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88.第988章 ,最后的黄雀
    <!--章节内容开始-->    卡尔在劫难逃,于此同时,从半空之中忽然又跳出一个人来,这个人沈浩在黑暗之中一眼就认出,应该是上一次在那个该死的场子里看到的刀疤男。

     同样是重型的砍刀,而且出手同样的不留情,伴随着怒吼声,毫不客气的往欧洲男的身上招呼。

     一时之间那人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前方虽然将卡尔压着打,可是背后受敌,一旦真把卡尔给杀了,那么他将会死在这刀疤男的刀下。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人。”半空中欧洲男发出了怒吼,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刻,他选择了最为稳妥的处理方式,一脚踩在了卡尔的身上,以防对方给自己致命的以及,生生的在空中折转了身子,用刀架住了那凶恶的一击。

     “轰隆,轰隆!”两声巨响,从高处跌落的卡尔重重摔在地上,半响都爬不起来,而牤牛貌似也不轻松,他承受了这刀疤男所有的攻击,还包括了自由落体所产生的力量,那绝对是不好受的。

     这些以力量见长的人,不喜欢在硬拼的时候退缩,在气势上绝对不想输给敌人。

     可是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致命的冲动,虽然说挡住了这一下的攻击,可是那巨大的力量使得他的半个身子开始发麻,刀疤男在此时发出了阴森的微笑来。

     “给我去死!”这几个字是用英文说出来的,虽然单词咬的并不是多么的标准,可是那意思已经不明而语。

     随即刀收了回来,直接快速的批了下去。

     “牤牛……”忽然在那别墅之中发出了一声怒吼,却见一直不见人的龙泽忽然冲了出来,手里提着细长的刀,左手拿着一把枪,很不客气的对着那边的卡尔射击随即整个人快速的冲了过去。

     “当!”

     在最为关键的时候,他还是赶上了,最终抬起了手里的刀,将刀疤男手里的致命一击给挡了下来,随即两个人骤然爆退。

     “你们想走么?在五把狙击枪下,你们这些人今晚都要死,理事长对我恩重如山,可是你们这些卑鄙无耻的人竟然敢暗算他,今日,不是你们死,就是我亡。”刀疤男冷酷之际,面对这两个人依旧没有退缩,对着半空中示意,随即连沈浩都感觉到了压力。

     没错,这里的确还藏着几个狙击手,只是他们的位置不显,很难判断出他们具体的位置,可是此刻,只听见查查几声子弹上膛的声音,沈浩已经明白了他们的具体位置。

     该是他出手的时候了,如果说这几个狙击手解决掉了龙泽两人,那么……这就没办法玩下去,两方面就不可能拼到两败俱伤,到时候矛盾不会扩大。

     “龙泽君,这里交给我!”沈浩忽然大喝了一声,从隐藏的地方出现,随即出手如电,那手里的军刀直接飞了出去,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狙击手应声而亡,沈浩没有一点的犹豫,在解决掉了对方的时候已经抢占了那边的狙击位置,将枪口对转,对着对面就是开了一枪。

     这时候他压根就没有时间去瞄准,他只知道他们大概的位置,如果解决不掉那边的人,下面的人就危险了。

     还好有重物从那边坠落下来,沈浩这关键性的一枪还是起到了应有的作用,至少那个狙击手已经算是死透彻了。

     龙泽万万没有想到沈浩还没有离开,不过能解决燃眉之急,对于他来说是很实惠的恩惠,当下也不由分说,两个人一左一右,直接冲着刀疤男冲了过去。

     谁都没有想到这里还隐藏着一个高手,对于刀疤男来说十拿九稳的上风忽然被人给占据了,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有些难以置信,可是他必须的接受这个事实,面对着那带着风声的刀,就必须要做出正确的回击。

     以一敌二,就算刀疤男再勇猛,也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几个照面之后已经是右手发抖。

