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74.第974章 ,最为强硬的一面
    <!--章节内容开始-->    想的对与不对,顾凌峰不知道,可是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这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如果让沈浩明白过来,这事情是他们做的,那么将是一件腹背受敌的结果。

     一个刘旭足够让他们难受,再加上一个沈浩,估计他们一点胜算都没有。

     监狱长破罐子破摔,知道自己没有活路了,所以做了放手一搏的豪赌。顾凌峰只是一时的贪念,初生牛犊不怕虎,压根就不认为自己完全的屈居于人下,自己的生死掌握在他人的手里。

     所以他要拿自己的命去拼,拼一些应该得到的东西。

     “现在不管怎么说,沈浩那边我是得罪的死死的,你的身边还有刘旭的保镖,倘若真走的太近,一旦暴露出来,我想你绝对占不到任何的好处。”监狱长不得不给顾凌峰提个醒,牵扯到生死的问题,已经全然断了两个人的后路。

     “不需要你教我,我知道该怎么做。”

     那边的顾凌峰像是受了伤的刺猬一样,骤然爆发了起来,没脑的怒吼了一声将电话给甩了出去。

     心里的期望,永远赶不上世事变化无常,理想和现实的差距,不亚于给你一巴掌让你清醒过来。

     可是对于刘旭他也很了解,他们斩断了所有的后路,这种放手一搏的架势上促就了他们不可能再回头。

     要么把刘旭给留在琉璃,要么他们这辈子别想活着进京城,但是一旦失败,代表着他们将没有任何活下去的可能,哪怕你们逃跑到天涯海角,终究还是会有人把你们给追回来,然后让你知道什么叫背叛,也让你记住,背叛的后果。

     这一切的后果顾凌峰屡见不鲜,对于那些叛徒的处置,顾凌峰参与其中。

     有些郁闷的点了一支烟后,他又捡起了摔成八瓣的手机,可是摁了好久愣是没开机,看样子是摔坏了。

     “妈的,认倒霉鬼吹灯,放个屁都特么砸了脚后跟。”无奈的扔掉了破手机,拉开了宾馆的房门大声吼道:“人呢,都来我这里一趟。”

     沈浩回到了家里,苏老爹他们在一帮女人的陪伴下算是舒展了眉头,这里环境很清幽,可以说适合养老,就算是苏青这个小滑头,也有些乐不思蜀的意思。

     不过貌似明天他们要回去,沈浩虽然事情还没有完,可不想再继续搀和进刘旭的那些破事情之中去。

     态度已经明确,该说的都说了,自己给你面子让步,那是让你见好就收,倘若你们不知死活的继续纠缠,估计沈浩也只能把事情做的过分点,把你们给打回去。

     刚要将手机关机,却恰巧在这时候打来了电话,是梁秋霜的。

     下意识的接通了电话,那一头传来了变了声的声音。

     “沈浩,梁秋霜在我手里,我希望你不要报警,找个安静的地方听我把话说完。”

     沈浩一听这话眉头就皱了起来,梁秋霜落在了别人的手里?那么懒猫呢?这有些不对。

     “有什么话就说,莫要遮遮掩掩的,我这会很忙,但我告诉你,别伤害她,不然你会付出很惨重的代价。”

     站在一旁的苏青愣了一下,可是听闻沈浩的话意识到出现了事情,本来有些玩世不恭的表情瞬间认真了起来。

     他处于一种很奇妙的学习阶段,也可以说这位姐夫从某种意义上对他的影响很大,如果不是在他们家门口发生的一切,苏青压根就不会意识到,他的目标和他的长处。

     确切的说,作为警察的子弟,压根就不会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本能而努力着。

     那头嘿嘿的冷笑着,半响都没有说话,道:“沈浩,你还是没高明白现状,貌似现在是该我说话的时候,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和我讨价还价?”

     “你说的没错,我媳妇落在了你的手里是我的疏忽,但我敢保证你没胆量伤害她,因为你知道我是谁,那么你就应该知道,你伤害她一点的代价是什么。”

     “少废话,老子现在只需要一个答案,那就是你是否答应我的要求。”

     “容我想想。”说完沈浩挂掉了电话。

     他并没有问对方任何关于梁秋霜的情况,确切的说接二连三针对梁秋霜的绑架早就屡见不鲜,不但是沈浩,就连梁秋霜本人都已经学会了在被绑架之后该如何去保护自己,或许对方在刚才的电话上什么都没有透露,可是沈浩却从中听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

     他应该不是刘旭,因为那种安奈不住心中焦急的语气就算是通过变声器,也没有遮掩,而且对方的语气太过于嫩了些,不像是刘旭那个老狐狸做的。对方明显是想要自己给他做什么,那么就是有求于自己。

     通过各方面的信息汇总起来,沈浩不难清楚,这是一个二百五青年做出的二百五的事情。不管对方是怎么瞒过懒猫来做这事情的,可是懒猫最大的能力……那就是追踪。

     苏青在旁边问道:“姐夫,出事了?”

