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17.第917章 ,虐杀
    嘲讽一样的声音带着一股子的怒气,让柳生家的人也感受到了一股子的怒气。

     人们可以杀了他,可以折磨他,但是柳生家的名望,绝对不容许任何人来糟蹋,或者说诋毁。

     “八嘎……你这是找死。”

     虽然已经感受到了沈浩的力量,可是被怒气充斥的人一时之间有些无法冷静,骤然冲了过来,就要和沈浩对扑。

     沈浩冷笑着,并不为所动,这种相扑系列的动作,傻子才会给他机会,岛国人所练的武功类似于空手道,那种类似于搏击的玩意杀伤力不错,可是在一个真正的格斗高手面前,空手道只有练到了最顶峰才算是有点看头。

     只可惜这人能练成强大的迎风一刀斩,能借助光芒的掩饰,一瞬间辟出可以让钢板都能切开的刀,对于近身格斗来说,他真的太菜。

     “砰!”

     就在他接近的瞬间,沈浩一脚便踹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准小腹,这人快速的倒退,沈浩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他,一步跨出,连环腿狂风暴雨一般的击出,一下接着一下,沈浩的身体就像是陀螺一样快速的旋转。

     这种力道带动之下,他在快速的移动,同时能让他可以借助这个力量速度更快。

     柳生家的人就像是沙包一样,不堪一击的被打的飞了起来,撞在了那边的茶几上,让茶水和红酒横飞,而卡迪斯依旧坐在那里,对于面前的一切,视而不见,仿似这一切都和自己没有一点的关系。

     自己死在柳生家族的手里,那是柳生家的责任,可是柳生家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卡迪斯不认为这和自己有一毛钱的关系。这里是华夏,他们敢来这里,恐怕早就做好了某种准备了,不然的话,他们的胆量未免也太大了些。

     间谍活动在某个国家而言,都是不能容忍的,这种让人无法接受的暗杀行为,国际上都会调查到底,水落石出。

     “砰!”一个漂亮的侧踹,柳生的人突出了一口鲜血,半空之中猩红点点,到飞出去三米,直接砸在了那堵墙上,只是他此时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借助墙反弹的力量猛然间折转而出,落在地上,直接跳在了卡迪斯的身后,双手快速的探出,两根手指扣在了卡迪斯的喉咙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狰狞的笑声特别的刺耳,在扣住卡迪斯的那一刻,这人极尽疯狂的大笑了起来,直到自己咳血,差点断了气的时候这才停了下来。

     “沈浩……天启,很厉害,真的很厉害。”

     那别扭的称呼,以及乱七八糟的华夏语听的人感觉别扭,不过语气之中充斥的得意,还是让人听得出来。

     “我承认我失算,没想到在我们准备行动的时候这里就有人洞穿了我的想法,而且能从我的眼皮子底下偷走我的刀,可是你也想不到,她才是我的目的,现在你还敢杀我么?”

     沈浩一直压着对方打,刚才进门时所看到的一切让他无比的愤怒,那种怒火让他有些暴走,甚至在那一刻产生了一种不顾一切怒杀对方的感觉来。

     这一下子让他失去了冷静,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给了他接触卡迪斯的机会。

     内心深处有些凌乱,可是这时候依旧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道:“你想怎么样?难道让我自尽?”

     “他没有那个胆量,不妨告诉你,他是我的老公,若是沈浩,你口中的天启出现一点点的伤害,我敢发誓,我会让柳生家的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卡迪斯的话让在场的三个人愣了一下,柳生家的人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卡迪斯竟然是沈浩的女人?而沈浩和爱丽丝有些诧异的是,这是第一次当着外人的面,卡迪斯承认了她和沈浩的关系,这种笃定,仿似说的那么的自然。

     爱丽丝有些暗叹,这位情郎的手段果然逆天啊,不知不觉中做到了他人花了十多年的工作,或许让卡迪斯形成一种爱意很容易,可是让她彻底的承认了,那可是另外一种说法了。默许了不说出来的好感叫暧昧,暧昧的无法离开叫好感,好感说出来就爱情,可是爱情承认了,或许要走上另外的一条道路了。

     对于卡迪斯而言,这个稳重成熟而且极具智慧的女人而言就算来到了华夏,都不承认说过,一定要和沈浩结婚什么的,她之前的态度是在观望,坐看事态的发展,而此刻,爱丽丝算是彻底的明白这位算是朋友的女人是怎么样一个心态了。

     “嘿嘿,没想到,看来我们还是要好好的计算一下,或者说讨论一下接下来的事情了,一位英伦的公主,竟然要嫁给一个杀手,这可是多么让人憧憬的狗血剧情啊。”

