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79.第979章 ,监狱长之死
    <!--章节内容开始-->    事情仿似被推上了一个最高峰,一些原本以为可以消停的人们都被拉了出来,原本的调查组重新被组建,而且从队伍上来说,这一次显得更加的专业一些。

     至少要堵住人家百姓的口,这就要用事实来说话。

     关起门来你们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可这天窗要是被捅破了,那么你就没得选择,必须要将事情给讲清楚。

     只是……当他们调查的第二天,一个震惊的消息就出现了,监狱长死了。

     当这个像是爆炸一样的消息传开,顿时让所有人都吃惊了起来,一时之间连赵国栋的脸色都变得难看了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了公安局的局长,带着质问,道。

     “厅长,这个……初步确定是自杀,现场留有遗书,并且明确的说这事情是他一手做的。”

     “你能信这个结果么?”

     “这个……”

     “连你都不相信的话,你感觉我能信么?你感觉那些记者相信么?还有市民能相信么?我感觉你这局长别干了,让有能力的人去做,刚调查事情,当事人死了,我现在就因为你一句畏罪自杀,就把这事情给定了?是我糊涂,还是你糊涂?”

     赵国栋很生气的质问,一句句的话从他嘴里出来,让那边的人冷汗直冒,也难怪人家赵国栋会在这么生气,这事情要是搁在谁身上谁不难受?

     本来为了这事情,全方位的调查,以至于牵连起来的人那么多,一个个的往出来挖,一个个的要往死里的整,现在人死了,你们觉得这个责任谁来背?

     总而言之,赵国栋的怒火直接烧到了公安局,所有的人不得不将这件事情给重视起来,开始调查关于监狱长的一些行动,其中包括了奇怪的一些东西。

     在他无形之中接触龙彪的一些监控录像是空白的,而且监狱里的当值狱警都能真实那一次是的确见到了龙彪,第二天就发生了事情。

     不过当时人们是没一个怀疑他的,而且人家监狱长绝对有权限去调取这一段的视屏,同时能给删除掉。大家这才肯定了,小五子的死,貌似真和监狱长脱不开干系。

     消息一旦回报了上去,赵国栋对于这个消息是一点都不意外。其实他想过无数的可能,早就意识到了这其中的无形黑手和监狱长是分不开干系的。

     可是这让赵国栋不明白的是,那就是监狱长为何要杀他?

     电话的记录显示了一个很奇怪的号码,貌似不是本地的,一调查出来这个电话号码的练习次数很多很多,多的连赵国栋都认为有些奇怪。

     “这个电话有问题。”赵国栋微微的皱眉。很快他也拿到了这个电话的主人,一查之下是一个叫顾凌峰的家伙的,只是……为什么是京城的人?

     一点一滴的消息貌似要给串联到了一起了,事情越挖越是大,以至于现在赵国栋手里捏着的人的名单越来越多。

     刘旭当接到监狱长死亡的消息之后脸色阴沉的很。

     手下人到现在也没有告诉他为什么而死,是谁杀的,这让自己也无从下手去找一些情况。

     “老板,顾凌峰回京城了,貌似出问题了,那边有些人对我们不满,而且开始分批吞掉我们的产业。”

     “什么人干的?”这个消息无疑让刘旭的脸色铁青,冷冷的看了一眼手下人,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奇怪。

     “尚且还没有传来具体的消息,不过受到袭击的兄弟们都一口说是黑衣人,这些人行动起来很统一,应该是……”

     “应该是什么?”

     “军队!”

     “顾凌峰,好一个顾凌峰,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干的,好得很啊。”

     一切明朗了下来,如果是军队,那么这一切都很好解释,因为顾凌峰的女人就是军方的一个高层的女儿,甚至还有几个关系不清不楚的女人,都是军区大院里的,这么一来就一切说得通了。

     自己的儿子死了,监狱长死了,和沈浩无缘无故的发生了矛盾,都是顾凌峰一手策划的。

     只是刘旭不明白为什么顾凌峰有这么大的胆子,到底是什么趋势他这么干的?

     估计这一次的事情顾凌峰动手的也很仓促,要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动用自己的最后底牌,军队?

