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22.第922章 ,狼的天性
    乘你病要你命,挨了那么多下,打到了这个份上,压根就不能有任何的退缩,老头接连后退,不可能逃脱沈浩的攻击范畴,大步流星的追击拳头像是暴风雨一样招呼在了老人的身上。

     凌乱不堪的脚步,踉跄后退着,越来越惨白的脸颊上出现了一抹的嫣红之色,嘴角的鲜血不断的往外流着,他的力量像是被抽成了真空。

     他的确在格斗技巧上高过了沈浩,数十年的勤奋让他对于武技的领悟到达了恐怖的层次,可是对上了这个更让他感觉不可思议的青年的时候,内心深处深处了无助。

     他总能在至关紧要的时候躲开自己致命的一击,那连贯的攻击由此而中断,他肯定沈浩体内现在幽若惊涛海量一般的翻滚,甚至连内脏都有可能移位,可是无法补上致命的一击,就无法对他造成致命的伤害。

     不似沈浩那大刀阔斧的攻击,拳拳到肉,每一脚踢的连骨头都有些发麻,这种积攒下来的伤势,一旦爆发出来,就彻底的成为致命的伤害。

     现如今手臂断了,动作彻底的凝固,还可以拿什么东西来和沈浩对拼。

     “天启,你敢!”李振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场中,观察着周边的战况,万万没有想到,跟了自己多年的老兄弟,就这么折在了沈浩的手中,这一刻一向冷酷的李振,也是眼神寒冷了下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身体骤然暴动,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过去,想要救人。

     “砰!”

     沈浩已经准备好了杀招,想要就此结果了唐装老人,半路忽然杀出的人,一下子挡住了他前进的路线。

     “有什么不敢的?”沈浩的眼神也变得冷酷,道:“今日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接二连三给沈浩所带来的伤害,早就让他的心里充满了暴虐的怒气,迟迟未动不是因为惧怕李家,只是因为李雨灵的关系而不曾出手,可是一再的忍让给自己带来的是让人着恼的嚣张跋扈,忍无可忍,自然是无需再忍,这一次的出手,他是不会再有一点的留手,就算事后李雨灵怪他,他也义无反顾的承受这个结果。

     是的,伤害,每日让自己的女人生活在惊恐当中,这就是沈浩自问都无法接受的事实。

     “砰砰砰……”犀利的攻击原本因为内脏震动而有些疼痛,所以无法使用全力,可是此刻沈浩被彻底的激发了怒火,骤然暴动的力气,绝对是可怕的。

     人发怒,自然能使用出比平日里还要大的力量,可是沈浩此刻固然怒气冲天,但并没有因此而变得失去理智。

     他已经学会了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这种愤怒的平静,就像是此刻喝醉了酒一样,下手更加的狠,压根没有退缩的和李振正面对抗。

     “腾腾腾……”李振心惊的厉害,没想到沈浩经过了那么强烈的战斗之后依旧会有如此的体力,在硬碰硬之下不但没有占到半点的便宜,反而将自己打的倒退,半个手臂都发麻。

     “李振,你特么就是个老不死的贼。”

     沈浩发出了咆哮一样的怒吼,人退出去还没站稳,却有冲了过来,速度更快。

     “杀!”李振也是被激怒了,自己的威信何时蹭被人这么无情的碾压过,就算是老了,掉了牙的老虎,那也是老虎,一个年轻人,凭什么在自己的面前张狂。

     打的更加的激烈,沈浩完全不要命的架势气势特别的高昂,每一次的出手,压根不会顾及自己如何能离开这里,他只知道,自己的怒火必然要全然发泄。

     他的身体开始不受自己的控制,机械性的出击每一次都是倾尽全力,每一次搭在李振的身上,让老头的身体爆退,就算这是杀敌一千死损八百的两败俱伤打法,可是沈浩却觉得,有必要这样做。

     剩余的两百,那就是活着,就算今日拼着自己进医院,也要送这老狗上路。

     “李振,你的对手是我。”沈浩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就在此时,身边插过来了一个人,挡住了李振的攻击,冷漠的言语也阻止了沈浩,道:“你的任务完成了,今日,让我来!”