     “恩。”沈浩没有任何的隐瞒,点了点头,道:“是你梁秋霜姐被人绑架了。”

     “啊……是梁秋霜姐,难道你就一点都不着急?”

     沈浩微微的一笑,道:“既然你在学习,那么今天再上你一课,那就是在无论发生任何的事情时候,千万要保持自己的清醒,你一旦乱了阵脚,你一旦连自己都不知道在干嘛,那么对方会让你牵着鼻子走。”

     苏青有些不明白的点了点头,很难和现实联系在一起,在他的认知里,混社会的就是义字当头,为了兄弟两肋插刀,这一点也得到了沈浩的肯定,就像他说的那样,凡事人应该为重,因为所有的事情,都需要人来做。

     “不担心那是假的,可你担心又能如何?至于今天上的课,那就是对自己的兄弟要有绝对的信心,既然将后背交给他了,那就莫要做出怀疑的姿态,他在为你的后背而努力的时候,你所给予的,就是自己的一切信任。”

     这个并不难理解,至少苏青自认为自己是做不到的。

     虽然他也相信所有跟着他混的兄弟,甚至对大家都能推心置腹,可绝对不能将自己最爱的人交给他人去处理,那是办不到的。

     沈浩的担忧在五分钟后收到了信息,是懒猫发来的,只有简单的几个字:调虎离山,已经追查出后台,如何处理?

     懒猫的追踪水平,别说沈浩,恐怕是搞情报的天煞也未必能比她强,她有比猫还要轻的脚步,有比狗还要灵的鼻子,以及比猴子还要快的速度。

     她是组织中的一个另类,至少她追杀的人,很少有人能躲得开。

     事情看来无需自己去过分的关注,不过他还是回了懒猫一句:确保人的安全,其他的我来处理。

     既然知道了幕后黑手,那么这一切都没必要去在乎,等的就是对方浮出水面而已,如今天大地大,丈母娘丈人爹最大,等到这里的事情完结,那才是秋后算账。

     事已至此,对于顾凌峰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他依旧在极力的计算着所有的可能性,难免的有些急躁。还好他现在能拿着鸡毛当令箭,可以去指挥那些该死的保镖们做点事情。保镖们也不是糊涂人,在为了堵住梁秋霜的时候,分工配合,在懒猫一个判断失误之下上了贼当。

     他现在还不敢站在正面和沈浩对话,女人对于男人来说就是一个陪衬,尚且在无法彻底的了解沈浩这个人之前,绝对不敢轻举妄动,这也从他刚才的一个电话之中得到了一些解答,貌似沈浩并不在乎梁秋霜的死活。

     他错了,就在他准备接下来的行动之后,那几个保镖就失去了联系,已然证明沈浩放出来的烟雾弹让他麻痹大意,最终上了贼当。

     阴寒的心情像是死了爹妈一样,眼看着到手的山芋就这么飞了,多少的有些始料不及,甚至在斗智斗勇之下自己棋差一招,这多少有些打击太大。

     他现在必须的考虑一个实际性的问题,这个沈浩到底是谁?而且老板为什么会对这个沈浩会显得犹豫不决?如果哪天下了死手的话,凭借那么多的人,绝对是能要了沈浩的命的。

     恐怕哪天的阵仗,就算是真正的功夫高手也未必能完好无损的出去,何况只是一个血肉之躯,名不见穿的人而已。

     有太多的疑问徘徊在大脑之中,一时之间让他想不明白的问题太多太多,那种无法发泄的抑郁直接快闷的他吐血不可,只是这一切……他还能做什么?

     老板既然来到了琉璃,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也是该去见见老板了。

     ……

     这偌大的看守所依旧是那么的热闹,接受了几十号的人显得特别的拥挤,刘旭没有忙着出去,因为他感觉事情有些不对,而且最可怕的是彻底的将沈浩给得罪了。

     沈浩是什么身份,刘旭清楚,而且比在场的谁都清楚,更清楚一旦得罪了这个亡命的杀手之后将会面临怎么样的一个结局。

     惴惴不安的活着,还不如痛快的死去,可是对于刘旭而言,他绝对不是那种普遍认为的弱者。

     至少在这看守所,短时间内是安全的,沈浩还不至于丧心病狂的直接杀将进来在这里要他的命,所以,他在没有弄明白事情的始末之前,压根就不会选择出去,就在此时,警察很客气的告诉自己,有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