     比起杀人,他们更喜欢用手里的刀砍在敌人的身上,他们更喜欢听到对方临死前骨头碎掉的声音,更喜欢那种哀嚎的声音,就像是复仇的快感一样。

     卡尔是,龙泽也是,牤牛也不免俗。

     貌似之前刀疤男的忽然偷袭也是激怒了牤牛的凶性,纵然刚才吃了一招之后身体发麻,可是依旧架不住那犹若坦克一样的身体,横冲直撞之下,猛烈的开始冲击。

     沈浩占据了位置,一连就是机枪,或许是之前第一枪起到了效果,让其他的一些人变得警惕了起来,此时却没有在露头,仍有下面的人血拼着。

     他也乐得轻松,只是冷艳相关,最后的卡尔从地上怕了起来,他摔的而有些惨,甚至挨了牤牛一脚之后连骨头都有些移位,但他眼神已经出卖了他此刻内心深处的想法。

     带着杀意,恨意,以及嗜血。不动声色的快速展开了还击,四个人在下面打在了一出。

     “恩?”原本打算看好戏的沈浩已经没有继续干扰他们战斗的意思,可是忽然听到有人往自己这边摸了过来,随手将那个已经死透了的人脖子上拔出了自己的军刀,潜伏了下来。

     果然,最终还是有人露了头,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到了他的侧面,骤然发难。

     “呵呵……还真是小看了你。”早有准备的沈浩耻笑了一声,手里的军刀往前刺出,同时一拳狠狠的砸了出去。

     如果是一般人的话,恐怕是挡不住沈浩这一击的,可是出奇的是那人不但挡住了,而且百忙之中也竟然还手。

     沈浩的瞳孔骤然收缩,感觉到了不对。纵然和对方只是一个短暂的接触,可是对方所使用的东西,那是异常的眼熟,竟然是组织的人?

     该死……沈浩在黑暗之中看不清楚来人是谁,可是他丝毫不怀疑在即心中升起的疑问,自打组织转入地下之后,还是有一部分失联了,沈浩猜测他们极有可能已经死掉,可是现在看来,不是那么回事……恐怕人家是叛变了。

     脱离了组织的杀手,那就是冥王的人,可是冥王不是和三合会合作么?为什么会忽然对三合会动手呢?

     “你是谁?”对方忽然沉声问道,这是华夏语,沈浩却没有回答,他知道对方可能不会以真面目示人,但是自己此刻绝对不能暴露自己,而且……这个人必须要死,他现在已经顾不上冥王到底是什么意思和目的,现在这个人要是不死,那么……

     他活着,那么自己来到这里的情况会提前曝光,到时候将会遭受到整个黑白两道的封锁,沈浩有通天的本事,可绝对不能说完好无损的离开,就算自己必须要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代价,可绝对不是在这个时候,那也要等到自己完成所有的任务。

     无声无息的沈浩展开了所有的战斗力,手中的军刀像是被富有了生命一样,灵活的像是一条吐信的毒蛇,每一次的出手都是致命的,如果对方一个不查,必然落得生死的下场。

     可是这人明显是个高手,纵然被沈浩不断的强攻之下,他有些左右只戳,可是依旧没有被沈浩给正面干掉。

     猛然间跳开,他和沈浩拉开了距离,冷哼了一声,道:“既然是你,你好大的胆子。”

     “杀!”沈浩的喉咙里发出了阴森的声音,这一刻他也明白对方是谁,这是他最为信任的一个人,老一辈之中的天王,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背叛了组织,他清楚,如果这个人或者,那么那位天王肯定已经死了。

     他和那位天王的关系犹若父子一样,他对于沈浩的教导是无微不至的。

     “嘿嘿……没想到啊没想到,那个该死的家伙竟然在临死的时候都在念叨你,不过你今天来了,就别想回去。”

     沈浩依旧是一言不发,冷静而狠辣的出手,悍不畏死之下,所展现出的战斗力让对方越来越无法承受,他貌似还想说什么,从而扰乱沈浩的心境,可是这一刻的沈浩,压根是什么都听不进去,他的眼前只有敌人,或者说他已经进入了那种很特别的状况之中。

     军刀以最为刁钻的方式攻击,百忙之中做出的回击是很无力的,被迫陷入了沈浩所带动的节奏之中,这位天王级别的人物已经输了很大一部分。

     “不,你不能这样,如果我死了……你就永远……”

     绝对的压制,那是不会给对方任何的机会的,就算对方还想讨价还价的和自己说话,可是沈浩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

     “我一直以为在组织里面,都是忠心耿耿的兄弟,可是现在看来,就算在好的团体,还是会出现那一粒祸害了一锅粥的老鼠屎,我不管你想说什么,今天……就用你的鲜血来告诉那些背叛了组织的人,他们会和你一样的下场。”

     或许沈浩还很想感慨,可是此刻却说不出什么更多的大道理,道:“我从来也没想过,有朝一日我会对自己人下手,可是对于危害过兄弟们的人,我会负责亲手一个个的干掉,还有冥王,我会让他知道,其实真正的死神,是我,天启。”

     最后这一句话貌似他已经听不到了,寒冷的军刀刺透了心脏,伴随着鲜血的喷洒,生命力很快的流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