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12.第912章 ,打草惊蛇
    对此沈浩只能保持了沉默,这边的事情已经被温树云接手了,那么他就不需要继续搀和下去,具体的事情具体对待,一旦有个风吹草动什么的,温树云必然会通知自己的。

     估计又要牵扯上那些让沈浩不咋爽的层面上去了,弯弯道道的,而且还是各种的利用,一个不好就是把别人装进去。到时候……

     至于李家图什么,沈浩尚且也不知道,确切的说自打李振那老家伙出来之后,一切就像是穿上了一层见不得人的外衣一样,这些人的问题,就被完美的遮掩起来。

     ……

     对于这个夜晚的刺杀,李振并不是说要单纯的报复,他们的财团都出现了偌大的问题,现如今不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此处,恐怕……怎么都有些说不过去。

     李振解决事情的手段向来很直接,单刀直入,认为一切最根本的东西是人,只要人死了,那么一切就不复存在了。所以他选择了如此下手。

     这个夜晚对于他来说不怎么好过,老了的老虎,终究是老了,不管当年如何的风光,可是如今他的牙齿都掉了,这只老虎比起纸老虎而言,只是多了一些威势而已,可这玩意在沈浩面前压根就没有半点的作用力。

     原本的合作对象,一切的自信源头,仿似被人给彻底的掐掉了一样,那一个电话,到现在都让他感觉心惊肉跳。

     “有人要对你们下手,李老,你还是停止你所有的行动吧。”

     有人对他下手,这个人到底是谁?沈浩么?不……至少天启尚且还没有能撼动政治圈子的能耐,而且,他也不会。

     极有可能的是梁秋霜,可是梁秋霜的能耐他已经调查的清清楚楚,也并不觉得这个后起之秀有什么能值得可圈可点的地方,说穿了,更多的就是一种利益的瓜葛。

     李振感觉那是最没有用的东西,人和人之间的利益固然永恒,可是你能给对方更大的利益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就是背叛。

     李振活了多少年了,这点道理要是不懂,他白活了这么多年,所以他用最为直接的方式将一些人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那就是把柄,绝对能影响到他人生存或者所有一切的把柄。

     恰巧,李振都把这些给利用了起来,至少那些人不敢在自己提出条件的时候说个不字。

     他更清楚,在自己眼里最为肮脏的东西,不是人的鲜血,而是赤裸裸的阴谋,一个为了所谓自己的目标而让别人做出违反本性的事情。

     当初他是最脏的一只手,为了某些人的利益做过一些他人压根想不到的事情,可是如今,这些东西就是他们的致命伤。

     或许有些人为此想让他死,但他已经到了暮年,证明他活的不是一般的好,他也用实际行动告诉告诉对方,你们最好别乱动,不然……死的是你们。

     他现在必须要考虑这个问题,有些人,到底是那些人想动自己。

     本以为吃下去了组织,自己手底下的势力会水涨船高,到时候脱开了某些联系,直接杀向国际化,这是他的目标。

     一个省所谓的家族,太过于弱了,是个男人,就应该有一个更高的理想和目标。

     “李老,任务失败,我们的人……全军覆灭。”

     “什么?”

     附耳言语的人刚抬头,李振就像是被人给锤了一下一样,坐立不安的站了起来,脸色极其的难看,道:“这怎么可能?”

     现如今的所有情况,貌似往不好处发展了,他不认为别人提前洞悉了自己的目的而做出了选择,更不认为沈浩会那么快的做出反应,这是临时夹杂的任务,调查到行动,只是一天的时间,就算再怎么精通情报,也不可能如此完美的把自己的人给挡下来。

     他不认为一般人就可以把自己的人给挡下来,作为一个资深的杀手,对于手下的人肯定有着绝对的信心,在琉璃除却了组织,尚且找不到这样的人。

     “看来我们内部是出现了问题,给我去查,宁可错杀,也不可以给我放过。”

     这个消息让李振彻底的警惕了起来,一种莫大的危机感骤然而生,可以说他之前的狂妄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本能嗅到了一股危险,必然要将其解决的彻底。

     手下听的也是微微的皱眉,一时之间也是愣在了当场不知道如何说话,他不认为是内部出现了问题,因为现在在李振身边的人,都是跟了他好多年的人,生死相依的兄弟,如果连这样的人都会背叛,那么……

     他认为这人与人之间,就没有任何的信任可言。

     “还愣在这里干什么?去给我调查清楚。”李振冷漠的说道。

     他还是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道:“李老,你先稍安勿躁,这一次我绝对不认为是我们的人出现了问题,虽然……”

     “够了,我不想听什么解释,我要的是结果,哼……人心叵测,难道你敢保证这里的人都是没有私心的么……呵呵……”

     忽然,李振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这人微微的怔了一下之后连连后退,道:“李老,你不会怀疑我吧?”

