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73.第973章 ,无故的示好
    <!--章节内容开始-->    沈浩并没有在意自己的伤口,皮外伤看上去还是有些狰狞恐怖的,可是当来到外面,并没有见到所谓要保自己的人,不由心中有些奇怪。

     细想自己并没有打电话给梁秋霜求救,只有猥琐男知道自己是来干嘛的,可是你也别指望那混蛋考虑的全来给自己善后,人家是太过于相信沈浩的实力了,以至于有些盲目的崇拜,认为这天下就没有你沈浩办不成的事情。

     没来由的苦笑了一声,问候了一下刚才来通知的那个警察妹子,人家说人早就走了。

     还真特么遇到活雷锋了,做好事不留名?

     不,沈浩可绝对不会这么天真的认为这天下真有这么好的事情,恐怕这事情里面有些猫腻才是真的。

     提前知道有人对自己不利,提前通知了警察,以及这时候出面将自己给保出来,可是对方却不见面,这已经足够的说明这人貌似才是推动一切的正主儿,无事献殷勤,对方既然要做这活雷锋,那么沈浩就不想去追查了。

     貌似你不想知道的时候事情往往会和你开个玩笑,并且还让你清楚的知道,到底是谁做了这一切。当沈浩出了警察局的时候,在拐角处就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是属于监狱长的。

     他带着冷漠的微笑,在沈浩经过他车子的时候打开了车门。

     “沈浩先生,路途遥远,估计你要回去,我想天都要黑了,不妨就让我卖你个面子,让我送你回去?”

     “哦?”看到监狱长沈浩的确很意外,对方明着暗着和自己过不去,其实两个人的关系早就形成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可现如今人家还能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那估计没什么好事情。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不过有一件事情人家说的很对,这里离自己的家的确太远了一些,想要回去,可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那我倒是谢谢你的好意了。”沈浩很果断的钻了进去,道:“开车吧,我想我还能回去赶得上晚饭。”

     “要是我还有那个荣欣,这碗饭我请,如何?”监狱长提议道。

     沈浩呵呵轻笑,道:“恐怕你这饭好吃,未必能消化啊,我这人胃口不好,没心思和你们去玩这些无聊的事情。”

     监狱长是刘旭的弃子,如今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紧接着是小五子在他的管辖范围内死掉,这已经触怒了刘旭,或许人家还没来得及找你算账,可并不代表刘旭会放过你,对此沈浩比谁都要明白。

     至于你葫芦里买的什么药,这一点和沈浩连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在他看来,就算你监狱长有三头六臂,也未必是人家刘旭的对手。要知道刘旭时出了名的张狠第二,一个张狠能让琉璃彻底的陷入慌乱的灰色地带,你区区一个监狱长能拿什么和人家斗?

     “话不能这么说,当有时候你发现自己的敌人和其他人的敌人是同一个人的时候,就能联合起来,有一句话说的很好,那就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监狱长对于沈浩的言外之意很明确的给予回答。

     沈浩呵呵轻笑道:“这恐怕只是你一厢情愿吧?”

     “沈浩先生,这怎么可能是我一厢情愿呢?难道你还没看得出来,”有些事情已经由不得你了,不是说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这貌似是在提醒沈浩,可是落在沈浩的耳朵里,那是让人感觉极其的别扭的,如果按照沈浩的意思来理解,这就是一种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看着监狱长那若有若无的微笑,沈浩忽然问道:“恐怕小五子的死,是你亲自指挥的一场戏吧?”

     “沈浩先生,你这是血口喷人了,你怎么能这么说?”一提到小五子的死,监狱长的表情骤然一边,明显的有些紧张,不过却没有表露出多大的害怕。

     或许早就知道自己的后果,或许已经明白,就算否定,人家沈浩已经猜到了某些事情,如此莫名两科的认为,就把一些东西像是皮球一样扔给沈浩来看。

     沈浩差不多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小五子的确是这帮人给弄死的,不过监狱长貌似还真没那个胆量来承认而已。

     “我不管你们打的是什么样的注意,不过呢……你们的破罐子破摔,对我而言是没有一点的作用的,小五子是怎么死的,其实这压根就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认为是你们给干掉的,那么我想刘旭也是这么认为的,到时候呢……嘿嘿。”

     沈浩的表情有些幸灾乐祸,这话落在监狱长的耳朵里,就像是恶魔的福音一样,随时都有可能将人给拉进地狱一样。监狱长是在背水一战的赌博,就像是顾凌峰所说的那样,兔子急了都会咬人,现如今他发现了沈浩,类似于抓住了最后一客救命的稻草。

