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87.第987章 ,杀手之间的对决
    <!--章节内容开始-->    在岛国,警察的任务就是确保黑帮在火拼的时候不会伤及无辜,以及处理那些在战斗之中死亡的人。

     这些帮派分子都是无法无天的主,向来也是眦睚必报,一旦真的和人家为难到底,对于警察来说,绝对是灾难性的。

     他们会毫不客气的断掉一个警局,就算有人来找麻烦,上面的保护伞会把这事情给做的滴水不漏。

     对于沈浩来说,这些人的死活是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可是贸然被卷入,还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这边的情况貌似已经处于了被动的局面。一些帮派分子的决斗,可以说死了一大批。这里聚集着三合会核心的成员,其中有个特别魁梧的欧洲大汉,在扛着砍刀的时候,眼神特别的犀利。

     沈浩能从他的眼神之中看到一丝的嗜血成分在内,当他看人的时候,很是无情。

     叼着一支烟守在哪里,无视了从脑袋上留下来的鲜血。那不是自己的,或许是敌人的。

     “小孩,该跑路了。”当沈浩出现,他带着些许的戏谑,貌似有些看不起自己,冷漠的嗤笑着,说道。

     他说的是英文,沈浩尚且还能听得懂,有些疑惑的转头看了他一眼,那家伙将手里的大刀往前转了一下,貌似有些挑衅。

     “林枫先生,这位是我们的头儿,你还是赶紧走吧,不然等会就……”

     这手下刚说完,就听见“砰!”的一声,一颗子弹擦身而过,直接打在了他的脑袋上,这让沈浩吃了一惊。

     虽然在出来的时候他本能的避开了窗户,就算这里站着的位置,也是被一堵墙给挡住,这本来就是一种防御的姿态,却万万没有想到,人家真的敢动用狙击手。

     “切……还真来了,今日让我看看,你们养的那个杀手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欧洲壮汉直接灭掉了烟,将手里的大刀抗在肩膀上,嗤笑着对沈浩说道:“那边有个桌子,躲进去,你是龙泽那混蛋的客人,可对于我来说,就是个累赘。”

     “你放心,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死。”

     面对对方挑衅的言语,沈浩只是淡淡的报以微笑,也没有任何的回答。在这种情况下,这帮人基本上都是在玩命,说不上他出去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别墅外面有呻吟的人们,或许他们已经剩下了最后的一口气,或者是被砍的断了手脚,在哪里挣扎着想要活命。

     在这种大规模的冲突之中,这一切显得很是血腥,甚至就算是战场上,也未必能感受到那种惨烈的状态。沈浩透过窗户的一角,已经确定了刚才那个狙击手的位置,而那个壮汉从窗户里翻出去之后,速度快的惊人。

     “没想到还是个高手。”当沈浩看见人家那利落的走位,以及扛着那么重的一把砍刀的时候,还能做出如此飘逸的动作,不得不佩服。

     估计人家还是有本钱和对方叫板的,毕竟黑龙会的人已经打上门来了,如果三合会这边不做出一些正面的反抗,那么他们死的会很难看。

     甚至可以说,三合会在北海道的势力,会被人家连根拔起,一旦那样,他们就失去了在北海道的所有利益。北海道,绝对是黑帮必须要控制的地方之一,因为很多的走私要在这里完成。

     纵然政府在某个方面上纵容了色、情的发展,但是对于其他一些东西,未必会那么放得开,列入毒品,以及军火之类的玩意,可是黑帮需要扩张,就必须要有属于自己的武力,如果不能控制这些,那么他们就很难再帮派之间的斗争之中存活下来。

     沈浩只是站在那边,仔细的看着外面。

     外面一片的漆黑,除却这个屋子里防守的人来说,基本上该死的都死了,外面有狙击手压着,估计这个屋子里的人也未必能出的去,恐怕只要刚一露头,就会不知道从某个部位发出一颗子弹要了你的命。

