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59.第959章 ,毫不客气的打脸
    沈浩的话让监狱长的脸上有些阴郁,一直时间看着沈浩有些不知该说什么,最后冷哼了一声,道:“看来我的面子是不够大啊。”

     沈浩笑着不说话,貌似是肯定了他这种嘲讽的玩味。

     监狱长就被沈浩给这么打发了,可以说他来此的目的压根就没有达到,沈浩这种油盐不进的态度,说明了对于此事的追究,不管他是用什么手段让市里面折腾出一个调查组来专门调查此事,可是现在的情况还有一些的回旋之地,等到了一发而不可收拾的时候,恐怕事情真就没那么好处理了。

     猥琐男忽然嘿嘿的笑着,道:“一个小小的监狱长,竟然跑来这里撒野,啧啧……都不知道吃了什么雄心豹子胆了。”

     沈浩没有回答他这个话,这里毕竟是华夏,不是什么国外,随便自己想怎么就怎么,沈浩固然表现的很张狂,可是从某种意义上还是遵循了他们的规矩,这事情自己出面绝对不会有任何的作用的,人家能瞒天过海,那么就不会在乎沈浩能怎么。

     可是一旦牵扯上了市政府,估计这件事情就不能善了了,至少现在温树青要是不放弃追查,估计也没几个人敢说不将此事给追查到底,此时此刻,倒是沈浩想明白了一些事情,道:“我想肯定还会有人来的,能打发了就给打发了,不能打发的就给我推掉,说我去找温树青了。”

     猥琐男才不管那么多,反正在他眼里这事情本来就不大,对于一些浪迹江湖的人来说,这天下还有什么事情让他们在乎?反正通缉他们的政府多了去了,也不差这边一个,惹毛了他,大不了做绝了跑路。

     沈浩的猜测一点都没有错,对于温树青而言日子的确不怎么好过,虽然省长说要严查,甚至是一查到底,可是这个电话之后她的电话就一天都没停止过响动,不断的有人找他来说那些事情,无非就是含沙射影的说这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

     或许她不惧强权,也或许她的确要做一个政治清明的好官,可是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之下,难免还是有些不堪重负。事已至此貌似没有什么回头箭了,她也在等省长的消息,只有人家拍板了,这事情怎么做,才算是个结果。

     奈何接连几天都没有消息,而自己这边不接电话,让那些人们开始直接找上了自己,甚至第一个出现的人就让温树青有些心惊,竟然是省里面司法局的哪位副省长。

     官衔大,而且却来的那么的无声无息,当坐在了温树青的办公室里,那一张平易近人的脸上堆着虚假的微笑,说道:“小青啊,如今好些年不见,你这小姑娘的脾气可是越来越大了,难道接我一下电话,会那么难?”

     温树青对于这种明面上和自己套近乎的说辞不为所动,大家都是在官场上混得,难道不清楚这要是应酬了下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不着痕迹的将话题给岔开,人家呵呵轻笑,道:“你看你,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嘛,虽然说这事情在你的地盘上,可好歹事情归省里管,司法上面出现了问题,我好歹也有权利知道的,你这样大张旗鼓的折腾,貌似也很让我难做啊。”

     事已至此,貌似温树青想要回避这个问题都有些难,皱着眉头说道:“副省长,虽然您说的没错,可实现下的事情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呢,一个不好惹出什么乱子来,这个黑锅我可真背不起来。”

     “你看你,小题大做了吧,其实司法上面出现漏洞,无非就是事在人为四个字,有些事情呢,你不说,我不说,谁会去说?哎……我也大概知道了一些事情,这事情是哪位监狱长做的不对,我会尽快的处理妥当,一定给你个交代。”

     虽然他也感觉到了温树青不让步,可自己这边也是认定了某些死理,可他们处理事情的手段,总是让人无话可说,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恐怕这一次的事情貌似已经是没办法下台,这才折腾出了这么一位监狱长来顶黑锅。

     对于是谁来定这个黑锅,温树青压根就不在乎,可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心里面多么的恼火,他人根本就不清楚的,甚至她能从沈浩的电话里听出了那冷漠的怒气,隐隐约约觉得,自己说这事情完了,可人家沈浩还认为不算完,必然要折腾的让他们付出代价为之。

     沈浩的性格太过于激进,这对于温树青来说的确感觉没什么好事情,听风就是雨,一旦开始做,就必须要有个结果,那么她就必须要给沈浩一个结果。毕竟沈浩明着暗中给了自己多少的好处,她比谁都清楚。

     他们是互利的关系,甚至她也清楚沈浩和自己妹妹温树云之间的关系已经确定,就连京城的老爷子也听闻之后在恼火之后没表示什么,那么她就必须要让这个关系维持下去,不然无法给老爷子交代。

     她还是很坚持的看了副省长,一句话没有说。

     “小青,你不会认为我在这里面有所包容吧?可你也不想想,一旦这事情闹开了,你们市政府往后怎么取信于公众,也质我们与何地呢?”