     无论是混那个场子的人,都知道有个最为不能碰的领域,那就是军方,一旦真的把这些人给扯进不必要的麻烦当中,总会有打老虎出来为人家来讨个公道,可以说是谁碰谁死。

     不过刘旭不能继续呆在这里了,京城是他的根,一旦被人给挖掉,那么他将会损失惨重,一个顾凌峰尚且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威胁,可是除却顾凌峰,还有其他的人对于自己的产业虎视眈眈呢。

     这一次的事情明显是最为暴力的,是那种最为原始的掠夺。

     如今也顾不上自己儿子死的仇了,必须要马上回到京城去。

     “给我接通那边,无论如何都要告诉我家老爷子,把这事情给我捅出去,一定要在对方控制我们的人之前,把军队给我收敛起来,要不然,我们会陷入很大的被动。”

     刘旭不敢耽搁下去,吩咐完之后直接起身离开,向着飞机场的方向而去。

     手下人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按照老板的要求开始行动,如今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容不得半点的马虎。

     当刘旭做上车的时候,就感觉有些不对,车子行走的路线貌似不是去飞机场的。

     “停车……”

     他在后面冷漠的喊了一声,可是前面开车的司机无动于衷,貌似压根就没有听见他说话一样。

     “我让你停车,你听见了没?”刘旭一惊之下手已经摸到了腰间,哪里有一把枪,是自己防身用的。

     可是依旧没有一点的反应,而且车子是跑的飞快,时速快达到一百公里。

     “咔嚓!”保险拉开的声音以及撞针要几发子弹的时候,那司机终于发出了声音,道:“老板,我想你这么做很不明智,你一旦打死我的话,车子就会翻滚到外面去,我敢保证你也活不了。”

     “哦?是你……”司机还是自己的司机没错,不过刘旭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是我!”那司机淡淡的说道:“一个跟了你十五年的人,要背叛你了,老板……你不觉得很可悲么?”

     “我不觉得我对不起你。”刘旭冷静了下来,沉声说道。

     “呵呵……你只是那么觉得,可你事实上就是对不起我。”那声音听上去有些讽刺,耻笑了一声,道:“你还记不记得,当初你为了拉拢人心,是怎么说的?”

     “我记得!有我刘旭的一碗饭吃,就绝对不会饿着你们。”

     “哦,看来你是真的觉得,我真应该高兴,不过老板……貌似这口饭你是给我了,但有一件事情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吧?去年我那老母亲出了事情,需要很大一笔钱,我好几次问你的时候,你总是找接口推诿,最后呢……”

     刘旭忽然明白了,一时之间沉默了下来,他记得这么一茬子的事情,当初司机找自己的时候显得很为难,以至于说话的时候带着一些小小的希冀,只是这事情完全是交给了顾凌峰去解决的。

     那时候自己是真的忙,毕竟……提前得到了风声,想要躲避沈浩,他就必须要讲一切的事情给做到滴水不漏的地步,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让顾凌峰钻了一个空子,直接分化了他最为出色的手下。

     没错,能留在自己身边的人,都是很早以前就跟了自己的人,而且忠诚度上绝对是没有问题,就像顾凌峰这种新晋的人,大部分都是有能力的,而且刘旭觉得,绝对是对得起兄弟的。

     “老郑,你并不知道,那笔钱是我给你的吧?呵呵……我不怪你,可是你却误会了我,我刘旭纵然做事比较绝,比较狠,但对于自己的兄弟,我下不来那个手,钱?其实对我来说压根就不算什么的。”

     刘旭仰天一叹,道:“或许你认为的也没错,常年处于那种地位上,难免的变得麻木起来,就连身边的人都不知道该如何相处了,这些年我相信的人越来越少,尔虞我诈的生活中我很累。”

     司机依旧沉默着,可车速慢了下来,虽然说……

     “停车吧,我知道我错了,可现在是大伙儿都在生死存亡之际,如果我解决不好,要连累兄弟们,老郑,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急?”

     “老板,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会给你个解释,但不是现在,我刚才的话,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假话,你应该知道我的为人,或许你认为我是变了,可是你曾见过我对谁撒过谎?”

     这话绝对具有说服力,刘旭或许现在真变了,可是……无论是敌人,还是朋友,以及他不喜欢的政客,可以打哈哈,可以选择沉默,但绝对不会因为某种目的而骗人,这一点,貌似真没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