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58.第958章 ,不是我不答应
    在关于监狱里发生的一切的时候,就像是一股龙卷风一样袭击了很大的一部分人,甚至连调查组都有些无法继续工作,因为从其中牵扯出来的人,一个个的大有来头,他们知道自己手里的权利。

     只是一个市里面的所谓调查组,你怎么可能去调查省里面的高层领导,事情的麻烦程度也超出了温树青的认知,今天……他不得不讲一些事情公开,希望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力。

     可是他还是小看了那背后的人的手段和能量了,虽然说是给了外界一个解释,但是并没有让事情的程度发展到别人重视的绝对意义上去,面对着一大堆的材料她微微的皱眉,到底是什么人能有这种手段,让所有的媒体都能绕开了走,甚至……还能让自己的人都不敢去稍微的碰触一下。

     没错,组织这一次调查的哪位副市长已经是被调离了,而且是明升暗降的那种,估计往后是没啥翻身的机会了,这种意义上的做法,就是一种滥用权力,说的不客气点,就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彻底的败坏这官场上的规矩。

     将自己准备好的东西还是递交了上去,这已经两天的时间了,可是那头并没与给他任何的消息反馈。

     对于一个省来说,一个市长并不能算是什么,最起码地方上的官员和中央的那些高层领导是没办法做比较的。温树青有些等不下去了,一个电话追了出去,直接给了省长,省长听到了这个消息后很惊讶,道:“真有这事情?”

     “刘省长,事情本来不是很大,恐怕是某些人被买通之后做出的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可是现在看来参与其中的人怕是……”

     现在连温树青都不敢保证,自己现在同化的这位省长是不是也是被人家给笼络了的人之一,但是现在她也没得选择,就当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如果这事情不能引起上面的人高度重视起来,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会被不了了之了。到时候温树青感觉做这个市长也未免太过于稍微的窝囊了些。

     “这事情你先别声张,但是你们手里的工作千万别停下来,既然有难度,那么就要给我克服困难,先从那个人给我查起,我想背后的一些事情自然会给我浮出水面来。”

     他是一个省长,的确听到这事情还是很惊讶的,在自己管辖的地方下,竟然出现这样的事情来?而且还让一个犯人如此的胆大妄为,这不是要打他的脸么?

     这事情看来会牵连很广,不是说他不怕将事情给闹大,因为这一次打电话的人是温树青,而他恰巧知道温树青背后的一些事情,这个女人……最起码你别当成了那种像个花瓶一样的女人来看待,要是让这个女人感觉不高兴了,直接捅上去,寻求自己爷爷帮忙,那么……恐怕自己也有些为难了。

     之前人家没给自己打这个电话,那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糊弄过去,但是此一时彼一时,人家这个电话真的给自己打了。

     ……

     对于小五子而言,事情的发展程度的确让人有些惊讶,没想到这几天里的监狱里发生了很多的事情,貌似从其他人的嘴里得到沈峰竟然不会再来这个监狱了?

     这让他微微的有些不爽了,一想到那个该死的沈浩,很臭屁的竟然敢打自己,而且该死的监狱长竟然没把这个男人给收拾掉,多少的让他感觉不爽,不爽了能咋办?唯一的办法当然就是想着办法去折腾当事人沈峰了呗,而且还需要狠狠的去折腾,折腾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只是出奇的是监狱长这几天没有把自己放出去,而且对待他的和其他的犯人貌似没有任何的区别,吃的是那种恶心的让自己都难以下咽的烂菜,喝的比洗脚水都要臭的玩意儿,这才三天的时间,小五子的身体就瘦了三大圈。

     这段时间,他对于龙彪是颐指气使的,可以说他现在不爽到了极点,让他去干掉一个人,竟然在关键的时候没有动手?就让人家那么简单的离开了?

