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24.第924章 ,心有依,人不到
    就算明白了,也是晚了,仿似这一切早就被人给准备好的,发动这一切只是一个借口。大批的武装人员快速的将整个山头给封锁了起来,随即便是真正的公安进去了。

     沈浩终于是坚持不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那边的天狼也好不到哪里去,嘴角往外还溢血,头发乱糟糟的很狼狈。

     “嘿,刚才是何等的威武霸气,怎么现在是这幅德行?”沈浩调侃了一句,随即从身上摸出了一包烟,给自己点上,天狼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给我也来一只。”

     “唔?”沈浩感觉自己像是听错了一样,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把自己给打醒来,诧异的抬头看了一眼天狼,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一切结束了,也是该放松一下自己的生活了。”

     天狼很狼狈,可是神情却平复了不少,貌似放下了某种包袱,随即整个人都显得很轻松。

     沈浩对于天狼的很多事情并不清楚,确切的说,这些事情是组织里面忌讳的问题,也从来不会问什么,可是伴随着李振的出现,到现在,算是彻底的明白了,天狼的冷酷,以及那非人的身手,恐怕都是为了今天而准备的。

     还好,至少天狼没有随着李振的死而变得内心空虚,他只是放下了。

     “不过我还是不赞成啊,往后事情还很多,你要是废了,到时候特么谁来撑场子?”

     沈浩打趣着开了个玩笑,还是将手里的烟和打火机丢给了那边的天狼,不过接下来的一切让沈浩感觉有些纳闷。

     熟练地从烟盒里面抽出一根来,很潇洒的点上一支,随即吐出了烟圈?草……沈浩感觉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这架势尼玛是个老烟枪的架势啊。

     “别特么那么吃惊的看着老子,其实老子在十五岁之前压根就没一点大志,一个残废的爷爷,碌碌无为的父亲,每天就是起得早点,还要强迫去练功而已,那时候老子的想法就是特么吃喝嫖赌,哎……”

     貌似有些怀念那种感觉,天狼将那支点燃的香烟放在眼前,认真的看了好久好久,最后塞进了嘴里,大马路牙子旁边一趟,也不顾此刻太阳的刺眼,就这么看着天空。

     “狗屁责任可是压了老子好多年啊,天启,老子往后就要从各方面超越你,嘿嘿,真特么舒服。”

     天狼笑着说道。

     沈浩郁闷的看了他一眼,道:“估计你不行,等着懒猫拾掇你吧,不过老子真特么有些不服气,老子这么帅,那只猫怎么可能瞎了眼看上你?”

     “嘿嘿,要不老子告诉你为什么?”天狼阳光灿烂的让沈浩觉得,他很欠抽。

     “爱说不说!”沈浩白了他一眼,感觉这家伙有些没救了。

     “因为啊,我和她从小就认识。”

     “啥?”沈浩目瞪口呆,道:“不是说……”

     “要我在告诉你个秘密么?”天狼微笑道。

     “说!”

     沈浩忽然觉得,貌似自己越来越不了解天狼了,这个很喜欢装酷的男人,背后藏了很多让人想不明白的事情,就算所谓的仇恨会让一个人变得性格扭曲,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让人难以接受才对啊,可是……他竟然隐藏了这么大一个秘密。

     “天煞是我妹妹,当然,不是亲的,至于具体关系,自己去问她,告诉你这点,就是别在气她了。”

     沈浩忽然感觉天旋地转的,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这么狗血的剧情都能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你到底有没有搞错,天煞是你妹妹?

     “行了,我回去了,有些事情我必须还要处理一下,短时间内不会来,有些东西,找天煞就行了,我想那些工作需要你亲自跑一趟。”

     沈浩就这么傻傻的看着天狼离开的背影,马丹的感觉自己已经够会装逼的了,结果天狼装的那叫个牛逼,自己压根是什么都没卡的出来,就被忽悠的不要不要的,暗叹这所谓的老实人,这尼玛不可靠。

     “天启,我想这一次我们所表现出来的诚意,你能接受吧?”

