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31.第931章 ,谈话
    同事们走的无声无息,更多的人都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只有那个中年矮个子在走过吴瑶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的幸灾乐祸,貌似是有些看笑话的节奏。

     吴瑶的眉头微微的皱着,有些不明白他这样做到底有什么好处。他不为人自己的同事是别人的一条狗,最起码他和赵阳走那么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人都是无利不起早的主,除却没有任何其他交换的爱情和亲情,很难找到像样的友情。

     没有走的人,只有殷飞,他嘿嘿的一笑道:“吴瑶姐,你这是干啥?丢了这份工作,往后日子可难混了。”

     “殷飞,你还是那么的不靠谱,这是我的事情,你干嘛要出头?”

     “我就是看着那小子不咋顺眼而已,你也别多想,沈浩大哥不错,至少我感觉配得上你,往后的事情往后再说,我不认为大哥他是一个冲动的人。”

     吴瑶没有表示什么,淡淡的一笑坐了下来,顺手打开了还没有喝掉的啤酒,递给了殷飞一瓶,自己也打开了一瓶,道:“不错,比起以前进步了很多,至少学会观察人了。”

     “得,这也算是你对我的一种赞扬,咱就是个浪荡的纨绔子弟,手里有些闲钱,能在外面鬼混,至于你说的那些,有和我有啥关系呢,行了,沈哥不会收拾那小子吧?”

     吴瑶摇了摇头,知道沈浩做事不会太冲动,但是也知道,已经是彻底的得罪了那个赵阳了。

     沈浩只是顺手把人丢在了马路上,头也不回的走了,身后的赵阳不断的咆哮,各种的怒骂像是一个泼妇,只是,沈浩装作没听见。

     三个人坐在了一起,音乐关掉了,沈浩一直不喜欢KTV的原因就是因为这里的吵闹,虽然说这种声音能让自己兴奋,但他的职业需要一个警惕的状态,经常出入这里,会让自己的听力变得脆弱。

     殷飞嘿嘿笑着,不断的上下打量着沈浩,貌似重新认识了这位大哥一样,同时示意喝一杯。

     沈浩也是同样做了这样一个动作,打量了一番这个杀马特小青年。

     “沈哥,你知道不,其实我最看不惯的就是这帮伪君子一样的玩意,平日里的满嘴仁义道德,可是到最为关键的时候,反而是连屁都不会放一个,看看今天,真的很想上去扇他们几个大嘴巴子。”

     沈浩微微的笑了笑,道:“幸好你没那么做。”

     “是我不敢做,我可以不怕赵阳那混蛋,可是真怕这些人,今晚我耐着恶心过来,一自然是看在吴瑶姐的面子上,二是因为我有求于他们,礼贤下士,这必须要做个表面的文章。”

     这殷飞貌似有很大的来头,可貌似也没有必要把这一切说的那么清楚,只感觉这个青年给自己的感觉不错,至于其他的就没啥必要了。

     他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沈浩觉得还是蛮感兴趣的,年轻人有这种想法的人不是很多,而且如此年纪就已经处于成熟和不成熟之间的矛盾之中,能耐着性子去掩饰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东西,很难得。

     就喝了不知道有多少,殷飞道:“吴瑶姐,要是你真离开了学校,就来我爸的公司吧,虽然说没有学校那么的稳定,也肯定比做老师累,可绝对拿的比那多多了。”

     吴瑶微笑着拒绝,道:“我还的真心的谢谢你把我当朋友,当姐姐,不过我早就有了离开学校的想法了,去一直没有确定下来而摇摆不定的,今天这也算是一个契机吧,明天我会递交辞职报告的。”

     ……

     吴瑶这不是随便说说,至少在第三天她真这么做了,不是因为需要一天去犹豫,而是忘了时间罢了,当周主任接到了吴瑶的辞职报告之后愣了一下,表情显得有些凝重,问道:“小吴,你真不打算……”

     “主任,或许从某种意义上说,我自知得罪了赵阳往后再这里的日子有些难过,可是我离开这里,并不是说完全为了他,我的丈夫沈浩,他在琉璃有事业,让他放弃,可能性太小,我已经和他身处两地很多年了,我最美好的时代即将要过去,就没必要继续为了所谓的理想而去奋斗什么。”

     听着吴瑶的话,周主任微微的愣了一下后点了点头,他是长者,对于唔要这样的选择的确有些意外,可终究还是能明白其中的一些道理的,人的信仰不同,生活方式也不一样,只是感觉有些可惜的是,她在属于自己的工作上,保持着一种极度负责的态度。

