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20.第920章 ,孤狼杀星
    虽然沈浩不知道他们具体搞什么锤子,可是温树云配合着别人来坑自己,这多少的让他有些无语,不过自己的媳妇坑自己就坑吧,这有些事情啊,必然还的相互扶持着。

     和卡迪斯以及爱丽丝来到了大门前,一片的黑暗让他感觉不爽,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就感觉身边多了一个人。

     “情况怎么样?”不用猜,能在这个距离能接近自己的,只有组织的人。

     “嘿,还算可以。”猥琐男冷笑了一声,道:“这一次国安局的人出了大力气,不过呢貌似要让所有的事情给平息下来,还的需要点时间。”

     “周围的一切马虎不得,有漏网之鱼,必然要解决掉,我出去一趟。”沈浩吩咐道。

     猥琐男的身形明显的愣了一下,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大概已经明白沈浩的意思了。

     李家的人貌似这一次真玩大了,不敢明着和沈浩作对,暗中对沈浩的家人出手,这个杀星,估计要做点什么来让李家的人知道知道,有些人,你真的惹不起。

     ……

     天微微亮,一辆车疾驰到了山庄外围,天狼那冷漠的眼神注视着朦胧雾气之中的建筑群,没来由的冷笑了一声。

     缓缓推开了车门,感受着冷气吹动着脸颊,他的目光也逐渐的变得冷了下来,面对眼前的一切,他慢慢的吐出了一口气。

     该做的事情,还的做,这一次,没人在来拦他了。

     “站住,国安局执行任务,闲杂人等让开。”下车还没几分钟,就有人从不远处的山坳中爬了出来,一脸戒备的看着他,随时都有可能动手抓人。

     “我是组织的人,让你们头儿来见我。”天狼冷酷的表情下,杀气凌然,给人的感觉极其的危险。

     “组织?什么组织?”貌似这愣头青不知道,刚想要多说,一个人急忙将他拉住,站在了前面,微笑着说道:“哦,组织的人,请稍等。”

     那个不知道组织的小青年微微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这位前辈,刚想发问,稍微老点的人沉声说道:“别去招惹那个人,你惹不起。”

     还想问,可是前辈貌似已经不想说了,只能有些别扭的跟着,直到来到了一个特战人员打扮的领导面前,说道:“组织的人来了,应该是四大天王中的人。”

     “哦?不错,看来组织的人还是很上心这个的,让他随意吧,我们负责外围。”

     虽然说已经要对李家的人动手了,可并不能代表着他们一定就能成功,或者说缺少一个致命的理由。

     外边闹的特别厉害,可是这里依旧是风平浪静的,那些被监控的人早就分成了好几拨离开了山庄,而李家的人貌似没有半点的动作。他可是知道的,这平静的外表下,藏着无数他说不清楚的危机在里面,甚至自己这一帮人进去,不见得能全身而退。

     自己的战友,同行,那么他就有理由去保护他们的人生安全,此时组织的人来了,这一切更好说,至少他们打李家的人,不需要理由,不需要各种冠冕堂皇的说法,只需要一个,你惹到了老子。

     天狼得到了通知,压根不理会小青年露出的那种惊讶,大步流星的往里面走去。

     李家经营了多年,财富积累到了绝对恐怖的地步,专门为他们修建的公路宽敞的很,马路两旁时不时的还有一些亭子,应该是守卫或者是他们养的人站岗的。

     四百米的距离,这里很安静,直到来到了李家最大的门外面,雕梁画栋的模样看起来应该是很有气势的,只是门前一个狮子是新的,天狼看着这个,耻笑了一声。

     “私人禁地,禁止他人进入,没事的话赶快离开。”

     天狼站了还没三秒钟,门后面便走出了一个大汉,对着他大声喊道。

     天狼带着微笑看了一眼那人,道:“去告诉李振,就说天狼来了,是他出来见我,还是我上去见他。”

     “放肆,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在这里直呼我家主人的名号。”

     “我希望你别让我继续重复话,那样让人很难做。”他的目光依旧是放在这个门上,他看到了一样东西,眼神之中闪动着极其冷的色彩来,那是一把青铜剑,被人镶嵌在大门的正中央,显然这件东西牵动了天狼内心之中的一些神经。

     “给老子滚,不然信不信我宰了你。”

     无动于衷的天狼无视了他们的要求,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比他们还要张狂。这里是李家的门口,绝对不是菜市口,就算不是李家的大门口,也只有李家的人出去欺负别人的份,从来没人敢站在这里大言不惭的给他们给下马威。

     两个人逐渐的逼近,脸上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怒意,手往腰间摸去,哪里有警用的电击棍。

     “怎么,你们是想和我动手么?”

