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19.第919章 ,不接受也不反对
    护送着卡迪斯离开,沈浩的手机像是炸了锅一样,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拿出来一看,无数的短信显示他未接电话。

     几乎是所有女人都打了一遍,就连温树云都打了过来。

     估计是出了事情,所以沈浩还是第一时间给温树云回了过去,家里尚且安全不用担心,有组织的人坐镇,除非是军队,不然没几个人直接能进去。

     ……

     夜色浓郁的如墨,大好的天忽然乌云压了下来,遮掩的伸手不见五指,淡黄色的路灯忽然爆碎,散落了一地玻璃,无数的人影从山坡上冲了下来,行动紧张而有素。

     忽然停了电,对于梁秋霜而言感觉有些不对头,这里的变电器可以说是专门为他们设定的,除非是供电所那边出了问题,可是包括家里所有人在内,今天压根就没见到这方面的通知。

     忽然有人冲了进来,是懒猫,带着淡淡的凝重告诉了梁秋霜,道:“有一伙不知身份的人想要突破安保系统,冲进来了。”

     “怎么回事?”梁秋霜皱着眉头问道。

     懒猫只是摇了摇头,道:“我现在必须要保证你们的安全,至于其他的人有别人负责,放心好了。”

     梁秋霜要是能放心,那才叫有鬼,沈浩没有告诉她们他去干什么了,莫名其妙的走的很急,这本来就让她的心一下子就在了嗓子眼上,如今忽然有人硬闯自己的家,这摆明了就是有大事要发生。

     很忽然的外面传来了几声枪响,梁秋霜的脸色立刻变了,就连懒猫的神色都是微微的有些紫红色。

     沈浩下了绝对的命令,那就是在这里,绝对不许用枪,因为这里是华夏,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用了那玩意的后果,绝对可怕。

     “怎么回事?”懒猫急忙通过对讲机问外面的人。

     “不是我们的人,貌似进来的是两伙人,他们在交火。”

     “给我查清楚,到底是谁,真该死。”

     不管是谁,竟然将这里当成了战场,那是绝对不可原谅,懒猫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人如其名,真的成了懒猫,平日里陪着这些漂亮的姐姐晒太阳,没事去捣鼓李雨灵那些漂亮的衣服,让她都忘了自己是一个杀手了,也让她重新感受到怎么去做一个女人。

     或许是自己的心态变了,就连天狼时不时的都会看自己一眼,只是在自己看他的时候,这个男人却将自己的目光给投向别处去。

     总而言之,懒猫认为这里是她的家,别人来了,就要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案。

     组织的人虽然再查,可是现在流弹横飞,一时之间显得很是危险,他们并没有冒头。

     猥琐男叼着一根青草,嘿嘿笑了一声,道:“不用查了,老子听出来了,是军队的人和一伙雇佣兵。”

     “雇佣兵?”就连组织的人都感觉天方夜谭,怎么可能有雇佣兵?这里是华夏,不是外面战火纷飞的地段。

     “啧啧……天煞那老娘们可是查出来早早的就有些雇佣兵潜伏了进来,只是人家的目的查不出来,这才作罢,不过现在看来,人家就是为了等今天啊,嘿嘿,不过貌似是螳螂扑蝉,黄雀在后啊。”

     猥琐男说的有些幸灾乐祸,这不是无的放矢,枪械使用最精通的人是阿东,可是猥琐男也不差,这玩意还有个连阿东都办不到的本领,那就是通过枪响能判断出枪械的型号来,在那边山坡上响的那是半自动步枪,是国内军方装备的东西,而从另一边山头下来的人呢,多一半是微型冲锋枪,这种射程不长,却很轻便的玩意适合长途跋涉,便于携带,是现在大多数佣兵们喜欢的玩具。

     两方面一交火,可以说打的是零零细细的,可是子弹在黑夜之中划过的火光,可是清楚的很。

     “哥,既然这帮王八犊子们打上门了,我们能坐视不理?老子真想和他去算算账。”

     “哎呦,你打我干嘛?”

     猥琐男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哼了一声,道:“你这王八犊子,这才老实了几天,现在就坐不住了?听见枪响你就皮痒痒了是不?天启可是为了你们的小命跑了好几个国家了,你们特么都不爱护,对得起他为你们做的这些?一帮傻帽,有人去做的事情,我们就应该偷懒。”

     所有人感觉猥琐男说的对,不由自主的开始点头了。

     虽然话如此说,可是他们绝对没有放松警惕,注视着周围,一旦有漏网之鱼进来,必然会第一时间解决掉。

     这里可是沈浩,也就是他们老大的大本营,要是这里的人有个三长两短,估计老大会彻底的疯掉,沈浩为他们做的够多了,甚至天煞还在外面奔波,如果他们知恩不图报,还特么是人么?

