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60.第960章 ,事情闹大了
    有的时候,不得不说什么叫做人算不如天算,对于那个叫小五子的青年而言,这些日子过的苦闷,那是真正的坐牢,每天跟着这帮脏兮兮,甚至没有任何精神一样的囚犯们按时的防风,按时的去工作,苦不堪言。

     他的身份没几个人知道,可是当这监狱里一视同仁的时候,他就会觉得,这些事情绝对不是自己这位太子级别的人该做的,他的心里真的把某些人恨透了,就像是对着狱警们咆哮一样,不知不觉之中,他认为自己才是这个监狱里的监狱长。

     不过貌似狱警不给他们面子,有几个新面孔在他咆哮的时候,就用某些让他始料不及的玩意去招呼,那一下下的挨上,甚至没饭吃的时候,感受到的憋屈,让小五子差点抓狂,每天用恶毒的眼神看着来来往往的狱警们,心里盘算着什么。

     他才不管出现了什么事情,只知道那个监狱长是因为自己老爹来到这里的,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爹,那个监狱长就屁都不是,所以……他必须要为自己服务,如今自己变成这样,他就有着绝对的责任。

     挨了好几天之后,终于见到了监狱长,这个脸色不好的监狱长沉默的听着这位太子爷的咆哮,只是很冷淡的说道:“上面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现在情况不是很明朗,我希望你还是稍微的稳重一下,等这事情干过去了,自然……”

     “等个屁,难道你在这里还怕他们?你真不是个东西,你感觉不行,就给我老爹打电话,我想他会给你把后面的事情摆平,我警告你,我爹能把你放在这个位置上,一旦你伤害到了我,让我的日子不好过,我敢保证,你的日子一定不好过。”

     咆哮的话落在监狱长的耳朵里特别的刺耳,这种授人以把柄,命运掌握在他人手里的日子的确不怎么好过,可这条路就是他选的,开弓没有回头箭,就算他想放弃,已经不行了。

     这个该死的太子爷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他现在都不知道该如何去描述自己调查出来的东西,总而言之,真有些后悔那天把这混蛋给放进自己的办公室,或者说当着沈浩的面把这混蛋打一顿,都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可是他现在知道,现在书说什么都完了,那天被沈浩给吃了闭门羹之后以及省里面传来的消息,貌似人家要拿自己去堵住那位的嘴。

     自己怎么都完了,而且是永远都不会有翻身机会的完了,这对于他来说是极其的不公平的,可是对于他来说,甚至是连说一个不字的机会都没有。他只能说,希望能在这件事情上高速他们,自己是尽力做了,而且还是按照你们的要求做的。

     只是……这后果是什么?他不知道,依旧无法清楚自己的结局,但是今天,他没来由的就是很生气,生气这个太子爷的不懂事,甚至还想着,如果可能,真的把他也给拉下水。

     他们的游戏规则是随意的去牺牲任何一个人,可是这对于他这种小人物来说,还是想着反抗,甚至也想他们知道,有的时候匹夫一怒也能血溅三尺。

     “我会通知你父亲的,甚至我会告诉他所有的一切,到时候我我想你不会怪我,但有一句话我提前告诉你,如果我真的被推出去了,可能一切就会结束,但你还要保持以前的日子,估计会给你父亲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我感觉你是吓傻了吧?哈哈哈……我实话告诉你,有人想动我父亲?你在糊弄谁?你出去打听打听,京城四少里面的人,谁特么敢欺负,呵呵,要不是那个家里面的人非要和老子过不去,留下了把柄,他们能奈何老子怎么着?你等着,我会一个个的去找他们算账,还有你,我最起码还有本事嫩死一只不听话的狗。”

     愤怒让小五子不知所云,让监狱长的脸色越发的难看,如今看来是自己一厢情愿了,感情自己做了这么多,在人家眼里,就是一条狗,现如今还成了不听话的狗,看来是有必要去做点什么了,他是知道那位是怎么做的事情的,至少当自己添油加醋的说了一个不符合事实的事实之后,肯定会做一些让自己感觉意外的惊喜的。

     对,就算怎么着,也要拉着他们一起下水,要让他们知道,就算是一条狗,有的时候反扑过来,一定能从你们身上扯下来几口肉来,京城四少?这种俗气而不符合现实的称呼,简直就是一个可笑的说法,真正的那些大户人家的公子哥们,哪一个像你们那么蠢,做出那么混蛋的事情来让自己的父亲难堪,现如今,真的会有很大的乐子,而且会让你们都会很难受的。

