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86.第986章 ,帮派之争
    <!--章节内容开始-->    由于语言之间的不通,沈浩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这娱乐场里面是发生了很大的变故,所有的人们都尖叫着往外冲,甚至从那后面出来的男人们连裤子都没提上,一脸的惊恐。

     只有坐在沈浩旁边的龙泽脸色阴郁的快滴出水来,他看着门口走进来的几个大汉,怒声吼了两句。

     那边耻笑了一声,用同样的言语对着他说着,随即手一摆,从身后走出两个壮汉,顺手拉过来一张凳子,让人家坐下。

     这个人看上去有三十多岁,眼神冷漠的像是毒蛇一样,看人一眼就感觉很不爽,而且嘴角到脸上有一道很深的刀疤,微微一笑之下扯动了那狰狞的伤痕,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有些恐怖。

     没几分钟整个场子里的人就散完了,留下的,都是严阵以待的帮派人员。

     貌似以龙泽为首的人在和对方交涉之中产生了些许的不愉快,伴随着人家的怒吼声,随即就动上手来。

     这忽如其来的一切显得很快,就算是沈浩,都有些发愣。

     双方的人扭打在了一处,瞬时之间钢管乱飞,桌子,酒杯,还有鲜血……伴随着凄惨的叫声,场面一时之间显得混乱不堪。

     沈浩依旧坐在那里,低头微微的笑了笑,看来这里还真特么没有想象中那么的和平,自己今日个也算是中了头彩,在这里遇到了这样的破事情。

     不过貌似他现在也不能动,这群人和三合会之间都能对上,估计在这个国家人家的势力绝对也不小。

     要知道一个国家被帮派把持,代表着人家的治安就有多么的蛋疼了,而且这里面的利益太大,导致了这个国家的年轻人每年成集合型的方式在这里激增,或许世界做过统计,这个国家的这些势力,才是最大的祸害。

     忽然一个钢管冲着沈浩的脑袋毫无预兆的便砸了下来,他不得不出手,一把将砸过来的东西牢牢抓住,看着眼前这位连脸上都有纹身的年轻人,露出了一抹古怪的微笑。

     那人一愣,下意识的要抽回钢管,可是无论他怎么用力,抓在沈浩手里的钢管,愣是没有动分毫。

     “老子不惹你们,你还惹老子?”沈浩耻笑了一声,随即出手,一脚就踹了出去,那人发出一声闷哼,倒飞了出去。

     双方你来我往的打的异常热闹,钢管砍刀的横飞之际,总会有惨叫声从耳边响起。

     解决了这人,沈浩若无其事的依旧坐下,不过那龙泽貌似遇到了很大的麻烦。这帮人是有备而来,而且人数还不少,具有一定的针对性,看见了他龙泽,貌似就不要命的要将他先给拿下。

     数个人围攻他,身上已经不知道挨了几下,一时之间鲜血往外冒着,看上去狼狈的很,甚至还是岌岌可危。

     皱着眉头的沈浩看着这一切,不过貌似龙泽死了的话,他在岛国的日子可是举步维艰。

     这绝对是一件不好的事情,毕竟他还要完成某些不能让人知道的消息。一看一把刀差点就要劈在了龙泽的脑门上,沈浩终究是没有继续在作壁上观,直接冲了过去,一脚飞了出去,那人的手腕中招,尚且还没反应过来,沈浩一拳往侧面砸了过去。

     “能走的话快走,老子也顶不住多久。”

     虽然十来个小混混,对沈浩是造不成多大的伤害的,可是沈浩也没必要为了你们的战斗,将自己的实力全部给暴露出来,那时候怕是得不偿失了,一旦引起对方的警惕,恐怕只能是出师未捷身先死,自己在这个国家,死的要透彻了。

     龙泽被沈浩解围,微微的一愣之后怒吼了一声,用他们的语言吩咐了几声,随即几个人凑了过来,围着他往外冲去。

     沈浩是且战且走,而这些人的目的自然是龙泽,一看沈浩如此的生猛,是彻底的激怒了为首的那人,直接分开了人,提着一把很沉重的斩马刀就凑了过来,二话不说,对着沈浩就是乱砍。

     这家伙有一把的蛮力,而且出手很不客气的用上了全力,被舞动的斩马刀带着呼啸的风声,力气大的特别吓人。

     沈浩也是低头避开,毕竟自己这身板儿,总不能和人家正面对着来,在后退之中一脚踹在了一个茶几上,茶几飞了起来,人家一斩马刀给打的稀里哗啦。

     借此机会,杜宇也是后退,不过这个场子里人家龙泽的人还是很多,杜宇暗自一叹,估计留下来的人是凶多吉少了,不过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龙泽受的伤貌似很严重,可事实上没有伤到筋骨,全身是血的他看上去特别的难看,刚出去之后就有车开了过来,直接钻了进去,看着沈浩出来,喊道:“林枫先生,这里……”

