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63.第963章 ,永远都教不会
    这里毕竟是闹市口,而且大多数人手里都有手机,不管你们多牛逼,要是真把事情给闹的不可开交的地步,让好事之人给扔到网上去,你们的乐子肯定就大了。你们敢嚣张,那是因为你们能镇得住一部分人,他们怕你们的拳头,可不代表你的拳头很多,可以和一方地方上的居民作对。

     别的不说,按照现在互联网的发达程度以及传播速度,今天发生的事情回想一阵风一样席卷全国,众所周知的事情之下,就算你能堵得住一部分的嘴,难不成你还能堵得住全天下人的嘴?除非你是活腻歪了。

     这事情闹开,估计口水都能把你活活给淹死!沈浩耻笑了一声,不为所动的看着挣扎着要起来的人,随即一脚就踩在了他的脸上。

     “放开他,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戏剧性的一幕已经让他们不能继续看戏了,所谓的看戏,是他们欺负别人,绝对不会自己的人被别人踩在脚下,这种类似于侮辱的兴致,就是打他们的脸。

     围观的人不需要知道因为什么,可是面对着四个如狼似虎的家伙,这个看上去高瘦帅气,还带着一抹邪笑的青年很霸道的将人给收拾了,而且下手的那叫个漂亮。

     他只是站在那里,回头看着在后面宠宠欲动的三个人,脚下踩着一个,看那三个人的表现,可是……出奇的是三人的脸色阴寒,却没有一个人敢出手的。

     那一抹的冷笑让他们感觉不舒服,甚至也很危险,不知为什么,那冷漠的眼神扫过了脸颊,就像是被一条恶毒的狼给盯上了一样。其实他们并不是怕一个眼神,就算是一只狼,他们也未必在乎,只是如果这头狼可以瞬间要了他们的命,这就不让他们不好好的考虑下出手的必要了。

     “是你们滚,还是我让你们滚。”沈浩不动声色的说道。

     “放开他,不然……”

     “哎……有些人看来永远学不会如何做个乖孩子,而我貌似也没有那个责任教你怎么做人。”

     一竹和二竹他们快速的从里面跑了出来,伙同了一大票的保安就怒声骂着,那架势只要一个不对,那就要立刻冲过去揍人,可是沈浩却用眼神将其给制止。他是不在乎这些人能做什么,可是这些人要做什么,绝对不是铁楠他们能承受得了的,毕竟就算是让哥们帮忙,那也在人家的范围之内。

     “砰!”将自己脚下依旧还在挣扎的人给踢飞了出去,喝了一声:“滚!”

     自己反而头也不回的去了一竹二竹那边,转身往里面走。铁楠貌似还有些话想问问沈浩,可是看沈浩的脸色貌似也不想说什么,到嘴边的话憋着,那滋味绝对也不怎么好受。

     “有什么话就问,看你们这样子,我会吃人?”沈浩翻了翻白眼,气氛一下子就变得轻松了下来,你还别说,沈浩那虎着脸般冷酷,绝对是能让气氛变得诡异起来。这是一个人的气场问题,铁楠忽然意识到,虽然大家都是当过兵的,可这兵当的貌似真不一样,自己在部队上的那点小打小闹,绝对是上不了台面的。

     “我就是想问问,你怎么和这帮人……”

     “屁话,你没看那些人来此就有所图谋,再明显不过了,人家就是冲着沈浩来的。”还是一竹比较聪明,替沈浩回答了这个问题。

     沈浩点了点头,道:“往后你们别和这些人产生交集,你们是斗不过人家的,到时候吃亏了,可别说我没提醒你们。”

     “我说沈老大,你把我们看成了什么人?难道你以为……”二竹显得很不乐呵,一竹连忙喝止,道:“够了,你搅合个锤子,难道你以为你赚了点钱就能上了天?这天下有钱的人多了去了,就你手里那点钱?充其量也是个小康水平。”

     二竹欲言又止,却没说出话来,铁楠说道:“二竹,行了!沈浩咋可能害你呢,你也不想想,要是我们能办的事情,他会和你客气?你个锤锤。”

     沈浩微微的轻笑,也没有再解释什么,四个人在这里吹牛打屁,心情大好。

     ……

     被人踩在脚下,绝对是奇耻大辱,三个手下一脸的不爽,阴沉的眼神之中快滴出水来,不用多想,估计他们心里面想着如何报复。老大却哼了一声说道:“估计老板被那个该死的监狱长给坑了。”

