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13.第913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了海边,被海水反射而来,行了很奇特的景色,沈浩起来之后便站在这山岗上打了一套拳,按照老鬼交给自己的方式,进行吞吐呼吸。

     这是一门气功,没有传说中那么的神乎其技,可是有的时候给人的感觉是很实在的。

     修炼气功的法门是心境,数年下来要保持一种姿势,然后理解山川自然的奥义,本来是玄之又玄的事情。

     沈浩自打接触以来,还是很勤奋,只是近半年来他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忽然想到了某个课文之中好像学过,死于安乐这种话。

     是的,沈浩心里微微的懒惰了,这才这一次的事情之中意识到了一种莫大的危机感。

     或许这是在亡羊补牢,这个关卡上拿起了放下的东西有些不对,可是好过什么都不做。

     梁秋霜经过晚上的睡眠补充,神采奕奕的站在了沈浩的后面,看着这个男人挥汗如雨的做着奇怪的动作,安静的微笑着。

     这几天自己累,可是她也知道沈浩更累,自己累了有沈浩温暖的怀抱,替自己排忧解难,可是这个男人累了,向来没有一句的怨言。

     或许这就是夫妻之间生活出来的哪一种的心有灵犀。

     “呼!”

     最后一套动作昨晚,沈浩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精神也是没来由的一阵。全身肌肉的确有些酸麻,可是科学证明后的有氧呼吸还是让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处于一种特别兴奋的状态,它们会用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方式去摄取一定的能量。

     这就是气功,玄之又玄的东西!

     梁秋霜给他递过去了一条毛巾,微微的一笑。

     清冷的早晨,让这个冰冷的美女看上去有一股奇特的味道来,就像是反射了阳光的冰山,给人一种美不胜收的感觉来。

     看着微微笑着的沈浩,梁秋霜有些古怪的瞪了他一眼,顺手递给了他一条毛巾,道:“还是去洗洗吧,一身的汗,难闻死了。”

     “啧啧,媳妇儿睡醒了就是漂亮,今天怎么有心情来这里呢?”

     “我家的地盘,我想去哪里,还要给你汇报?”

     一看沈浩那若有若无的微笑,梁秋霜的内心深处就会产生一种涟漪来,话说和沈浩都结婚一年多了,清理当中也不会出现这种状况才对,难不成老夫老妻之间,还有用不完的激情了?

     梁秋霜走了,而且步伐还很快,沈浩注视着她的背影,轻轻的笑了笑。

     “我想有些话,还是你直接对我说的好。”沈浩忽然说道。

     身后早就出现了一个人,让沈浩头疼的女人,暗骂这个女人也未免太过于不听话了,到了现在还都要跻身于麻烦当中,难道这样才能证明自己的能力么?

     这个人当然是温树云了。

     在沈浩的理解当中,其实自己应该担心李雨灵这妞儿,温树云这妞儿不是自己担心的一个才对,可是现在看来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这妞儿现在是彻底的搀和了进来,甚至是无法脱身的节奏,如此她还不给自己一个解释,那么……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会怪我,可是……我有绝对去做着一些的理由,我不知道我这么说,你能理解我么?”

     “你继续说。”

     沈浩依旧是没有回头,不过表情微微的有些凝重,必须要做的理由,会是什么理由?难不成这样的事情还和你有关系不成?

     “冥王的身份不明确,可是上面已经有了猜想,我怕……他是……”

     沈浩的内心咯噔了一声,虽然说她没有将话说完,可是言下之意,上层恐怕是已经知道了某些东西,冥王的身份太过于敏感,手段通天,基本上控制了很大的一个圈子,随时都能发动一场针对其他人的阴谋。

     他的存在让人感觉到了恐惧,如今还掌握着恐怖组织的一些活动,这对于谁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可能事情搀和到了一些机密的问题,温树云没有指名道姓的说出冥王是谁,但言下之意已经很明确。

     “那么,你是不能放弃了?”沈浩皱着眉头问道。

     温树云不说话了,沈浩和她说话的语气很平淡,就像是上一次恼火自己一样,那种没来由的害怕,让她有些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了一步,展开了双臂,用自己的力量抱住了沈浩。

     沈浩依旧没有动,不是说这个时候还在装逼,只是他必须要尽可能的让她远离这些是是非非,自己已经是深陷其中,想退出来都不可能,冥王必然要和组织算账,可是温树云呢?

