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89.第989章 ,最后的绝杀
    <!--章节内容开始-->    纵然解决掉了组织里的一个叛徒,可是沈浩却一点高兴的意思都没有。

     无论怎么说,都是组织的人,不管现在如何,可是在这以前,大家都是同甘共苦,生死相依的兄弟。

     此时此刻,沈浩面对着那尸体,只能是冷漠,无情,用最为冷酷的方式将心中那一点点的哀伤给赶出心里。

     这不是他的本意,可是他必须要清除,因为组织的损失,已经够大了。

     下面的战斗依旧继续,可是高低已经差不多要分出来了,龙泽固然凶悍,可是依旧不是那位刀疤男的对手,虽然说卡尔没有那么的凶残,可是依旧能稳稳的缠住牤牛。

     四个人的战斗没人去理会,可以说到了这个均衡的时候,绝对不能被别人打破,而沈浩也更是有心的不会去打破着一些的。

     都是仇人,那么……死一个是一个,死两个,那么自己又赚那么一个。

     “啊……”最终刀疤男率先得手,将龙泽差不多给劈成了两半,那握着刀的手垂下,眼看就要活不成了。

     “龙泽……”牤牛发出一声怒吼,想要回救都成了不可能的事情,毕竟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快的基本上没有人能反应过来。

     “嘿嘿,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卡尔发出了阴冷的笑声,在牤牛走神的瞬间,匕首终究还是刺穿了他的小腹。

     牤牛怒吼着劈出了一刀,这或许是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发出最有力的攻击,猥琐男还沉浸在击杀了牤牛的快感之中,一个不查之下,也是被消掉了脑袋。

     “就算老子死,也要带一个人上路。”

     这一刻,那凶狠的一面终究是表露无疑,纵然卡尔如何的不甘,但终究还是死在了牤牛之前。那边的刀疤男眼神都有些直了,带着狂吼之声,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大刀猛然出手,向着牤牛的脖子看了过去。

     血,就像是喷泉,脑袋骤然废了出去。最为让人悲哀的事情,就是他砍了卡尔的脑袋,而刀疤男将他的脑袋给卸了下来。

     有几分复仇的惨烈,可对于沈浩来说,这无疑是狗咬狗。

     “上面的那个,你给我下来,该是解决你的时候了。”

     卡尔的死貌似让刀疤男有些不淡定了,不管处于什么目的,如果不是沈浩控制了制高点上的狙击手,那么卡尔是不会死的,或者说龙泽和牤牛早就被这里的狙击手给干掉了。

     这一切都因为沈浩,至少他能迁怒于沈浩。

     沈浩冷笑了一声,这辈子还没几个人敢找自己主动单挑呢,除却让自己感觉麻烦的国王和天狼外,沈浩单挑怕过谁?

     就你么?以为自己手中有一把刀,就天下我有了么?

     不过这里的几个狙击手还是麻烦,虽然解决掉了两个,但这里依旧还隐藏着两个,沈浩静下心来快速的移动,判别出两个人的大致方位,快速的摸近。

     这狙击手也准备好了,等沈浩凑近的瞬间同一时间发起了攻击,只是他们完全不是同一个档次的,沈浩很完美的让两个人谢幕。

     外围是三合会和黑龙会的小弟们在角逐,只有这里,才是最为高端的出手,如果说这几个人都死在这里,那么对于两方面来说,那将是借下很大的梁子。

     这个刀疤男绝对在黑龙会里面占据着不小的地位,而且他提到了一个理事长,或许是这件事情的整个导火索,甚至沈浩现在有个明悟,那就是这个理事长的死据对不是三合会的人为之。

     貌似背后有一只无形的黑手在把控着这些事情,貌似是这只黑手无形之中推动者整件事情的进程,让三合会和黑龙会血拼,而且很有可能这个人是冥王。

     沈浩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这件事里面冥王到底打着什么样的注意,可是现在看来,他和三合会之间肯定也有着绝对的矛盾,不然他不会将自己的盟友给这么坑。

     这个刀疤男明显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主,如若不然不会选择他来下手。

     沈浩看着下面咆哮的人,微微的有些悲哀,冷冷的耻笑了一声,嗤笑着从上面跳了下来,他道:“既然你能听懂这一切,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件事情压根就不是三合会的人干的。”

     “混蛋,你以为你现在说什么我会相信么?”