     有些话没有必要说的那么的清楚,到了这个层次,很多东西都是含沙射影,将一切说出来让你猜,不会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让你抓住把柄的,这就是权利,这就是大人物的对话,可是温树青缺觉得对方在威胁自己。

     这里面到底牵扯上了什么人,她尚且不得而知了,隐隐约约貌似这看上去简单的水,里面着实藏着几条大鱼,一旦这事情真的给撤出来,估计省里面的领导班子就会被动上一动,貌似这些事情真不是他们乐意看到的,故此他们这才不遗余力的想要稳住温树青。

     可以从之前的一些蛛丝马迹上看出一些迷端来,如果不是自己身后真有个他们不敢动的后台,估计她现在已经被人家给撸了,也来个明升暗降,从这个位置上调离。

     可是一个市长的认命和调离,必须要经过常委会的,那么这些人之中,肯定会有左右常委会的能力。看着那犹如老狐狸一般的微笑,温树青也是微微的笑了,因为她也知道,不是任何事情都是你想只手遮天就能将一切都给掩盖下去的,最起码就像是他人所说的,举头三尺有神明,

     温树青的态度不明朗让这位副省长笑的有些不自然,该说的都已经说的清楚,这要是其他人的话,自己用得着这么郑重其事的重复一下自己的立场?或者说还需要把自己的人给顶出去来承担这一切?

     不,这也只是在意识到温树青将这事情给当了真才站出来不得不做的事情,这要是换成了其他市的事情,他们有千万种的方式去把这件事给平息掉。

     温树青淡淡的一笑,道:“副省长,既然您调查过这方面的事情,想必您也清楚其中发生的一些事情,这里面牵扯上的当事人想要追查,就算我拦着,人家也能捅的更深层次,到时候你感觉我还能拦得住么?”

     心里也是真把沈浩给暗骂了一边,恐怕这一次是真的要触及到一些另类的东西了,貌似这事情真的要是给折腾出来,第一个吃不饱兜着走的人是自己啊,这个锅自己一个人背不住,那就只能对不起沈浩了,也让他帮自己分担分担压力。

     两个人之间形成的默契,对于此事上还是配合的天衣无缝的,但有些时候,还是的发挥一下官场上老油条的手段,能推则推。

     “呵呵……这么说,小青你是答应了?”副省长的脸色不怎么好看,既然做过调查,那么他清楚温树青所说的那个人是谁了,那个沈浩的来头貌似不小,而且自己和他非亲非故的,肯定是说不上话的,如果自己这一趟连温树青都搞不定,那么事情可真的就很麻烦了,他还指望温树青能改变初衷,到时候去沈浩那边说情。

     “我只能说,那边当事人不在追查,就按照司法程序将该处理的人处理一下,如果那边不同意,那么我也没有办法,我敢保证的是,他要是不放手,中央会有指示下来的。”

     扯着虎皮做大衣,温树青可是玩的炉火纯青,为官这么多年来,遇到大大小小的事情可不是一件两件,那是绝对的不会把话说的太满,到时候自己也不好处理,置身事外,绝对是最为明智的。

     副省长来的快也去的快,可以说除却温树青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当离开温树青的办公室后,他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唐唐一个副省长,竟然没有得到一个市长的准确答案,这多少有些打脸。

     不过他的确不能对温树青施加压力,但是事情有所缓和,就有办法能在变得恶略之前将其处理妥当,不过接下来怎么做,问题还是有的。

     虽然说沈浩的一些关系网络比较复杂,可是对于省里的人而言,沈浩貌似真的很低调,除却李家因为某种原因而被连根拔起之外,其他的事情并没有引起他们这些人的注意,但那绝对不是他的意思,而是因为所谓的家族做的事情影响到了政治上的平衡,所以那些大佬们才算是动了真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