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54.第954章 ,你说完了就完了
    “他来了。”忽然沈浩对着坐在对面抽烟的龙彪忽然一笑,那白森森的牙齿,给人的感觉就感觉有些不舒服起来。

     不过龙彪还是在乎沈浩刚说的那个他,到底是谁,微微的愣了一下之后就看见了趴在铁窗那边的人,这不就是监狱长么?

     那一张脸化成了灰他都认识,自打这家伙来到这里当了这里的头儿,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就变了,至少在这监狱里,他丢了老大的位置,生活就变得无比的憋屈和难受了。

     人人都买小五子的面子,对于这位彪哥,人家未必能放在眼里,都知道这里得罪了小五子,就不可能活着离开。

     这就是赤裸裸的现实,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可是低了头……貌似自己的日子也好过不到那里去。

     门终于是被打开了,监狱长带着温和的微笑走了进来,对着龙彪说道:“你先回自己的房间去,等会找你说话。”

     龙彪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在狱警的陪伴下有些不情愿的离开了这里。他的表情很郁闷,今天差不多在鬼门关哪里走了一圈,可是在人家的眼里,只不过是简单的一句吩咐,难道自己这位小人物就这么的不值钱么?没来由的心里有些可气的悲哀,可是他不得不对这种现实的悲哀而低头。

     龙彪离开了,沈浩却坐在那里没动,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来干什么?难不成你是想代替他的位置和我聊天解闷?不过这回我没啥兴趣,你走吧。”

     “沈浩,刚才我们之间有些误会,我想我有必要澄清一下。”监狱长对于沈浩的态度一点都不吃惊,被人抓这里来,是谁都不会高兴的,换成了自己,估计还会想办法把那个人给弄死。

     “哦,是误会么?刚才我可是动手打人了的,难道你认为是你的眼睛看错了,还是说刚才没看见?”沈浩耻笑了一声,目不斜视的看了他一眼,眼神之中有些冷,他无需知道他来这里的目的,可是用这样的话对自己说,那么代表自己找的人已经到了。

     “你看你,有的时候会发生一些不怎么愉快的事情,我们大家都清楚那是什么,得饶人处且饶人,莫要把事情给做绝了,到时候很难见面啊。”

     虽然事已至此,想要除去沈浩是不可能的了,别说为什么龙彪没有下杀手解决掉沈浩,可是看两个人的那态度,貌似事情就已经有些不对了,再者就是赵国栋以及赵国栋带来的消息,足够让他感觉惊讶的了,一个和市长和********都能有关系的人,手里的能量真是不小。

     一旦人家真的追着这件事情不放,对于他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看着沈浩开口,自己还是委婉的表达了一下某些事情。

     沈浩冷冷的盯着这人,没想到人家还狠坦然的和自己对视,甚至不觉得自己刚才真的做错了什么,心安理得的四平八稳,沈浩微微的有些郁闷了,能把恬不知耻的话说到这么大义凌然的,估计这天下还真没几个。

     “是啊,有些事情发生了就发生了,的确没有什么,只是我不清楚,如果今天没有人来找我,给我撑腰,我想后果是什么呢?”沈浩淡淡的问道。

     监狱长愣了一下,随即脸色一沉,道:“沈浩,我只是感觉既然大家都有些背景,不妨我们坐下来好好的谈谈,免得扯上身后的人让他们难做,如果你觉得我的提议对你不好,不妨你今天可以做点过分的,到时候……”

     监狱长变脸真的比翻书还要快,言语之间展现出的是一种有恃无恐,或许沈浩的确很有来头,可是他也够沈浩,自己也是有来头的,至于大家真的要做个鱼死网破,他也不在乎。沈浩感觉纳闷的是,这天下还真有人敢在这个世界昧着良心做一些无法无天的事情?难道真不怕举头三尺有神明?

     你还别说,这怪事年年有,今年特么还特别的多,至少监狱长的表现就让人感觉很另类了,至少这事情说出去,都没人相信,朗朗乾坤之下,藏着如此肮脏的一面,还真是让人有些始料未及。

     沈浩当然不是什么正义感十足的人,以端正这个国家的司法机构为己任,可是这事情已经欺负到了自己的头上,难不成还让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糊弄过去?不,有些事情不是说你说怎么样就能怎么样。

     “到时候能怎么样?监狱长,你以为这里真的可以让你只手遮天?我感觉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啊……可是你应该知道,人啊,在做了某些事情的时候,就应该承担事情的后果,我沈浩不是什么大人物,可是你说算了,我未必就是算了,我最后问你一句,现在是我自己出去,还是说还是继续做一段时间的牢?”