     一切,都在他的计划当中,在决定报复的时候他的话果然激怒了那位,面对着独子在监狱里遭受的“不公”那位所谓的四少的父亲用冷漠的语气说道:“我知道,我会给你扫清楚路,但是你的保证小五子的安全和他现在的待遇。”

     甚至,人家给力的连是什么人,到底是什么来路都不问,简单明了的说法之后直接挂断了电话,而监狱长冷漠的笑了笑,他知道,他已经成功的让琉璃不太平了,甚至会发生一些特别好玩的事情。

     被人当成了狗,那也好歹是给着吃饱了才能有力气去咬人,这种被人没有任何意义的利用,真的以为权利比命还要值钱么?

     或许人家真的没有把这里发生的一切放在眼里,当天傍晚的时候有人就来到了监狱,这个看上去三十岁不到的青年带着温和的微笑,带着一副金丝边眼睛,给人的感觉倒是很平和,只是眼神之中藏着的那一抹的高傲,很容易就能判断出人家具有着什么样的身份。

     监狱长没有多搭理他,知道他只是那个人身边类似于秘书一样的角色,这个小年轻其实很牛的,单论个人实力是绝对能说得过去的,二十多岁就是工商硕士学位,绝对有着傲人的本钱,不过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在什么样的人身边,多少的还是沾染了那人的对事对人的态度。

     “他叫沈浩,是秋霜制药集团公司的一个副总,很容易就能查得到。”对于沈浩的事情他没有多说,甚至连自己查出来,清楚的东西都给隐瞒了下来,这帮人特别的牛,就让他们相互对着去咬,看看到时候谁能咬死谁。

     “呵呵……监狱长啊,我真的很纳闷,就一个副总,竟然……”

     话里透露着一丝的幸灾乐祸的质问,这是对他能力的怀疑,监狱长看了这个年轻的公子哥一眼,微微的一笑,道:“技不如人,输了就是输了,毕竟这里是还算比较和平的国家,我们没办法只手遮天。”

     青年微微的一笑,仿似是有些耻笑,又或者带着一股子的不懈,真的只是单纯的不能只手遮天么?不……在青年眼里,至少他没见过有什么事情能难道老板的,自己的儿子要不是得罪了,或者说闯了一个身份和地位和自己差不多的人,估计这事情就这么给接过去了。

     所谓的法律,只不过是给那些平民们设定的条条框框,对于他们……

     监狱长看着他的眼眸,眼神阴郁,感觉和这种人交流,完全是在耽搁自己的时间,事已至此,恐怕自己对于那位的利用价值也是完了,至于结果会成什么样子他尚且不知道,不过对于一个毫无利用价值的人来说,人家不会继续投入多少的希望来帮自己。

     心中默哀了片刻,将那点心中的不舒服给抛却,接下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性命而努力,其实他自己也清楚,如今市里面依旧暗中进行着调查,不管是谁出面阻止这一切,貌似都没有什么用的……

     默默的叹息之后送走了人,自己坐在办公室里仔细的思考着一些事情,或许……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一切都是因为沈浩而起,也只能有沈浩救得了自己,但是他和沈浩之间的关系未免太过于僵硬,人家……既然没了办法,也就只能将命运交给上苍来处理了。

     小青年出了门,上了豪华的劳斯莱斯,旁边的保镖们一个个威武,他吩咐道:“去秋霜制药公司。”

     在他眼里,这压根就不是个事情,别说那个叫沈浩的家伙只不过是秋霜制药集团的一个副总,就算是梁秋霜……制药报上自己的大名和身后的一些事情,难道她还不给面子?

     不,没人在听到他身后的人都只能听之任之,绝对没有人敢说个不。车子上路,五辆豪华到了极致的车子显得特别的显眼,直接去了梁秋霜的公司。如今的秋霜制药集团今非昔比,偌大的办公楼都快成了他家的了,本来按照梁秋霜的意思,是想直接让政府划个地方出来,直接给自己建个写字楼得了。

     可貌似现在时机还不是很成熟,这事情一直搁浅着,但这也是很快要着手处理的事情,毕竟卡迪斯,以及房地产那边,都是属于一家人的生意,这种分散从某种意义上都很麻烦。但有些事情想一口气吃下去,貌似有些难。

     纵然此时家大业大的,手里面不是很缺钱,可是这样做,必然要支出更大的一笔,而那边的建设如火如荼,是不能有任何的意外的。有钱的缺钱,反正梁秋霜的日子并不是很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