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28.第928章 ,耍酒疯
    沈浩不曾想过,事情会是这样子的,吴瑶早就知道他是来这里的常客,这种近乎于病态的一种毛病,当初沈浩是这么干过,可是却与之有着本质的区别的。都是上不了台面的事情,可沈浩只是和人打赌,年轻气盛和青春期叛逆做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可这个青年已经二十多了,早就过了那个不需要大脑做事的年纪,可是吴瑶有些纵容。

     但她还是注意到了自己的安全,沈浩只有在叹息一声之后接过了她喝空了的水杯,在这件事情上保持了沉默。

     一切是因为自己而起,貌似自己也是半个罪人。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这对于我一个作为教师的人而言,有些道德上的谴责,可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是该和他单独谈谈么?不……我有些害怕。是将这件事情告诉学校么?那样……那个孩子会彻底的毁掉,或许从此对我带着恨意,还好今晚你撞破了,我想往后他也会稍微的收敛一些吧。”

     吴瑶想说,人或多或少的会有一些病态的,现如今连这个世界都病了,生活在社会当中的个体,又怎么能免除这个大前提呢?

     这个话题貌似就此打住了,沈浩是不会有半点的心里愧疚,或者是其他的东西,和一个小孩子去见劲,貌似对于他来说真有些以大欺小了。

     幸福的日子总是有些快,沈浩白天除却接到家里人的电话之外,一切都显得很平静,她们都知道现在的沈浩在哪里,做什么,所以也没有追问他何时回来。

     貌似有个问题大家都在回避,或者说在说沈浩的伤的时候,大家的语气之中都有些沉重,沈浩好几次都想问问李雨灵的情况,只是话到嘴边总是被生生的给憋了下去。

     她会不会恨自己呢?毕竟一切的事情都是自己一首而成的,或许她曾经是表达了洒脱,可是……面对亲情的时候真的可以做到冷漠的态度么?

     沈浩不觉得那个没心没肺的女人真能做到这一切,只希望事情不要往坏的一方面发展,内心深处也有些自责,或许这时候应该陪在她的身边吧,可是他却不知道如何在她的身边去面对,或者说不知道该怎么去掩饰,怎么去说那一切。

     貌似是有些在逃避,不仅仅是沈浩一个人,就连家里的人都在逃避。

     “雨灵的事情你先别担心,情绪是有些不稳定,但还是没有到那种地步,我们会尽力……不,是一定不会让她出现任何一点意外的。”

     沈浩回避了,梁秋霜却明锐的察觉到沈浩想说什么,最后直言不讳,让沈浩陷入了沉默。

     “那么,现在的她是怎么样?”沈浩有些难言启齿。

     “还好,只是太平静了,没有哭,没有笑,暂且停下了工作,一天有些精神恍惚,我只是希望她能哭出来……这样或许好点。”梁秋霜说道。

     沈浩没有继续了解下去,自己应该陪在她的身边,可这时候李雨灵同样有这种想法,可是都没有想好如何彼此面对。

     轻巧的话都好说,所谓的宽容那是因为你站在局外站着说话不腰疼,事到自己头上,估计你比谁都做的恨,我们只是心里恨着,而你却会灭了他的全家。

     挂掉了电话后的沈浩微微的有些叹息,这几天的新闻也没有收到任何的消息,至少对于李家的处置情况他一无所知。

     他不同情他们,可是关心他们的生死,他不需要他们能悔恨什么,但是知道他们能活下去就够了。

     沈浩蹭对李家公子哥说过,我要让你看着李家是如何飞灰湮灭的,可是如今做到了,反而感受不到多余的开心,内心反而沉甸甸的,矛盾的触发总会让人措手不及,被迫唯一的解决途径总是让人可悲而可叹,天下没有后悔药,就算有,李振也不会选择和沈浩妥协,夜郎自大的风调雨顺,让他感受到了权利带给他的实惠,以至于膨胀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吴瑶意识到了一些问题,可聪明的没问为什么,或许这和沈浩受伤有很大的关系,可这几天下来沈浩并没有表现出多少的不适来,这才将悬着的一颗心放下,但看着沈浩流露出的那一抹的不舒服,依旧还是心里面有些难受。

     “雨灵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好,她家出了很大的事情,和我有着直接的关系。”

     没有隐瞒她,却掩盖掉了很多,吴瑶是能听得懂的。

     “有些事情必须要自己看开,我知道雨灵,她自然清楚一些事情的是非对错,你在这里担心的多了,反而不好,不如把一些选择权给她吧,不过我看来,她其实早就做了选择,只是后果,她一时半会的接受不了。”

     沈浩愣了一下。

     “难道不是么?她不知道事情的始末,或者说不知道她的家人做了什么?”

