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55.第955章 ,真正的能量
    沈浩其实并没有离开,他靠在赵国栋的车子旁边抽着烟,一天时间下来半包烟空了,这对于他来说是空前绝后的一种事情,香烟抽的太多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尤其肺部传来的那种火辣辣的感觉,纵然能让大脑系统显出了很强大的清醒之外,其实并没有其他的好事。

     监狱里呆了不足一天,可是发生的事情却让人不爽好久,如果这要是换成其他国家,沈浩直接就会从里面杀出来,可是这里是国内,做那种事情无非就是在犯罪,恐怕沈浩做了,恐怕是谁都不能保护的了自己。

     每一种的游戏都有一个规则,就算是政治上的彼此算计,那就绝对不能用卑微见不得光的手段走极端,要是那样,自然会引起众怒,除非到了万不得已,可以让对方的死给你带来别人不可撼动的权利,或者说,对方已经彻底的危机到了你的生死。

     面对某些事情,总有一定附和自己的规矩,而沈浩恰巧不是这个航道的人,他无需按照你们的规矩,就像其他人看待杀手一样,那是过街老鼠,可是谁能知道,杀手只是他人手中的一把刀,你对刀能产生恨意?

     一根烟刚好抽完,赵国栋就有条不紊的从里面走了出来,看见沈浩哈哈一笑,道:“兄弟啊,我感觉你现在越来越厉害,感觉这里住着舒服?”

     沈浩怎么能听不出来他话里的那点责备,当下眯着眼睛看着赵国栋,道:“赵老哥,你这不是说的有些不对了?谁吃撑了会跑这鸟不拉屎,阴气森森的地方来找乐子,这不是迫不得已嘛。”

     具体什么事情没必要说,赵国栋好歹也是个领导级别的,这种小打小闹的,压根也不打在人家的眼里,打个哈哈糊弄过去,道:“走吧,这郊区的我也没办法回去了,搭个顺风车老哥你不会在意吧?”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你老哥哥还是那么小气的人?”

     赵国栋的话让沈浩微微的一笑,其实这简单的对白里面,沈浩在问你到底是站那边,而赵国栋很直接的告诉了沈浩,他站自己这边。或许赵国栋仔细的想想来回答,沈浩多少的会认为赵国栋在糊弄自己,可是赵国栋从某种意义上,的确是用很用心的话再说,至少沈浩无法找出人家的可挑的毛病来。

     车子上了高速公路,沈浩将仅剩的三支烟拿了出来,丢给了司机一颗,自己和赵国栋分了,点上之后沈浩美滋滋的吸了一口,道:“现在对于这味道,还真有些依赖了。”

     “少来了兄弟,难道你还在乎这点烟钱?依赖就依赖吧,虽然说吸烟有害健康,可在我看来啊,你每天出去做什么,都对身体没啥好处,说不上抽烟喝酒的,反而会多活两年。”

     “赵老哥你这话精辟,不过我倒是不在乎多活少活的,只是希望这身子骨先别弱不禁风,毕竟我的敌人还没四绝呢,这要是不注意点儿啊,阴沟里翻了船,那可真要出点乐子了。”

     沈浩的话让赵国栋感觉肺部火辣辣的,明着暗着已经表明了沈浩的心情的确不咋地爽,这事情看来是没得劝了。

     “老弟啊,我还是希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个监狱长来头貌似还真有些不小,你看看我那老同学,说掉就被调了,而且实现连一点风声都没有,你说人家本来在这里干的好好的,我估摸着在干几年下来,这升迁还是迟早的事情,好端端的……”

     “赵老哥,你好歹也算是个官,是个警察了,那你就应该明白司法应该具有公正性的,虽然我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怎么才算是个公正,可是你感觉如此这样下去,会有好事么?”

     沈浩忽然用很严肃的目光盯着赵国栋,以至于连后者都不敢过分的直视他,隐隐约约之间他貌似感觉到沈浩想表达什么。

     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表面上的文章都做得很好,可是许多的特权方式深入骨髓,导致根都有些发霉,这个事情的确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没什么关系,可问题是赵国栋还是管理这些的,一旦真出了事情,他脱不开干系。

     无形中沈浩给他打了一个预防针,也清楚的告诉赵国栋,这一切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赵国栋微微的愣了片刻之后,苦笑了一声,道:“兄弟,你就不怕捅破了天?”