     沈浩的话和态度强硬的程度倒是让监狱长微微的有些不悦,可是在不知情之下做点事情,尚且还能解释,但是赵国栋已经到了,甚至要解决掉沈浩,貌似已经是一种不可能了。

     “你请便,不过我丑话还是说一句……沈浩,我希望该忘掉的还是忘掉,该不做挣扎的就别挣扎,一旦真的出现点事情,我的日子不怎么好过,你也绝对不会轻松到什么地步去。”

     “那么我走了……”沈浩冷淡的笑了一声,压根也没在乎那些乱七八糟的威胁,什么我的日子不好过,你也就一定不好过,说实在的,沈浩人家压根就不信这个邪,就一个地方性的小小监狱长,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角色,靠你,还能折腾出多大的浪花?

     看着沈浩领走之前的冷笑,监狱长自然知道沈浩没打算这事情善了,确切的说人家肯定有这方面的资本,一旦真的折腾起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好说。

     大步流星的跟在了沈浩的后面,监狱长一言不发的就走了出去,沈浩甚至连去他办公室的兴致都没有,直接往监狱的门口走去。

     “开门吧……”对于到了门口,沈浩淡淡的说了一声。

     “这个,我还的请示一下上级。”监狱长就跟在沈浩的后面,就算知道能给沈浩开门,这还的稍微的顾忌一下监狱长的面子,毕竟人家才是这里的老大,你说你做事连老大的面子都不买,这不是典型的找抽不想混了么。

     监狱长的面色的确不咋好看,不过他还的稳住沈浩,道:“我想至少你还是上去拿走你的东西才对。”

     沈浩要是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那么自己也未免太笨了些,不就是上面有某个自己认识的人,要坐在人家的当面,要和自己理论理论,今日个沈浩还真不去了,就和你这样硬耗着,到时候看你能怎么着。

     油盐不进的沈浩着实让人束手无策,此时人已经放出来,就没有理由抓进去,如果这时候真的还和沈浩发生什么冲突,那绝对不是什么理智的举动,赵国栋估计能通过窗户看见下面的一切,一旦落人口实,授人与权柄,那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不过沈浩这种连和解的机会都不给,不仅仅是撸了他的脸,甚至连赵国栋的脸都不给,这样也好,就算沈浩有天大的能耐,只要让赵国栋难看了,估计往后赵国栋至少能站在自己这一边。

     ……

     赵国栋的确通过办公室的窗户将下面的一切看在眼里,心里微微的叹气,暗道一声糟糕,沈浩虽然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但却从来不恃才傲物,更不可能用这种强硬的态度去得罪人,今日竟然人家这么做了,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沈浩打算和对方势不两立,肯定要折腾出一点事情了。

     既然如此,赵国栋心里清楚接下来的一些事情该如何处理了,这和沈浩之间的关系,必须还得维持着,他的承认,自打和沈浩建立了某种良好的关系之后,自己在仕途上顺了很多,甚至很多时候,领导还会刻意的关照一下,在政治审核的时候,大开方便之门。

     沈浩没有影响什么政治,只是影响到了一部分的人,确切的说他在用实力说话。

     监狱长走了上来,眉头皱的很深,道:“赵厅长啊,我感觉……哎!”

     “监狱长你有什么为难的呢?”赵国栋明知故问,哈哈笑道:“估计是人家年轻人不给你面子啊,哎,这也难怪,毕竟啊,这事情要是换成了我,也不会这么简单的算了,吃了这么大一个憋,要是把心里的那点点不舒服给发泄出来,估计会折腾点出来些事情。”

     赵国栋的话还是让监狱长的脸皮子越来越布展,甚至有些不确定的看着赵国栋,其实他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这种不给面子,就是沈浩在打自己的脸,可是沈浩到底是怎么回事,赵国栋貌似比监狱长要清楚的多。

     “赵厅长,既然如此,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的劝劝他,这一次是我的不对,改日我登门拜访,亲自去他家谢罪。”监狱长很大度的说道。

     赵国栋基本上没有和他继续扯皮下去,毕竟关于沈浩的事情上他也没有什么话语权,沈浩是什么脾气他貌似也清楚,既然这是沈浩的选择,继续纠缠,对于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事情,与其这样,还不如考虑一下接下来的事情如何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