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76.第976章 ,求救
    <!--章节内容开始-->    若无头绪的事情做起来是碍手碍脚的,温树青不得不吩咐下去让专门调查组稍微的停一下手里的工作,对于一些求情什么的她可以选择无视,甚至可以阴奉阳违的完成对方的指示,但绝对不能顶风作案,明着扇人脸,这是官场上的大忌,一旦出现类似情况的事情,那么代表着你会彻底的得罪了人。

     当官的最怕的是不好的负面新闻,一旦有心人真要挖你一些成芝麻烂谷子的破事,稍微的有个风吹草动,那绝对是能指鹿为马的。

     小五子死了,那个该死的当事人挂掉,这肯定会让那些身后的人跳出来,确切的说为了给某个人给个说***督促自己去查明白的。

     貌似温树青的眼光很独到,而且在这件事情上她有赌对了,公安厅很快就反馈上来了一些消息,某些人坐不住了,要求彻查关于小五子在监狱里被害的消息,一定要给当事人一个说法。

     这破事情听上去让人很想骂娘,给当事人一个说法?那么当初沈浩遇到这事情的时候,为什么你们不站出来给人家一个说法呢?

     貌似人家也是当事人啊。

     “这事情就让公安局的人去做,该查谁就查谁,该抓谁就抓谁,我纵然是一个市的市长,也貌似没有权利陪着他们玩吧?”

     人家温树青很果断的拒绝搀和此事,让那位副市长的表情变了好几变,之前是你让我查的,现如今你反而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是吧?这不是典型的要把自己往火坑里推么?

     不过你怎么当面去职责一个市长,自己的顶头上司,除非你特么是真的活腻歪了。

     这位副市长直接快憋死了,那种难受不亚于吃了一堆屎,然后恶心的想吐又特么吐不出来。能怎么办?貌似现在靠自己去顶着上面的压力是不行的,可是这事情要是真查起来,到底从哪里查?

     自己组织起来的调查组貌似也没有什么进展,以至于这事情被一直给拖着,就像是酱油瓶一样,看上去貌似有,实际上屁都没个。

     只能把赵国栋给照过来,毕竟这家伙是上上下下出了名能解决麻烦的主儿,既然是自己的领导给自己撂挑子,那么他也只能选择撂挑子了,将这破事情给往下扔,扔给赵国栋去头疼去吧。

     赵国栋有些懵逼的节奏,无缘无故的被派了这么一个差事,让他有些哭笑不得,现在怎么去查?

     貌似该死的已经死了,该跑的已经跑了,责任人不就是那个倒霉的监狱长嘛,你们不是让人家出来顶岗的么,那就定上去就是了,现在反过来要把这事情给查清楚,找谁去查?

     ……

     一切的事情都是因沈浩而起,这一点赵国栋比谁都要清楚,而且还明白,如今沈浩直接撒手不管了,任你们谁想处理折腾,就去折腾,他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见到一样。

     不由的苦笑了一声之后,赵国栋还是决定亲自找一趟沈浩,这打个电话……貌似这位大爷直接给你拒绝的清楚。

     沈浩今天没去上班,梁秋霜也没有去,美其名曰是为了给梁秋霜压惊,其实就是让找个借口把梁秋霜给摁倒在家里,做一些其他的事情,貌似梁秋霜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

     上一次的事情的确对她来说是吓了一大跳,一帮如狼似虎的人包围了自己的车子,二话不说就把司机给拉下了车,最后不由分说的拉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然后抢走了电话。

     自始至终梁秋霜很淡定,确切的说正如沈浩猜测的那样,绑架什么的,都感觉快成了家常便饭了,反正她也清楚懒猫就在身边。沈浩说过,懒猫在,你就别怕把人给丢了。

     也确实如此,电话抢走还没几分钟,懒猫就来了,将人给打到,开着车就回来了。

     所谓的受了惊吓,那只不过沈浩使诈,让刘静茹去工作而已,这妞儿现在就是天生的赶鸭子上架,不逼迫一把,人家就老实的去当人家那总经理,坐在办公室里和客户谈事情。

     和沈浩腻歪在一起的感觉真的很好,至少梁秋霜忽然意识到自己貌似错过了什么。这宽阔的胸膛,以及……想到这里她都会有些脸红。

     当赵国栋忽然到来,让沈浩气不打一处来。

     “兄弟啊,你以为老哥我想做这罪人?”赵国栋貌似像是便秘了一样难受,一看沈浩这杀人一样的目光,心里就清楚的很,小两口貌似是腻歪着呢,自己这忽然上门,打扰了人家的好事。

