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27.第927章 ,小贼的悲哀
    这个理由让沈浩半响都感觉有些无奈,无言以对的愣了半响之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道:“好吧,貌似你赢了。”

     吴瑶噗嗤的一声笑了,道:“所以你自己要努力了,记得,是女儿,不是小子!”

     “那好歹你的给我的机会来努力吧?”沈浩坏坏的笑着。

     秋风比想象中来的稍微的早了那么一点点,至少让两个幸福的人没有感受到就已经感觉有些冷了。估计第二天是周末的原因,吴瑶有些任性的提了一箱啤酒,坐在这搭桥上,和沈浩吹着海风喝了很多,她都忘记了这么放肆的喝酒是何时了,但是现在喝酒的心情很舒服。

     她一点都不担心就这样喝醉了会有人对她图谋不轨,也一点都不担心喝醉了无法回家,她敢靠在旁边的肩膀上,瞌睡了就闭上眼睛。

     轻松狭义的生活就是吴瑶想要的,用清楚而有力的声音告诉自己,还缺什么?

     沈浩抱着动人的娇躯,夜风中貌似还是想动点小手脚。

     如此美丽的夜晚,秋风是不会过分的影响到这种美丽的,喝醉了的人儿散发着一股独特而诱人的香泽,就像是盛开的茉莉花镀上了一层深秋的艳红,夺目的魅力背后有着更多和说不清楚的吸引力。

     柔软的腰肢摸上去很是细腻多姿,他都有些不明白如此丰满的人儿为什么会有这么细腻的腰肢呢。

     那丰满而坚挺的胸脯很是霸道的占据了自己的大半个胸膛,丝毫不顾及寒意来袭,就这样露出了一些此时不应该看的地方,沈浩的眼睛有些直勾勾的。

     吴瑶难得任性的抬起了迷离的眼,带着一丝清纯的魅惑对她微微的一笑,两排白白的牙齿展露在了沈浩的面前,沈浩觉得,貌似自己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如果这样下去,是不是真的会在这里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呢?

     啤酒一杯接着一杯的往肚子里灌,沈浩感觉肚子涨得厉害,恨不得对着下面的某个部位下一场纯人工的暴雨,只是她已经闭上了眼,明朗的呼吸声代表着此时已经熟睡。

     勉为其难的憋了很久,看着当空清冷的月儿,沈浩还是将她抱了起来,她的身体开始有些瑟瑟发抖,只能自己的双臂环绕的紧一点,让那动人的躯体离自己近一点。

     好不容易从她的包包里找到了钥匙,打开门的那一刻沈浩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感觉这屋子里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自然,或者说有其他人的踪迹。

     沈浩微微的皱眉,不动声色的看了那边的阳台,暗叹了一声,心想有些难办了。

     通过阳台的玻璃,有一双手是把在那边的,这里是四楼,对于沈浩而言是很低,可是对于一般人而言是要命的,而那双手的主人,沈浩感觉应该不是很陌生。

     没有和学生打交道的经验,所以沈浩选择了不动声色,仍有那双手继续在外面放着去吧,反正今晚按照自己的身体状况是做不了什么的。

     ……

     悲剧,仿似永远伴随着一个成语,祸不单行。

     本以为吹起了清冷的秋风已经让人觉得有些受不了了,但这一切只是个开始,沈浩环绕着吴瑶睡下,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些冷,只能醒来拉上被子,以防吴瑶感冒,却在这时候听见了外面传来了轻微的打雷声和小雨的淅淅沥沥。

     皱了皱眉后沈浩还是收掉了内心深处的难点不合时宜的小同情,总觉得人这种动物,好言相劝不但不会让人家接受,反而会变得变本加厉起来,远的不说,活生生的例子不就是沈峰么?在南墙上撞破了脑袋,这才明白真正对他好的人,就是平日里看不惯他的人。

     能将和自己身体里流着相同血液的兄弟都送进了监狱,对于一个陌生的人而言,沈浩没将你不客气的推下去,已经是很给面子的。

     虽然说偷内衣这样的烂事情沈浩也做过,而且还是被抓了,那么现在你干了,就去接受这个苦果吧。

     外面的人应该坚持的很艰辛,至少这气温骤降下来,加上阴冷的小雨,绝对不是那么容易抗的过去的。

     只是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沈浩安然入睡。

     风在吼着,吹打着外面的树叶刷拉拉的特别的清楚,再一次的醒来,沈浩看了一眼手机,发现已经是五点多了,沈浩看了一眼旁边的吴瑶,她睡得很沉,这个具有着属于自己秘密和倔强的女人,多时候是放不下自己的那些小忧伤,在若无其事的时候回忆的****,终究让自己都进入了那种所谓的角色这种去了。

