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56.第956章 ,我们是兄弟
    沈峰躺在病房里百般无聊,仔细的思考了一段尚且还没有彻底忘记的事情,心里也不知道是怎么个味道。

     或许自己比较恨自己的哥哥,可忽然觉得,沈浩自始至终没有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在监狱里获得的关照,绝对让他感觉日子过的不是那么的无聊。这一点,他不可否认,这些日子的痛定思痛,他的确像是变了一个人。

     可是要对沈浩低头,他的心里还是感觉有些不舒服,直到这一次被人给狂殴之后才算明白,就算嘴上称兄道弟的人,其实在背后所做的那些事情,太过于见不人了,在巨大的利益驱动下,一切都能背叛。

     自己的表兄弟就那样,十万块钱惹出的祸端,最后让他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好在东窗事发,最后没有走上这条路。这或许对于他来说是不堪回首的日子,可是若没有这一段日子,他就不会发现,其实沈浩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心里或多或少的对他有些恨吧,但到了今天,若说真的是全部的恨,又不是那么回事,最终他只是一种矛盾,让自己都无法理解的矛盾。

     门外面的看守忽然走了进来,警察微微的笑着告诉他有人要见他,不知为什么,连手铐都给打开了。这倒是让沈峰微微的愣了一下,不过随着门口走进来的人,他的心里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看来恢复的不错。”来的人自然是沈浩,带着淡淡的微笑,看了他一眼,说道。

     “你怎么来了?”沈峰有些尴尬,自己最为见不得人的一面被沈浩发现,感觉上就是有些不怎么好,毕竟……他一向认为自己并不比沈浩差,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原来他和这位兄长所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沈浩微微的一笑,道:“我怎么不能来,我是来问问你,监狱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被人给打断了骨头?”

     这个问题让沈峰感觉很尴尬,至少他没办法回答沈浩,总不能把在里面的那些小猫腻给沈浩全盘托出,犹豫不决当中只是半遮半掩的说了一些。

     沈浩闻言呵呵轻笑,摆了摆手,道:“看来你现在明白了,往后怎么做你也明白,对吧?”

     看着沈浩说着让自己不是很懂的话,沈峰显得有些模棱两可,最后沉默了许久,道:“那么你今天来这里是什么意思,是看我被人打得凄惨……?”

     “你感觉我有这个必要?”沈浩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不假思索的说道:“安心的呆两天,出去之后好好的过自己的生活,需要我帮你什么,开口就是了。”

     今天沈浩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最起码沈峰给他的感觉还算不错,年轻人轻狂混蛋这是一种必然,或者说人都有过这样的一个过程,不怕他不知道往后的日子怎么过,但是也要让他知道,很多的时候,没个人犯下的错误,都是自己去承担后果的,不可能是别人去帮你被这个黑锅。

     或许现在沈峰已经明确的感受到了,或许在这个家里,真心对他的人还是有的。还想要说点什么,可是沈浩已经离开。

     市政府对于沈浩所说的事情很上心,至少温树青是当一回事的。自打竞选********以来,温树青和连城璧之间的关系显得有些微妙,或多或少的有些敌对,可是如今,很难得的是两位同时将这件事在常委会议上提出来。下面的一帮副市长们感觉有些诧异,到底是出现了多大的纰漏,会让市长和书籍同时发话。

     “对于我市来说,经济的发展过程中难免会有很多的负面,可是近一年来大家的工作成绩都不错,这是无可厚非的,也是不争的事实,就拿老城和新城,以及工业园区的建设,大家都出了很大的力气,但功劳就是功劳,可是没做到位的工作,就必须要给我做到位,监狱本来就是羁押犯人的场合,如果连哪里都得不到应该有的安定,我想可以看出我们市到底还是有那么一些违背司法准则,中饱私囊的人存在的。”

     温树青面无表情,环顾了一圈,对着所有人说道。

     “温市长说的是,这一次发生的事情必须要调查清楚,我清楚当事人还去政治处进行了投诉,而且那边还狠确定的没有受理,现在……我想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市长和书记的垂问,让一些负责此案的人脸色变了少许,本来市里面高度重视的事情,可以说只是他们几个为了彰显一下自己的存在感而发出的声音,可是今天那就是另外一个说法了。

