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29.第929章 ,你能给的了什么
    原本清爽的青年,有着让女人们着迷的外表,此时却有些狼狈的颓废,甚至脸上还有一股让人泛起恶心的恨意,来的很突兀,却又是那么直白。

     他的到来让这里的气氛尴尬了,那个中年人不假思索的就走了过去,拉着赵阳的手道:“来了,赶紧的坐下,怎么喝了这么多?”

     人没坐下,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子让人感觉刺鼻的酒气,他冷漠的四周看了一眼,轻轻的哼了一声。

     沈浩依旧没有任何的动作,确切的说他从来不是这个场合上的行家,喝酒唱歌两者都不是很好,作为一个陪客,就只能跟着吴瑶起哄,随着那些同事们折腾而已,和高智商的人接触有一件好处,那就是你无需刻意的告诉别人你要干什么,只要流露出肢体语言对方就能明显的感觉到。

     貌似他们也不为难沈浩,可和吴瑶的熟悉总不能放过,各种的为难,或者说是他们交流的方式总有些难以让人接受吧。

     唱着歌儿喝着没多少酒精度的啤酒,这日子本来就很不错了。

     赵阳坐下,一些人微微的挪动了下屁股,为他让开了一些位置,大家都不敢看那血红的眼,仿似吃人一样的表情,貌似别人都欠了他好几百万一样。

     沈浩依旧那么四平八稳的,就连吴瑶也是微微的一怔之后淡淡的笑了一下。

     “赵阳,既然来了,就唱一首?”周主任提议着,顺手将麦克风往他的手里放,赵阳却无视了这个,用一种很让人恼火的无礼轻轻的哼了一声。

     “你看你这孩子,怎么说大家往后都有可能是同事,就算心里有多少的不满,说出来啊。”

     周主任人老成精,感觉年轻人的世界自己的确是跟不上节奏了,对于一个指腹为婚年代过来的人,哪能理解所谓的自由恋爱,无非就是站在人道主义的制高点上,用那种乱七八糟的方式想着公平和平等的思想而已。

     “瑶儿,我喜欢你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我赵阳自问还算是一个上进的人,可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终究赵阳还是说话了,让人感觉有些无奈之余还对于赵阳现在的样子有些可怜。摆在明面上的事情要是继续说出来,不就是打击么?所以吴瑶没有说,只是皱了皱眉。

     “有什么不敢说的?难道我赵阳在你心里,连说一声的资格都没有么?”

     对于这一切的失败,的确有很大层次上的失落,更多的还是着恼,他这一生的努力都有回报,如今博士的学历放在那里,羡煞旁人,帅气俊朗的外表,更是女人们率先斟酌的理由,为什么这一切对于吴瑶而言,就那么的不行呢?

     对于这个名义上的男朋友,赵阳虽没有深入调查,可他不认为比自己优秀,年少多金,学历又高,又在一个学校,大家彼此知根知底,为何她会拒绝自己?

     这一切是多么的让人伤心,今天他想摊牌,或者说不摊派都不行。

     “不是,赵阳,你我四年的同学下来,大家知根知底,我吴瑶怎么样一个人你心里有数,你赵阳如何我自然也清楚,我明白你的心思,你有选择自己生活的资格,可是……却没有勉强我生活的理由,今天还是那一句话,我有男朋友。”

     其实她无需在去强调这个事实,在场的人都看得出来是否是真实情况。举止的亲昵并不能代表两个人之间有多少的爱意,若有若无的关怀越发的自然,那是从心底里发自最深处的一种感觉。

     或者说大家都看得出来,赵阳没什么机会了,吴瑶的性格就是这样,如果说能用一些其他条件打动,那么她会等到今天么?

     “四年的大学,三年的研究生,如今我有读了博,将最好的青春给了你,我认为你是我生命中的真命天女,可是我不认为我曾做过多少……”

     “赵阳啊,人家吴瑶大美女已经说的清楚了,你还何必耿耿于怀呢,该放手就要放手,别说你经过了八年什么的,都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还傻乎乎的做那么破的事情呢?”

     貌似听上去很感人,一个痴情的男人和一个无动于衷的女人,只是这一切建立在说清楚的前提条件下,无论你如何的坚持,如何的去努力,终究是改变不了任何的结局的。

     感性的人会理解你,同情你,可是理智的人只会说这一切是你咎由自取,如今你这般杀来,扰乱了这里的气氛,总会有人看不过去的。对于那个杀马特青年而言,你赵阳的一切作为就是找死的节奏,他无需给你面子。

     眯着的眼睛带着积分的不屑和挖苦,貌似杀马特对于他的感觉并不是很好。

     没错,自打他进来之后,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这若干的人里面,都在围绕着他在转,刚才快乐轻松的气氛已经不在了。

     沈浩只是看着不说话,感觉没有必要现在就出手。

     手里的酒已经空了,沈浩喝了至少三瓶了,对于一个酒量不怎么过人的人而言,只要带酒精的玩意就能把人给喝醉,他沉默着,却也有些不舒服。

     “关你屁事,难道我做什么事情,要经过你的同意么?”

