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15.第915章 ,来了!
    想要了解一个人,最为有效的手段就是变成那个人。

     这里所说的变成那个人,并不是说伪装,而是站在他的角度,他的身份层次,通过性格去分析。

     沈浩站在这里,感受着海风吹动着的冷冽,闭目仔细的思考着自己如果是李振的话会怎么做。

     这一切的条件都已经成熟,换句话说,一切的决断都要依靠这些人来完成。

     无论是佣兵团,或者说是柳生家族,还是他本身就具有的那些所谓的杀手,这一切,都是他现在拥有的牌。

     李振是一个特别有野心的男人,阴沉而又谋略,常年的出生入死导致了对于危险的一种嗅觉,他能有着比狗还要灵敏的鼻子,在你察觉到一切之前,给你致命的一击。

     他更知道沈浩是什么人,那么接下来……

     如果硬攻,沈浩不惧这一切,毕竟在这里配合上组织的人员,沈浩绝对有那个把握,你来一个,他能留下一个,来一双,就能给你留下一双。

     手机响的很忽然,猛然间狂震,毫无预兆。

     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沈浩皱着眉头接了起来。

     “亲爱的,这里感觉不对,仿似有人在监视我们,这个是卫星电话,我怕出事。”

     “我这就过来。”

     伴随着这个电话,沈浩一切有了头绪。

     爱丽丝……确切的说,卡迪斯才是他们的目标。要是李振还不明白自己输在哪里,那么也未免太蠢了一些,作为德文家三代里面最为出众的继承人,来到华夏的确让人感觉有些奇怪。金融市场的温床依旧在欧洲。

     资本主义的自由,是决定了他们可以利用手头的资源做出很多不受束缚的事情,在这个国家,就算你有天大的能耐,都在政府所规定的框架中完成,各方面的拘束,绝对不利于一个金融家族的进驻。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德文家族依旧是来了,而且还投资了石油产业,那种对于外人而言是绝对让人眼红的产业,可是在德文家而言,压根就屁都不如。

     这一切都有个前提,无的放矢,绝对不是人家的生存守则,所以人家李振在受到了打击之后第一时间做了调查,很快就查明了这一切。

     其实这阻止他们的脚步的人并不是沈浩,而是那个背负着让人恐惧财富的女人,卡迪斯·德文。

     或许说对于卡迪斯下手是有些迫不得己,可是这口气他李振绝对不会咽下去的,就算明知道上面某些人要针对自己,但是他依旧有那个把握,能把一切做的漂漂亮亮的。

     柳生家的人,佣兵团的人,这就是两张牌。

     夜色浓郁,当爱丽丝挂掉了电话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是没办法打出去电话了,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看书的卡迪斯。

     “亲爱的,要出事了。”

     卡迪斯微微的抬头,看着爱丽丝一笑,道:“能出什么事情呢?你已经告诉了他,我想我们会没事的。”

     常驻于琉璃的五星级酒店,依赖的是楼下的保安以及自己的保镖和爱丽丝。

     卡迪斯知道,这些人压根就没有用,一旦出现一点情况,他们甚至都是自身难保的,但是身边的爱丽丝是个另类,虽然她们的关系很好,可是卡迪斯绝对是没办法让爱丽丝为自己做什么。

     她是一个习惯了自由的贼,不是任何人都能驾驭的了的。

     可是,除却一个人,而那个人是自己心仪的男人,而爱丽丝在自己的身边,这些日子以来的确解决了很多的麻烦。

     “恐怕我们熬不到他过来,你必须要躲避一下。”爱丽丝认真的说道。

     她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在感受到那种来自于内心深处提醒的不舒服,以及莫名其妙手机失去了信号,就已经反映了过来,恐怕有人要对卡迪斯动手了。

     一切很忽然,可是爱丽丝不会退缩。

     五星级的安保工作还是可以的,至少在外面守卫的一些安保人员都是从各个特种部队下来的人,论身手,他们绝对是以一敌三的主,身形高大魁梧,站在面前具有很大的威慑力,可是……花架子怎么能是那些从死亡锻炼下来的人的对手?

     莫名其妙的昏倒,惊起了旁边的一个安保人员,还没有发出“什么人”的问候,一拳就在眼前不断的放大,又是眼前一黑,直接晕倒了过去。

     一切来的太快了,这些人也是犯下了致命的错误,那就是在安静的地方养成了一种特别懒散的习惯,就算是敌袭,也没有反应过来。

     “站住!”楼上忽然出现了一个黑衣人,高大魁梧,金发之下眼神之中散发着冰冷的色彩。他是卡迪斯手下最为出众的保镖。

     他第一时间亮了枪,对准了一个全身都包裹在衣服里的小个子男人,他手里握着武士刀,一眼就能明白,他是一个忍者。

     “呼”

     一个黑漆漆的东西骤然射了过来,保镖眉头一皱,不得不回过头来挡住那个射过来的东西,伴随着“当”的一声,一个黑色的回旋镖被挡住,可是在他回头之后,发现刚才在楼下的那个忍者已经从眼前消失。

     “一帮卑鄙的老鼠,你们以为这样就能逃掉么?”