     “他敢坑老板?活腻歪了?”一个手下接了话,有些惊讶的看着老大。

     “刚才和那个沈浩动手,你们应该看见了,以我的能耐,在人家手底下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你们是没和他正面交手,压根就不明白,我的行动被人家彻底的限制,而且……而且我能感觉到,他随时都有出手杀了我的冲动。”

     手下愣了一愣,嘴巴长得老大,愣是没说出话来。这是老大的判断,压根就不是他们所能搀和的,再说老大是什么眼光?只要说出来的事情和判断,基本上那都是八九不离十的,不过他们还是有一些不明白。

     “至于那肚子为什么敢坑老板,我就不知道了,但我感觉那个叫沈浩的人绝对不简单,甚至一个不好还能和老大对着来,一旦那样的话……这一切就明白不过了。”这保镖头子也是个明白人,那监狱长基本上是棋子,已经无用,生死都和老板没啥关系,可是在政界打拼的人,哪一个是好像与的主,你有用的时候将他落在手里,没用的时候扔掉,是个人都会有些脾气,做出点什么反抗的动作来,是肯定的。

     “至于其他的,估计都不重要,我想那个沈浩就算很有来头,老板也不会在乎,毕竟这事情牵扯上了小五子,老板就那么一个儿子,要是一旦有个三长两短的,老板不疯掉才怪。”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如果这事情告诉了老板……”

     “这事情必须要告诉老板,是不是坑了老板我们不知道,可是我们看出来的事情不告诉老板,那么就是我们的错,你们要知道老板这些年来对我们都不错,如果连这点私心都没有,你们也对不住老板啊。”

     事情还是告诉了他们口中的老板,沈浩的身手以及配合上秋霜制药集团的态度,就有一种很明白的感觉,那就是沈浩很有个人实力,甚至也有经济基础。或许说有了权力,就很容易活的金钱,可是反过来也是一样的,有钱能使鬼推磨,也能影响到一部分的权利,自己的老板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可是老板有一个本质的不同之处,那就是他的背景问题,就算他们这些亲信们,也不能全然知道这位老板到底是那个大佬的子嗣,可是在京城,老板说一句话,绝对比任何人都要好用的多。

     至少没几个人在京城黑白通吃,在那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出门三步说不上都能遇到一个部长级的官员,谁敢说自己是哪里的土皇帝?他们的老板就敢,至少平日里一起吃饭的,不是某个公司的老总,就是某个部长级别的干部。

     那边的人听闻了这个消息之后难得的沉默了许久,并没有第一时间做出什么反应来,虽然他也是一个够嚣张的人物,可是嚣张是有资本的,不是说一味的靠后山就能解决所有的事情,可至少在部分事情上,自己得有脑子。

     “既然已经知道那个叫沈浩的身手不凡,那么就肯定有来头。”他很清楚这个保镖是干什么的,至少在京城里面,除却那些老不死的,没几个人是对手,那么沈浩如此的格斗技巧,就值得玩味了,当下吩咐道:“你们先在那边看着,我会在这边尽快调查出沈浩的身份,到时候再说。”

     吩咐的极其简单,而且也不容置疑,真正的老板就是老板,对于御下的手段,还是很在行的。

     匆匆挂了电话,这个报表头子揉着有些发疼的脸颊,虽然说沈浩那一脚有侮辱兴致在里面,可是他不得不回味一下被踩主是的感觉。

     那冷漠的眸子里带着看死人一样的优雅,仿似自己的生死在他的眼睛里就是莫不足道的,就算他从军多久,甚至在战场上拖着敌人的头颅回来,也自问也做不到那种对于生命的漠视。没错,他绝对没有看错,那的确是对生命的漠视。

     他虽然不知道那是怎么来的,可是一个那样的人,一旦出现那种表情,那么接下来极有可能就是一招将自己给做掉。

     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就算到了这时候依旧没有从心底里挥去,隐隐约约感觉到的后怕由于面子问题并没有告诉自己的三个手下。

     顾凌峰依旧等在酒店里,看着四个人回来,表情微微的有些不悦,保镖头子说道:“事情有变,等候老板的下一步指示。”

     顾凌峰愣了一下,一时之间感觉听错了。他的目光还是很锐利的察觉到保镖头子身上带着伤痕,尤其脸颊上面的一抹铁青压根就没办法掩饰,而且仔细的看来,那应该是一个脚印才对。

     “发生了什么?”他沉声问道。

     保镖头子并没有隐瞒,将自己路上思考的,以及刚才经过的一字不落的告诉了顾凌峰,他是老板身边的智囊,一向都给老板出谋划策,同时也为老板赚了很多钱。

     “小心一点是好的,但我不认为一个小地方的家伙,能有多大的能耐,但既然这是老板吩咐的,那就等着吧。”