     “呵呵,恼羞成怒了?”杀马特青年仿似一点都不诧异赵阳这幅表情,道:“我只是告诉你,今晚你在这里也是个客人,今晚的东道主,还就是沈浩。”

     终究所谓的战火还是烧在了沈浩的身上,赵阳的目光看了过去的时候,带着一股子的怒气和特别吃味的感觉。他表情变了好几遍,就算是人类最丰富的表情大师也未必能说得清楚,如今他这一切算的了什么。

     “一顿酒,就能收买这里所有的人?”赵阳嗤笑着:“我是该说这里的人真的太简单了,还是说人家压根就卖你的面子?”

     所有人的脸上一闪而逝的恼火,赵阳这种含沙射影的说法,是骂了所有的人。

     “尽自己所能,付出最为真实的感情,我想对于他人来说,怎么都能接受,我想这应该和钱没什么关系吧?”沈浩淡淡的反驳了一句,总觉得和这种人发生什么矛盾,是自掉身份,不管这位赵阳的背景如何,从现在的言谈举止而言,就不是什么一个有礼貌的人。

     沈浩自问猖狂,自问也不是什么好人,但绝对是一个有身份的人。

     在某种场合能半掩属于自己的角色,就算比人开心陪着傻了,那也是一种个人的修养。不是说杀手只会杀人,对于伪装,沈浩做的极好。

     “狗屁!”沈浩的话换来的是对方不屑的冷笑,他冷漠的看着沈浩,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这个青年,心里有些鄙夷。

     一身算是整洁的衣服并不是什么上档次的货色,气势尚且不错,脸蛋也能说得过去,算是一个比较帅气的人了,可有的时候,个人所表现出的一些东西,一旦和别人进行比较,那么……代表着什么都不是。

     至少,赵阳觉得和自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人要知难而退,你就算是一个还算不错的人,可两个人生活,这是最不靠谱的,说句最为现实的东西,你不觉得一个没本事的男人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情,那不是爱情,是负担。”

     沈浩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你给不了她任何东西,至少我还可以让她得到想要的,比如……我可以保证四年之内,她能成为教授。”

     不仅仅是沈浩皱起了眉头,就连吴瑶也有些不满的看着赵阳,按照他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来,让人有些匪夷所思,这算是什么?交易么?就算吴瑶世俗,就算真要和你发生交易,可绝对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么让人恶心的话。

     “他只是喝醉了。”

     沈浩拉住了要起身的吴瑶,淡淡的说了一句。

     “什么意思?”赵阳听到了这话,显得有些恼火,带着杀人的眼神看了过来,道:“你以为老子真特么喝醉了?实话告诉你,今天我不是来和你商量的,我就是感觉你和她不配,识相点,早点离开,要不然发生什么不快的事情,对你没什么好处。”

     吴瑶终于是忍无可忍,道:“赵阳,说到这就行了,我不是你的私有物品,我是吴瑶,我尚且还有自己选择一切的权利,今天的事情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我只希望出了这个门之后,大家往后是朋友,而不是这种无休止的纠缠。”

     以吴瑶的性格,自然很少和人发生什么争执的,可以说和沈浩相处以来,能说句重话都很了不得了,今日这种好不遮掩的怒火,证明她的心中彻底的对这个同学的失望。

     “瑶儿,难道……”

     “请你注意自己的称呼,就连沈浩都不曾交过我这个称呼,而且我们只是同学。”

     吴瑶用接近无法掩饰的怒火差点咆哮出来,那张漂亮的脸蛋此时由于过度的生气而通红的厉害,胸口剧烈的起伏之下,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怒气。

     貌似她无法做出更为过分的事情来,对于这样的人,只能躲避了。

     “主任,请你今晚陪各位朋友们尽兴,我先回去了,上班之后我来还你钱。”

     说完就要拉着沈浩离开,赵阳显得有些慌乱了手脚。或许是他是真的喜欢吴瑶,或者说在这种场面上吴瑶这般走掉是打了他的脸,总而言之这里发生的不愉快完全是出自t他们两个人,而这里的人却不能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