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77.第977章 ,不劳而获的等待
    <!--章节内容开始-->    沈浩能接触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有些偶然,对于他这个政治白痴而言,拳头并不是很好用,梁秋霜貌似对于其中的门门道道到很了解。

     或许是从某种意义上说,梁秋霜通了商场,也就明白了官场,两者之间必然有些相同之处。

     赵国栋来的快去的也快,虽然说没有在沈浩这里获取自己内心深处索要的东西,可是也明白先下的局势,梁秋霜的提议,完全是值得考虑的。

     他不得不佩服,这个年轻人身边的女人,一个比一个能折腾,一个比一个有能量,就算梁秋霜的无心指点,也比自己琢磨的还要好用。

     没办法将事情解决的清清楚楚,那就等着!

     对于刘旭而言,呆在监狱并不是什么好事情,可是一连两天下来他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或者说沈浩没有对他打击报复,这多少的松了一口气。

     对于沈浩这样的人来说,报复起来真的太可怕了,对于当事人来说,从早到晚的担忧起来,没完没了的生活在恐惧之中。

     手下人已经是一批接着一批的出去,该回京城的被打法回去,该留下帮忙做事的,还的继续留下来帮自己打点一些事情,外面的世界依旧是那么的热闹,也不会因为你死了儿子就变得有些伤感。

     出了看守所的刘旭没有做任何的事情,如今这怒气稍微的消散了些,人也就变得清醒了少许,知道一味的追查也不见得会有多少的结果,当下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自己儿子的尸体给领了出来。

     一个冷酷的男人,一个心狠手辣的男人,在见到黑色装尸体的袋子的时候一时之间有些失控,两滴眼泪就不受控制的从脸上流了出来,顺着脸颊一点点的划过了嘴角,到最后落在了地上。

     安静的太平间里没有一点的声音,就算是留下的手下,也是不敢多发一言。

     跟着老板的时间太久,知道这时候也是该让老板自己去消化这些的时候了,一旦这时候他消化不掉,若是发飙起来,将是一头凶狠的老虎和狮子,绝对会将一腔的怒火完全释放出来。

     “先把小五子的尸体带回去,今天晚上我们见见那位监狱长,我想他会给我们一些消息的。”

     “是!”手下人简单的答应了下来,依旧没有动静,刘旭也是从刚才莫名的备份当中醒来,脸上煞气腾腾。

     明眼人能看得出来独子的死亡给这位枭雄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原本神采奕奕之间的人流露出的悲伤和疲惫,显现出他内心深处的煎熬。

     这种痛苦貌似是实质性的存在的,以至于就算此刻往太平间外面走去,也是脚步沉重。

     “老板,省政府的人说这件事情会给你个交代。”

     “能给我什么交代?”他瞪了手下人一眼,冷哼了一声,道:“要是能给我交代,早就给了,现在只不过是推诿之词,压根就不能相信。”

     手下人知趣的退到了后面,吩咐了左右的人去办事情了。

     停尸房里的人被带走了,这需要很多的手续,所以比较繁琐,刘旭并没有留下来等待最后再看一眼。他走的相当果决,或许他清楚人死不能复生,就算在这里哭死过去,也无法将已经死了的人哭活过来。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找到真正的凶手,绝对不能放过!

     刘旭混迹江湖若干年,从来都是自己欺负别人的,绝对没几个人在欺负了自己而能看到第二天的太阳。他是刘旭,打下了偌大的产业,如今提起他的名字,就算是怎么样的大佬不服气?不,没几个人敢说不服刘旭的。

     监狱长被带来的时候满头是汗,看见大老板那死人一样的脸的时候,不自然的垂下了脑袋。

     “看着我!”刘旭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监狱长还是慢悠悠的抬起了脑袋,刘旭道:“我自认为尚且还对得起你。”

     “我知道。”监狱长显得有些紧张,语速比较快,道:“可是你清楚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我已经被彻底的架空,都是那个沈浩……”

     “够了,我不需要听你的解释,不管你是不是被人架空,可你依旧是这里的监狱长,就算你不能照顾到方方面面,可是不应该眼睁睁的看着小五子命丧黄泉。”

     “对不起……老板!”

     监狱长能从对方的语气之中感受到一股子莫大的煞气,这种生死存亡不属于自己掌控的范畴,让人莫名的就会生出恐惧感来。监狱长自问是个又能力的人,确切的说他能混迹官场,白手起家,自然有着对于一些事情的把控程度。

     可对上了这个大老板刘旭,他甚至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婴儿一样,就算给自己一把刀,也绝对没有勇气上前捅对方一下。

     他无法对刘旭造成任何的伤害,而且人家刘旭杀自己,反而只是一个眼神。

     “今天的事情我只是问问你,有什么对我说的么?”

