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52.第952章 ,煽风点火嫁祸于人
    就算如此,龙彪显得有些犹豫不决。纵然他不是什么职业杀手,可是知道在明知道危险的情况下,露背给对方,这是找死的节奏,现在只要他出手,可以在最快的时间里,将这个人给解决掉。

     可是他没有,出奇的安静了下来,很多问题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为什么这个青年会如此的笃定?又是为什么,这个青年平静的站着,就能给人这种压力。

     “你吃定我是不敢动手么?”无论怎么说,龙彪的内心深处就感觉有些极度的不舒服,毕竟他也算是心狠手辣的人,如果当年不是狠茬子,将近二十年的时间,怎么可能还出不去。

     沈浩站在那里轻笑着,语气相对也很轻松,道:“对于一个刀不离身的人,生命其实每天都受到了威胁,我能在这些年里不死,今晚那么也就不会死,我都忘了你是第几个对我有敌意的,不,是想杀我的。”

     沈浩不想过分的解释,用最委婉的方式表达着自己对他的不屑,的确,小小的一个河沟的确很容易翻船,但可惜沈浩是一搜游轮,一艘压根就进不了阴沟的大船。

     龙彪的表情瞬间阴沉了,连心脏都感觉有些微微的抽搐,这种无言的藐视的确能把人活活的气死,可是他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还不出手,和自己这么说话的人,早就死绝了,确切的说在这监狱里面,除却监狱长,自己基本上就是老大了。

     可是你沈浩又能算什么?留给自己一个背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强大?不……绝对不能。犹豫之间他掏出了那把刚才被人送过来的刀,说实在的,自己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刀来,这应该是军用的。

     刀锋异常的锋利,刀背很厚实,重量对于他来说刚刚好,握着它的感觉就像是握住了情人的手,给人欣喜而可靠的感觉,一种没来由的自信,只是他刚才貌似听到了,这把刀的主人就是站在面前的这个人,原本属于他的。

     “你不觉得可悲么?难道你以为你得罪了小五子,活着出去了,也绝对不会得到任何的好处,他至少有很多种办法让你死。”

     “我总感觉,像你这种人应该是一个悲剧,我对于可怜的人向来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怜悯,可是现在我错了,说了那么多,意思到就行了。”

     这一刻,沈浩是彻底的背对上了他,就连龙彪都感觉对方貌似连眼睛都闭上了,只是他依旧不敢出手。

     ……

     小五子又一次来到了监狱长的办公室里,带着得意的微笑,看了监狱长一眼,嘿的一声就笑了出来,道:“那家伙死定了。”

     “哦?你让龙彪出手,的确让我感觉有些意外,貌似我认为你会找个差不多的,不至于……”

     “切,你就不知道,我每一次去控制这帮人还要通过龙彪,让人感觉有些烦躁,与其那样,还不如我自己来的稍微直接点,我想你不会真的会让他从这里离开吧?”小五子似笑非笑,眼神之中有一抹的邪恶。

     监狱长哼了一声,道:“那是你答应的条件,和我没有一点的关系。”

     小五子听到了这个消息感觉一点都不吃惊,或者说两个人早就达成了某种的默契,只要骗着人出手,至于后续的事情,监狱长貌似都能解决。

     也是,这里是监狱,是监狱长的地盘,对于他来说,这一切就是这么的任性,这一切就是这么的可以控制,只要他坐在这里,他就是老大。

     一个囚犯而已,就算知道有些事情很肮脏,可是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肮脏的事情。对此,他自然会用最为直接的方式,那就是灭口。

     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是微微的一笑,剩余的事情,也是该他出手的时候了,只是他们并不知道,监狱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躲在外面监狱里的狱警是冷汗满头,之前还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可是当听清楚里面出现的情况,心里差点没吓死,龙彪身上带着刀进去的?杀人灭口?

