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53.第953章 ,骄傲的本钱
    强势,不仅仅表示在态度上,而且是一种气势,让人无法无视的一种心态,就算龙彪的手里有武器,也不觉得自己一定能赢一样的。

     沈浩微笑着转过头来,道:“也是该解决这一切的时候了,不妨你到时候做出一些你应该选择的一些事情。”

     话说的模棱两可,甚至让人不明白沈浩具体想要表达些什么,可是龙彪感觉沈浩的那眼神之中带着的玩味让人心里没来由的沉重,很不爽,可是就是让人那么的无奈。

     沈浩只是感觉时间差不多了,这里的事情发生没发生,至少也该把自己的一些信息给传递上去了才对,赵国栋应该不会放任自己在这里遭受这种无聊的“痛苦。”

     进来,只不过是想清楚一些事情,看来这位龙彪等会应该能告诉自己很多,关于沈峰的事情。

     ……

     赵国栋在得到沈浩被监狱方面控制心里的确惊了一下,暗骂这沈浩也真够胡闹的,在监狱里耍横?这还了得,要是惹出什么乱子来,一些凶神恶煞的人越狱了,绝对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不过沈浩沈浩不能继续被那边的人控制,貌似感受到了一个很大的麻烦才对。对于那位同学,赵国栋太清楚不过了,说话喜欢绕弯子,能在十万八千里之后,你会见识到一些问题的根本来。

     沈浩一旦在监狱里出现点乱子,按照他对于沈浩的了解,人家压根就不是什么饶爷爷的孙子,绝对能把哪里给闹个底朝天,所以,他还是选择了第一时间赶过去。

     还好,这平静的监狱并没有任何的乱子,当敲开门之后狱警礼貌的问候了几声,他问道:“你们监狱长呢?”

     “在办公室!”狱警急忙回答,表情有些欲言又止。

     “赵厅长,这一次的事情……”

     “有什么话就直接说,不要吞吞吐吐的,搞什么飞机?”赵国栋有些恼火,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盈满的?要是出点事情,谁能将其彻底的隐瞒下去?别说你一个监狱长,就算是自己也未必能给外界一个交代。

     沈浩的能力,以及监狱的重要性,都是重中之重的,若论私人感情,赵国栋也没有理由不照顾一下沈浩,可他也清楚的很,有些事情是在这个位置上,就必须要站出来说句公道话,至于背后的事情该如何处理,那是另外一回事。

     “我感觉监狱长貌似……这一次未必会卖你的面子。”

     “哦?是么?”这个消息对于赵国栋来说的确有些意外,在他认为,就算监狱长怎么着也不会和自己出现什么不对头的事情,这个狱警斟酌了那么久,半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可见他对于某些事情还是知情的。

     “你知道什么,不妨说出来,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赵国栋还是将他拉到了旁边,低声说道:“放心,出了什么事情,我给你担着。”

     解决了后顾之忧,狱警是没有理由不对自己吐露实情,隐隐约约也觉得事情里面有些不对。狱警沉默了许久,还是将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些。貌似他对于这位监狱长的来历并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来头很大,甚至背后地里坐着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作为一个下属议论上司的是是非非的确有些不对,如果这一切要是被那位监狱长听到了,估计他这狱警也算是做到头了,说不上往后穿小鞋这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可是这狱警明显的是感觉到了,赵国栋能因为沈浩的事情亲自走一趟,证明了沈浩的背景。这时候他的确是什么事情不能做,可依旧能选择战队,至少也让沈浩知道,自己在他出事之后,不是无动于衷,而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

     问题出在那里,赵国栋算是清楚了,看清楚和能做是两码事,这位新来的监狱长到底想做个什么,有何什么人挂钩?自己只是公安,不是司法机构的,说穿了也没有任何的权利去命令人家做事,一旦事情闹开,人家未必买自己这个面子。

     “你的意思是,沈浩并没有还手?让你们的人抓进去的?”赵国栋听明白了一些,貌似沈浩这么做,的确让人有些难以想象。

     “是这样的,按照您的说法,这位沈浩应该是很厉害的,可是……”

     狱警参与了刚才的行动,至今还记得当初的一些问题,又听闻赵国栋的意思,貌似人家沈浩要是出手反抗,自己这帮人压根就没办法将人给拿下,可……

     “最后就是一个叫龙彪的犯人和沈浩放在一起了,如果我没有感觉错的话,这是变相的谋杀啊。”

