明确的告诉你,这一次你遇到的麻烦,前所未有,不仅仅是字母队来了,而且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也上了门,具体怎么对付,估计没人能帮你,恐怕我认为天启那家伙也要离开国内,解决更大的麻烦了。”

     “这……”

     “他们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那两个疯子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所作出的疯狂举动已经让C13完善到了恐怖的地段,我真搞不明白他们对此能得到什么,难道真的要让人类在他们的手底下灭亡么?”

     天煞感觉可笑,阿东感觉莫名其妙。他们只是一帮杀手,一帮围绕着某种利益而聚集在了一起,然后做着快意恩仇的事情来,可当事情发展到了今天,戏剧性的让人觉得,自己要扮演上帝,或者救世主的角色……

     他们从来没有把自己放在那么高的位置上,或者说从来都不认为自己会有那么高大。

     只是当一切真的摆在眼前的时候,有很多的事情并不是你认为的那样,臭名昭著的人,反而是事情的最为关键时刻。

     他们没有办法像是警察那样用证据的方式去解决一切,他们可以为了金钱而去做一些事情,权衡利弊之下可以便宜行事,只能将某些事情扼杀在摇篮之中。

     “这么看来,他们的确是冲着我这一次维护的某些事情而来,你无法帮我,天启更是无法帮我……看来……我是要孤军奋战了。”阿东的语气有些苦涩,有些古怪的看着天煞。

     那窈窕的身影不为所动,淡淡的突出了一口气,却从自己的身上摸出一包烟来,潇洒的为自己点上,问道:“那混蛋这些日子过的还好吧?”

     “恩?”阿东愣了一下,道:“好,也不好,他也焦头烂额的。”

     天煞闻言皱了皱眉,任由手指间的烟雾妖娆,最后抬头看了他一眼,道:“看来还是难享齐人之福,他选择的,谁也没办法代替,这里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处理,我在追查一个人,不能再这里久留。”

     她来的快,去的也快,对于阿东而言,貌似……带来了莫名两科的消息,只是阿东真的知道她想表达的是什么。

     “想办法知会一下公安的人,我去见一下那个叫王山的人。”

     阿东在想清楚这一切的时候终于没有坐在椅子上等消息,而是做出一些应对之策来,不希望到事情不可控制的地步上才去解决这一切。

     公安方面的人并不会因为阿东的一句话就为他打开方便之门,这让阿东感觉很麻烦,甚至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些人在有意无意之间阻挠了他的一切一样,这让他皱了一下眉头。

     足足一个多小时,阿东喝了好几杯茶后见到了省局的这位局长。顶着两个黑眼圈的男人明显的很疲惫,坐下之后尚且没有看阿东,径自揉了一会太阳穴,说道:“请原谅我的失态,除了很大的事故,对于我们这些公职人员来说很不轻松。”

     阿东笑了笑,表示理解,深层次的话他不想说,自始至终,他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官场上的人。

     “那好,我们长话短说,在我没有确定你的身份的前提下,是无法答应你的条件的,毕竟我们也有做事的准则……”

     “做事的准则是在维护社会安定的情况下,郝局长,请容我说一句不客气的话,如果说这一次死的人身份没有那么敏感的话,我想你不会有这么重的压力。”

     郝局长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微微有些不悦的看了他一眼,不管坐在对面的是一个什么人,最起码自己是这个省的局长,常委会之中的一员,可以说是位高权重。

     “你无需心中不满,我只想强调一个事实而已,C省在国内也算是大省了,每日里所发生的事情又多少,想必你比我心里还要清楚,这一次的事情发生的很蹊跷,一个看上去和此事并没有多少的联系的小人物却被牵连了进来,你不觉得忽然这样,有些问题么?”

     “你想表达什么?”郝局长有些不悦的看着阿东。

     “我想表达的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么在不影响你的工作的条件下,给我打开方便之门,毕竟军方的行动是不容置疑的,我们都有责任去配合,我也有权利去监督,你刚才所说的公职人员,这一份权利都是国家赋予的。”

     “军方?”

     “没错,虽然你没有资格去知道我的任务是什么,但是我得到了可靠的消息表明,这些人是因为军方的事情而来,我想你还不至于会不顾大局。”

     阿东的声音很平淡,给人的感觉是不含任何的感情,那种似笑非笑的眸子里带着让人揣摩不清楚的色彩,看的人心里发毛。郝局长也是就处于郑洁的老人,心中就算对于阿东这种说辞很不满,但是能感觉的出来,这种威胁之中的恐吓,直接触动了他的内心。

     军方恐怕有大行动,他很快就和国内的某些局势联合起来,恐怕是国防部这一次要做出更多的事情来给别人看看,自打这个国家从鲜血中建立的时候,就有无数的敌人在四周环绕,如今过去了将近百年,可他们并没有放弃那个该死的目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那么人我可以让你带走,但是所产生的后果,也是你们去承担。”郝局长也没有按照套路出牌,最大的隐患直接交代。反而阿东呵呵轻笑了,道:“虽然我不是很喜欢当官的,可郝局长,你是唯一一个让我感觉还算是个官的人,最起码在大是大非面前选择没错,这个责任,我来担。”

     阿东有什么好怕的?别说一个王山,就算出现个省长今天来阻碍他,他也敢拿下来,一旦牵扯上敏感时期,估计就要用上一些特殊手段,不管结果如何,总会有人站出来说话。再说了,人家阿东压根就不是国安部的人,至于关于国防部的事情,都是顺带的。

     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一个王山恐怕真的还不够,就在王山出了看守所,看着身上绑着的绷带,心里苦笑,电话一个个打出去之后,没有一个人能第一时间接电话。一个两个,或许没什么,可是接二连三都是很这么一个情况,这让他的眉头直接皱了起来。

     “哥们,估计是出事了。”王山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按照自己现在在省城的能量,如果说有人想要把他给一口吞掉,那是万万没有可能的,可是自己的几个亲信手下,怎么会忽然联系不上呢?他不认为这些人背叛了自己,他们都是自己从琉璃那边带来的,就算是张狠当初活着,还是跟着自己的……只是如今。

     陪在王山身边的那位国安局人员眉头微微的一皱,道:“恐怕我帮不了你。”

     “不,如果你帮不了我,恐怕我出来必然会是个死。”不管这些是什么人,王山清楚的认识到,如果自己没有一定的利用价值,那么他就不配从那里面出来,这不是开玩笑,混迹社会这么多年,难道还不知道这利用价值和被利用价值么?这帮人明显看上去有着极其严明的纪律,就算把自己从那里面放出来,也不会说个什么。

     只要自己没办法完成他们想要的,无论你是什么人,就没理由不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