     不知不觉的天开始下起了毛毛细雨,别看这时候刚进入秋天,可是这雨下起来,就感觉让人冷的要死的节奏,他们却趴在不远处的地方,就看着这帮人打来打去的。

     在自己家门口打架,貌似作为东道主的人还是更厉害,没几下就没声音了,伴随着一些人出现在那边,猥琐男的表情愣了一下,道:“猜错了,竟然是国安局的?”

     动作犀利的不拖泥带水,蹦跑起来就像是脱缰的马儿,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猥琐男一眼就看出了这些人和现役军队成员的本质区别,是一种实战后的经验啊。

     “国安局的人?嘿嘿……情理之中,你说这些家伙们都跑咱家门口了,要是国安局的人还发现不了,你说他们是不是很无能?”

     “对啊,既然连天煞那老娘们都能调查出来这些人的身份是佣兵,你说要是连国安局的人都不知道,我感觉他们应该找一块豆腐给撞死。”

     不管外面打生打死,反正组织的人这一次是窝在家里没出去,管你们呢,反正就是你们的事情,要是军人,还值得同情,可是国安局的人……对于组织的人可是好感不多。

     ……

     战斗结束的时候温树云就打了一个电话给沈浩,将这边的事情告诉了沈浩。

     “哦,没事就好。”听到有人攻击自己的家,这的确让沈浩内心火气,不得不说,这一次李振的双管齐下的确给自己制造了很大的麻烦,两边有点都顾不上,不过不得不说,为难的时刻过了。

     “老公,虽然我知道你对国安局的人很有意见,可是……现在至少琉璃是干净的,这里是我们的地盘。”

     “树云啊,你不想想,我上一次遭到了军队和国安局的人同时给我设局来针对,我应该怪谁?别的我不说,事情到了现在,可曾有人给我站出来给个理由?或者说有人将这件事情给我查清楚了?”

     说到这个,沈浩当然有火,事情这还没过去几天呢,就让自己原谅?狗屁,别站着说话腰不疼,特么就算沈浩是圣人,还有生气几天去悟道呢,自己被别人坑了,你说两句好话就完了?草,有些事情是自己应该做的,可问题你们内部出现的错误,凭什么后果沈浩来被?试问人家拿过你们一分钱的工资?

     听着沈浩这么说,温树云就知道自己老公的气还没消,还不得不说,上一次的事情到现在压根就没追查出任何的问题来,那几个人都是身价清白的主,一个个的还是红色后代,可是……谁能想到能出这样的事情?甚至是谁将他们安排在琉璃的,到现在都还是个迷。

     反正查不出的事情,就喜欢不了了之,对于公职人员,特么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要给沈浩一个说法,这不是在说笑么?反正温树云是习惯了,可是现在明显的是人家沈浩不习惯啊。

     “老公,你先别忙着生气,接下来也是该动一动李振了,可是我们这边的人手明显不够,还的靠你来做这件事。”

     温树云有些紧张的说道。

     “他们不会因为是我的缘故,连你也派去执行任务了吧?”

     “没,我只负责和你联络。”

     “哼,算他们还有些自知之明,要不然我让他们好看。”

     挂了电话的温树云是真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顶头上司还真不是一般人,至少清楚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温树云去执行任务,一旦温树云上去,沈浩不但不会去帮温树云忙,还会反过来调转矛头针对他,这肯定不是啥好事情。

     “怎么,现在算是清楚我对于你老公的了解了?”顶头上司微微的笑着,看着温树云,递过来一杯茶。

     “还真别说,我这一次都感觉有些吃不准他了,本来我就一直感觉有些亏欠。”

     “其实呢,在你决定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知道我们的目的了,你有理由留下来,因为你爷爷不希望事情真闹的不可开交,但是这对于你们的关系是没好处的,有的时候你无需过分的在意这些,沈浩就是沈浩,独一无二的,你的感受他能理解,而且……他对你的感情啊,你家爷爷也是知道的,都那个份上了,连他的孙女都不放过,你说他是不是有资格生气?呵呵……老爷子临走之前告诉我了,想要树云,拿命来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