     天狼依旧是没有回头,可是那冰冷的语气更让人感觉不舒服,道:“我劝你们最好不要,我这回很生气。”

     貌似他的警告对于这两个人来说是没什么作用的,耻笑了一声之后就从腰间拔出了东西,刺啦啦的电流声听上去让人有些发毛,可是天狼在目光放在他的身上的时候,眼睛之中带着一股子的冷漠。

     一脚踹了过去,侧身避开打过来的电棍,右手出手如电,抓住另外一个人的手腕,伴随着一声低沉的怒吼声,直接将对方给扔了出去。

     “都说了,别惹我。”天狼冷淡的笑着,那嗜血的眼神之中带着阵阵杀意。

     张狂的守卫有些心里发毛,可是这时候貌似已经容不得他后退了。

     “你,你,你你你……”

     “砰!”一脚踹在他的小腹上,后脑勺装在了旁边的狮子上,直接晕了过去。

     他已经留了手,按照天狼的手段,要他们的命,至少有千万种的办法。

     门口依旧安静,只是天狼眯着眼睛看着那边的路灯,红外线的摄像头恐怕早就将这里发生的一切很真实的反馈了进去,自己无需多做什么,李振会出来的。

     这里的环境宜人,可天狼感觉由衷的恶心,仿似花草散发的香气,就是尸体腐烂的臭味,一旦跨进这个门,就会沾染上那晦气一样。

     ……

     里面的人自然是看到了,天狼出现的那一刻他们就已经注意到,只是他们没有忙着出手,先要看清楚天狼的来意,直到他毫不客气的出手,将自己的两个人给彻底的解决掉之后,一些人的表情阴冷了下来。

     李振得到消息之后只是微微的一笑,道:“他来了,去会会他吧。”

     “爸,你没必要以身犯险,外面的局势很不稳定,没想到国安局的人……”

     “国安局的人?我借他们三个胆子也不敢往里面冲,这帮迂腐的人,抓不住我们的把柄,是不敢做任何的事情的,我到要看看,那个新上任的部长,有什么资格和我斗?”

     李振的眼神阴寒而冷酷,对于儿子的提议并没有过分的采纳,率先出门,哗啦啦的一大票人便跟了出去。

     “李叔,请你无论如何要照顾父亲的安全。”老大带着一丝的阴沉,对着最后出门,一身唐装的老人说道。

     “放心,老爷很久没有出山,那个小青年还不是老爷的对手。”

     这老头貌似很肯定李振的手段,他跟了李振可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几十年下来的相处,清楚李振虽然已经退休,可并没有放弃练功,虽然李振现在老了,可一身的气功是越发的厉害,甚至隐隐约约达到了大师的层次。

     这个层次很奇妙,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就像是太极大师一样,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已然包括了自己所有的修为,抬手之间就能展现出自己的气势,人生无处不修行,李振必然有自己张狂的资本。

     山路崎岖,马路平整,雕梁画栋的建筑物后面夹杂着多少见不得人的东西?天狼不知道,可是他却知道,自己的爷爷若是不被这卑鄙无耻的混蛋给暗算,李振,永远成不了气候。

     “我们又见面了,呵呵……天狼,貌似你独自杀上门来,这很不理智。”

     一大票的人出现,李振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身后的人老少皆有,无一不是透露着凌冽的气息,今日李家所有的能人恐怕都出现在了这里吧。

     他们无时无刻的都体现着一股警惕的味道,眼神甚至都没有离开天狼的手。

     “人活的越老,就越不要脸了?李振,难不成当初纵横杀手界的人物,如今要躲在别人背后被人保护么?感觉……有些可笑。”

     “小家伙,莫要用那种上不了台面的言语来激怒我,要是我那么不堪,岂是你家老爷子的对手?呵呵……你是他调教出来的,不过你贸然来到我的地盘,估计是没学到多少东西。”

     李振反而一反常态的带着一股子的笑意,那微笑的背后貌似更多的还是嘲讽,仿似站在眼前的天狼,压根就不够看一样。

     “李振,你也无需用那么幼稚的方式来刺探我的内心,有的时候呢,把自己估计的太高了,也不是什么好事情,我爷爷被你暗算,不是实力不如你,只是他做人没你那么无耻而已,今日我来了,就是想解决所有的事情,怎么?你依旧是想躲在人背后,想要让这些杂碎当炮灰么?”

     天狼本来是极其冷酷的,可是忽然之间眼神极其的平静了,盯着李振的眼眸还露出了一抹的微笑,这让所有人都有些吃不准这个年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