     不知何时,那位国安局的人来到了沈浩的面前,带着微笑问道。

     “这是你们的职责,不是对我的诚意,你应该比我清楚李家的人做了什么,是谁让他们倒台,别把这个算在我的头上。”

     这人愣了一下。

     “不过回去替我谢谢老头子,有些事情无需他给我买好,该我做的,我去做,不该我做的,我还不想屈服,失望的次数多了,不差一会半会的,我知道他没得选择,但是别把那些黑暗的东西往我的脑袋上扣。”

     沈浩转身就走,国安局的小头目愣了一下。

     他知道沈浩这话不是说给自己听的,甚至都不是说给自己的顶头上司说的,而是直接给国安局下命令的人。沈浩对于他们的诚意并不接受,可是却没有产生多大的抵触,他自己也当然明白,有些事情不是自己所能关心的,当下也只能放任不管了。

     “去送他离开吧……”

     沈浩要走,可是暗中把天狼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一边,自己的车都被人家给开走了?尼玛,这么不要脸。

     拒绝了国安局的人示好,沈浩还是想到了给吴瑶打个电话过去。

     已经好些日子没见到自己这位初恋,这个和自己有过很多故事的女人。虽然说她自己以后也要去琉璃,但是……这些日子貌似她更忙了,这路走的要远一点,年轻的时候就要多吃点苦。沈浩固然不怎么乐意,但还是选择了无条件支持。

     吴瑶接到沈浩的电话很是惊讶,当听闻就在省城的时候二话不说就跑过来了,车是沈浩送她的,豪华低调的配置,可是当吴瑶见到沈浩的时候,眼神之中带着惊恐。

     “到底怎么回事?”

     “别问了,和别人干了一架,闹的有些脱力,休息休息就好了。”

     嘴角上还挂着鲜血,沈浩的身体的确就像是散了架一样,疼的不要不要的,但这些东西就算去住院治疗,也无补于事,又不是刀伤枪伤的还能给你缝两针,这东西,完全靠自己去养。

     沈浩说没事,可是人家吴瑶一百个不放心,最后拗不过沈浩,只能带沈浩回自己的寝室。

     独立的公寓只有七十个平米,一室一卫一厅倒是具有很好的采光地理条件,尤其是这个时候,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让人懒洋洋的想睡觉,沈浩打量着周边的布置,感觉心头微微的一暖。

     依稀记得当初上高中的时候,这个女人就是这样布置自己的房间的,那不大的出租屋里她总是能想办法折腾出很多的空间来,而且每一件东西都会被她给摆好,当沈浩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衣柜时,微微的愣了一下。

     有几件衣服……竟然是高中时候的校服,只是……从那花纹来说,是自己的才对。

     吴瑶还是不放心沈浩,去找了一个医学院的医生过来帮忙看看,当打开门看着沈浩面对着柜子愣愣发呆的时候,吴瑶没来由的紧张了一下,脸色一红后急忙招待和自己一起进来的教授。

     “沈浩,这位是梁教授,医学系的,让他来给你看看,你这样我怎么都不放心。”

     面对这个五十多岁,眼角还挂着眼屎,目光涣散,一身邋遢的五十多岁老头,有一种无言的感觉。他伸出手来和沈浩善意的笑了笑,不过沈浩却从他的眼神之中扑捉到了一抹奇怪的玩意,他自我介绍了一下,只是说自己姓梁,沈浩微微一笑,道:“沈浩。”

     “小伙子,看你这伤不轻啊,怎么折腾的?”

     拿出了随身携带的一些东西,很快就给沈浩做了一个全方位的检查,老头明显是被吓了一跳,叹息着说道:“我建议你住院治疗。”

     自己的伤沈浩自己清楚,住院治疗也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这种被真气震荡出来的伤,压根就需要静养,或许自己不是啥医学系的教授,可沈浩本身就是正儿八经的医生。

     吴瑶闻言更是眉头紧锁,看着沈浩刚要开口说话,沈浩却阻止了,道:“瑶儿,别听梁教授说的那么严重,只不过是内脏有些震荡,这又不是脑震荡,等会我开个药方,你下去帮我抓点药就行了。”

     好在沈浩伤的不轻,终究是没有什么性命之碍,最后吴瑶还是打消了继续让沈浩去医院的念头,当梁教授走了,沈浩这才微微的一笑,仔细的看着吴瑶。

     和沈浩对视,不仅仅是沈浩能找到初恋的感觉,而对于吴瑶而言,也是初恋。初恋留在心里的那份纯真美好,并不以时间的推移而改变什么,反而仿似是埋在心底最深处的一坛成年老酒一样,总会散发出迷人的香气,闻之则罪,喝了容易昏头。

     “当初你走的无声无息,我四下里有找不到你,回到了我们共同的出租屋里,发现绝情的你压根就什么都没留给我,唯一留下的就是那两套衣服,我便顺手带了回来,这些年来我走到哪里,都会带着。”

     吴瑶成熟了,一个大方贵气的女人,却有着她独特的小女人姿态,说话的时候带着一股哀怨的幸福,或许是想到了一起过来的日子,还有因为误会而产生的伤痛。

     沈浩在愣了一下之后有些亏欠,很是神情的拉住了她的手,道:“是误会……可是当初的情况还是……”

     “一切都过去了,往后会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