     难得可贵的人和性格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绝对是可以成功的。

     只是她在工作和家庭之间,貌似有了选择,或许之前的选择不是很明朗,直到昨天晚上,赵阳的忽然出现,就变成了所有事情的催化剂,原本让这一切矛盾的事情变得肯定起来。

     “你想清楚了,我就不劝你,我会把你的资料递上去,最迟明天就会有结果,既然事已至此,谁也不能说个你不对,无论你是什么理由,终究在学术这一方面有过不俗的成绩,我希望你能继续下去,莫要半途而废。”

     资料收了,只是话音之外还是不想放手,难得可贵的人才,其实走到哪里都被人看重,或许他感觉吴瑶这样做不值,若是换成自己,或者自己站在她的角度不会这么选择,可人总有一些自己坚持的东西。

     ……

     赵阳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昨晚的事情对他的打击很大,今天一天都处于一种气愤的状态中,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博士论文,他也无法静下心来完成自己的实验,以至于最后实在无法进入状态后,砸掉了一个用来装化学药剂的瓶子。

     哗啦啦的水声冒起了白烟,吓得其他几个学生乱跳,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别管了,是一些酸,不会出大问题。”赵阳冷冷的撂下了一句话便出了门,径自往学院办公大楼走去,或许应该是干些什么。

     总感觉这样被抛弃了有些难以接受,自己的感情,自己的心,都放在了那个美丽而大方的人身上,他从来不觉得自己会失败,或许短时间的不接受那是因为自己的心意还不够诚,总觉得自己只要这样持续下去,会成功,他的确不差,可是昨晚的一切又代表着什么?

     就像是被人在脸上狠狠的甩了一巴掌一样,那火辣辣的滋味太不好受了,而且让他更气恼的是,那个混蛋敢打自己。

     “你竟然想着担下所有,可是我最终的目标是吴瑶,也只有将你的女人给抢来,我才感觉解气,这样我也舒服。”

     没有求过自己老爷子什么,赵阳的命运一直是被自己老爷子安排的,这接近三十年的学习里,自己只需要半掩一个角色,无需担心身后的事情,顺风顺水的日子过的习惯了,自然养成了一种依赖的心里,今天就去找找吧。

     老头儿坐在宽敞的桌子后面看着一些资料,本来干瘦的人由于一些年的养尊处优,缺少了运动,以及过度的应酬后留下了很大的啤酒肚。

     头发花白证明了他的年纪已经不轻,轻微的黑眼圈让整个人都有些憔悴,赵阳进门之后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从办公桌上拿出了一个药瓶。

     “你怎么来了。”校长赵泽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不理会的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爷爷,你对自己的生活稍微的注意一下吧,毕竟……你还是上了年纪,靠药物迟早会让身体夸掉。”

     “行了,说你来找我的原因,只有你坐在我的这个地方的时候,才有资格去评判他人的不是,也不是所有些事情你不想就不会发生。”

     赵泽对于孙子的指责貌似有些不舒服,语气带上了一些不满,不过对于孙子所表现出的听话,倒是很高兴,在校长这个位置上坐的久了,也清楚一些门门道道的,对于权力的依赖,他感觉的确带来了不俗的回报。

     赵阳旁敲侧击的将一些事情说了出来,希望老爷子能为他主持公道。

     “哦?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件事。”

     忽然记起了今天周主任在自己面前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可是他一天很忙,终究还是把那东西给签了,不够按照赵阳所说,貌似是有些早了。

     “怎么会这样……”听着赵泽的话,赵阳愣了一下,道:“她提交了辞职报告?”

     “有多少的人都盯着那些位子呢,只是一个女硕士,难道这个学校还少么?阳儿,我希望你能把眼睛稍微的放高一点,那样会让自己看的远一些,我清楚你这样做的意图,可是现在看来那个女人比你想的聪明点。”

     赵泽貌似也感觉有些不舒服,没想到一个辞职,还牵扯上了这些问题,自己孙子受了憋屈,还被愚弄了。

     但他当然不能将一诶西事情说的太过于直白,只希望能吃一见长一智。

     赵阳的表情很精彩,懊恼无比的说道:“爷爷,你怎么能答应呢,这绝对不行……”

     情绪有些失控的人,说话的声音当然很大,他绝对不能这么放手,那些另有所图的女人在他面前一文不值,太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