     他绝对是个对手,这时候他将手里的枪收了起来,转身就是一拳。

     “砰!”他的身后站着一个人,正是刚才从他眼前消失掉的忍者,那出奇快的速度,骤然出现,若是普通人,肯定会死。

     “砰!”

     又是一下,一脚疯狂的扫了出去,直接踢的一个人倒退,是另外一个忍者。

     两个人手里的忍刀都抽出了一半,可是这一半的差距,就是没办法从身上拔出来。这保镖就像是一个铁塔,一堵墙一样挡住了两个人。

     “呼呼!”一个房间打开,从里面射出几个人影来。

     保镖冷声喝道:“这里交给我,你们负责小姐的安全。”

     这两个忍者是高手,一出手就能体现出他们绝对的势力,动手的时候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在黑暗之中随意的穿行,这就是忍者的藏匿必杀技。可是保镖依旧有着绝对的办法来抵抗这些,甚至稳稳的拖住了两个人。

     保镖那幽若鹰一样的眼神变得特别的犀利,虽然说压住了两个人,可是这不行,确切的说,这是人家的目的,自己若是不能赶到小姐的身边,那边会发生什么……

     四个保镖站在了门口,一个个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环顾一周,忽然响起了脚步声,他们本能的第一时间亮出了武器。

     “咔嚓,咔嚓,咔嚓……”连续清澈的声音,伴随着一道寒光闪过,他们手里的枪都掉在了地上。

     他们的手里依旧捏着枪把。他们微微的愣了一下,竟然切断了枪?

     这把刀,到底有多锋利?

     下一刻,一个人从他们的头顶飘了下来,那冷漠犀利的眼神就像是毒蛇一样,带着让人头皮都发麻的冷漠死亡气息,直接一个转身,手里的刀锋用不可思议的角度切了出去。

     快若闪电,灯光下泛起的光芒特别的刺眼,甚至这四个保镖的脸上表情在这一刻定格,只是他们的眼神充满了惊恐,脸上慢慢的变得挣扎了起来。

     喉咙处,有一道血印,开始慢慢放大,鲜血一滴滑落,随后幽若喷泉。

     “刷!”那个人将手里的刀插进了怀里的销中,微微的哼了一声,四个大汉的身体这才落在了地上。

     这一层是专属于卡迪斯的包层,没有任何的人员出入,就算在这时候出现了不符合场景的声音,可依旧是无法惊动任何人的。

     面前是一个门,豪华无比的门,看上去很精致。

     这个依旧是忍者打扮的人猛然间抬腿,一脚就踹了上去。巨大的响动之下,这门竟然没有开?他倒是愣了一下,随即拔出了刚插进去的刀。

     “咔嚓……”

     双手握刀,快速的下劈,准确无误的砍在了两扇门交汇的缝隙上。

     这就是属于他的刀,准确,很毒,奇快!

     里面的声音证明了锁已经被彻底的损坏,再一次的推了一下依旧没有推开,他发出了犹若夜枭一般难听的声音。

     “卡迪斯小姐,你知道这样压根是没办法阻止我的。”

     里面没有任何的声音传出,那扇门依旧是紧紧的关闭着。

     这像是触怒了他一样,双手抓住了刀柄,放松了自己的身体,随后深吸了一口气。

     “喝!”像是发怒了狮子一样的声音,随即快速的斩落,清楚的看到一道光芒脱离了他的刀锋,随即连动,伴随着很刺耳的声音,那实木制作的大门木屑横飞。

     一个个的洞呈现,里面是一片的黑暗。

     只是他的嗓子里传出了更为难听的笑声,就像是被捏住的公鸭嗓子一样,给人的感觉很难受。

     “砰!”再一次的一脚,那门终于无法承受这种大力的破坏,碎裂而开,后面摆放着的都是沙发和桌子,以及被用一种奇特的方式限定,挡住了能来自外力的破坏。

     屋子里的灯都是关掉的,连窗帘都是拉上,确切的说,站在这个角度,什么也看不到。就算忍者习惯于黑暗,利用黑暗来隐藏自己的身形,这种绝对的黑暗还是让人感觉由衷的不舒服。

     “卡迪斯小姐,没想到你还有这心情。”

     他用的是华夏语,可是太过于拗口,不愧是行走于黑暗之中的人,就算这种极度黑暗的环境,他依旧发现在他的不远处坐着一个人,安静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