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26.第926章 ,心里的那些小秘密
    沈浩愣在当场,随即感觉极其的不舒服,猥琐估计是没个人内心深处都有过的一种变态想法,得承认,这样没有任何道德可言的事情,他自己也是做过的,甚至还做的很过分。

     按照人类男人学的说法,就是老婆永远是别人的好,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现在隐隐约约的明白为什么这个教室里的大部分都是雄性动物了,感情这里的学习并不是想象中那么重要,为了一饱眼福,甚至会做一些不喜欢的事情,他是应该佩服这帮孩子的毅力,还是说该生气有些孩子做的过分了呢?

     不过,某些事情还的制止一下,毕竟吴瑶是自己的媳妇,自己的专属女人,容不得他人染指的。

     “不过可惜了,该死的书呆子在那边追的特别的猛,我估摸着啊,咱们在坐的学生都不是吴瑶老师的菜。”和沈浩交谈了一两分钟,他也感觉无趣,随后重新插上了耳机,听歌去了。

     课就这么结束了,沈浩觉得一百分钟保持着一种姿态也挺无聊的,当离开了教室的时候,就发现门口站着一个带着金丝边眼睛,一身西装,有一米八的大帅哥捧着一束玫瑰花等在哪里。

     各种的人都会回头看一眼,表情之中愣了一下之后都无奈的苦笑摇头,貌似这个人具有着很强大的气场,不容他人靠近一样,或者说很容易给人一种自卑的感觉。

     沈浩并不是一个生活追求奢侈的人,可是他能从这个男人身上感受到那种奢侈,一种让人感觉奢华浪费的奢侈,虽然说这个小青年看上去打扮的很干练。

     皱了皱眉头不动声色的靠在了门边上,他在等吴瑶出来之后会发生点什么。或许作为一个男人,有情敌是一件很不舒服的事情,可沈浩不觉得他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压力。

     吴瑶踏出教师门的第一时间就被这位高瘦的奢侈小青年给挡住,带着温和的声音,貌似很有礼貌,道:“瑶儿,今天总能给我个机会了吧?”

     他的笑容很阳光,可是看着吴瑶的脸蛋,总有那么一丝的贪婪。

     “对不起赵阳,我依旧不能答应你的,我说我有男朋友,你还是不相信,在我看来以你的条件,怎么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吴瑶还是那么的温柔,用不着痕迹的方式和他保持了距离。

     “瑶儿,干嘛还要说那些?难道你感觉我是傻子么?你自打大学开始就和我同班,你有没有男朋友,我能不知道?追了你不是一天两天了,若是你不喜欢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我,可为什么会用这种方式来拒绝我呢?”

     赵阳貌似语气之中带着很浓重的不满,只是自己的气质要和说出来的话要相符,总是要压抑一下自己的真实意图。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僵持,沈浩却没有过去打扰所谓的表白,对于这样的事情,要是沈浩都要插手,估摸着他会被活活给气死。

     自己的媳妇们,哪一个出去不是祸国殃民的,或许是上辈子自己真烧够了香这辈子的人品爆发后将她们都拥有了,可她们的自有,沈浩从来不会去限制,况且这些事情也没有必要去限制,人长得漂亮,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多事的男人去追逐一下,这也是人家魅力的体现。

     吴瑶自然也是看见了那边似笑非笑的沈浩,没来由的感觉生气,这家伙……是不是巴不得自己出糗。

     “赵阳,我说来你不信,不妨我将他介绍给你认识一下吧。”事实胜于雄辩,有的时候可能是真要做出点什么来,才能让对方相信自己说的是真的。

     说完,自顾自的往沈浩的身边走去,沈浩也知道,躲不过去了。

     “怎么,是不是要考验一下我对你的贞洁?”吴瑶带着些许的恼火,但依旧很顺从的挽住了他的手,这下意识的动作很自然,没有任何的痕迹可言,倒是让抱着玫瑰花的赵阳愣在了当场,表情变了好几遍,虽然他能将自己的怒气压抑的很好,可是从那不断欺负的胸膛看得出,他真快要暴走了。

     沈浩感觉自己的占有欲够强了,却没有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男人,更加的强悍一些。

     周围或多或少的有些看热闹的人,就像是追逐八卦的狗仔队一样,总是想挖掘出一些另类他人不知道的秘密来显得自己是有能力的。

     得不到的,却希望能从侧面知晓她不为人知的秘密。

     只是这一幕落在了他们的眼中后,大家都没有刚才吴瑶拒绝赵阳时的幸灾乐祸了。或许我们得不到,你赵阳得不到,那样显得会公平一些,但是现在呢……他们不认为吴瑶也会无聊的和你们去开那种让人感觉蛋疼的玩笑。

     周围貌似有些心碎玻璃的声音,可沈浩在微微的一笑之后,拉着吴瑶就要离开。

     “不相问一下是怎么回事?”吴瑶有些生气的看着沈浩。

     “你这不是想告诉我么?”沈浩咧嘴一笑。

     吴瑶很无奈的瞪了他一眼,道:“我说你啊,都不知道你这是对自己的自信,还是说……是压根就不在乎我。”

     “你感觉是后者么?”