     面对此时沈浩自然也不可能自大到能杀出去,这种帮派之间的斗争所出现的人,绝对不是少数,他们都是心狠手辣的侩子手,下起手来绝对是毫不留情。

     一些情况通过他那过人的听力反馈而来,不远处的制高点上传来了一声声的怒喝,伴随着金属之间的交集,明显是哪个人和其他的人交上手了。

     至于胜负如何,沈浩是不知道的。

     他的身边散发着让人有些想呕吐的血腥,沈浩的眼神也逐渐的变得有些危险起来。

     三合会和黑龙会之间有些摩擦要上升了啊,虽然双方打的很激烈,其实呢尚且还没有到那种不死不休的地步。

     因为这种规模的血拼,基本上都是小弟之间的战斗,两方面的大佬,以及干部人员都还没有出面,如果此次的冲突里面死伤更多的干部,相比这两面的人会更热闹。

     随即,他丢掉了手里的烟,将目光看向了远处。

     其实在那个大汉出手的时候,那个狙击手已经转移了,通过轻微的脚步声沈浩判别在自己十一点的方向,哪里不算是一个很高明的制高点,而且沈浩这边恰巧是一个死角。

     如果沈浩没有计算的错误,对方应该瞄准的地方是刚才那个欧洲大汉的地方,只要时机成熟,那么……

     忽然沈浩就从窗户里面跳了出去,落地的时候连一点的声音都不曾发出,他的身体在黑暗之中化成了一道魅影,快的出奇,几个起落之间他就攀援而上,来到了屋顶。

     海风从不远处吹来,很是凉爽,可是那股子的腥味配合上从这个院子里发出来的味道,不会让人觉得舒服的。

     他坐在那里没有动,因为那个狙击手还没有动,这时候不应该他动。

     “吼!”那边发出了幽若野兽一般的吼叫声,伴随着轰隆一声,随即一个人直接从墙上掉了下来,同时也传来了英文,道:“卡尔,就算你有天大的能耐,能聚集的了老子么?”

     这边依旧陷入了沉默,并没有因为那边的疯狂而给予回应,仿似是有一种很特别的肃杀气息。

     “卡尔……”

     沈浩有些玩味的耻笑了一声,他可是知道这个人的,传闻之中,可是玩枪玩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的一个杀手,能在任何条件下,将不同型号枪械零件给组装成一个具有杀伤性武器的杀手。

     没想到在江湖上消失的人,竟然来到了这个岛国?

     不过想来也是,毕竟这些杀手们比自己出道的时间要早上许多,自打组织的名声起来之后,可以说老一辈的人们都感觉到了压力,他们会面临两种选择,一,那自然是不服这些后辈们,和他们抢饭吃,二,那就是消声灭迹,自此之后退出去。至于第三点,那就成为别人的私下里的杀手,这类人一般活得不是很久,因为雇佣他们的对手,总也喜欢雇佣一些杀手来着。

     按照他们已经成型的杀手理念,根本无法推断出那些新出道人的思想,一般而言,伤亡很大。

     现在沈浩忽然响起刚才那个欧洲男,其实也感觉有些熟悉,毕竟那把刀上散发的味道,具有很浓重的血腥味。

     那不是短时间内杀人而积攒的血液味道,而是长年累月,血已经彻底的渗透了那把刀的每个地位。

     “砰!”忽然墙角那边发出了巨大的响声,不过沈浩看得出来,应该不是那个叫卡尔的人,应该是其他的人。

     “等着,老子这就来解决你。”那边继续传出了声音,随即便是又如公牛一般的冲击。

     “准备徒手战斗,那个该死的牤牛不好对付,别指望两把狙击步枪就能将其给干掉。”

     影身寒冷的声音从沈浩身边不远处传来,随即一个人影便走了出来。

     黑暗之中他的身形偏瘦,可是他整个人出现之后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标枪一样,给人莫大的压力,沈浩只是看了一眼便隐藏好了身形,那个人应该是卡尔,和自己所拥有的资料上并没有多大的出入。

     卡尔严阵以待,摆好了要和对方正大光明一战的准备,欧洲男牤牛骤然从下面跳了上来,基本上没有一点的废话,直接提着砍刀就往卡尔身上招呼。

     两个人一旦交上手,所用上的都是必杀的既能。欧洲男的看到大开大合,爆发出了力量和速度,每一次的出手都能震的卡尔倒退,可是卡尔就像是毒蛇一样,阴沉的将力量爆发在一点,每一次的出手都能在牤牛的身上留下一些伤痕。

     双方貌似打出了真火,几分钟已过,都穿着粗气,可是谁也没有就此想罢手的意思,而且出手的力量更大。

     “你给老子死!”牤牛吼了一声,大刀直接举过了头顶,狂暴的劈砍了下去,而此时的卡尔貌似已经被逼上了死角,可是在这时候却是猛然在有限的空间到了下去,随时一滚,那幽若毒蛇一样的匕首,骤然往下面刺了过去。

     速度很快,貌似他早就等着这时候的攻击呢。

     “嘿嘿……就知道你这孙子会给老子来这一手。”忽然那大汉发出了更为阴森的微笑,只听见砰的一声,随即一个身体骤然飞了出去,与其同时,牤牛的身影也是从哪里跳了出去,举起的刀依旧保持着下劈的姿势,狠狠的往卡尔的身上招呼。

     卡尔貌似计算的很周全,可是依旧输了这一招上面,人总是被一些没用的外表给迷惑,而卡尔十拿九稳的而阴森,却被对方算计的是滴水不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