     沈浩冷笑着说道:“我无需让你相信什么,因为无论是你们三合会,还是黑龙会,对于我来说都没有一点的关系,可是我作为一个活雷锋级别的人,当然让你死的稍微的明白一点。”

     别指望刀疤男能明白活雷锋是什么意思了,不过对于沈浩的话,他明显的有些不信。

     “或许,我应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沈浩,对于这个名字你肯定会很陌生,不过你既然知道卡尔,相比你清楚我另外一个名字,那就是天启……”

     天启两个字落,沈浩的身形骤然暴动,笔直的射向了对方,手中的军刀反握起来,直接莫想了对方的脖子,而在整个过程之中,刀疤男悲哀的发现,自己练一点的还手余地都没有。

     其实,沈浩已经让他的心里已经彻底的乱了,天启这个名字对于他来说很清楚,当世最为出名的杀手,将美利坚最为出色的特工国王玩的团团转,这绝对让世界上任何知道这个圈子的人都要小心的应付着。

     都知道天启不好惹,可是他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个名字让他产生的震撼,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当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死在了沈浩的刀下。

     喉咙里鲜血不断的往外冒着,他的嘴角长了几下,貌似有些话要说,可是最后却说不出任何的声音。

     “安心的去吧,既然有人希望你们和三合会之间拼个你死我活,虽然那个人极有可能是我找的那个人,但是现在看来,我们还是有着共同的目的,勉为其难的合作一次,又何妨呢?”

     沈浩的声音有些自嘲,甚至连自己都鄙视自己,自己竟然和自己最为痛恨的敌人练手了,甚至对着人家道果最为出名的两大黑色势力出手了。

     刀疤男的身体骤然落在地上,他有些死不瞑目,直至身体抽搐了几下后彻底的僵硬,沈浩向着那边还没有死透的龙泽走了过去。

     如果说沈浩那几句话是对着刀疤男说的,其实更大意义上来说,还是对着他说的。

     这个一直提防着自己的Y,的确有着过人的本事,让自己不参与这件事情是对的,可惜的时候他们太弱了,弱的压根就挡不住刀疤男的进攻,他偏过了身子,带着些许惊恐看着沈浩,想要说什么,可是终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沈浩给自己点上一支烟,轻轻的一笑,道:“你猜测的没错,也做的没错,只是你还是相信了我,别说我卑鄙,其实你们更被逼,想想你们和冥王合作的时候做出来的事情,让我丢了多少的兄弟,有些东西呢……其实我不想多说,你心里面应该有那个想法才对。”

     这时候的沈浩像是趾高气昂的胜利者,对着一个失败者表达着自己已经胜利,将敌人踩在了脚下的耀武扬威。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其实他也很享受这种将敌人给踩在脚下的爽快,在对方知道了一些不想知道的真想之后,结果做了别人的嫁衣,甚至还将自己陷入了更大的麻烦之中的恐惧。

     “你应该知足,因为你们的那个X早在之前已经去了,Y,不错的代号,不过我想我会把你们整个字母队会彻底的给送进地狱,你们惹了一个不该惹的人。”

     或许是真被气到了,龙泽的生命特征一点点的流逝着,伴随着身体的抽搐,他很想将这个消息给传递出去,奈何这里已经没几个活人了,在外面和黑龙会依旧纠缠的兄弟们或许也想不到,这里出现了一个最为可怕的敌人。

     是的,明显的潜入你们的内部,一个特别有能力而可怕的人,将会是致命的灾难。

     沈浩是看着他咽下了最后这一口气,他并不是享受这一切,或许无论是多么罪不可赦的敌人,当杀的多了,心里也会彻底的麻木,也会讨厌这种感觉,可是沈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是根本无法回避这些问题的。

     为了自己不死,叫让敌人死,这一点上他是没有任何的选择的。或许这就是这个世界所谓的悲哀,或许这就是自己选择路要付出的代价。

     一支烟就坐在龙泽的尸体旁抽完了,沈浩身上也见到了一些鲜血,当有人冲了进来之后看清楚了这情况,随即发出了怒吼的声音。

     “别在吼了,我想你们还是早点儿准备一下黑龙会更大的报复,这件事情我敢保证还不算晚。”

     貌似这也算是个小首领,在面对着龙泽的尸体的时候,展现出了莫名的悲哀。

     “告诉我……这里是怎么个情况?”

     “我只能说他们死在了他们的手里,那个卡尔是我杀的,对不起,我还要帮他们守护上面的狙击手,是无法帮助他们太多的。”

     沈浩撒了谎,也不怕对方能看得出来,因为这里没有一个活口,刚才发生的事情也没有人能告诉他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如今沈浩一个人说,他说事情是怎么样的,就是这么样的,最起码这个手下是不可能怀疑自己的。

     果然,这个手下只是看了沈浩一眼,或许他也知道之前的龙泽就是他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