     吴瑶愣了一下,看着沈浩的眸子里很平淡的感觉,没来由的认为自己都要陷进去了,沈浩这家伙,总是能吃透她的心思,原本就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可是这家伙总能用一个眼神将所有的事情完美的给掩盖过去,就连吴瑶都觉得,这都有些莫名其妙。

     可是她喜欢这种感觉,有的时候不需要多说什么,用眼神就能心领神会。

     “哎,看来你是我命里的魔星,我只能否定后者咯,不过这一次的事情呢,还是得给你讲讲,就像女人们吃醋,和男人是一样的,莫名其妙还很无理取闹。”

     沈浩觉得自己噎得有些难受,这算是什么?难道自己真是那么小气的男人……貌似你想说,我也没有什么理由拒绝你不说。

     事情貌似是复杂的简单,复杂在于她和赵阳是四年的大学同窗,他是不可多得的人才,随后两个人又读了不同专业的研究生,只是因为在一个学校,这有些事情就无可避免的会有些交集。赵阳的优秀在于他的爷爷是这所大学的校长,别的不说,加上自己的努力,如今是在读博士,绝对是书香门第的代名词。

     甚至很多人把高富帅的名字也放在了他的身上,也有人觉得,无论赵阳往后走什么路,都会是一马平川。

     “好假,如果我爷爷也是校长,估计我在这里考个博士后,人家老师也会给点面子。”

     “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上个大学那是教育部门的事情,你当一个人就能随随便便的控制?考验的确是能弄点假,但是博士,就是另外一说了,要没点真才实学,你别指望能从里面毕业。”

     沈浩压根就不懂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依他那简单的大脑认为,读书就是一件苦差事,能读好的人有,但绝对不是那种让人气质都不舒服的人所拥有的。

     业术有专攻,沈浩的专业就是杀人,他可以用几十种方式让人死的不明不白,但绝对没有想过怎么去证明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是相等的,只认为,我用拳头揍你,你会疼,老子不会疼还会爽。

     交谈总是需要一些理由,沈浩忽然觉得吴瑶有些凝重的不高兴了,好像又有一些话没有说出来。

     沈浩不急,就陪着她穿行于学校青石子铺成的小道上,呼吸着带着书香门第气息的空气,是啊……大学,就算偶尔会干出一些让人觉得无聊的事情的地方,却总有那么一些事情还是让人感觉很喜欢的。

     “我迟迟没有去读博士,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他,你知道么,不是那一次能在校园里遇到你,我真的绝望了,那是一种心死了的感受,我曾一个人走在这条道上,流下了一丝的泪水,甚至还想,如果实在不行,就答应他吧,而在那个时候,你出现了,就那么若无其事,带着让我着恼的的疼痛出现了。”

     对于沈浩的事情,吴瑶总有些话要说,夹杂在回忆和记忆的中间的一些东西,总是让她连呼吸都带着一股子的疼痛,她不是无病呻吟的女人,却总没有放下心底深处最深的伤感,现在拥有的一切建立在六年最为痛苦的岁月当中。

     想要将一切那么简单的忘记和抹杀,总是有一种不确定的失落和后怕,无法取缔的是爱情,可是得不到的爱情总是让人难以放下心中最深的伤痕。

     “我这不是陪在你的身边么?”沈浩用似笑非笑的目光看着他,柔和的色泽之中带着一些轻微的疼痛,他们之间的事情心知肚明,或许有些细节彼此没有做过交流,但却阻止不了他们想要前进的步伐。

     “恩,这不就够了嘛,其实呢,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当初的你是多么的混蛋,就算是现在我彻彻底底的成了你的人,还是想来有些气。”

     “那我该如何补偿你呢?”

     “容我想想……”吴瑶用很认真的表情思考了片刻,道:“我要一个女儿,像我一样,绝对不要儿子。”

     “为什么?”沈浩愣了一下。

     “按照人类的遗传学,男性的大部分性格都来自于父亲,所以我觉得,儿子肯定会和你有七分的相似,我不保证他是否和你一样的花心,我不希望往后像我一样的美女,为了我的儿子而伤心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