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75.第975章 ,你要学习的很多
    <!--章节内容开始-->    来的人自然是顾凌峰,他有些想不到自己的老板为什么会选择坐牢,但是看着人家气色还好,压根也没有像是一个坐牢人的样子,松了一口气之后有些揣摩其老板的意思了。

     “老板……”

     “小顾,你来了!”刘旭的脸色不变,很轻松的坐在那里,通过栅栏看着外面的年轻人,眉头轻轻的一挑,貌似察觉到了一些什么。

     “是的老板……对不起!”顾凌峰的内心一挑,他刚才自己的老板眼睛里扑捉到了一抹的质疑,所以立刻先提起了他最不想提及的话题,道:“在小五子的事情上,我……”

     “别说了。”刘旭纵然是一世枭雄,可也架不住中年丧子的悲哀,带着些许的悲伤说道:“事情发生了,怪谁都没用,小五已经死了,死了就是死了,怎么都活不过来,我现在不方便出面,还麻烦你将他的尸体领了,运回京城安葬吧。”

     或许刘旭有很多个身份,确切的说没几个人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样一个身份或者,没几个人能见到他的真实面孔。

     可是这一刻的刘旭绝对是真实的悲伤,就算是心狠手辣的畜生,也未必能过得了亲情这一关。顾凌峰点了点头,道:“老板,我一定会追查出谁是幕后的老板。”

     刘旭貌似是真的很悲伤,可是当听到这句话之后,他的眼神犀利如刀,忽然抬头注视着顾凌峰的时候让对方一愣之后冷汗直冒。

     那种没来由的恐惧感骤然而生,就像是不明确的一种莫大危机感一样,来的不仅仅是忽然,而且是那么的真切,让顾凌峰觉得,这一切油然而生,自己在他的面前无所遁形。

     “你有这份心是好的,不过这事情你别碰,记住我的话,别碰!”他强调了一句话,貌似之前所说的不怪你,在此刻就变成了随口说说的玩笑。

     顾凌峰明白老板这种第二次强调的意思,他在表达自己内心深处的恨意,甚至毫不夸张的说,貌似在警告自己一样。

     “我不想你搀和进我的私仇里面,这些原本就该属于我自己的事情,我不想你来替我完成,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为了把失去你,那么……也是该将你雪藏起来的。小五子不是一个干大事的料,我将他送进这里来就是让他远离江湖的是是非非,可是没想到就这么平白无故的送了命。不管这一次幕后的主事是谁,不管他处于什么目的,一旦和这件事情有关系,那么……后果只有一个,死!”

     这个死字,基本上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听的顾凌峰的后背一阵阵的发凉,他并没有相信老板的话,老板的心思虽然看上去不难猜,可是顾凌峰却知道,这天下没几个人能猜到老板具体打着什么样的注意。

     小五子是个混蛋,借助家里面的势力在外面欺行霸市,可以说是坏事做绝,点点滴滴的迹象也表明了小五子得罪的人联合起来绝对是灾难。

     至于现在人家的产业是否真的会给顾凌峰,这一点他的确不好说,可是在整个刘旭亲近的人里面,年轻而又能力的人,他顾凌峰绝对是首屈一指的,而且论疼爱程度,貌似是那么一回事。

     “是的老板,我绝地不会插手,等候你的处理。”

     顾凌峰不敢忤逆,确切的说是无法去反抗,明面上撕破了脸皮,刘旭绝对会让你分分钟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而且连一点足迹都不会留下。

     “那就好,我希望你近期回京城,去处理那边的一些后续问题,我不希望那边出现任何的变故,让一些不能发生的事情发生。”刘旭吩咐道。

     和顾凌峰的交谈基本上是刘旭发号施令的,面对着如此强硬的老板,顾凌峰是没有资格去表示自己的心态的,可至于老板的真实想法,顾凌峰无法深刻的认知,这让顾凌峰陷入了不安的交集当中。

     顾凌峰走了,看守所的一个手下走到了刘旭的面前,道:“老板,小顾有问题?”