     “我没有怀疑你……可是,你对我开始质疑。”李振眼神之中流露出了特别让人心寒的色彩来,看的人心惊胆战,人的名,树的影,李振绝对不是那种善茬,更不是那种小孩子,善良之辈。

     “李老,兄弟们跟了你多少年,就算我们有所迟疑,难道……我连……”

     “噗嗤!”

     他的话只说了一般,就感受到了咽喉之处一痛,有些木然的愣在哪里,嘴巴还是一张一合的,只是没有一点的生在发出来,他的咽喉之处,多了一把黑色的军刺。

     一个人影从暗中走了出来,这个年轻人的脸上带着一抹的嘲讽,以及一些说不出来的张狂。

     “师傅容忍你们,是因为你们有用,而不是容忍到你们放肆的地步,都老大不小的人了,还看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么?”

     伴随着年轻人的话,他修长的身材慢慢的走了过去,来到了他的身边,只是用手指轻轻的抓住了那军刺,不让那已经死了的人倒下去。

     “李可,你现在的任务,是不管如何都要给我把里面的叛徒给我揪出来,时间不等人,绝对不能有半点的意外。”

     李可杀了自己的这位亲信手下,李振没有一点的表情变化。

     那不是李可的话,而是自己的意思,就算李振已经退出了那个地方,可是他不认为需要有人去质疑自己的决定,有人忤逆他的意思。

     在那个世界,没有弱者说话的权利,李振理所当然的认为,就算你们能活着,也是自己的功劳。

     李可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脸上还有一道疤痕,白皙的脸蛋上被承托出了几分的狰狞,而且这男人有一双白皙的手,给人的感觉很是细腻,仿似是人间巧手一样。

     但是这双手只有李振知道,的确是人间巧手,不过巧在他是用来杀人的。

     他可以将自己的武器藏在任何的一个位置,无声无息的将人给杀掉,不会留下任何的证据或者把柄让人来抓。

     李可姓李,但绝对不是李家直系的人,只是那个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天赋过人,而且心狠手辣,李振认为他将这个孩子调教的很好。

     从来不会认为你是错的,就算你所做的那些本来就是错的,你让他去干什么,就算明智那样做不对,他也不会问为什么。

     他是李振这些年磨出来得刀,一把锋利至极的刀。

     “好的师傅,我这就去将那些人问一遍。”温和的表情上带着一抹让人感觉难受的微笑,李振却对他笑了笑。

     李可问问题,向来是问你是或者不是,若回答不满意,很容易出问题。

     看着躺在地上那已经断了气的身体,李振轻轻的哼了一声,压根没有多看,李家三代里面走出了一个人,一个趔趄差点扑倒在地上,那股子血腥味,让他连昨天吃的东西都在翻滚。

     江湖的事情,自己爷爷从来不会带进家里来处理,可是这一次,爷爷是当着他们的面杀了人,是那么得让人感觉惊恐。

     “我们李家的人,从来没有外人敢欺负,这只是一个开始,你们作为李家的子嗣,就应该明白这个道理,我不需要你们问我为什么,你们却一定要知道,你们是我李振的孙子,从今日开始,所有的东西都给我停下来,该是做一些比较有规矩的事情了。”

     巨大的危机感到来,李振有些担忧,但是他向来不会怕任何的事情,就算有人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说不,没人敢强迫。

     李家的这些三代人员不知道是怎么了,看着自己爷爷忽然说出这么霸气的话来,一时之间内心深处热血沸腾,仿似要冲出去和沈浩能做个了结什么的。可是接下来的话他们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

     “回去之后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待着,在我们没解决所有麻烦之前,都别出去给我惹事,今日的事情到此为止,如果谁敢不听话,他就是你们的榜样。”

     李振指着地上的人说道。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知道事情很严重,现如今的李家,仿似比起之前要凝重的多,而李振的所作所为让所有人都意识到了危机感的来临,只是这一切又是那么的莫名其妙,就算是他们,也不能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