     他看了一眼外边,依旧能看到那只手,而且通过那非人的听力能清楚的感受到,对方那牙关的打颤声。

     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睡不着了,要是继续下去,估计这家伙会坚持不住掉下去,不摔个粉身碎骨都不行。

     披上了一件衣服,他轻声说道:“最好不要乱动,不然掉下去摔死了,和我是没有一点的关系的。”

     那边传来了低沉而很惊讶的声音,沈浩拉开了阳台的玻璃门,似笑非笑的看着躲在那边的那个男孩,果然没错,恰巧是那个在客堂上敢看东京热的人。

     “胆量不小啊,深更半夜的跑来这里,说说你的来意吧,是日子过不下去了?还是其他呢?”

     他看到了这家伙手里拿着的东西,不就是吴瑶西凉在外边的内衣么,不过这家伙貌似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坚挺,背靠在十公分不到的站立位置下,平平让自己靠了一个晚上而无动于衷,手里的东西都没丢掉,真是色胆包天。

     “你……”他貌似认出了沈浩,吃惊和害怕让他嘴唇发抖。不,确切的说经过了这半夜的风吹雨打,早就让他体力过分的消耗,此时已经坚持的很难了。

     “不用那么惊讶,吴瑶老师不是说了么,我是她男朋友,现在回答我的问题。”

     如此露骨的问题,让这家伙怎么说?他在无法回答的情况下,选择了沉默。

     “怎么,难道你也觉得不好意思?”沈浩淡淡的笑着,道:“敢在课堂上看****,也有胆量从下面爬上来,怎么就没胆量将自己的作为说出来呢?”

     “哼……”他貌似有些恼羞成怒,带着恨极了的目光看着沈浩,不过现在他的情况很危险,要是说两句比较过分的话,说不上惹怒了人家,直接从这里给推下去。

     两个人对持了很久,最终貌似还是这家伙先支持不住了,道:“我就有些恶趣味,并没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

     “不愧是读书人,能把自己那么肮脏的想法说的这么的轻描淡写,我是该赞扬你呢?还是说该骂你是斯文败类?不……我还是觉得你是在侮辱这个词。”

     沈浩的话让人心里发汗,至少躲在这里的小青年觉得内心深处有一种绝望,他不知道眼前这人真的是否是吴瑶的男朋友,可是有一点他敢保证,自己的小命真有些不确定了,那比秋雨都要入骨的声音,很容易让人绝望。

     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能被对方吓住,这时候应该大声求救,或者让吴瑶听见,就算被发现,至多也是被狠狠的批评一顿,可是继续面对这个人,说不上自己真会死。

     这种感觉在不真切当中有一些不实在的幻影,他在强烈的压制着自己的恐惧,绝对不能因为自己的一点小失误而失去生命。

     这个该死的混蛋依旧保持着若有若无的微笑,到底是怎么样的性格才能促进一个人变得如此漠视生命,不……就算那些变态的人,最多也是虐待小动物有暴力倾向,而这个人给他的感觉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我……错了。”

     “哦?”这家伙竟然向自己低头?按理说能在这里站半个晚上的人,或多或少的还是有些坚持的才对。

     “错了?错在哪里?”沈浩微微的笑了一下,问道。

     “我……”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沈浩微微的闭着眼,听到那边的床上发出了一声低沉的要水声,貌似么有理由继续去和这个青年扯皮了。

     “声音尽量放低一点,怎么来的怎么回去,如果让我发现有下一次,那么……我会很不客气的。”

     说完沈浩转身进了门,顺手拉上了门,还拉上了窗帘,这才拿了水杯去了饮水机旁边,倒了一杯水给吴瑶。

     吴瑶喝了很多,不代表她真醉了,至少沈浩在来到她的身边的时候,她便睁开了双眸,带着一丝的怪异,看着沈浩。

     某人被看的是一阵心虚,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感觉自己也没有乘着人家醉酒而做什么坏事啊?

     “你这样组有些小危险,毕竟是一个孩子,追究的深了,对他的影响不好。”

     “啊……原来你是知道的。”沈浩有些郁闷的看了她一眼。

     “我自然是知道的啊,不过你不在的时候,经常会把那玻璃门给锁死,难道你你就没感觉,那是钢化玻璃么?”吴瑶微微的笑着,看的沈浩心里发虚,道:“我对于这种行为的确很反感,可是我忽然觉得他和某个人很像,过去的几年里,我总会把不穿的衣服放在外面,就当是他是我一个免费的扔垃圾的。”

     沈浩有些郁闷了。

     “你不需要奇怪哦,其实我发现我不仅仅喜欢你的优点,连你的缺点都没有放过,说实在的,其实我应该对于你曾经做过的那些破事应该生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