     “彪哥,你这一次可真是让兄弟我失望之极,不是我说你,难道你真的想在这里呆一辈子?”小五子今天心情莫名的烦躁,尤其这个房间里,大部分的人都不说话,一个个的像是死了爹一样,连真言都不看他一眼。小五子根本就不喜欢这样的气氛,毕竟他就是一个喜欢让别人围绕着自己赚的主。

     “小五子,我感觉你这一次是自身难保了,你得罪了一个貌似你得罪不起的人。”龙彪说的是面无表情,看着小五子那张狂的面容,淡淡的一笑,有些幸灾乐祸,道:“其实我知道你们打的是什么小算盘。”

     或许之前沈浩说的话他未必会信,可是接连几天没人来过问自己的过错,这已经证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外面出了事情,这些事情对于一个老油条来说,很容易就能观察出一些猫腻来。

     比如……一向比较凶恶的狱警们这几天像是猫儿一样,走路都小心翼翼的,更不会因为囚犯们忽然犯了事吗错误而进行修理工作,这多少的给人很反常的举动。

     不过他没有再去问小五子当初为什么这么干,自己干了那样的事情是否真的能活着出去的问题。因为他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真的有很多的不对,恐怕这一次已经不是其他人找自己的饿麻烦了,而是……那个叫沈浩的人,要找他们的麻烦了。

     监狱长的确遇到了很多的问题,这几天被那些调查组的人烦都烦死了,虽然没有明着说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可是暗地里对于其他的狱警们都是问东问西的,虽然说这些与金门对于很多事情并不是很清楚,可是监狱长却感觉还是有些不妥。

     他敢这么做,自然是有一定的把握的,毕竟上面没给自己这么大招呼,他有几个脑袋都不敢定在前面去吧事情给做的那么的清楚。

     所以对于他来说,至少上面人还会帮自己给顶着,但是事情绝对不能这么下去,必须要找到那个叫沈浩的人。

     有些事情他真的感觉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这一点从沈峰被不声不响的调离这里开始,至少他身后的人绝对没有那个胆量能从监狱里把一个人给挖走。所以他对于沈浩做了很多的调查,这不调查则已,已调查之下,绝对的让他的日子也不咋好过了。

     沈浩,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在这个市里面会有这么大的能量来,市长不仅仅给他面子,而是人家对于市长说话,就像是市长亲自做的决定一样。他不认为一个普通人真的能影响到政治,最起码在他的眼里,沈浩只是一个普通的人。

     所以,无论是什么样的一个结局,他必须有必要先下手为强,去将沈浩这个人给搞定,绝对不永续事情继续这么下去。

     ……

     沈浩的住处很好找,毕竟所谓的琉璃豪华地带比不上这一代的环境,依上傍水的这种奢华,至少不是说真的有钱就能搞定,其实事情真的还真是那样,毕竟这里的别墅都是人家沈浩的。

     来到了山坡底下,他就被人礼貌的给挡住,他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道:“我是来找沈浩的。”

     “哦?那就麻烦你等等,我这就给上面打个电话。”电话是打了出去,只是这帮人没有对他要放行的意思,任由他的脸色变得多么的难看,而站在他面前这个看上去稍微的有些不怎么舒服的男人总是带着让他感觉有些不舒服的微笑来。

     那微笑之中有些玩味,甚至还有一股子让他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的感觉,以至于他站在这里,那种局促的感觉油然而生。

     沈浩还是来了,见到了监狱长之后呵呵轻笑道:“这到底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话说的很客气,可是沈浩的眼神之中一点客气的意思都没有,把你挡在这里,甚至连一杯茶水都没有,你感觉能对你有什么好的想法么?不,那是绝对没有的……所以监狱长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道:“沈浩,难道你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么?你要知道你一旦把事情给闹大了,我敢保证的是,你一点好处都占不了。”

     “你这算是威胁我么?”沈浩微微的皱眉,感觉这个监狱长还真特么给自己面子,都到了这时候了,依旧还是不知道死活,貌似现在也不是自己不依不饶,难道你还感觉不到,动你的人是人家温树青啊。

     或许沈浩这么认为是有些无耻,可是无事一身轻,何必要给自己找不痛快呢,反正做这些事情温树青绝对自己还要来的有条不絮呢。

     “不算是威胁,可是这也算是一种警告,因为某些事情不是说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或许你认为我在知法犯法,或许你也觉得,我是在用手里的那点权利作出那么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但你被忘了,我只是一个监狱长,这个官可以很大,但其实优美与权利你知道的。”

     监狱长的脸色有些阴郁,甚至带着一些难看看着沈浩。

     沈浩呵呵一笑,道:“既然事情和你没啥关系,那就请你啊,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