     虽然说监狱里出现点流血伤亡是很正常的,可是这压根就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意外,就是谋杀,对于普通人来说,谋杀就是犯罪啊,那是要把自己给搭进去的节奏。

     他一个人是没办法决定这些的,急忙靠近了监狱的铁窗旁,匆匆的往里面看去,还好,两个人貌似在僵持着什么,这监狱里很安静,可是不知怎么回事,仿似这两个人之间就有一股无形的气场来,凝重而肃杀,让人难受而痛苦。

     他发现龙彪捏着匕首的手在发抖,而且是不由自主的,额头上满是冷汗,仿似在和什么东西在做着抵抗,想要从脑海里赶走什么一样。

     在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之余,狱警再也忍不住了,可是这时候不知道冲进去好不好,可是,任由事情发展下去,到底会成为什么样的结果,他不知道,确切的说他也不想知道,那绝对对于自己不是什么好事。

     丢了工作不说,说不上还要面临牢狱之灾。想明白这一切之后,他去找了自己代班的头儿,将这里的情况小声的说了一边,头儿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吃了一惊,道:“你确定这一切没错?”

     “我敢胡说么?里面现在还在对持,不过龙彪貌似在忌惮什么,愣是没敢出手,但是我不保证人家不出手。”狱警显得很紧张。

     “先别急,这个沈浩不简单,和市里面的领导们关系很是暧昧,我总感觉他的来头很大,不过……这时候不是什么都不做的,别听刚才那些混蛋说的,不将这事情不上报,对他们也是有着致命的打击的。”

     不管怎么说,这里发生的一切不再是什么管理的问题了,牵扯上了一场斗争,一场别人看不见的斗争,可是一旦出现纰漏,他们这些人肯定会成炮灰,会被这场斗阵给折腾的一无是处……或者直接成为牺牲者。

     管理员貌似是活的久了,所以成了精,所以看待一切问题的时候,稍微的比较正常,或者更远一点。

     最终的选择还是将电话打给了老监狱长,这位刚被平调出去的人貌似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呢,一听这话,直接耻笑了一声道:“他那是找死,你们别管了,放心,这把火烧不到你们的身上。”

     在老上司的再三保证之下,主管还是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过接下来的话倒是让他们感觉很好奇。

     这个沈浩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让老上司会这么信任?貌似人家都一点不担心,难不成……

     监狱里依旧是那副情况,沈浩貌似有些不耐烦了,最后还是从身上掏出了一支烟,给自己点上,打火机发出的清脆响声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僵持,沈浩微微的一笑,道:“还是把那东西收起来,我们该是好好的谈一谈了。”

     来到这里是来解决事情的,不是耍流氓耍横的,再说和这个人继续僵持下去,貌似也没有什么后续,龙彪不敢动手,而且他已经心里动摇了,作为一个杀手,沈浩比谁都清楚,这种类似于胆怯的情绪一旦从心底里产生,就像是瘟疫一样不断的蔓延,手抖的人是无法握紧自己的武器,更不能准确的给予敌人或者对象致命的一击。

     “你和我谈什么?”

     “你很可悲,你在这里面扮演着一个炮灰的角色,确切的说,他们的目标是我,因为我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现在他们的目标同样是你,而且你知道的东西太多了,我尚且不知道太多的黑幕就该死,你说你这个参与者,能得到好处么?”

     “你……”

     “怎么,你我无冤无仇的,你还不相信我么?好,我在重复一件事情,那就是在这里,那就是法律确定了的事情,不管谁有多大的能耐,是不可能把你弄出去的,至少那个小公子哥是没那个本事的,他就在这里。”

     沈浩用事实说话,事到如今,貌似没有抬手的必要了,毕竟现在不是自己要怎么着,而是人家貌似要自己死。可能在监狱这个黑暗的地方,沈浩的确还不敢拿你怎么样,一旦发生点小事情来,人家就能给你上纲上线,而且用最为被逼的手段将你给拖下水。

     “那么,我凭什么不赌一赌?”

     “因为你不敢赌!”

     沈浩耻笑了一声,道:“你应该兴庆你自己没动手,不然我敢保证这里的确会死人,但死的绝对不会是我。”沈浩的语气之中充斥着一抹的冷傲,一股让人无法直视的傲气,让龙彪的脸色微变。

     “如果你实在不行,再赌一把试一试,有的时候,我不是什么善人,我能站在这里和你说话,只是希望你能理智点,而且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至少我能帮你度过此次的难关。”

     他没有理由为陌生的,甚至还对自己有敌意的人,他没有当场将人给干掉,那已经是心慈手软,可沈浩恰巧还不是什么善类,从来是没人敢欺负到自己的头上来。

     看着沈浩那一抹的微笑,龙彪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