     无论他是什么身份,或者是谁,总而言之在沈浩的眼里就是冥王,一个该死的人而已。

     “其实,我并不是说生你的气,我知道你的倔强,只是……你一旦出现点什么情况,你让这个家如何承受?”

     沈浩皱起了眉头,柔声说道。

     温树云的身体在颤抖,或许她知道沈浩在担心什么,内心深处有些感动之外,还是有一些的哀伤,没来由的意识到,自己真的逃脱不了。

     “是我自私了,只是,我必然要继续这份工作,老公……请原谅我,就算我不这样,我是没办法给他们一个交代的。”

     最终沈浩没有再说什么,这个凝重的话题沈浩不能继续下去。

     他无法勉强温树云去做什么,她有着属于自己的坚持,就算这个坚持对于这个家而言,所有人都不会支持,可是他必然要支持。

     温树云是一个女人,自己的女人,可她依旧是个人,是个人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他认为温树云自私了,可是他要是阻止了温树云必须去做的事情,那么就是他自私了。

     “那么,我只能支持你了。”

     沈浩淡淡的说道。

     “谢谢老公你能理解我。”温树云感觉到沈浩的身体在轻微的颤抖,这种担忧让她没来由的感觉舒服,只是她也不能继续说什么了。

     忽然松了一口气,放开了抱着的人,径自走到了沈浩的面前,踮起脚尖就吻住了沈浩的嘴。

     忽如其来的变化让沈浩微微的愣了一下,这妞儿……就算亏欠,也不知这么个还法。

     难得主动的妞儿热情似火,面对着沈浩,感受着多日的不见,有种小别胜新婚的笑冲动来着,当吻住了他的那一刻,已然感受到了一股火辣。

     大清早的就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还是在这山沟沟里,有些另类的感觉来着。

     沈浩也是有些难以自持,当在把控住这一切的时候,她已然是做好了最为完美的配合。

     类似于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觉,只是烈火在干柴之中烧着。

     烟消云散之后,沈浩也是累的够呛,温树云就躲在沈浩的身边,任由那双坚实的臂膀抱着自己,她现在双腿打着摆子,如果脱离了这个支撑,她会倒在地上。

     微微闭上了双眼,努力的平复着那刚才激情后的热度,抬起了那倔强的红唇,还想索取最为舒服的吻。

     沈浩微笑着摸着那紧致的脸颊,有些怜爱的说道:“妞儿,我知道我没办法阻止你什么,可是你给我记着,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不要说出那种不负责任的话,说我的身边有很多女人,没了你,还是可以,听见了么?”

     温树云这才楞然睁开了眼睛,认真的盯着沈浩,像是要从他的眼神之中扑捉到点什么的,只是那双眸子太过于晶亮,以及其中充斥着的认真。

     她貌似想要挣扎着站定,可是海平面上出来了一股风,很冷,也让她感觉有些哆嗦,没来由的抱紧了沈浩。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沈浩,我其实多么希望你这是我一时冲动的对象,我是多么的希望,我在你的生命之中是个过客,可是我知道,这一切只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每一次决定的事情,当在看见的时候,就会变得特别的矛盾。”

     她的声音幽幽,有一种说不出的怨气,道:“我知道你能理解我,虽然我和你做的是同一件事情,可是……我却无法保证什么,因为我知道,有些东西不是为了单纯的你,也不是为了单纯的我,我还有家人。”

     沈浩知道她想表达什么,她是自己的妻子没错,可是她依旧是个女儿,是个妹妹,温家在国家而言,本来就是有着很高的身份的,虽然那个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也没有说过什么,可是温树云也知道,她要嫁给自己,很难。

     至少要比想象中难上很多,所以她也要为家里做点什么,或许……更是职责所在。

     出生于军人,那么就从小被种下了那么一颗种子,别人在享受校园的无忧无虑的时候,她已经被军人的思想所浸透,这种根深蒂固的思想,就是一种最为明显的标准,她骨子里以及脑海里,都是这个……

     想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些,就必须要解决她所遇到的事情,可是……温树云的事情是做不完的,如果非要说给她的职业生涯画上一个句号,这个句号可能很难画上,所以沈浩是没有办法给她保证,只能说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两个人依旧这样依偎着,别墅那边传来了呼喊声,貌似是该吃饭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