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80.第980章 ,求助
    <!--章节内容开始-->    车子停了下来,一时之间显得特别的安静,司机转过了脑袋看着刘旭,脸色有些难看。

     这个国字脸的男人,有着先天的一股子英气,有着一股子说不上的气势。

     “老板,你杀了我吧,是我误会了你。”

     对年的兄弟太了解刘旭了,如今误会澄清,貌似他没有必要做其余的事情,说道:“监狱长就是我杀的。”

     “是你?”刘旭的脸色微微的阴寒了起来,道:“到底为什么?就因为顾凌峰那家伙给了你那么点钱?”

     “不是钱的问题,只是我觉得我欠了他人情,现在看来,我真不欠他任何的东西。”

     话锋一转之下,司机的脸上有一抹的死回之色,他清楚背叛老大是什么下场,道:“还请看在我跟了你这么多年的份上,放过我的家人。”

     刘旭半响没说话,最终暗自叹了一口气,道:“你为我敲响了警钟啊,多年的老兄弟,都能这么对我,这是我刘旭做人失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能杀你么?不……”

     刘旭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的悲哀,很无奈的就要下车,司机喊道:“老板……你别去京城,其实那边已经被完全控制,而且……顾凌峰也随时准备着对付你,你一旦露头,将会遭受到暗杀,那时候什么都晚了。”

     “多谢你的提醒。”刘旭在下车的时候很无奈的说了一声,其实司机在让他脱离原来的路线的时候,已经明白了事情貌似已经跑出了自己的掌控。

     既然人家顾凌峰算到自己会回去,而且将这边的事情给留下来,那么就肯定会给自己留下一点点的麻烦让自己解决。

     “不,老板,你并不知道他在这边做了什么,我猜测小五子的死和他有直接的关系,不然他不会这么快,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做出这么多的事情,之前貌似他找过叫沈浩的人,可惜的是那边并没有和他同流合污。”

     “找过沈浩?”刘旭听得眉头微微的一皱,不过貌似沈浩没答应他,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对,这一招他失算了,不过他在政府这边貌似留有后手,我想现在……”

     “是你告诉他我要出发了吧?”刘旭冷漠的看了他一眼。

     司机没有反驳,看样子是默认了人家刘旭的猜测,虽然说刘旭很讨厌他这种出卖,可是跟了自己太久,连自己的命都卖给了你,你没有好好的把控,那不是别人的责任。

     “行了,别死在这里,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的老板,那么……等这件事情完了再说。”

     刘旭明白他的意思,交代这么多,无非就是感觉对不起自己,现如今又如此的急切,那么就想在说完这一切之后做个了结。刘旭固然很无情,可却不想多生事端,在琉璃的事情越多,那么他将会被事情给缠住。

     “没想到,你竟然找沈浩来对付我?”刘旭耻笑了一声,道:“顾凌峰,你真的太天真了些,而且……你病不知道就算我去找那个传闻中的天启,人家未必能卖我面子。”

     大步流星的离去,一个电话打了出去,随后一辆车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上了车之后的他电话差点打爆了,随便接了一个之后大概清楚了什么事情,自然是监狱长得死,被砸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是摆明了要栽赃嫁祸,可是……刘旭不得不承认这是最好的拖延时间的办法,只要警察将自己给控制起来,那么……

     到时候京城那边的事情成了定局,自然不会有任何的翻盘机会了。

     所以他现在也有些急,一时之间联系不上那个主要的负责人赵国栋,刘旭将目光对上了沈浩。

     沈浩来到了公司,张嘴打哈欠的看着忙碌的梁秋津。

     这妞儿这些日子成熟了不少,貌似这职场真是锻炼人的地方,本来是个活泼的少女,此时少了几分那种不真实的调皮,多了几份稳重。

     今天她不知道沈浩找他是怎么回事,看着这位姐夫嘴巴翘的老高了。

     “秋津啊,这些日子过的还好?”沈浩颇为尴尬,貌似和妞儿说过的话自己没当回事,人家这是摆明了对自己有意见么?

     “咦,真是奇怪了,你不是一直在躲着我么,今天怎么忽然找我?按照你的身份和地位,貌似和一个下属在一起,那岂不是要掉了你的身份。”

     沈浩闻言尴尬的要死,妞儿这是明着在挖苦自己的节奏啊。

     “那又的事情,我是前一段时间真忙,你说我怎么舍得忘掉你这漂亮的小姨子?”沈浩坏坏的笑着,起身就往过去走。

     梁秋津哼了一声,没有回避沈浩对于自己的亲密,确切的说她一点都不反对。

     揽住了那柔软的小腰,沈浩也是心神一荡,鼻子之间感受着人家身上传来的香味儿,没来由的便深吸了一口气。

     貌似有些小小的贪婪,不过沈浩没有太过分的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有些事情嘛,点到即止。

     “真是个小气鬼,我以为你有那个贼心,就有那个贼胆呢,感情你就这样?”