     虽然他对于沈浩是百般的提防,可无论怎么说,刚才这一波,是沈浩救了他。

     “需不需要去医院?”上了车,沈浩看了一眼比较凄惨的龙泽,问道。

     “嘿嘿,死不了。”龙泽倒也硬气,愣是硬扛着,眼神之中闪烁着一些沈浩都看不明白的色泽,貌似对于此次的事情是怀恨在心。

     沈浩甚至都没问发生了什么,毕竟这不是他应该操心的事情,不过龙泽很会做人,将事情解释了一下。

     “这是黑龙会的人,他们和我们发生了冲突,他们的一个副理事不明不白的死了,说是我们的人干的,所以今天来找我们复仇。”

     他的话不尽其详,沈浩也没有多问,点了点头,同时脑海里有了黑龙会的一些具体信息。

     可以说在整个岛国,能和人家三合会持平的对手,基本上没几个,但恰巧这个黑龙会就是其中之一,他们并不注重国际上的势力,将重心彻底的放在国内,平日里尚且还很低调,和其他帮派也是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的架势。

     “看来你的伤口需要包扎一下,麻烦让你的人找一些东西过来,我在军中学过这些东西,信得过的话,就让我来。”

     “哈哈……林枫先生客气了,我的这条命都是你给我,我还有什么怀疑的?请接受我的友谊,同时接受我们三合会的友谊,我想我会将这件事情上报,我们的理事长会很乐意见到一个真心为了朋友的朋友。”

     沈浩并没有对此报以什么过分的希望,三合会向来对于自己的人手是考察的很严格,想要打入内部,估计需要很长的时间,而沈浩现在对于这里的事情更是一筹莫展,压根也不能做出下一步的行动。

     他们表面上的文章做的多好,都改变不了他们不相信外人的事实,就算说的天花乱坠,除却只是对于你的嘴上客气,可背地里人家干什么,那么只有人家本身知道。

     一帮人来到了一个比较隐蔽的据点,确切的说是一栋别墅,里面的装修比较豪华,当他们到达的时候,早就有人等着他了,一个看上去有五十岁的人带着质问的口气问了一些事情,貌似对于龙泽此次的事情很不满。

     龙泽的脸色有些不怎么好看,对着沈浩说道:“林枫先生,你先休息吧,估计今天晚上的事情会持续到很晚,你带下来会显得无聊。”

     “好的!”

     其实沈浩也知道,估计和黑龙会之间发生这样的冲突是他们始料不及的,一时之间血拼下来,他们吃了大亏,如果不做出一些反应来,那么真就对不起三合会在岛国所享誉的名声。

     房间装潢的特别的奢侈,无论是床,还是说简单的配饰,都展现出了他们奢侈的生活,沈浩猜测这里估计是他们一个比较高层的人住的,或者说……这里才是三合会在北海道的最根本的地方。

     至少这个房子的价值,就是一笔天文数字,拒绝了一个妹子的侍寝,沈浩躺在床上仔细的想着一些事情。

     自己无声无息的走到这里,无非就是给自己争取点时间,或许那边也会同样给自己争取足够的时间,将X的死能隐瞒很久,如果不是那样,那么他的身份会彻底的暴露。

     凡事都要做好两面的准备,如果事情顺利,他自然会选择打入三合会的内部,彻底的哇清楚对方到底想干什么,如果实在不行的话,那么只能退而求次,先将自己的根给扎下来,一点点的开始去将对方的一些底细给彻底的搞明白。

     至于事情到底会发生道哪一个地步,沈浩尚且不知道,但是由此看来,现如今的事情貌似先是往好的一方面发展的。

     或许是喝了点酒的缘故,警惕心减去,随即就到头便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外面传来了剧烈的争吵声,甚至还有枪声,沈浩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急忙从床上爬起来,随即一个懂的华夏语的小弟也是闯了进来,操着那让人比较蛋疼的华夏语,解释道:“林枫先生,黑龙会的人已经杀了过来,我们要快速的转移了。”

     “恩?”沈浩愣了一下,问道:“黑龙会的人?”

     对方肯定了沈浩的疑问,连忙解释道:“我们在北海道的势力差不多被人家给挖了出来,他们是不会放人我们离开的。”

     一般这样的报复,差不多是不死不休,甚至黑龙会自然也清楚三合会到底有多大的能耐,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一旦让Y这个比较核心的人跑掉,那么……会很难受的,至少对于黑龙会,接下来是三合会的报复。

     外面的枪声依旧有些密集,甚至连警察都参与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