     事情戏剧性的转变让人感觉始料未及,监狱长大张旗鼓的做了最后的赌博,无非就是想要嫁祸给沈浩,这其中自然有些不为人知的因素在其中,可是他还是小看了沈浩,对于刘旭所给的压力无动于衷,这多少让监狱长的心里打着小鼓。

     若是不能把沈浩给拉下水,代表着沈浩就不会在此事上出任何的力气,监狱长心里很清楚,自己独自面对上了刘旭,那是连一点的胜算都没有的。

     那无异于以卵击石,螳螂挡比,自寻死路。

     “沈浩先生,我知道你很厉害,也很有门路,可是刘旭这个人你未必比我了解,他做事向来没有任何的理性可言,在他认为是对的,就算是谁告诉他是错的都不会动摇那颗非要做下去的心,如果是错的,就算明知道会给他带来很大的利润,他也未必会去做,凡事都是靠他的喜好和厌恶来决定,这一次……若不是我的话,沈浩先生你感觉自己能脱身么?”

     “看来,这一次还真是你算计了我。”

     监狱长这变相的承认让沈浩抓住了重点,语气骤然变得犀利起来。或许这犊子说的很对,刘旭和张狠一样让人觉得难缠,如今自己再不是孑然一身,只要能找到张狠的老巢,就很不客气的给予必杀的一击,一旦事情处理不好,那将是毁天灭地的报复。

     沈浩无惧,可是家里的人不能出现任何的问题,纵然有组织的人帮忙,可是依旧会出现一些自己无法把控的失态来。最为重要的是,这监狱长得如意算盘打的未免也太过于好了些,让自己给你们打前锋?想多了吧你。

     “看来,我是上了贼船,不过好在我会游泳,对不起,停车!”沈浩忽然说道。

     “什么?”监狱长像是听错了一样。

     “难道还需要我再重复一遍么?停车。”沈浩面无表情的重复了一句。

     监狱长不得已而将车停在了马路旁边,带着些许玩味的耻笑道:“沈浩,你还是小看了刘旭,既然你这么不听劝,那么就别怪我了,到时候出现任何的乱子,那么就……”

     “放心,我会游泳,而且你顾好自己吧,有些时候呢是自作孽不可活,或许你那么怕人家刘旭,就不应该彻底的激怒人家,我敢保证,你们全家都不得善终的。”

     对于沈浩来说,刘旭是个麻烦,可终究不招惹他的时候,他也不敢招惹自己,除非要大家都要鱼死网破,不然刘旭不会那么蠢,只是自己没想到的是,被一个小人物给算计了,而且陷入了很大的麻烦。

     可是沈浩却不急着找监狱长的麻烦,自己一刀下去,最多也只能让他血溅三尺,那完全没有一点的意义在里面,还不如将这时间给彻底的溜出来,交给刘旭去处置。

     甚至沈浩还知道,刘旭处理这些事情那是尊师级别的,到时候啊,这监狱长不但要接受身体上的折磨,甚至往后恐怕是没有一天的好日子可以过,到时候怎么死的,他都没得选择。

     这不是沈浩幸灾乐祸,当他走上这一条路的时候,其实早就应该想到自己的日子会变成什么样的,不知道,至少沈浩不去想,自己为了借助林老的手段,付出的代价足够让沈浩难以吃消。

     下了车的沈浩只是对着车子微微一笑,监狱长坐在里面有一种难看的阴沉,这时候的他估计心里也不好受吧,那种心思要算尽,而且还要将所有的一切都要包括进去的心态,挖空心思的要让沈浩搀和进来。

     只是沈浩就是沈浩,从来不会因为任何的事情而变得让他人来给自己多做什么,而且不会因为别人的意志而改变什么。微微的一笑之后沈浩大步流星的离开,留下车子停在那里,显得特别的孤单。

     “喂……我看这一次的事情不怎么好说。”监狱长拿出了手中的电话,给顾凌峰打了过去,语气没来由的很凝重。

     “哦?怎么,有什么变故发生了么?”那边的顾凌峰也是微微的一顿,明显对于自己的算计还是很有把握的。

     “沈浩并没有答应,而且并没有任何的慌张。”

     “该死的一帮警察,怎么可能去的那么快,看来我们还是有些失算。”顾凌峰很快就想到了其他的一些事情,心情也不是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