     有些事情是分工的,可以说八大常委副市长,各自管辖的事情是各不相同的,有些管教育,有些管卫生,有些管的是卫生和农业,可是这司法上面的事情,当然牵扯上的是公安的哪位。

     当下额头冷汗就冒了出来,坐在那里保证道:“温市长,连书记,这件事情我们已经开始调查,初步确定为监狱内部出现了矛盾,是犯人之间的打架斗殴造成的……”

     “事情真的是这样么?”温树青的脸色很不好看,道:“可我怎么听说,有人竟然出现在了监狱长的办公室里,而且还有些见不得人的猫腻在呢?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一旦让外界新闻机构知道了,我想……这个后果我可是担不起的。”

     处在这个位置上的温树云,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她是这个市的市长,老书记已经退居二线,基本上已经不再管任何的事情,连城璧和温树青两个人现在貌似也达成了某种特别的默契,在一些事情上,他们能共同商量出个政策来。

     对此,自然是一件好事情,可对于下面的恩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情。两方面明争暗斗之下,下面的人难免的会对彼此稍微的有些针对,久而久之形成的战队,貌似习惯性的形成了打哈哈,你来我往之际,大家倒也没有什么事情。

     可监狱那边发生的事情今天被提到了常委会上,这事情就不是什么小事情了,一旦追查不出个什么结果,那么……自然就必须要有人站出来给他们一个交代。

     对于这位副市长,绝对是一件噩耗,一旦真的追查,今天常委会上就有权利把他这权利给罢免掉。

     “温市长,连书记,不管怎么说,事情已经发生,就应该先追查事情的具体,我不认为现在是追查谁的职责的时候,毕竟市里面这些日子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无论是司法机构,还是城建方面,都忙的不亦乐乎……”

     “那就这样吧,我等你们的消息。”

     温树青用很威严的话结束了此次的会议,可以说将这种问题给派发下去就已经够了,至于是否要追查责任的问题,现在还不是时候。

     在政治上面,事情含糊不清,就必须要弄清楚事情的整个来龙去脉,然后再来说谁来顶这个缸,不过现在看来,貌似有些人已经不淡定了,肯定也会把这事情给处理好的。

     至于沈浩那边,温树青也无需忙着去给什么解释,相比那边也不会把这件事情给放在心上的。

     沈浩当离开了医院之后,温树云便带着国安局的人来到了医院,向站岗的两个人出具了一样东西,就直接走了进去。

     沈峰貌似还记得温树云,这个年轻漂亮的嫂子一身的军装英姿飒爽,略带微笑的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微笑,淡淡的问道:“能下床走路不?”

     “你……这是什么意思?”沈浩刚走,只是例行的问候了自己一声,而这个嫂子就来了。他绝对不是傻子,这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进来,肯定还是有些其他的东西在里面的。就看温树青那肩膀上的两杠三星,在军队里面,都不是一个小官。

     “能有什么意思,监狱对你来说已经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我现在要把你转回去。”温树云淡淡的笑了笑,随即把沈峰给带走了。

     按照地域的划分,沈峰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琉璃的监狱里面,这是沈浩从中动了手脚,所以给掉了过来,而刚才门口两位警察受到的自然是法院出具的一个证明,把他送回原来的地方。

     可这是温树云动用了国安局内部的一些关系网络,将人给掉了出来,压根就不是为了将人给送到其他的地方上去。

     沈峰有些吃力,毕竟断了几根肋骨绝对没有那么容易好,行走之间还是能清楚的感受到骨头里传来的疼痛,只是他皱着眉头还是跟着温树云来到了一辆军用吉普车上,哪知车门打开,沈浩就坐在上面。

     “走了,回家了!”沈浩看了他一眼,脸上并没有多少的表情。

     沈峰怔了一下,道:“回家?”

     “怎么,难道还想回去?我不反对的,不过那边现在我已经不能控制,到时候你进去恐怕出不来了。”沈浩轻轻的一笑,说道。

     言下之意,沈峰已经是要脱离了监狱了,这对于他来说感觉有些天方夜谭了,虽然说几年的时间对于他来说算不的什么,作为一个聪明人当然知道,抓住机会给自己做点事情,那是觉度行的,比如他在牢里面好好的表现一下,狱警们总会把一些减刑什么的事情都留给自己。

     他知道这是沈浩为他做的,所以他内心深处也很感谢沈浩,可是今天……他有些吃不准沈浩这葫芦里到底买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