     “我需要怕么?”沈浩淡淡的一笑,道:“要是连这个胆量都没,我沈浩还敢在这个城市里混?不……我一头撞死在这门框上就是了。”

     这一次,沈浩并没有乱来,恰巧相反,还用最为正规的渠道去举报人家,直接说了一些自己在监狱里的所见所闻。

     奈何这个消息举报上去之后犹如石沉大海,压根就没有半点的反应,貌似背后有一双无形的黑手,在控制着一切,确切的说司法机构压根就没有在这方面管理。

     这一日,沈浩直接去了琉璃******,这个类似于国安部在琉璃办事处的单位平日里并没有多大的权利,他们只负责去考察每一个警察,或者那些协警和文职人员,随即做出一系列的调动,至于其他的……有权监管,却没有做过任何的事情。

     接待沈浩的是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女人,身段儿看上去还不错,长相却是一般般,传说中的背影杀手。

     沈浩坐下,人家倒也客气,道:“沈浩先生,拘你举报的事情,我们查了,根本没有任何的证据显示这是发生过的,所以……”

     沈浩呵呵轻笑,道:“我想我的证人你们都不曾见过,我不认为这没发生过。”

     “这……沈浩先生,对不起,这事情恐怕不是我们应该管的,而且……这一切和你没什么关系。”

     女人的脸色有些不耐烦了,确切的说她出来只不过是走走过场,对于他的接待就是个敷衍,三言两语的打发了就是了。

     “你先别忙着和我打哈哈,其实我知道你们内部的那一套办事手法,就是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连让我说证人是谁的机会都不给呢?”沈浩仔细的看着她,很认真的盯着她的面部表情,他想看出,这女人,或者说这个部门到底是用什么手段来搪塞这些的。

     “无论是谁,都不行,在法律的意义上,做事需要证据,证据是认证和物证,缺一不可的,如果沈先生你想举报,除非你有绝对的证据证明。”

     沈浩冷哼了一声,道:“如果我去取证,那么我问问你,要你们是干什么的?”

     “沈浩先生,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辞,这里是政治处,不是公安局。”女人貌似好性子都被磨干净了,语气骤然冷了下来。

     沈浩貌似感觉到了其中的猫腻,呵呵轻笑道:“看来我走正路是走不通的,既然这里不接受,那么我就直接找省政府去,这庙门很大,还真有些请不动这里的神仙。”

     “随便了,我希望沈浩先生能有所收获。”

     人家说的很礼貌,可是语气之中却带着一股子的藐视,确切的说,人家压根也不在乎沈浩的上访,办事是层层递进,如果这里不接受的事情,夸了级一般都不会有人管的,一来是怕撸了人家当时的工作人员的面子,再者就是……先后顺序的问题。

     面对着这个女人,沈浩并没有再多说,自打她出来,就已经体现出了这些人对于此事的不重视,相对而言,继续扯皮下去也没有多大的意思,不如就此打住,直接用最为简洁的方式把他给处理了。

     出了门之后沈浩还是给温树青打了电话,当温树青接到了电话之后,问道:“你确定这事情是真的?”

     “赵国栋可以作证,而且监狱里有个叫龙彪的人,是直接的参与者。我想如果他这回恐怕是差不多要出事情了。”

     沈浩并没有第一时间去管龙彪的死活,有一条路是自己选择的,那么就要为此而付出代价,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沈浩也没有任何的理由去同情一个囚犯,是一个想杀自己的囚犯。

     “看来是该做点什么了,我会着手处理,具体事情到时候你来配合就是了。”

     本来没打算惊动温树青,可是现在看来事与愿违了,毕竟这件事情对于沈浩来说是很有难度的,但是现在交给了温树青,沈浩就无需去做那些无用的功,等到事情真该自己出手的时候,才会去出手。

     医院里充斥的各种味道混合,让人感觉由衷的有些不舒服,甚至连太平间里的福尔马林,以及那阴森森的感觉都能从楼道里面渗出来。这一层是骨伤科,在这里基本上是很正常,这里的病人是死亡率最高的,可以说有些出车祸而来的,当场死亡的也很正常。

     有一间独立的包厢病房很奇怪,门口总是站着几个警察,他们的身上都有枪套,甚至在看来来往往的人的时候都有些警惕。

     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里有一个了不得的人物住院,可是警察们清楚,这里压根不是住着什么领导首长的,而是一个囚犯,一个叫沈峰的囚犯,自打出事之后,沈峰就一直被放在这里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