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30.第930章 ,男人应该有的样子
    两人离开的时候露出了很让人佩服的默契,几乎是一起起身,手拉手的往外走。可以说这一波恩爱秀的很无痕,气的赵阳能吐血。

     无视了他的酒后胡言乱语,不在乎你所说的乱七八糟,这类似于一种很无耻的打脸一样,让你有苦难以说出来。

     杀马特青年嘿嘿的一笑,看了赵阳一眼,有些示威性的挑衅,仿似看着这家伙很不顺眼似得。

     还没出门,赵阳直接跳了过来,怒声喝道:“吴瑶,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在这里,就那么碍眼么?”

     吴瑶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看了他一眼,道:“自始至终我都没这么想过,何必说的那么难听?只是……我希望往后你能放弃你的想法,我们依旧是朋友。”

     吴瑶虽然这么说,可是也知道这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所谓的不能做恋人也能做朋友,基本上都是骗人的,这天下没几个人那么大度,就算是自己,也是做不到的。

     赵阳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连连变换让他的胸膛剧烈的欺负,呼吸变得极其的不自然,怒气在胸中不断的酝酿,那种莫名的悲哀,让他迷失了自己一样,加上酒精作祟,貌似这一切都有些……

     “今天,你不能离开。”他吼了起来,顺手就要拉人。可手刚伸出去,就被人给抓住,有些不舒服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道:“当着我的面,给我的女人表白,我尚且不说你什么,你有你的自由,但别挡着我的面,对我的女人动手动脚,我不是没脾气,只是不想和你一般见识。”

     “你是谁?又是个什么玩意?”赵阳怒了,这一刻他还哪里有半点的风度可言,比起泼妇都不会好到那里去,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疯狗一样,咆哮着乱咬人。

     那愤怒的眼神之中夹杂着的是一种难言的鄙夷,一种优越感让他的脑袋仰的很高,带着淡淡的冷笑,意思是你能干什么?

     “啪!”一个耳光骤然响起,吴瑶的声音也传了过来:“我们的关系,就此结束,从此成为路人,彼此相互没有干系。”

     安静的声音让人发愣,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是比较熟悉的,吴瑶给人随和的感觉这是众所周知,从来连大声说话的情况都不曾发生,这一个耳光仿似颠覆了他们所有的认知。

     人家不但有脾气,而且也不好惹,只是平日里大家都没有什么冲突罢了,今天她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所有。

     “你……打我?”赵阳愣了好久,才从这种不舒服的感觉中回过神来,感受着脸上的火辣,就像是做梦一样,怎么可能?平日里温顺的女人,怎么会……

     “我的男人,丈夫,还容不得别人来侮辱,你不是问他能给我什么吗?我可以告诉你,他给的是安全,给的是一种你给不了的感觉,他可以为了我去找别人拼命,他给我的,是最为平淡的生活,你……只不过认为我长的漂亮点,或者说性格好点,自以为是的认为可以控制我。”

     不客气的话语在这里响起,每一句是那么的刺耳,就像是重锤一样敲打着他的内心,那种被人击破了心中虚伪,仿似要让人赤裸裸的面对着世界的难受,让赵阳脸色更加的涨红。

     “放屁……”他在怒吼着:“你凭什么说我给不了?难道我需要你为我付出什么?需要你为我做什么?那些……”

     “够了!”沈浩低声喝止,道:“现在,我们不想离开,反而你应该走了,不然我会把你给丢出去。”

     “混蛋,你还真当你是个人物?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你消失?”

     他的脸色阴毒无比,那躲在金丝边眼镜后面的眼睛里面更是有一股子的疯狂,貌似用最为原始而危险的举动来完成自己的一切想法。

     “行了,可真是够小丑的,连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赵阳,你还是早点滚蛋,你要是敢动一下吴瑶姐和沈浩大哥,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杀马特青年忽然站了起来,用一种连沈浩都有些诧异的语气说这话。进门之后一直没有注意到他,或者说在这个场合里面,他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可是……能在这个时候站出来的人,自然是惹祸上身。

     沈浩也不认为杀马特青年是一个无知的笨蛋,一个有靠山背景的青年做这些,必然是可以用其他的方式去解决和完美的掩饰,如果没有相同的背景,那么,很难和人家赵阳过招的。

     “殷飞,别给你脸你就可以开染坊,别以为你爹是个人物,你就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你离开了你爹,你是个什么东西?”