     面对着忽如其来的变故,柳生家族的忍者仿似听到了一个让他无法接受的事实一样,面对着如此时刻,反而很开心。仿似,只要控制住了眼前这个女人,就能从根本上控制了沈浩一样,这一次来华夏的目的……

     “你是来杀我的,不是来控制我的,你们武士道精神就是这么猥琐?躲在女人的背后做一个关起门来的强者?真是愚昧的可笑。”

     沈浩反而淡淡的笑了,笑的是那么的招人恨,武士道,这种精神的枷锁对于所谓的帝国主义武士而言是神圣不可轻犯的,虽然他的确抓住了沈浩的脉门,但不见得一定要屈服于他,这些忍者做事,向来不按照常理推算,一旦让对方感觉自己软弱可欺,接下来的后果绝对不是让沈浩那么容易接受的,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放手一搏。

     “爱丽丝,给他刀,我其实很想领略一下柳生家族的迎风一刀斩,不知道他练的到不到家。”沈浩的决定,连爱丽丝都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如此做法,这和找死又有什么区别,可是爱丽丝阴晴不定的看着沈浩的时候,他的目光依旧笃定。

     这是一场豪赌,拿着自己的命在赌。沈浩曾和会迎风一刀斩的高手对上过,但半吊子的招数也让他难受,而此刻出现的这位绝对不是普通的柳生家族成员,从某种意义而言,沈浩觉得他可能是一个恐怖的高手,柳生家族的核心人员。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在门口怒吼了出来,一连串的英文骂人声让沈浩眉头一皱。

     卡迪斯的保镖终于解决掉了那两个忍者,只是来的完了,必然是看见了四个自己的同伴,心里发怒。

     那壮汉一冲进来就红了脸,沈浩快速的拉住了他要冲出去的身体,道:“这里交给我,让你的兄弟们安息。”

     对方身体一僵,表情难看,那犀利的眼神从沈浩的身上扫过去,落在了那个忍者身上,若是眼神能杀人,估计那家伙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奈何现在他心有余而力不足,刚才拖延的战斗惹急了他,最后不顾一切的出击,还是受了不轻的上。

     “杰克,无需担心我,我很安全。”看着依旧蹉跎的保镖,卡迪斯微微的一笑,示意他安静,莫要冲动,只是眼睛落在伤口上的时候微微的皱眉。那些被锋利的刀切出来的伤口依旧往外冒着鲜血,此刻的人看上去像个血人一样。

     爱丽丝还是将刀递给了那个忍者,沈浩淡定的看着,看他最后的选择。

     保镖并没有离开,站在沈浩后面,手已经放在了腰间,虽然对自己的枪法绝对的信任,可是在这个时候他还是选择了不冒险。

     当忍者接过了刀的时候,微微的皱眉,显然有些断片,刀,是他们忍者的生命,作为柳生家族的人而言,刀,更是他们的灵魂,就在爱丽丝盗走了他的刀的时候,他感受到了绝望,这一刻他失而复得的捏住了它的时候,内心深处生出了强大的自信心。

     只要有刀,那么眼前的敌人就不是什么。他选择了放开卡迪斯,站了出来。

     沈浩内心松了一口气,不管结果如何,今日必然要解决这个麻烦。他也拿出了之前得来的黑色军刺。

     这符合力学的细长玩意不轻,反而很重,用起来很顺手,如果要人的命,只需要刺进去,按照这长度,绝对很轻松的能触及到心脏。

     双手握刀,目视前方,眼神之中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冷,那一抹的寒光不断地放大,最后他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或许此刻沈浩感觉他应该是在笑,而且是那种很得意冷酷的微笑。

     “喝!”双目骤然睁开,一声爆喝在嗓子里爆发了出来,气势惊人,连沈浩身后的哪位保镖都是全身一怔,而此时,沈浩像是电一样射了出去,黑色的军刺骤然此处。

     “咔嚓!”刺耳的声音带着些许电光,两个人的身体在当地定住,沈浩看上去很难受,而那个忍者,也是全身不断的颤抖。

     沈浩挡住了,而且挡的很漂亮,那缺了口的军刺证明了对方刚才那一招石破天惊的一击绝对厉害。

     可怕至极的力道透过了军刺,传达到了沈浩的胸口,一时之间感受到了一阵透不过气的窒息感来。

     恐怖,无比的恐怖,刚才此人已经和沈浩打斗一番,可是如今的感受,绝对是沈浩难以想象的。

     “咔嚓!”随即那人双手握刀,更进一步,那军刺像是发出了最后的哀鸣一样,从而断成了两截,沈浩吃惊至于,连忙后退,这才化解掉了这致命的一击。

     “砰!”沈浩忽然提出一脚,踢在了对方握刀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