     “马丹的,真特么会给老子找事,就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么?还真把自己当成了土皇帝了,这事情我必须要个结果。”赵国栋一听这还了得,这里到底是关押罪犯的地方,还是养私人杀手的地方?一旦要是事情彻底的闹开,自己也有责任的。

     皱了下眉头之后内心想着如何把这事情无声无息的给处理掉,不要让这事情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

     赵国栋出现在了监狱长的办公室里,这家伙显得有些意外,愣了一愣道:“赵厅长,您这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能有什么风,不就是我一个朋友在这里出了事情,我这不亲自走一趟,希望监狱长你能高抬贵手,将他给放出来。”

     “哦?”监狱长立刻意识到了沈浩,不过这是怎么回事?对于沈浩他不了解,可是对于沈峰的一些背景还是调查了,一个农民的儿子,压根就没有一点的能耐,如果非要扯上点什么的话,那就是这个沈峰貌似自打进来之后学会了怎么做人,私下里拉拢了很多人,大多数人都买他面子,这监狱里,貌似还算是个人物。

     只是为什么会和赵国栋会扯上关系呢?如果真的沈浩和赵国栋是生死哥们,那么不可能让沈峰在监狱里过日子啊。

     但是隐隐约约感觉事情要麻烦了,要是别人不知道沈浩来这里了,一旦出了事情,那叫神不知鬼不觉,可一旦有人知道沈浩来到了这里,人死了,那麻烦就大了。

     “赵局长,您看这事情……你这不是为难我么?在这里抢人,貌似……”

     赵国栋内心冷哼了一声,这监狱长竟然和自己打官腔?自己不仅仅了解沈浩不会无理取闹,恐怕就算市里面的那些领导也不会相信人家沈浩跑这里无理取闹,就算沈浩真的想要在监狱里带走什么人,绝对是能偷梁换柱的,还需要把那些事情做的偷偷摸摸?

     明显是人家话里有话,不想放过沈浩罢了。

     “监狱长,咱们不妨说说心里话,那个沈浩啊,不仅仅是我的朋友,恐怕就连市长和副书记连城璧都认为他是自己的朋友,如果真有撒问题,我还是希望您能给我说说,别到时候弄出许多问题来,让我们不好交代啊。”

     赵国栋的身份不够,那就把温树青和连城璧给拉出来,赵国栋不认为他两人知道了会和自己生气,毕竟沈浩貌似这两年的时间里,对于琉璃的贡献,是十足的,也很到位,作为领导,不仅仅要维护市里的发展,貌似还的考虑一下人情世故吧。

     果然,这两宗佛还是够味道,直接让监狱长愣在了当场,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没来由的脸色变得铁青。

     那怪那家伙可以在这里视若无睹的动手打人,难怪在自己抓住人家的时候依旧带着冷笑,现在看来问题不是一般的严重,如果真把这两位给牵扯进来,估计这事情会彻底的暴露,对于他,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现如今他必须要去确定一下沈浩还活着没有,一旦真的死了,那么自己肯定会被调查的。

     “赵局长,您先坐坐,我去看看,等会我和你再说这事情。”一脸的冷汗直冒,也不顾赵国栋是否点头同意,就直接冲出了门。

     赵国栋看着匆匆而去的背影,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是眉头紧锁。他并不是担心沈浩会出什么事情,毕竟那家伙的身手就放在那里,就靠一个比较凶恶点的罪犯能解决,那么沈浩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沈浩甘心情愿的进去,就是想要挖深一点的事情出来,而这个监狱长貌似是真有些来头,一旦双方对冲起来,事情肯定会变得棘手,到时候那些人对拼,不就是自己这边给捅的篓子么?

     一想到某些事情啊,赵国栋的脑袋就感觉大了,不过事已至此,有特么怪得了谁?也就只能让这位监狱长自求多福,或者说让他身后的人也自求多福了,至于最后的结果,貌似和他没什么关系。

     ……监狱长的速度很快,当来到了沈浩所在的牢房时,这里很安静,刚接近这里,就闻到了一股很奇特的烟草味道,这股味道恰巧他也抽过,心里不由的咯噔了一声。

     有些东西不是说你能享受就能享受的,毕竟不是说钱是万能的,至少他尚且还能分辨得出,一些特供的香烟,那是身份和地位,和金钱无关系的。

     他趴在那边的铁窗胖看了一眼,内心之中多少的松了一下。沈浩没事,而且和那个龙彪的人坐在那里抽烟,看着两个人面前对着的烟蒂,监狱长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应该亲自来完成这个任务,至少还能抽到那烟。

     不是那烟有多好,而是因为,他这辈子抽了那么一会,还想抽第二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