     梁秋津微微的有些脸红,近距离之下能清楚的感受到从沈浩身上传来的那股让自己很舒服的味道,她是一个妙龄的女孩,这时候浑身散发着让异性都无法忽视的味道。

     就像是在这个公司里一样,每一个处于青春期的男人,都会脸红着看着她,貌似沈浩这种无意识要和自己保持距离的动作,很容易……就伤害她的心。

     女为知己者容,梁秋津认为自己这么漂亮,这都是为自己的姐夫准备的,她很喜欢和姐夫在其一起的感觉。只是他这些日子无意识的回避自己,让她感觉很讨厌。

     “我哪里小气了?”沈浩一听这话老大一个不乐意,怎么着了这是?

     “你说你叫我来,都这样了,要是不给我点安慰奖,是不是真的对不起我?”梁秋津不依不饶,抬起了脑袋,脸上带着哀怨的坏笑。

     这让沈浩愣是没明白是怎么个情况,可是忽然觉得人家就来了个亲蜓点水。

     这就像是洪水爆发时的一个前奏一样,毫无预兆的让沈浩猛然间抱住了她,管不了那么多了,这妞儿像个水蜜桃一样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今天要是不做点啥的话,肯定是不行了。

     当下大嘴就毫无预兆的亲了下去,梁秋津发出了幽若黄莺抵鸣一样的哀怨的声音。那调皮的舌头已经被沈浩给扑捉到了,感受着沈浩的霸道,一点点的,一滴滴的在侵占她的领地,原本的热火总是来的忽然,淬不及防之下会让人犯罪。

     沈浩基本上是手脚并用,无休止的在人家的妙曼的躯体上活动着,一点点贪婪的索取,让自己某个部位都起了一定的反应。

     “姐……姐夫,现在是上班时间,晚上、晚上再说。”梁秋津有些急了,她的内心是挥之不去沈浩留给自己的那种感觉,可是真要是放开了不顾一切的来,貌似内心深处就变得恐慌起来,有的时候……她是生活在属于自己的矛盾之中。

     沈浩管不了那些,一旦激情来了,男人就会变得不可理喻,更多的时候,一只发情的公猫会变成凶残的老虎,为了维护自己的那个啥,甚至连比它大上数倍的雄性动物干架。

     沈浩要是在这个时候放手,那就是禽兽不如啊。

     当下手在人家身上胡乱的摸索着,可是脸上的坏笑依旧没有消失,嘿嘿道:“今天你姐也没来,别怕……”

     语气就像是一个带坏小姑娘的坏大叔一样,梁秋津一下子更紧张了。

     “哗啦!”门就在这时候忽然被人打开,一道人影忽然出现,愣在了当场。

     “啊……”四目相对之下,梁秋津忽然发出了尖叫,那边的人也是要关上门一样,随即说道:“我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

     “静茹,你给我进来。”

     沈浩暗骂一声这妮子怎么这时候跑来了,也暗骂自己该死,这自己真是精虫上脑,其实在刚才应该就把门给反锁了的,这一下……被人给撞破了。

     刘静茹脸色有些发红,不过很快就被招牌式的微笑给代替了,再一次的进来之后,用古怪的眼神在两个人的脸上扫来扫去的。

     “事情……不是你想象中那样的,静茹姐。”梁秋津小声的解释着,可是总觉得这话少了那么一点说服力,貌似刚才的事情已经被人家看的清楚。

     “唔……都说了,我啥也没看见,老公,有个叫刘旭的人来了,他说找你求救。”

     “刘旭,求救?”沈浩一愣,半响都没反应过来,感觉有些天方夜谭了,这时候刘旭跑来找自己,貌似有些无厘头。

     “他人呢?”沈浩的神色瞬间变得严肃了起来,看了刘静茹一眼,道:“一个人?”

     “在外面的大厅里,现在又香菱招待,来的就是他一个人,虽然我不知道他是什么目的,但是……”

     刘静茹是察言观色之中的好手,一眼就看出那个刘旭不是个简单的货色,而且从言行举止之中能明白,貌似有着一股很牛的风格。

     “那好,我去见见他,你们继续做事吧。”沈浩走了。

     留下两个女人面面相视,刘静茹的目光有些玩味。

     “静茹姐……”

     “唔……我知道你要说啥呢,哎……你那姐夫啊,其实是个不错的人,不过呢……算了,当我没抱怨,就当我啥都没看见。”

     刘静茹七窍玲珑心怎么不明白梁秋津想说什么,这事情她自然不能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