     沈浩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呵呵只笑,道:“还是我夫人聪明。”

     “少拍马屁了,今天下午有个同事聚会,是我一个办公室里的,加上几个关系好的老师,拖家带口的都要去,恰巧这一次也轮到我请客,我就带着你去见见他们,顺道也让那些一直想让我早点嫁出去的人们闭上嘴巴。”吴瑶微笑着说道。

     沈浩古怪的看着她,表情无奈!

     就算是赶鸭子上架,依旧还是去了市里面,由于要喝酒的缘故,最终选择是没有开车,因为沈浩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真的喝醉。

     KTV的消费一向是比较大的,这个环境不错的大包厢可以容纳至少三十个人,这是这家店里唯一的,可能是他们都是熟客,或者有跟深层次的关系,一般到了周末,老板会很自觉的给他们留个位置,哪怕是再有钱的客人,基本都不会外租。

     那是因为,这帮收入不错的高校大学老师,收入不错,而且他们每个星期都来,再有钱的人不可能一次性消费一辈子的钱,所以聪明的老板还是选择了细水长流。应该从这里客人的到场情况能分辨,这个老板还是很会做生意的。

     零零总总的至少来了二十号,最大年龄的估计快六十了,一身的不错装备配合上眼镜,明眼人看得出来应该是个成功人士,若不是他聪明绝了顶,估计凭借这幅长相,还是能在这风月场所打打野味的。

     最小的一个大概刚成年,脸蛋儿白皙,头发是杀马特,很臭屁的叼上一支烟,半个胸裸露着,能看到人家下面还有纹身,旁边是一个发了福的四十多岁的女人,估计是母子关系才对。

     当然,猜测而已,毕竟他来这里不是真认人的。

     吴瑶的到达让场子里热闹了一下,毕竟这里的女人,女孩,老师什么的,无论男女,就人家吴瑶长得最为的出众,就连那个杀马特纹身小青年,都很有礼貌的起身和吴瑶握手。

     “今天轮到我们瑶儿讲师请客,要是她不来,我感觉我有理由扣掉她这个月的奖金。”

     “哈哈……周主任,你要是敢扣掉,估计往后的日子难过了。”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多岁,个头不高的家伙,这种话里带话的说辞让周主任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道:“也是……”

     貌似他知道一些事情,这所谓的规矩就那么回事,一帮聪明人点到即止,大家没必要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大家都是同事,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只要不闹出巨大的矛盾来,还是要笑脸相迎的。

     “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男朋友沈浩,高中时的初恋,绝对不是冒名顶替,毫不客气的说,我四年没有和别人谈恋爱,就是为了等他。”吴瑶要是听不出他们的意思,那她就不是吴瑶,只是她懒得辩解,因为今天就是来摊牌的,用最大的杀手锏粉碎所有那些见不得光的阴谋。

     什么乱七八糟的溜须拍马,暗中秋波,沈浩作为男朋友,不,是丈夫,就要站在自己的面前,替自己把那些烦人的苍蝇统统给赶走。

     静,死一般的寂静,大家表情错愕的看着吴瑶,仿似要从她的表情之中找到那么一点点的不对劲,只是发现这个可爱的女人带着很幸福的微笑,一直站在沈浩的身边。

     “哈,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吴瑶的办公室主任,周涛,今天刚好,这所有的花销算你的。”

     “没问题。”

     这位秃顶的男人貌似有着卓越的智慧,第一时间打破了这让人不舒服的僵局,沈浩当然也会借坡下驴,将这气氛给稍微的活跃一下,貌似大家都很给面子,至少连杀马特小青年都表达了善意。

     不过,总是有那么一两个人的表情略黑,一个是二十八九岁的年轻人,眼神之中有些惋惜的失落,另外一个自然是刚才提醒主任的中年人,愣了一下之后微微笑着,随即出去了。

     大家都清楚是怎么回事,就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兴头上,歌曲唱了一半,门被有些粗暴的推开,一个醉醺醺的男人恼火的冲了进来,打断了里面的一切。

     “赵阳……”吴瑶微微的皱眉,却不意外。

     这包厢里只有轰鸣的音乐声,没了人唱歌的声音,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