     “嘿,都说投胎是个技术活,貌似我啥本事都没,就会投胎,赵阳……五十步笑百步,你也好意思?你别以为你现在是什么劳资的博士,操蛋的,你也不知道你那博士怎么来的?我反过来问问你,你特么离开你爷爷,又算个屁。”

     殷飞貌似也很不客气,对于这种场合他应付的很好,该硬的时候也一点都不含糊,沈浩甚至对这个杀马特青年有了一些的好感。或许大多数的富二代眼里,普通人的生活和他们产生了莫大的距离感,面对着众人,都有一种先天的优越感。

     或许有,因为他们从小所接触的,拥有的,是别人不可触及的,他们站在更高的起点上,如果是一个正常人,自然会努力的让自己站的更高,可若是不知所云,你只能在若干年里被人给踩下去。

     殷飞不具备往上爬的哪一点,可是他能混迹在这样的圈子里,貌似也有着一些他人无法想明白的东西在里面,或许是吴瑶没有告诉沈浩而已,而且这里的人都能接受他的存在,比起赵阳就抢的多了。

     “你……”赵阳的目光越发的阴沉,甚至带着一股的恶毒,缓缓的从殷飞的身上落在了沈浩的脸上,道:“你无法离开省城。”

     说完转身就要走,沈浩却冷声喝道:“站住!”

     “怎么?”赵阳回头,嗤笑着看着沈浩,道:“感觉有殷飞给你撑腰,就敢对我耀武扬威?你错了……哦……”

     话,只留给了你一半的机会,赵阳仿似搞错了一个身份,以你一个大学校长孙子的身份的确有自傲的本钱,但绝对没有为所欲为的资本。至少在沈浩的眼里,所谓的背景靠山尚且还差的很远,只要沈浩乐意,也会让你一无所有。

     拳头很不客气的落在了他的小腹上,沈浩的声音有些戏谑,道:“给你脸,那是因为你是吴瑶的朋友,可是现在吴瑶明确的表示了你和她之间的关系,那么……现在没必要和你说什么了,你不走,我送你走。”

     也不管赵阳是否在哪里挣扎,也不管赵阳在哪里破口大骂,沈浩一手提在衣领上让人挣扎不得,拖着人就往外走。

     他的眼神已经彻底的出卖了自己,赵阳绝对不会让此事这么简单的完结,后续的纠缠是变本加厉的,沈浩不怕麻烦,可是对于吴瑶还有些放心不下,这就无需给他留下机会,将所有的一切不对劲,都转嫁在自己的身上吧。

     围观的人们都感觉事情要遭,若不动手,一切都好说,发生口角这样的小矛盾压根不是个事情,可是沈浩动上手了,无论什么原因,都显得有些理亏,就算是殷飞也有些发愣,随即嘿嘿的笑着。

     “干脆,沈浩大哥不墨迹,这样的人才是个男人,哪像赵阳那混蛋,将自己的恶心趣味藏在那副眼镜下面,还以为自己是个什么好人?真几把恶心。”殷飞在那边大声的说着。

     这些话就是说给你赵阳听的,好事成双,有的时候痛打落水狗就是一种乐趣,他也没有必要给你赵阳省着,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该怎么,还的怎么。

     叫骂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楼道,出奇的是没人上去阻止沈浩做出这么暴力的事情,或许在他们的心里也意识到了,沈浩是一个很危险的人物,与他刚才所流露的气质,貌似有着极其不相符的另一面。

     沉默之中大家都用目光彼此交流,想要表达一下对此事的看法,只是落在了吴瑶的身上之后,彼此之间露出了一抹的凝重和其他的东西。

     吴瑶懂得,在清楚不过了,今天和赵阳交恶,估计往后是没什么好日子过了,这份工作也算是到了头。

     或许说这个学校不是他们家开的,可是一个学校的校长,那绝对是有能力欺负一个讲师的。甚至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无需自己出面。

     不过吴瑶也是够了,因为有些资料她已经准备的齐全,自己委屈了这么多年,所求的不就是想和沈浩长相厮守么?工作没了,就没了,可以去找,可是要是离开了沈浩,她不认为能放得下。

     所以她觉得沈浩做这一切是理所当然,心里还是很幸福的,他能顾忌到自己的脸面,也能维持自己的尊严,也能让人感受到心中的那团爱的火焰。

     “大家若是感觉有些别扭,就此散了吧,本来是出来寻开心的,可是没想到会成为这样子,今天的一切都算我吴瑶不对,若有机会,必然会请客道歉。”

     吴瑶的话算是为今晚上的聚会画上了句号,大家的表情都不怎么好看,欲言又止的貌似也想表达什么,可是在这种大事件上,他们都选择了沉默,管住自己的嘴,真的也在乎自己是否被人家给针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