     “说不上,有些事情不得不稍微的考虑一下,虽然说我们这些人本来就是提着脑袋在玩,但绝对不是毫无还手余地的待宰羔羊,任人欺负,在小五子的死上面,明显有很多的猫腻值得我们去揣摩,就拿小顾来说,他的到来和小五子的死,基本上是同时发生的。”

     “可是……”

     “你想说他没那个胆是吧?你错了,小顾的胆量比谁都大,做事计划的相当紧密,不过他偶尔的手段还是显得有些稚嫩,这一次牵扯上了一个我们不能直接撕破脸皮的人,天启,怕就怕在这里面真有他的影子。”

     一个天启已经让他们受到了应有的压力,确切的说超过了他们的预期,几十号人的围攻之下尚且还能支持五分钟左右,这不是奇迹,因为自己是一帮什么样的人,他绝对清楚的很。就像刘旭刚才说的,他们最擅长的就是玩命。

     就算那么狠,人家都占不了便宜,如果真的是血拼,估计他们几十号人,大部分都会撂在哪里的……

     对于记忆犹新的事情,这人明显是有些后怕,当提起沈浩的时候,刘旭的脸上有些不自然,忽然想起了老板近两年来的低调,终于明白当初给他提醒的那个人说要低调是为什么了。

     因为他们面对的一个人是压根不可战胜的对手,如果选择和人家硬碰硬的话,失败的人肯定是老板。

     唯一明智的选择就是选择避让,老板是多么强硬的一个人,他清楚,这种审时度势,能屈能伸的人,他佩服。

     “至于天启,你估计已经知道他是什么人了,我并不惧怕他的能力,或许和他对上,我肯定会输,因为要一个人的命,可以从各方面下手,甚至有些人死的不明不白,到了一定的程度,只不过是他人的垫脚石而已。”

     刘旭的话依旧,听的手下有些胆寒,道:“可是天启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他具有一个组织,而且受命和我为难,他身后的人我惹不起,就算躲,人家成心要我命的话,也躲不起。”

     林老代表了国家机器,无论是任何组织和个人,就算有通天的能力,也无法和国家机器作对,这个国家养着很多的能人,他们平日里不出手,可一旦出手,哪怕你跑到天涯海角,也要为你坐下的事情付出惨重的代价。

     “现在我明白了,我明白你为什么忽然下达只抓不杀的命令,你是怕激怒他身后的那位……”

     刘旭点了点头没有否认,叹了一口气道:“不过有些时候,我还的稍微的和他动上一动,至少也让他明白,我刘旭不是张狠,说被干掉就被干掉。”

     几大灰色实力盘踞一方,彼此之间的利益冲突让很多地方都乌烟瘴气,这种目无王法的事情最终还是惹怒了一批人,以至于刘旭在最后立刻收手的时候很多人意识到了问题的不对,只是张狠太蠢,压根就没有明白为什么而死。

     刘旭知道不能把沈浩给得罪的太死,虽然当听闻沈浩是什么劳资的天下第一的时候也感觉可笑,但他没有笑出来,沈浩给予的压力那是和人家的势力成正比的,一旦自己没有能力让对方有所忌惮,那么他就会变得寝食难安。

     “那么接下来呢?”手下人小心的问道。

     “什么都不做,等着,我敢那么做,就是希望沈浩重视一下我的态度,我没有下死手我想他也能猜到我的一些想法,简单来说,和聪明的对话未必一定要说出来,行动的多了,对方能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明白你的心思。”刘旭淡然一笑,眼神阴狠,道:“我只是希望担心的事情不要发生就好。”

     顾凌峰离开了公安局之后一口气貌似喘不过气来,压力是刘旭给的,可从某种意义上是自己给的。做贼心虚的人难免会杯弓蛇影,一旦被某些人盯着,总感觉像是自己的心里被人看穿。那种恐慌和害怕,像是毒蛇一样,随时都能给人致命的一击。

     事情看来已经没时间去圆了,一旦刘旭从里面出来,恐怕就是更大的风波,一个不好就会将事情给查个水落石出,到时候他必然会深受牵连。或者说彻底的从刘旭的身边抹除。

     无论从那个角度来说,这绝对不是一件喜闻乐见的消息,他为了自己的命运而铤而走险,可是现在必须为了自己的性命而做出一些选择。

     或许他并不想这么干,或许他认为事情还没糟糕到哪一步,只是他怕了,怕刘旭,怕那个不确定的因素沈浩。所以……监狱长绝对留不得。

     一想到这种事情他的眼睛就寒冷了起来,纵然刘旭不让他去做任何的事情,可这些年跟着刘旭做买卖,自然明白什么叫藏拙,不该显露出来的东西就不应该放,一旦真的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那是一条活路。

     如今他不得不将自己的一些东西给拿出来,至少在刘旭明白之前,就应该做出个判断来。

     ……

     距离小五子死亡已经过去了五天时间,平静如一叹死水之下貌似隐藏着很大一股暗潮,市政府那边的专门调查小组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当事人的死,以及主要参与人龙彪的逃亡,差不多让他们跟进的线索全部断了。

     尤其省政府那边给于的压力让人一听都头大,根本就没办法去做太多的事情,就连温树青都有些小抱怨,这个该死的沈浩,像是撂挑子一样的将这破事情扔给了她,自己却躲在庞斑看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