     “老哥,你明知道是,还来,那你说你是不是找抽的节奏?”沈浩很不客气的打断了赵国栋的话,表情有些不善了。

     “哟喂,这事情往后老哥哥我专门来给你赔礼道歉可以吧?现在是火烧了眉毛,我这不是走投无路了么,今天……”

     “赵老哥,你这就忒不地道了,好歹你也是一个堂堂公安厅的厅长,这过几年一飙升,说不上成了副市长级别的,往后我这小****还的靠你来吃饭,你说你走投无路了,这不是在欺负我么……”

     沈浩愣是打着哈哈,不给赵国栋说话的机会,气的赵国栋有些招架不住,这沈浩到底是咋回事啊,要是今天自己的来意人家不清楚,估计那时糊弄鬼呢,可是赵国栋还的稍微的克制一些啊,毕竟是有求于人,还不做出点低姿态来,估计……

     “兄弟啊,别介,咱们有话好好说,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哥哥的人,哪门子的副市长,八字没一撇的事情咱们不去提他,今日个来啊……还真是找你救命的。”

     看来这踢皮球的事情终于是落在了赵国栋的身上,沈浩猜测会如此。他早就感觉到了温树青手下人的能力,事情过去了这么久,连个屁都没查出来,还指望他们能把这事情给平息下去,简直是白日做梦。

     “哎,事情想必你也清楚,就是那边监狱出的破事情,以前还好,是司法部的事情,可如今死人了啊,这一旦死了人,你不是不知道,就有人坐不住了,开始……”

     千难万难,做小领导的最难,好处上面拿,黑锅你来背,一个不好还要给你踹一脚,让你不得不打头阵,还好他还认识个打头阵的,要不然的话,这事情压根就把他赵国栋往绝路上逼。

     “老哥啊,你这一次可真是找了个好差事,真的是好差事,难道你不觉得,这是一次高层的交锋么?你一旦深陷其中,就很难……”

     “兄弟啊,理是这么个理,难道你以为老哥哥我看不出来啊,可是你又不知道上面所谓的交锋,不就是下面的小弟们打架么,其实谁赢谁输对他们只不过是蛰伏或者是高升什么的,压根就不会有任何的影响,至于小弟们的死活,特么谁管?”

     貌似赵国栋是一肚子的怨气,而且是撒不出来的那种,诉说着无奈的事情至于,眼神之中快要喷火了,可以说这一次的事情的确让他恼火的不是一般,这种被人推出来当枪使的日子,的确要多不舒服,就有多不舒服。

     奈何这事情他还没得选择,如今打落的牙齿还的往肚子里吞,这不服都由不得你来。

     沈浩看着他也有些无奈,这一招不管是谁,或者说是有意无意的做的,至少真的够绝的,温树青的事情不需要沈浩去做什么,甚至所有的一切都和沈浩没多大的关系,可偏偏除了赵国栋,这个和自己私交不深,可却有的人……真能拿这个来说是。

     没错,自己和赵国栋的关系说不上是生死兄弟,但绝对能说是朋友,朋友有困难,要是还能坐得住,那么这朋友就不是朋友了。

     沈浩眉头皱的很深,旁边的梁秋霜冷着一张脸看了赵国栋一眼,沉声说道:“赵局长,有一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啊,弟妹,你有话就直接说,没事。”

     “其实这事情没有你们两个说的那么难,既然是大家都解决不了的事情,大家都在踢皮球,既然现在这皮球踢你这里来了,你就抱着,没事,一个字,拖。”

     赵国栋和沈浩都愣了一下,确切的说,梁秋霜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这一句话貌似点出了事情的重点,的确大家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总有人会着急的,不是你们已经铺好了路,想好了怎么办么?现在貌似沈浩差了那么一点的水准。

     “弟妹,感情你才是个明白人啊,这一句话就点醒我这个梦中人,这思来想去,这还真不失为一个法子,大伙儿现在都忙着撇开干系,一个个的像是吃了耗子药一样的回避着这个问题,那么不妨我们就给他来个雷声大,雨点小?”

     “那样一个不好会把自己搭进去。”梁秋霜补充道。

     沈浩却嘿的笑了一声,道:“也行,这帮人们不是要找替罪羊么,那就把这事情给公开,我看他们到时候找谁的麻烦,难道还真悠着他们的性子,随便他们关起门来玩?这都是给惯出来的毛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