     “我……”

     “看来你没什么对我说,好!今天我不难为你,我也相信你和这件事情没有直接的关系,并且我放你走,但是别让我知道你对此事有所盈满,也别让我知道这件事情和你有直接的关系,到那时候,你是清楚我怎么处理的。”

     说完他将监狱长给赶了出去,刘旭却坐在了床边给自己点上一支烟,猛吸了一口之后吐了出来,看了一眼手下,道:“顾凌峰有消息么?”

     “对不起老板,貌似没有,前些日子貌似他和沈浩之间发生了冲突,为了被迫沈浩就范,直接对沈浩的女人动手了……几个兄弟都被送进了医院。”

     “哼,真是个混蛋,难道我没告诉他先别乱动么?”刘旭闻言眼睛变得特别的犀利,看的手下微微的倒吸凉气,但依旧说道:“我想他也是迫不得已。”

     “小顾平日里做事我很放心,而且也很懂我的意思,我认为他是一个可造之材,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在最为关键的事情上出了这么大一个纰漏……”

     手下人的脸色阴沉了起来,老板的言外之意不言而喻,就连傻子都能听得出来,这是对顾凌峰有意见。

     “给我盯紧一些,如果敢有任何的动作,给我把人抓过来。”

     他很怀疑这些人,甚至他现在不相信任何人。因为自己儿子死了,而且死的不明不白,这其中是龙彪直接动的手,可是绝对不是龙彪自己的意思。

     他已经将龙彪的所有信息给查清楚了,自打二十岁坐了牢,差不多二十年就在监狱里度过的,外面连个亲人都没有,更别说有什么厉害的人际关系。

     听小五子说过龙彪这个人,貌似是个人物,而且很对小五子的眼,甚至说是出来之后要把龙彪给弄出来,可是小五子最后死在他的手里。

     从监狱里逃了,这多少的有些滑稽,能在那么多的狱警的看管下跑掉,这就说明了问题。

     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屋子里的气氛有些沉闷,虽然该吩咐下去的事情已经吩咐,可是如今呆在这里,让手下人也是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他貌似也知道老板心里面思考什么,不过貌似他没有说话的余地。

     “你是怎么想的。”刘旭忽然抬头,问了一声跟了自己很久的手下。

     “老板,其实你一直认为监狱长不敢,我也认为他没那个胆子,不过我总觉得这事情里面透露着一股子的邪气,貌似有人在算计我们……”

     “直说!”刘旭看着手下人表情微微的一凝,说道。

     “首先是那个监狱长,其实已经是你的棋子,也是被设定好了推出去顶了这一切的,也算是给C省政府的一个交代,可是……如果我换成是监狱长的话,自然也会对此事产生怨气。”

     “哦?”刘旭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道:“他的确能有怨气,可我还没有在这件事情上表态。”

     “这才是他最为担心的时刻,而且我感觉小顾在这事情上对你有所隐瞒,貌似……他在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仿似有一种提防,前几天我见到他的时候,感觉就不是很对。”

     “看来问题就出现在这里。”手下人一句点醒梦中人,或许是自己对于某些事情的把控不够,或许是对于自己的凶名太过于自信,甚至……在这件事情上自己做的也不够好,这才将事情发展到最为接受不了的一面。

     “不管怎么说老板,小五子的这个仇,我们一定要讨个说法,可现在我们还得和地头蛇沈浩的关系必须要处理好……”

     他更理解老板为什么而烦躁,他也清楚老板一向的做事手段。可在这个圈子里就是如此的腥风血雨,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有的只是利用和无限的利益,一旦在这件事情上达不成协议,那么……往后在琉璃就是一种碍手碍脚。

     甚至小五子死了,政府的一些人反而变得淡定了起来,他们摆明了自己的目的,那就是……不去理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们狗咬狗,人家看热闹。一旦这事情形成了个恶性循环,那将是一顶偌大的帽子扣在你的脑门上,最后只能让你在里面的日子越发的难过。

     “你说的不错,看来这些年你学到了很多,是有必要和沈浩去化解一下矛盾,在琉璃这一亩三分地上,他绝对有说话的权利。”

     刘旭很坦然的接手了这个提议,很难得的微微一笑,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看上去老实的手下,是一个粗中带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