     他自然是天狼,刚才和那帮人交手,的确阻止了他的步伐,可是不是一个层次的杀手,解决掉他们只是时间的问题。

     一身的运动服上面满是血迹,大部分还是敌人的,手臂和腿上拉开了两道口子,并不是很深,压根是不会对他造成实质性的影响。

     沈浩还是很知趣的推了下来,此时的天狼像是疯了,而自己此刻也是疯了,但是自己疯了会找敌人去疯,天狼疯,那是六情不认,谁当着人家,就对谁疯。

     沈浩退了下来,暗自平复了一下心中狂暴的怒气以及快要破体而出的血气。

     气功的确是一门高深的学问,这两个死老头看上去风烛残年的,也没多大的能耐可言,可是每一次打的自己是有些喘不过气来。

     尤其那种身体里仿似多了一些什么东西一样,仿似要把身体给撑开一样难受。

     沈浩也练过气功,也清楚那是什么玩意,这种东西,只有在接触之后才算是明白。

     他看了一眼战场,没来由的心里微微的震惊,天狼是的确疯了,他下了死手,将刚才围攻他的人彻底的给解决了个清楚。

     他受了伤,并不致命,确切的说压根就没有伤到一点点的本源,行动都不会受到影响,可是那边横七竖八的躺着的人,一点点的往外冒着鲜血,甚至还有两个身体是抽搐着的。

     “尼玛,不整成这样,特么会死啊?”沈浩不自然的回过头来,没敢多看,场面太过于血腥,看多了会影响自己的心智。

     李振已经和天狼打在了一起,双方你来我往的,打的特别的热闹。

     他的目光自然放在了那个被李振救下的人身上,那苟延残喘的模样眼神都有些迷糊了,当感受到了沈浩那带着杀意的眸子的时候,全身不自然的僵硬了一下。

     仿似已经感受到了结果,那苍白的脸上极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将身体给站的笔直,注视着沈浩。

     “这救不了你的,有的时候,人做了一些东西,是要还的。”

     沈浩的嘴角扯出了一抹的冷酷,看着对方的时候心里还想着这算不算是欺负老人呢?

     “你别高兴的太早,你不见得是我的对手。”唐装老人也算是宗师级别的人,看出沈浩此刻的状况也是很糟。

     “嘿嘿,你特么还是笔画多。”

     已经没有必要和对方继续扯皮,给对方的时间越多,对方肯定是恢复的强一些,人家的确没有自己年轻,可是人家练就的气功绝对不是样子货,吞吐之间就能让自己的体力恢复一份,但是给他的伤害,却没那么容易就好了。

     气功,并不是万能的。

     这一次沈浩是追着人家打,像个疯子一样暴揍对方,老头悲剧的发现,无论怎么挣扎,都逃不过沈浩那暴风雨一般的拳头,打在身上,那一阵阵的疼痛已经彻底的让他的神经系统处于自我保护的状态,甚至连神智都出现了幻影。

     那种该死的昏迷感觉,让他意识到了此刻的情况及其的危险,本能的想要将这一切赶出体外,奈何又是一番暴风雨一样的攻击。

     这怎么可能?就算沈浩年轻力壮,他受的伤绝对是做不得假的,到底是什么支撑了他这般不要命的爆发?

     疑问,压根是没办法得到回答的,沈浩那冷漠而带着嘲讽一般微笑的脸颊已经在他的眼前放大,那一股让人心神都微微颤抖的杀意,已经让自己的神智都要感觉到害怕,此刻他还想挣扎,只是所作出的动作是那么的无力,是那么的可笑,软弱!

     随即感受到是骨头裂开,自己的手抬不起来的麻木,直至沈浩的手抓在自己的脖子上。

     窒息的感觉不在那么难受,胸膛幽若炸开一样的感觉也骤然消失,那一刻他仿似得到了解脱一样。

     火辣辣的疼痛开始意识不到了,不知为什么眼前出现的,却是自己年轻时所做过的一切,喜怒哀乐,恩怨情仇。

     黑暗,在一点点的侵蚀着自己眼前的画面,最后还是那个可恶的年轻人,是他带给了自己这些难受的东西。

     他想放声大叫一声,甚至不甘的想要挣扎,可是这时候才意识到,不知何时,早就和自己的身体彻底的失去了联系,越是挣扎,就越是感受到了黑暗的侵蚀。

     “安心上路吧,李振不一会就来陪你。”

     这是他耳朵里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看着软下来的身体,沈浩随手将其丢在了地上,杀人,不是沈浩愿意做的事情,可是,不杀人,就代表着自己可能会死掉,或者自己的人受到伤害。

     要是在这两个结构上做个选择的话,沈浩还是选择前者,因为那样自己不会痛苦,也不会难受。

     杀人有的时候不是为了获取什么,更多的时候,那是因为自己想活下去。

     冷漠的目光下,这里还是显得比较安静,而那边天狼也是如狼似虎的和李振做着**********,天狼的动作越来越迟缓,仿似也是受到了不少的创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